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滿級妖精變成人後,靠賣葯暴富
滿級妖精變成人後,靠賣葯暴富 連載中

滿級妖精變成人後,靠賣葯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肖肖的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草 現代言情 肖肖的魚

從一棵草變成人是什麼體驗!姜草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倒霉她媽給倒霉開門,倒霉到家了!她好好的在睡覺,結果一覺醒來,還要掙錢,吃了上頓沒下頓!展開

《滿級妖精變成人後,靠賣葯暴富》章節試讀:

說起姜蕪這個狗東西都生氣,無意中吃了自己一片葉子也就算了,居然最後還跟自己留了一個心眼。

不就是覺得她不會發現嘛!

雖然,她當時還真沒發現,但是這都不是他跟自己玩心眼的理由。

虧她還看他到處行醫救人,留了他一條命,沒有當場就收回自己的本源之力。

結果這狗東西,臨了頭,還跟她玩了心眼,還藏了一絲本源之力在他後代的身體里。

想想就好生氣,要是姜蕪這狗東西還有屍體,她一定會把他抓出來好好修理一遍!

可惜了,這狗男人,臨死前就讓自家後代把他火化了!

當初要不是自己天天跟着他,自己的本源之力就收不回來了!

想到這裡,姜草吃東西的手一頓,她想到了一個人。

就是把她喚醒的那個人類,也就是姜蕪那狗東西的後代。

長得跟姜蕪還挺像,自己既然找不到姜蕪,那找他後代也是一樣嘛!

那人類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嘛,叫什麼父債子還!

雖然這不是他兒子,也是他兒子的兒子的兒子……

反正是他姜蕪的後代,就衝著那小子身體里的那絲本源之力,這也是他姜蕪的直系後代!

可惜,自己現在也不知道上哪兒去找他,當初醒來的時候太匆忙,也沒來得及做個什麼記號。

主要是她沒想到會被一個人類扔下來,還這麼陰差陽錯被天道算計!

往事一切都是浮雲,現在還是要先顧好眼前!

姜草轉頭看了一眼,旁邊已經睡得像頭豬仔似的姜寶。

這一趟火車坐了一天多,快下車的時候,姜草麻袋裡的零食也都吃光了!

聽着廣播里叫着京市到了,姜草推了推一旁的姜寶。

「起來了,我們要下車了!」

姜寶揉着眼睛,看了一眼外面,他活了幾百年,還從沒有出過遠門!

這看着外面什麼都覺得新奇,「我們這就到了?現在的工具就是方便!」

「就是有點費錢呀!」

出了火車站,姜草就熟門熟路的去了地鐵站。

姜寶看她走在前面,就連忙跟了上去,畢竟這裡他人生地不熟的。

要是再跟丟了,那他不就要在外面流浪了!

「大人,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呀!」

「回學校呀!我還在讀書呢!」

「那我呢?我也跟着你去學校嗎?」

「……」

姜草一下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姜寶,不是很確定的說。

「應該可以吧?」

姜寶皺着眉頭,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要不,您在外面給我租個房!」

「租房!」姜草眼睛一下睜大了!

姜寶知道她這是又要心疼錢了,就趕緊解釋。

「大人,您聽我說呀!您在學校住的是宿舍,那不是還有其他人么!而我又是男的,肯定不能跟着您去宿舍呀!那這樣一來,我就要在外面流浪,被**叔叔發現了,就要找我的監護人,就是您,這樣一來,您就會被罰款!那不就更划不來了嘛,所以我們直接去租個房子,到時候,您就安心上學,我就到處去打探打探消息!」

姜草聽他這麼一說,覺得有道理,就答應了。

「行吧!那我們先去租個房子,可是我也不知道哪兒有租的呀!」

姜寶摸了摸下巴,「這樣,我們先去你學校附近看看!」

「行吧!」

兩人坐地鐵,換公交,就到了姜草的學校。

兩人看着校門,又開始大眼瞪小眼了。

沒法呀!

他們根本不知道上哪兒去租房,政法大學周圍小區倒是不少。

可這種地段都是高檔學區房,根本不讓進呀!

這時候,姜寶才是真的感受到了大城市和小地方的區別。

當人一年了,他去得最遠的就是縣裡,這一來大城市,他眼睛都不夠用了。

看了看一旁的姜草,算了,這還是別指望了!

就在兩人像無頭蒼蠅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了。

「姜草?」

兩人齊刷刷轉頭看過去,是兩個手挽手的女孩,一個長發,一個捲髮。

姜寶看了看姜草,用手肘捅了捅,「你認識?」

姜草覺得有點眼熟,估摸着是哪個人類以前認識的吧!

「好像認識吧?」

這回答,把姜寶都給整懵了!

正準備說什麼,兩個女孩就走近了。

姜草這才想起來,這不就是自己宿舍那兩個人類嘛!

「姜草,你咋蹲在這裡呢?你不是回去奔喪了嗎?這麼快就回來了?」

錢娜看着蹲在地上的一大一小,驚訝的不行。

她記得姜草的老家好像是雲省那邊的,她還以為姜草這一去就要大半個月呢!

沒想到這才幾天就回來了,看來姜草確實太傷心了,都捨得坐飛機了!

「這是我弟弟,我們準備找房子呢!」

錢娜和陳麗娟一聽,腦袋裏面立馬就浮現了幾萬字的情節。

都挺心疼這個認識了將近一年的舍友。

錢娜更是身為本地人,那骨子裡的爽朗熱情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你找房子呀!是準備就找這學校附近的,還是找其他……」

錢娜話還沒說話,旁邊陳麗娟就給了她一肘子。

轉頭看向陳麗娟,就發現她使的眼色。

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這一年多接觸,她們寢室對姜草最大的印象就是窮,自尊心強,打工!

可是這次,姜草卻沒發現兩人暗地的小動作。

「我也想找個離得近的,可是根本沒頭緒呀!」

錢娜和陳麗娟兩人都有點驚訝,小心翼翼的說了句。

「姜草呀!你找房子應該是給你弟弟住吧!我給你個建議,但是你也別誤會,我想說的是,學校周圍的房子,安保還是環境都是要好的,對於你們姐弟倆,肯定是非常合適的,但是就是這個價格……」

「我知道,肯定很貴吧!」

姜草捂着背包,她感覺不是很想租房了!

錢娜看她也沒生氣,就繼續說了,「那肯定是貴了,畢竟一分錢一分貨,但是你是租,又不是買,很划算的,你想想,你還要讀三年,你如果圖便宜租個遠的,每天時間都花在路上了,那不是更浪費嘛!」

「對呀,還有,住這邊還能……」

錢娜和陳麗娟一人一句,給姜草說了學區房的好處。

後來更是帶着兩姐弟去了附近的中介所。

這邊的學區房雖然很好賣,但是房屋中介所還是很少。

還好有錢娜這個本地人,三拐兩拐就找到了一家。

雖然這地段是學區,但是房屋中介也沒多少人,主要是京市的房價太高了。

看的多,買的少,就算這附近都是二手房,那價格也是嚇退一大部分人的。

姜草一行人去的時候,正值下午,京市的午後,還是熱突突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錢娜的錯覺,總感覺離姜草越近,越涼快。

那種涼爽和吹空調不一樣,就是那種彷彿在野外吹着涼風,從頭到腳都很涼爽。

特別舒服的感覺,讓她忍不住離姜草更近了一點。

只有這種感覺的,不止是她,陳麗娜也有這個感覺。

陳麗娜是南方姑娘,最受不了北方這種乾熱的天氣。

現在發現姜草這個人形空調,兩個女孩都不由自主的靠近她。

導致姜寶不知不覺都走到後面了,還好姜寶不是真的人類小孩,不然早就丟了。

午後,也是最容易打瞌睡的時候。

當她們三個女孩帶着一個小孩,走進了房屋中介所,大部分店員都懶洋洋的,不願意動。

他們都知道,像這種一看就還是大學生的,基本買不起,也就看看熱鬧,最多就租個房!

「美女,我們這裡只能長租或者買,不提供短租!」

一個三十幾歲的女人站了起來,對着姜草三人介紹道。

「請問,你們是準備買房還是租房?」

徐芳這個月好幾個准客戶都被店裡另一個年輕妹子撬走了。

要是不能開單,她這個月連孩子的生活費都沒法支付了。

所以在店裡人都看不起租單的時候,她努力的開租單。

提成雖然比買房子少多了,但是積少成多,還是能把生活拖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