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夢回1981
夢回1981 連載中

夢回1981

來源:google 作者:鳳凰村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鳳山 江婉 都市小說

億萬富翁林鳳山,重生之後,厭倦富豪生活,甘願過平淡的日子,哪知事與願違,竟自帶吸金屬性,金錢、古玩自己送上門來重活一世,林鳳山要將前世留下的許多遺憾一一彌補,把自己的仇人逐一收拾,活出一個真正又有意義的人生……展開

《夢回1981》章節試讀:

奶奶抱着林鳳山,笑道:「二牛這是怎麼了?好像多少日子沒見我一樣。」

李愛華笑道:「這孩子夜來後晌睡毛愣了,到現在都不正常,說話奇奇怪怪。」

林鳳山抱着奶奶說道:「罵麻,我想吃你做的地瓜麵條了。」地瓜麵條就是把地瓜面做成條狀,放在鐵鍋里的篦子上蒸熟,味道甜甜的,林鳳山很喜歡吃這種麵條。

奶奶笑眯眯說道:「好,我一會兒就給二牛蒸地瓜麵條,我們家二牛最聽話了。」

小蘭嚷道:「罵麻,我也要吃。」

奶奶笑道:「好,也給小蘭吃,你就是個小饞貓。」

吃完晌溫飯,林向東說道:「今日過晌給你們放假,可以出去耍,明日去壓麥場,從明日開始,小牛就要上套了。」意思就是說,從明天起,小孩子就要下苦力了。

林鳳山忽然想起一事,他想起村後面鳳凰山上有座道觀,道觀住着兩個道士,一老一小,老道士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大年紀,有人說八十多歲,有人說九十多歲 ,還有人說一百多歲,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小道士有二十歲左右,跟着老道士學習本事,聽說現在把老道的手藝已經學了個七七八八,道觀不大,叫作鳳凰觀,當地人有句順口溜,鳳凰山上鳳凰觀,鳳凰觀里老神仙。

鳳凰觀里的老道士方圓百里遠近聞名,無他,只因老道士有一手正骨絕技,若是有人斷胳膊斷腿,腰椎盤突出,睡覺落枕,只要求到老道士門上,無不滿意而歸。

老道士收費很少,對於貧困人家不但不收費,並且還會倒貼錢,有些病人過意不去,就經常給老道士往山上送糧食,還有人送雞送肉,卻被老道士拒絕,因出家人不沾葷腥。

林鳳山小時候經常和小夥伴到鳳凰觀玩,和老道士、小道士都很熟,道觀里有棵高大的銀杏樹,據說已經有八百多年的歷史,大樹參天,亭亭如蓋,樹榦兩個成年人都抱不過來,每到銀杏熟了的時候,林鳳山就和小夥伴上道觀撿銀杏吃。

在前世的時候,林鳳山依稀記得當年老道士想要收自己為弟子,被林鳳山拒絕,林鳳山那時只一心考上大學,脫離農村這種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林鳳山現在想來,那個老道士應該會功夫,並且修為還不淺,有一次林鳳山上山玩耍,無意中看到小道士從道觀房頂上掉下去,把林鳳山嚇了一跳,以為小道士肯定涼涼了。

當他跑進道觀一瞅,沒想到那小道士竟像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裡好模好樣的,看到林鳳山進來,還衝他齜牙一笑。

林鳳山心想,當時小道士並不是從房頂上掉下去,應該是在練習輕功,他心中思忖,連小道士都如此厲害,那老道士豈不是更加厲害?當他想起這事的時候,就動了去鳳凰觀找老道士拜師的念頭。

鳳凰山並不高,海拔只有一百三十三米,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鳳凰山上因為住着老道士,非常有名。

林鳳山邁開小短腿,一路倒騰,終於爬到了半山腰,鳳凰觀就建在此處,這座道觀據說是乾隆年間所建,到現在已經有近三百年的歷史。

鳳凰觀香火併不旺盛,觀里只供着太清道德天尊,又稱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後來下凡聚形成人,名叫李耳,後人尊稱老子,就是寫《道德經》那一位。

老道士不喜村民進觀燒香禮拜,常對村民們說,在家好好孝敬父母,比燒什麼香都好。

如果有傷者進觀求醫,要是被老道士知道此人不孝,通常都會拒絕醫治,直等到傷者發下誓言,回家一定要好好善待老人,老道士才肯出手療傷。

因此,鳳凰村在老道士天長日久的感化之下,都會善待家中老人,在這件事上,老道士功德無量。

進到鳳凰觀,林鳳山就看到老道士正坐在椅子上閉眼假寐,直到他走到老道士面前,他才睜開眼睛,看着面前的小孩,微微一笑,「二牛,不在家幫大人幹活,跑上來幹嘛?」

林鳳山咧開小嘴,露出兩顆虎牙,嘿嘿一笑,「老道長,別來無恙啊?您這日子過的就像神仙一樣。」

老道士聽聞此言,眼睛一眯,上下打量了幾眼站在面前的這個小孩,這才開口說道:「二牛,上山找老道幹啥?」

林鳳山說話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老道長,我想跟你學功夫。」

老道士聞言兩眼一睜,雙目光華爍爍,盯着他看了半天,把林鳳山看得心裏直發毛,老道士隨即又閉上眼睛,問道:「你想學正骨功夫?」

林鳳山用舌頭舔了舔發乾的嘴唇,說道:「我想跟你學內家功夫,我想要修真。」

老道士眼睛半睜,「你想修針?針還用修?壞了再買一根不就行了?」

林鳳山道:「我說的不是那個針。」

「你是說縫紉機啊,我可不會修那玩意兒。」農村人管縫紉機也叫針,如果有人說我家的針壞了,別人一聽就明白是縫紉機壞了,絕對不會誤認為是縫衣服的針壞了。

林鳳山這才想起,現在是八十年代,應該還沒有修真這個詞,草率了,他急忙又道:「修真就是修道,我想學了之後防身,不想受人欺負。」

老道士懶洋洋問道:「你聽誰說我會功夫?」

林鳳山實話實說,「我有一回看到你的徒弟從房頂上掉下來,一點事沒有,我就知道他肯定會輕功,他功夫都這麼厲害,你肯定更厲害。」

老道士聞言,又把眼睛閉上,「你走吧,我並不會什麼功夫。」

林鳳山並不死心,「老道長,你就教教我吧,我能吃苦,並且我學了功夫以後,保證不欺負別人,只是為了防身。」

他在前世,被隱門王昭明滅了滿門,深覺家財萬貫,不如有武技傍身,你就是東海首富,人家說滅你就能滅你,這一世,林鳳山並不想發財,只想學會一身功夫,平平淡淡過一生。

老道士搖頭,「你回去吧,我不會教你的,你這孩子殺機太重,不適合學功夫,習武乃為修道之用,殺機重者輕者走入歧途,重者會走火入魔,我若教你功夫,等於是害人害己。」

林鳳山聞言一怔,我殺機太重?難道是……?莫非是前世全家被滅門之怨恨,一直隱藏在心底深處,被老道士看了出來?

想起青山宗宗主王昭明,林鳳山就會咬牙切齒,這一世一定練好功夫,要是遇到青山宗弟子,定會一個不留,如果遇到王昭明本人,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老道士見林鳳山臉色變幻不定,說道:「現在你明白了吧?習武不是為了報仇,若是如此,與習武之目的背道而馳,縱然費盡一生功夫,也難入大道之門。」

林鳳山獃獃站在原地,心中糾結,自己似乎陷入了死循環,若習武不能報仇,習武何用?而以報仇之心習武,就會走入歧途,很難登堂入室,若是這樣,又怎能找王昭明報仇?

按時間推算,前世王昭明滅自己滿門的時候是六十歲左右,現在時間倒退四十年,王昭明現在應該二十歲左右,不知道現在到了什麼境界。

老道士見林鳳山獃獃站在那裡,嘆息一聲,說道:「二牛,回家去吧,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人之一生,皆是夢幻泡影,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為何不放下心中執念,追求長生大道?」

老道士頓了頓,又開口念道:「

落魄紅塵四十春,無為無事信天真。

生涯只在乾坤鼎,活計惟憑日月輪。

八卦氣中潛至寶,五行光里隱元神。

桑田改變依然在,永作人間出世人。」

林鳳山細思老道所誦之詩,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老道說落魄紅塵四十春,難道是指我四十年後重生之事?

老道說,生涯只在乾坤鼎,自己在前世所開的公司就叫作乾坤集團,他是怎麼知道的?難道老道士能掐會算不成?

正在這時,老道士的徒弟從外面走了進來,小道士也認識林鳳山,他看到林鳳山獃獃站在那裡發愣,不由笑道:「二牛這是怎麼了?怎麼傻站在這裡?」

小道士把林鳳山從深思中驚醒,他抬頭看了看,見到對方,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小道士一見,不由噗嗤一聲樂了,「哎喲,你不想笑就別笑,你這樣笑比哭還難看,看你這副模樣,是誰欺負你了?」

林鳳山心想,是你師父老道士欺負我了,他轉頭對老道士說道:「請道長指點迷津。」

老道士說道:「你若能放下心中報仇執念,我倒是可以指點一二,到時能練到什麼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可是,你能放下嗎?」

林鳳山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想到前世之時,在東海出了一個東海大俠,此人修為高深,專門替天行道,懲惡揚善,據說此人從不殺人,懲罰人最厲害的手段就是把人打成傻子,若是自己效法東海大俠,不知可不可以?

林鳳山說道:「若是報仇不害仇人性命,只廢對方修為,可不可以?」

老道士似乎被這個問題問住,思索片刻,這才抬頭說道:「你小小年紀,有何化解不開的仇恨?」

林鳳山一時無法解答,總不能說自己前世有個不共戴天的仇人吧?只能訥訥站立不語,老道士見他不答話,嘆息一聲,「你回去吧,你我無師徒之緣,不必強求。」

林鳳山聞言失落至極,他看到老道士閉目坐在椅子上,似乎睡著了一般,他對小道士點了點頭,一臉失望的向外走去,剛走到道觀大門,他心中靈光一閃,不由脫口而出:「

先把乾坤為鼎器,次搏烏兔葯來烹,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金丹不解生?

安爐立鼎法乾坤,鍛煉精華制魄魂,聚散氤氳成變化,敢將玄妙等閑論。」

嘶!老道士聞言,眼睛一下睜開,雙目光華閃爍,定定的看着快要走出大門的林鳳山,說道:「 二牛,你剛才背的是什麼?」

林鳳山心想,沒想到這部《無為修真訣》終於引起了老道士的興趣,他回身說道:「我從收破爛的那裡偶然得到一本古書,就買了下來,覺得那本書寫的挺有趣,就照着背了一些。」

老道士問:「那本書叫什麼名字?」

林鳳山答:「書名是《無為修真訣》。」

老道士問:「只記住了這幾句?還能再往下背嗎?」

林鳳山繼續背了下去:「

休泥丹灶費工夫,煉藥須尋偃月爐。

自有天然真火候,不須柴炭及吹噓。

偃月爐中玉蕊生,硃砂鼎內水銀平。

只因火力調和後,種得黃芽漸長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