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明日之後
明日之後 連載中

明日之後

來源:google 作者:月滿天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M先生 月滿天星 都市小說

微笑的病者(喪屍),不笑的人類,這世界究竟為何如此,人類會一直屈居於營地嘛,是生存還是毀滅看主角如何在這充滿喪屍的世界生存下去……展開

《明日之後》章節試讀:

「你的話說不定會更加讓我驚訝‧‧‧‧‧‧」望着自認怪胎的阿寶,我不禁嘿嘿的笑起。

「是呢,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阿寶在昏暗的房間之中,望着我的側臉。

「‧‧‧你就叫我做M。」

「M!」阿寶從衣袋裡取出些什麼,是個小盒子模樣的物品:「我特別鐘意在四周很黑的環境下,他能拿出來什麼東西玩。」

「什麼?」太黑了,我看不清是什麼。

阿寶拉開了手上的小盒子,從中取出了一根不明的東西,再往盒側一擦!「嚓」的一聲,這下我總算知道是盒火柴了。

「在黑暗之中,火柴就照得特別亮~」阿寶滿足地望着那團火。

但對我而言,卻是無比的烈火。

「你可不可以‧‧‧借一條給我?」我生硬地說。

「好珍貴的呢!」阿寶下意識地收起火柴盒,但不到幾秒,又慢慢地拿回出來:「只剩下一根了」

「一根,就已經夠我點燃點‧‧整個大本營了,有希望。」

「‧‧‧‧‧‧你要還給我!」阿寶猶豫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借給我了。

齊了,行了,這下只要等阿登弄到天拿水及武器回來,計劃就成功一半了。

「阿寶‧‧‧我得空再找你玩。」我是時候要離開了。

我開門離開之前,告訴他一句:「以後被人欺負,要記得反抗,如果不能‧‧‧是沒人可以幫到你。」

「但是今天M你幫助了我!」

背對着阿寶的我笑了笑,就離開此處。

離開惠利大樓去到大本營市集尋找阿登的我,順道看看這裡有什麼神奇的玩意,發現其中一個小攤檔的音樂盒十分精緻,把我的目光迷住了。我覺得最有價值的地方是它轉動時,會播出一首易入耳的旋律,且音樂盒的木身上印有了「Love is cool」三字,令我毫不猶豫用之前偷來的巧克力牛奶,換了這個音樂盒回來。

可能我以後會很後悔買了這沒用的東西回來,但當下我真的無法抑制住自己的衝動。

在這個枯燥又乏味的亂世中,音樂似乎變成了一種令人精神振作的物品。

托音樂盒的福,原本被今天遇見病腦的畫面困擾的我,亦容易入眠了。

醒來後的我十分慶幸,我手上如此精美的音樂盒,居然沒人會趁我睡着時偷走。不過都過一整晚了,阿登去哪了?

算了,先多睡一會再說。

我合上眼之際,休息室的門被人推開,大舊好像一早知道我會待在這裡的,來到找我。

「M。」大舊頭髮總是又硬又直的豎立着:「跟我來。」

「什麼事‧‧‧」我問。

「首領有事要見你。」

既然是大本營的首領要見我,我也不可不去,只是心中有着不好的預感。那個老賢雖然看似面慈心善,直覺卻告訴我這個人有着很多秘密。

尤其是臨到達圖書館前,我遇見了第一天為我做心理測驗的那位社工──玲玲。靠牆看着書本的她,有心無意地盯了我一眼,那種眼神‧‧‧‧‧‧是帶着懷疑與猜忌。

走到圖書館的盡頭後,我小心地推開了沉實的木門,老賢就坐在裡頭似為等我而來。

「坐。」老賢擺一下手。

「我站着就可以。」我盯着他。

「M‧‧‧‧‧‧?我應該沒記錯你的名字。這幾日在大本營過得好嘛?」老賢一副關心的姿態。

「過得還行‧‧‧」

「嗯,要建立一個社區不是那麼容易,需要好多人的合作、付出、犧牲,每一個人,都有貢獻。」老賢說著些我不明白的話:「我們人類首先要團結,才可以對抗到病者,如果團結之前就內訌‧‧‧也就沒有這依靠的一切。」

他‧‧‧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話。

當中肯定有原因。

「明白。」

老賢點頭,就讓我離去。

看來日後在大本營活動‧‧‧得更小心點。

「M!」步出圖書館後,——便迎面與阿登遇着。

「想不到你可以啊。」我留意到他背包上插住了四把開山刀,及手上握住一小罐份量的天拿水,看來完成了。

「我遠遠見到你和大舊上樓,所以我在門口等你出來,沒什麼事吧?」

「沒有,只是進了老賢間房一會。」我們一邊行一邊說。

「嚇?他叫你進去‧‧‧‧‧‧?!」

「有問題?」

「沒事的話‧‧‧老賢都不會特別見任何人,會不會‧‧‧是我們計劃被人知道了啊‧‧‧」阿登又驚慌起來。

「任何時候都不要這麼驚慌失措‧‧‧」我搭住他的肩膊:「否則會容易出錯。」

準備好所有戰鬥武器的我們,現在只等待下一個時機出發,即是送葬隊下一次再前往病窩的時候。雖然救夏晴要緊,但我總不能為了她‧‧‧丟掉了阿登的性命,我說過,不會讓身旁那傢伙受傷。

「送葬隊下一次出發應該會是後天‧‧‧‧‧‧」與我坐在演講廳的阿登說:「但為什麼一定要送葬隊出發先行動‧‧‧?等兩日的話‧‧‧你朋友都可能‧‧‧‧‧‧」。

今天中午位於一樓的演講廳中,阿登跟我說有一場鋼琴的演奏會,我就跟他來這裡了,反正在送葬隊出發前‧‧‧我們都沒事做。

大本營的演講廳充滿住空間感,樓不會因為太低造成壓迫感,華麗的講台上擺放着一部鋼琴,上面一位女性彈奏着。觀眾席的座位大概容納到百多人,我見今天有不少人來到這裡。

「我講過,我們到時會有四個幫手。」我用心聆聽着這首交響樂:「到時你就明白了‧‧‧」

已經連續好幾天雨下不停,這個文明社會病了之後,彷彿天氣也跟着病變起來,大豆般的雨水打在臉上還會感覺到微痛。

不過‧‧‧‧‧‧我看大本營的人倒是十分開心,一個二個捧着大桶子出來接着雨水,想要當飲水用。有的人則索性走了出去,舉手仰天感受雨的洗禮,當作洗操。

今天,送葬隊也是如常地出發了。

阿登負責背着背包,裏面插着四把開山刀可以隨時**。另外,還有我從小男孩阿寶手上得來的一根火柴及一條自己從雜物房找來的索帶。

相比起上次,阿登此行似乎沒有太害怕,相反看上去很平靜的說。

「小心。」阿登再一次從窗檯跳到樹榦再下來大本營外圍,這次他又滑手了。

「啊!」

「‧‧‧」

「為什麼‧‧‧你每次都可以很順利跳落‧‧‧‧‧」阿登痛苦地站起。

「我‧‧‧?」我望着樹身,就別過了臉,低頭向前進發:「爬得多了。」

「M,你以前爬樹爬樓咯?」

「嗯‧‧‧算是吧。」我擦一擦眼睛。

由於大雨的關係,我們要跟着送葬隊很近,不然被大雨的氣霧掩蓋住他們的身影就大事。

「轟隆──!」雷聲驀地響起,仿如跟眼前陰沉無盡的病窩商場形成襯托。

阿登亦被嚇得叫起來:「哇‧‧‧!」幸好,我及時用手掩住了他嘴巴。

「好似有聲音啊?」送葬隊其中一人望向後面。

「打雷~快快搬運屍體進去啦,今日總是特別覺得陰陰沉沉的‧‧‧‧‧‧」推車手說。

「好!做事做事,做完收工。」送葬隊成員拍拍手,四人便開始合力搬運為數十件左右的屍體進去裏面。

直至我找到一個空檔,見到他們四人同時地進了裡頭搬屍,我便馬上取出索膠帶,並對阿登喊着:

「跟我上!」

然後,便跑進了去商場入口。

「‧‧‧‧‧‧‧‧‧‧‧你是哪個啊!!!!」送葬隊的成員放下屍體打算回頭時,望見了衝進到商場的我倆。

「阿登,擋住他們。」我立即用索膠帶把商場入口的門柄紮好。

「你‧‧‧你們站那不要動‧‧‧!!」阿登拔出其中一把開山刀舉向他們四人。

「做什麼啊你們!!!」

送葬隊的人想衝過來時,阿登就作勢揮兩刀要斬他們:「好了沒有‧‧‧‧‧‧M‧‧‧」

「鎖好。」索帶已經緊緊扣住商場門柄。

「你幹什麼啊!這裡是病窩的地方!!」送葬隊其中一員瘋了的衝過來,用力拉扯門柄,再望向旁邊的我:「開門啊!」

「你們知道這是病窩的地方‧‧‧為什麼還要送活人進來?」我反問。

「這‧‧‧這個都是死人了啦!貢品!」

「前日‧‧‧你們送了一個還沒有死的女生進來‧‧‧‧‧‧」怯懦的阿登終於主動開口,指住商場深處:「估計‧‧‧可能就在裏面。」

「都‧‧‧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聽着‧‧‧‧‧‧我沒有時間陪你玩!」送葬隊那人狠狠地指住了我:「你再不開門別怪我不客氣!」

「我倒想看看你怎麼不客氣‧‧」我把開山刀亮出,指向他:「大不了一齊死,如果不是‧‧‧‧‧‧就一齊對付病腦。」

「你發神經!」那人慢慢退後,只因他們剛才搬屍體時都把武器遺留到外面,現在手無寸鐵:「開門啊大哥!!!病腦快要來啦!!!!」

「哧‧‧‧哧哧‧‧‧‧‧‧哧。」病腦的腳步聲漸漸靠近。

同時間,整個商場以廣播形式環繞着一首像婚禮上才會播的純音樂,跟現場陰沉冰冷的環境極不協調。

然後,二樓上一個龐大的影子默默地把眾人包圍住,我們六人一同抬頭往上方望去,病腦‧‧‧‧‧‧就站在我們面前!

不同上次,這次病腦捧住一個花球,它把花球捧了向送葬隊的其中一人。那人下意識地退了步,到花球碰地時見沒什麼異樣便靠近一點蹲下拿起觀看是什麼來頭,換來的卻是他一聲慘叫及後續的爆炸!!!!

「啊!!!!!」

「砰!!!!!!!!」花球當場爆裂。

「土‧‧‧是土製炸彈‧‧‧‧‧‧!」被同伴的血濺到的其中一人,馬上退得更後。

那名拿起了花球的送葬隊成員,當場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