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媚將天下
媚將天下 連載中

媚將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溫柔 楚少辰

天下三分楚國,軒轅國,祁國,三國中軒轅國兵強馬壯,獨佔半壁江山,多次對楚國與齊國發起戰爭,迫使兩國結盟才能與之抗衡展開

《媚將天下》章節試讀:

宮裡,皇帝坐在龍椅上,聽着暗衛的稟報,眉頭一皺。

「陛下。」福德喜擔心的喚了一聲。

「好個老六,好個季昌年暗渡成倉,好好好……」皇帝連說幾個好字,可神情卻是一點都不好。

「擬旨指婚兵部尚書花家嫡女於七皇子楚子洛為七王妃,季家嫡女指婚三皇子楚玄奕,即日完婚。」楚皇的語氣略氣惱,他原是想將季家嫡女嫁給子洛的,沒想卻被少辰捷足先登,他們合夥演這一齣戲,不就是不想如朕心意嗎?既不如朕意,朕也不讓你們太得意。

「皇上,季家的事,京都現在都在盛傳,若指婚三皇子,怕是對皇家顏面不妥,三皇子怕是也不會答應。」現在京都盛傳季溫柔與安陽王的事,不管真假如何,指婚三皇子,無疑是頭上戴帽子,三皇子怕是不會同意,季家也都不該再與其它皇子扯上關係。

”哼!季昌年明知我要他站位,有心將其女嫁於洛兒,他竟狠心連自己親外甥都不幫,轉身便將自己和安王綁在一起,他這是何意?難不成還想擁立安王?咳、咳……″

「陛下,保重龍體。」福德喜輕撫他的背。

”你說,他們這是何意? ”楚皇顯然怒氣未消,將茶杯甩了出去。

”陛下,奴婢以為季將軍是不想站位才如此做的,將季家嫡女嫁於已有封地的安王,便遠離了京都這是非之地,季將軍這是擺明態度,不站任何一方勢力,安王就算再有勢也只有安陽一方之力,於宮中幾位不可比擬,就算取了季家嫡女也是無爭權之能,季將軍是想讓季家遠離奪權之爭吶。 ”

”他想的倒好,遠離?只要他還掌兵權一天,他便沒有遠離的一天。 ”楚皇心情稍微平靜。

「罷了!就將季家丫頭許給老六,與老七同一天成親,成親後便讓他們返回安陽去。」欠他太多,便容他一次吧。

”陛下,可祁國靈雪公主明日就到京都了,這賜婚…… ”

”朕差點忘了她,賜婚一事暫且壓後,命洛兒明日出城去迎靈雪公主進宮來。」楚皇想了一會又道: ”叫木雲一塊去。 ”

”是。 ”福德喜應了一聲。

”明日讓安王也進宮來。 ”楚皇突然又道。

”是。 ”福德喜又應了聲,便退了出去。

無人時楚皇又拿出懷裡的玉釵,痴痴的看着,似是又想起了往事,嘴角掛起一抹笑。

季府內,季溫柔身着紅色勁衣,青絲高束,手持弓箭,抬臂拉弓放箭一氣呵成。

”**! ”身後傳來掌聲,季溫柔轉身便看見白衣如仙的楚少辰站立於樹下看着她。

”聽說你明日要進宮? ”季溫柔回過身,拉弓射箭,又正中紅心。

半晌沒聽到聲音,季溫柔又轉身去看,卻見他抬手摘下頭頂的一片樹葉,湊到嘴邊,開始是幾句音符,而後便是一曲童謠,季溫柔沒聽過這道童謠,只覺得他吹的有些傷感,倒也是沒打斷,靜靜聽他吹完。

一曲吹罷,楚少辰將葉子放於掌心,這時正好一陣風吹過,葉子隨風而起,幾經起落飄到了箭耙前。

一陣疾風而至,葉子在要掉時,被一根箭釘在了箭耙上。

季溫柔忽然想起那天晩上的事。

那天自己半夜偷偷潛進安王房間點了他的睡穴,正坐在床上扒他的衣服時,卻不知何時,他睜開雙眼正戲謔的看着她,季溫柔一驚,正要再點他穴道,卻發現自己已被反點穴道,動彈不了了。

「季姑娘大半夜進一男子房間,還褪我衣裳,我可以理解為季姑娘是想輕薄於我?」楚少辰側躺,單手撐頭,衣服已被扒開,露出一半白皙肌膚,春色無限。

季溫柔見此景,就算在軍營見慣男子赤身,心大臉皮厚,此時也是有些羞澀。

「如果我說不是,安王殿下可信?」季溫柔心中默念只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真理,一雙媚眼看向他的眼睛。

楚少辰與她對視的瞬間,感覺自己被帶進了一個破碎的空間。

有許多影像的殘片如走馬觀燈般閃過他的腦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用之不盡的金錢,各色投懷送抱的美人……彷彿只需他一碰,便能身處其中。

季溫柔見他不動,知曉他是中了自己的迷魂之術,閉上眼睛調動內力,抓緊時間衝破穴道。

直覺讓她感到迷魂術根本困不住他,他能在瞬間解開她所點的穴道,可見他不簡單。

待季溫柔沖開穴道,一睜開眼便撞進一雙如深潭般清冷的眼晴里。

「你什麼時候醒的?」季溫柔一驚,神情不由嚴肅起來。還從來沒有人能這麼短時間破除她的迷魂術。

「在你解開穴道之前。」楚少辰抬手去解季溫柔的衣服。

「你幹嘛!」季溫柔一急,正想往後退,卻發現自己又動不了了。季溫柔想大喊抒發心中的鬱悶,卻見他手一點,好吧,啞穴也點上了。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面前還有男人脫自己衣裳,季溫柔只能朝他眨眼睛,示意他放了自己。

楚少辰不理會她,將她外衫脫下,將她半抱放躺在床上,而後欺身向前就要去吻她。

季溫柔看着越來越近的俊顏,眼睛越睜越大,在最後只差一厘之離的時候,終是伸手擋了下來,那一吻也落在她手心。

「不裝了?」楚少辰坐好,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季溫柔有些氣惱,再裝下去,她就被他輕薄了。她雖被點了穴道,可衝破穴道也只是分分鐘的事。之所以裝被制也只是想測一下他的實力,能夠數次點她穴道,可見功力不在她之下。短時間破她迷魂術,心志是極其堅韌的。看出她來此目的是為試探,從而逼她暴露,可見其才思敏捷,聰明絕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