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捫天記
捫天記 連載中

捫天記

來源:google 作者:城陽野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譽 顏文姜

窮小子姜譽,偶得仙緣遊歷三山,行及五嶽意欲以一人之力,行旁人不敢為之事試問這天有幾重?尚可捫乎?展開

《捫天記》章節試讀:

書接上回,劉知府回府以後。這當日二人會面的情形,也不知讓哪個嘴碎的傳了出去。

這讓姜譽道名聲愈發顯赫。在這青州地界上,可以說是名聲鵲起。都知道了,在顏神鎮上住着一位神通廣大的活神仙。可也讓有心人起了些別樣的心思。

青州乃是海岱名郡,襟泰岳而跨滄溟。擅齊之強雄而長天下也。其地富庶繁華,興漁鹽之利,通舟楫之便。亦有三教九流之輩,集聚於此。

還鄉道,便是其一。還鄉道,本名聖賢道,也叫九宮八卦教。一開始是在京畿地區傳播,後來發展壯大,經由商河縣傳入兗州。其總道首劉佐臣,在商河設立道場。之後便在此處紮根。

承寧元年,外敵寇邊,國內一片驚慌。好好道便乘勢而起,到如今已遍布兗州各地。欲意趁此良機,入青州傳教。而顏神鎮,便是連接兩州的門戶。

自進入顏神鎮之後,一路伐山破廟。好好道信奉的是無生老母,拜的是先天祖師。凡是些山神陰廟,俱被滌盪。

這日,姜譽高冠博帶於屋內讀書。忽然一道土黃色身影俯倒於榻前。定睛一看,卻是前次遇見過的白虎山虎山君。

虎山君低首恭敬道:「虎山君拜見上神。」

姜譽奇道:「快快請起,山君何故來此?」

虎山君道:「回稟上神,今有還鄉道蠱惑群黎,攻伐異己、伐山破廟。小神忝為白虎山山神,上前與其理論。不想那領頭之人頗有幾分能耐,小神敵他不過。只好報出上神的名頭,誰料那賊人卻是不把上神放在眼裡。說什麼今日與上神鬥法。若上神不去,便要毀了顏神廟宇,絕了顏神祭祀。小神也不敢耽擱,特意來此稟告上神。」

姜譽心中一驚,卻面不改色地說道:「哦?竟有此事,那還鄉道是什麼跟腳?」

虎山君道:「回稟上神,那還鄉道原本不過是民間信仰雜糅起來的教派。其祖師爺李廷玉僥倖得了幾分傳承,信了無生老母,自封為先天祖師。後來由於朝廷打壓,按八卦名號一分為八。此次前來的,便是由其卦長郜雲龍帶領的離卦。」

姜譽聽得眉頭緊鎖,開口問道:「這郜雲龍什麼實力,跟你比起來又是如何。」

虎山君道:「那郜雲龍區區一左道旁門,未入真流,比起小神來說,還是遜了一籌。然其有一招請神之術,頗為棘手。」

姜譽奇道:「請神之術?」

虎山君道:「對,請神之術。此乃巫婆神漢慣用伎倆,雖有些可取之處。但所謂的請神、喚神招徠的多是些孤魂野鬼,極易損人精元。而郜雲龍用此法,請的卻是聖賢道歷代祖師。旁的還好,那先天祖師李廷玉乃是神仙之流,小神也不是對手。」

所謂法有三成,仙分五等。三成者,小成、中成、大成也。五等者,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之不等也。

鬼仙者,位五仙之下,乃陰中超脫之法。修此法者,或積功未備、累德未彰。或純陽未成、屍解潛修,得一點真靈不昧。雖地司不制、鬼錄不書。然鬼關無姓、三山無名。雖入仙階,其實乃逍遙之鬼也。

人仙者,五仙之下二也。修道之人,煉精化氣。心火下溫、腎水上潤,龍虎相合,點化純陽。陽神出現,明天察地,通玄達微,雖不能全於大道,然則已入門牆之內。自此胎息自生,氣神交融。形質且固,八邪之疫不能為害。然卻如管中窺豹,止得一隅耳。

地仙者,位五仙之半,神仙之才。法天地升降之理,取日月生成之數。練氣化神,訖於小成,已無漏通之患。可長生住世,而不死於人間者也。

神仙者,以地仙而功行圓滿,煉神返虛,五氣朝元,三陽聚頂。功滿忘形,胎仙自化。陰盡陽純,身外有身。脫質升仙,超凡入聖。謝絕塵俗,霞舉而飛升者也。

天仙者,五仙之上乘也。以神仙之資,傳道人間,道上有功,人間有行,功行滿足,敕以天書。雲車羽蓋,形神俱飛。翱翔則翠羽玄翮,控御則飛蓋曲晨。縱流光以超空躡浮,備羽儀而龍鳳祥集。隱則步青山而無形無影,顯則充法界而無量化身。散則成炁,聚則成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誠可謂與乾坤齊大,與日月並明也。

以上皆是《天仙靈應正法經》所載。姜譽抄了三千遍,自是記得。

那李廷玉既然已是神仙之流,自然是功參造化,三山留名。姜譽雖有些神異之能,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那所謂的仙術、道法只能被動還擊,一旦與人爭鬥怕是立馬要露餡。

思及此處,姜譽不由有些遲疑。虎山君見他沉默不語,便連忙解釋道:「上神莫要擔憂,那請神之術所請的不過是一道靈體,郜雲龍自身修為不過爾爾。就算僥倖請到先天祖師附身,所能發揮的實力不足百一,萬不會是上神對手。」

姜譽實在是不想應下,但是麻煩卻是如影隨形。就在兩人談話之際,忽聽得屋外吵嚷不已。似有人大步徐趨而來,虎山君趕忙化作一縷青煙飛入床底躲避。

姜譽冥然兀坐,聽得「喀喇」一聲。房門扇開,中有一人,踹門而入。

姜譽抬眼看去,門前竟圍了十幾號人,皆是皂衣蒼頭。那踹門之人是位虯髯大漢,面龐黝黑、身材粗壯,滿臉兇悍之像。

姜譽心下疑惑,起身問道:「爾等何人?為何闖我宅邸?」

聽得那漢子說道:「你便是姜譽?咱乃是先天老祖座下郜雲龍是也,納命來吧!」

說罷,竟直接動手抓來。姜譽心下駭然,眼見蒲扇般大的手掌如泰山壓頂般襲來,想要躲閃,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

而那手掌到了眼前竟又變得有如車蓋般大小。輕輕一攥,姜譽便被拿了起來。抬頭看去,眼前之人竟有如山嶽,環顧四周似是進了巨人之所,屋內家私什物皆大了十數倍不止。始悟原是自己變成了個身不足三寸的小人兒。

見此情景,郜雲龍左右之人,皆誇讚道:「卦長好神通!」

郜雲龍哈哈一笑,神色頗為自得道:「本以為是個厲害人物,不成想竟是個銀槍鑞頭。看着樣子唬人,原來腹內空空。」

說罷,又對着姜譽道:「小子,俺們教內至寶鸞衣,你藏在哪了?」

郜雲龍雖未大聲說話,但在姜譽聽來卻如驚雷一般震得腦袋嗡嗡作響,好半晌才清醒過來。

郜雲龍看着姜譽有些發懵的模樣,眼睛一瞪說道:「算了!你不說,俺自己找吧!」說著,五指發力意欲將他攥死。

五手指就像五條巨蟒般將他緊緊箍住。巨力似有萬斤,壓的他骨骼錯位,發出「咯咯」地響聲。

就在這要緊之時,姜譽感覺腹內突然一熱,緊接着渾身熾熱,泛着紅光好似燒紅的烙鐵。

受到灼傷的郜雲龍驚呼一聲,不由得將姜譽一把甩出。低頭一看,手掌心竟有如火烤般焦黑一片。

而姜譽卻穩穩噹噹趺坐於地,整個人迎風便長,剎那間就變回了常人體型。卻見他周身隱隱透着紅光,袖帶飄颻,襟袍鼓盪。冥冥之中似有神鳥翔於其上。

郜雲龍大喝道:「好個賊子,竟敢偷襲於我。」說著欺身劈掌而上。郜雲龍早年混跡於江湖,如今雖投身道門,卻難改江湖習氣,與人爭鬥也多喜貼身肉搏,倒像個武夫多過於方士。

只見他瞬間劈出數掌,然而尚未挨着姜譽便被一道無形之力震蕩開來。郜雲龍也被震得連連後退,好險被教眾扶住才未跌倒。

郜雲龍氣的哇哇亂叫,直接咬破食指抹在眉心,手掐法訣,口中念念有詞道:「無生父母,造化玄清。遵奉符篆,遍達幽冥。六洞故鬼,勑命而行。飛令下速,萬鬼成聽。」

語罷,突然汩汩黑氣憑地湧出,倏爾大盛,鬼影幢幢,如有實質。郜雲龍鬚發倒豎,怒目圓睜,冥然若鬼神。只聽他厲聲喝道:「眾將士聽令,與我拿下此人。」

黑氣中隱隱有兵戈之聲。定睛一看,竟有無數鬼影掩映其中。眾鬼得令,呼喝奔騰殺向姜譽。

姜譽此時對外界之事一無所知。他正緊閉六識,意念沉沉於內視之中。

內景返觀,十二經脈附於臟腑,猶為表裡。奇經八脈另出機杼,循行別道。順經脈下行,至於臍下,唯見一團烈陽塞空極目,懸于丹田。

姜譽心道:「此是何物?又如何在我體內?」,他控制念頭想要一探究竟,可那團烈陽卻如生根一般,無法觸動分毫。

這時,忽聽得一聲啼鳴,如同鶴唳於九皋之上。循聲而去,見烈日中有一神鳥浮現,金眸黑羽,二趾三足。振翅而翔,倏忽而不見。

此時眾鬼已然殺到跟前,當頭一鬼披髮垂足,殘甲蕭然,手持斷刃直劈姜譽面門。

而姜譽雙眼猛然一睜,目運金光,此鬼登時化為齏粉。姜譽緩緩起身,背後有一神鳥虛影升騰而起。翙翙其羽,恰如烈陽行空。正大堂皇之氣充斥宇內,眾鬼也如冰雪般消融殆盡。

郜雲龍看到這一幕頓時嚇得魂飛膽喪,要知道此咒他早已修持多年,所敕令的鬼物便是他自己也敵不過,不想竟被姜譽輕而易舉消滅。於是,他連忙招呼教眾逃也似的往外跑。

而姜譽卻不想放過他,或者說目前控制姜譽身體的魂靈不想放過他。

你道是如何?原來,姜譽於仙宮之中所融入的長離之珠,乃是日中踆烏所化。這踆烏雖已死去多年,但尚有一縷精魄鬱結不散,在察覺到危險之時,便自動激發護主,而之前化解郜雲龍攻擊的也正是此物。

只見他眼泛金光,整個人如浮光掠影。所到之處盡皆化作飛灰。頃刻間來不及逃跑的教眾也被捲入其間插翅難逃,最終化為飛灰了去。

郜雲龍看得目眥盡裂,連忙招呼左右教眾布陣護法,而自己卻結跏趺坐於內。大聲禱告道:「弟子郜雲龍敬請先天祖師法駕。」

說罷,一道白霧自鹵門飛入。倏爾,身體一陣顫抖,肌肉虯勁隆起,腰背距伏。雙眼瞪如銅鈴,呲牙咧嘴,面目猙獰,鬚髮倒豎,狀若瘋魔,似野**擇人而噬。

而姜譽此刻正陷入天人交戰之中,那踆烏精魄幽閉千載,甫一脫困,卻憑一股本能欲要佔據姜譽肉身。而姜譽又豈能讓他如願?識海之內踆烏精魄如狂風暴雨般從四方卷襲而來。而姜譽卻兀自緊守心門,任他風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

踆烏精魄雖道行高深,如淵似海,但卻只憑本能行事,沒有完整意識。姜譽雖有意識,但大部分識海已被踆烏精魄佔領,他也指揮不動。

就在兩者焦灼之際,郜雲龍如離弦之箭般襲來。姜譽雖在天人交戰,但踆烏精魄卻憑藉本能抽取了丹田中的法力進行回擊。

只見他渾身金光大盛,腦後似有光暈浮現。而那郜雲龍還未到身前,就逐漸變得乾癟、腐朽,最後化作灰塵隨風飄散。

就在郜雲龍殞命之時,天空忽然響起一陣霹靂。晴空中雷霆匯做一隻巨眼,似乎在無情地注視着芸芸眾生。

隨即一陣仙樂響起,巨眼化作金光落下。而又在半空中化作了一個老者。

那老者面白無須,童顏鶴髮。身着皂羅袍,頭戴四方巾。手上拂塵一把,儼然有道全真。

這老者正乃是還鄉道先天祖師李廷玉。他本於洞天之中高卧,忽然感覺自己一道意念殞滅。掐算之下竟然發現是自己的後輩弟子被打死了,這才化身前來查看。

所謂神仙者,早已是身無常形,身外有身。一個念頭便可身化萬物。

李廷玉按下雲頭。那郜雲龍雖死,但還鄉道還有幾個殘餘的教眾認出了這老者便是教內拜了多年的祖師爺李廷玉。便紛紛拜倒在兩側,痛哭道:「弟子拜見祖師,祖師可要為弟子做主啊!」

又聽一位弟子哭道:「祖師爺,那人便是姜譽。他搶了我們教內至寶鸞衣不說,弟子前來討要,這人非但不給,還將我們卦長打死了。祖師爺,您可要為弟子報仇啊!」

《捫天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