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連載中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落網之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謙 奇幻玄幻 落網之愚

標籤:修仙,神醫,炎黃鐵衛,狐族公主,龍族少女,山海經,陰陽二氣訣,合歡宗,「老乞丐,我落榜了,明天跟着你一起要飯」「天玄九針可是天階功法!」「至陽為先,至陰為鬼,半陰半陽為人」「自古肉身成聖的人都在少數,小子,你這條路很難走啊」「築基一下皆為螻蟻!」「阿黑,那小子又不好好修鍊,交給你了」「阿白,臭小子的靈魂我可以每天抓起來練,不過這煅體的是還是得你來」「卧槽,白爺,你的後輩們正在被人干啊,要幫忙嗎?」「小子,讓出身體,我來出這口惡氣」「喂,黑爺,代練上一下號」「上號!」展開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試讀:

吳謙回到酒店的時候,志剛和曼玉已經在酒店門口等着了,羅野仍然拄着拐杖。

「吳公子,還沒來得及道謝,真是辛苦你了。」

曼玉溫柔的說著,真是讓人如沐春風。

「沒事,老東西的人情白眼狼還應該的,不用放在心上。」

吳謙確實沒放在心上,天玄九針雖然是自己從小就開始研習,但是真正對人使用今天還是第一次。

「要的要的,這麼重的恩情一定要報答的。」

曼玉盛情難卻,看了一眼旁邊的志剛,面色已經好很多了,若是拒絕的話,說不定這個憨憨會抱着自己的腿磕頭,想來老東西會不會是躲這個憨憨才跑的?

「行吧,正好,我這次考試十有八九落榜了,你們隨便給我安排個學校好了,起碼有個混日子的地方,如何?」

曼玉對羅野的判斷簡直佩服。

「吳公子,你放心,一定給你安排好,請問你想學什麼專業?」

「藝術類吧,原本也是美術生,我先謝謝你了。」

「謝什麼,以後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叫你一聲弟弟,你叫我一聲姐,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呵,也好,那老東西走了,一個人也沒個照應,那就麻煩你了,曼玉姐。」

「欸,好弟弟。」

這回輪到羅野佩服曼玉了,一來二去成功的拐走了一位修行者,這女人,厲害啊…

離開了江城,吳謙和羅家父子倆一同登上了前往北都京城的包機。

「包機,這麼奢侈,挺貴的吧。」

「公子說笑了,就算是在外請一位修行者,這也是應該的禮貌,而且,很多公司都有私人飛機出租的,不算貴。」

羅藝說的不錯,修行者放在一般世俗家族來講,確實是一個高大上的存在,就單單從氣運上來講,如果某個家族有一位修行者坐鎮,那麼這個家族的氣運也會獲得相應的提升,所以對於一個世俗家族來講,能請到修行者,包機確實是該有的禮貌。

「你說的修行者,還有那個什麼炎黃鐵衛,你給我講講,我很好奇。」

江城飛往京城還有些距離,正好留給吳謙跟羅家父子交流的機會。

「修行者就是像您和尹老前輩那樣的人,與眾不同,像你們這批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武道,另一種是術道,這兩種統稱為修行者。」

「那有什麼區別?」

「武道的人數比較多,而且入門較低,就算是普通人,不經歷修鍊的話,雖然在武道一途可能沒有什麼發展,但是強身健體的效果還是有的,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整個**武道比較繁榮的原因。」

「嗯,不錯,做不到飛天遁地嘛,好歹強身健體嘛,可以理解。」

「另外一種就是法道,術道一途講究一個天賦,門檻就很高了,也就是一些隱世家族還能傳承一定的人數,其他的小門小宗還是比不過武道之人。」

「哼,那就是有天賦的去術道,勤奮的去武道咯?」

「可以這麼說吧,至少現在的情況確實如此。」

羅藝點點頭。

「接著說,我聽着呢。」

「武道分為九段,第一段為武者,主要是鍛煉筋骨,能感受自身的氣和力量。第二段為武師,這個階段的武道之人便可以控制體內的氣和力量的流向,正是因為如此便衍生出了武道發展的百花齊放。第三階段是武王,能到達這個階段的武道之人已經是在某個方向上的修鍊掌握了一定的技能和技巧,簡單來講是可以達到將體內的氣和力量外放的地步。」

「氣和力量外放嗎?」

吳謙捏了捏自己的拳頭,感受着自己體內的氣的流動,思考着自己使用天玄九針時候的場景,此時自己內心的氣息更加凝練。

「第四個階段就是武皇了,能到這個階段的武道之人已經不多了,某些武道世家的話還有很多,但是如果一個世俗家族能獲得一位武皇坐鎮,那就是天大的榮幸了,能修鍊到武皇的武道之人已經是在某一個方向上到達了極致的人,就像如意門的天殘大師一樣,天殘腳打遍天下無敵手。」

「嗯?怎麼才第四個階段就天下無敵手了?」

吳謙忍不住吐槽道。

「這個…如意門當年就是這麼宣傳的,不過天殘大師確實很厲害,在京城裡也很有影響力。」

看來武道之途也搞一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不是實力才是最強的嘛?

「第五階段就是宗師境,能到宗師境的人更少了,但凡是一個只要是能到宗師境的人,已經達到了可以單獨開門立宗的程度,相對的,這樣的人在家族裡和宗門裡都是特別重要的中流砥柱。」

「宗師,那詠春的葉問算不算?」

吳謙聽到宗師兩個字就想到了以前看過的電影。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羅藝面露尷尬。

「第六個階段乃是武尊境,能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已經是各個宗門家族的頂樑柱了,很多京城裏面的武道世家的家主便是這個境界。」

「第七個境界叫武聖境」

「武聖?!關二爺那種嘛。」

羅野這時候笑了笑。

「不錯。」

「武聖境在整個**近七十年的統計以來,只有數十位,而且還是算上了對一些隱世家族的猜算。」

從宗師境之後,很明顯羅家對武道的了解就變的很少很少了,顯然,羅家並沒有能力能進入到宗師境的階層。

「大宗師便是武聖境之後的一個境界,整個**目前只有四位大宗師,炎黃鐵衛裏面就有兩位,這也是炎黃鐵衛成為整個**,乃至大半個地球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兩位?想必一定是很厲害的人吧?」

「嘿,吳公子有點急,待藝兒說完境界的事情,老夫再跟你說說炎黃鐵衛的事情。」

羅野笑了笑,遞給吳謙一瓶可樂,羅野特意問過尹老,吳謙平時最順口的就是可樂,無論是什麼天氣,非得是冰的。

結果可樂吳謙想都沒想就打開,一飲而盡,隨後爽爽的打了一個嗝。

「最後的境界,便是天人境,不過,據說整個地球上都沒有天人境,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傳聞到達了天人境就可以白日飛升,不過能到達人武合一的境界,確實跟白日飛升沒有區別了。」

「那術道呢?」

吳謙這才想起來,武道有九段,那麼想必這術道也應該有九段吧。

「哈哈哈哈哈,吳公子聰明,這武道九段,術道自然也是九段,不過,術道並沒有像武道這樣分的很清楚,術道簡單的用一星到九星大師來分辨。」

「那估計…九星大師也是不存在咯,最高只有八星對吧?」

「嘿嘿嘿,沒錯,而且整個華夏最厲害的兩個八星大師,也是在炎黃鐵衛裏面任職。」

吳謙琢磨着這炎黃鐵衛裏面還真是藏龍卧虎,整個**最頂尖的戰力大部分都在炎黃鐵衛,看來這個炎黃鐵衛很有點意思,吳謙對炎黃鐵衛的興趣一下子就起來了。

「看來吳公子對這個炎黃鐵衛很感興趣嘛。」

「不錯,聽你們這麼一說,我確實對炎黃鐵衛的興趣挺濃的。」

羅野這時候往吳謙身邊湊了湊。

「這炎黃鐵衛一共有六大處,一處是專門負責搜集京都城內的一切修行者的資料和情況,算是對京城修行者的一個情報機構吧,畢竟是國都,謹慎一些。」

「二處是負責整個**境內除了京城以外的所有城市的修行者情報搜集工作,他們在其他城市都有分部,掌控全國。」

「三處是負責對境外所有修行者資料的搜集工作,這樣知己知彼的行為,各個國家都會有專門的部門進行。」

「四處是跟境外的修行者機構進行接洽溝通的,類似於咱們世俗界的外交部。」

「五處是負責各種行動的,也就是修行者機動部隊,現在改名叫八處。」

吳謙一愣。

「怎麼五處就變成了八處,還可以這樣改的嘛?這麼任性?」

「這個咱們老百姓就不知道了,不過好像是因為有人說五聽起來像無,也就是沒了的意思,對機動部隊來講不吉利,所以就改名了。」

吳謙越聽着越覺得不對,五處都這樣改的話,那四處不是更應該這樣?而且,這樣胡扯亂掰就改名的性子怎麼這麼像老乞丐?

「咱們接着聊。」

「這六處就特別神秘,屬於特別部隊,只能大概的知道是屬於暗殺或者是盯梢任務的,成員人數不多,但是每個人的身手都是頂級的。」

「暗殺部隊?」

看來就算是這個炎黃鐵衛,也還得干不少見不得光的事情啊。

「每一處的主官,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不過十年前五處,八處的主官突然失蹤,現在一直都是由一處的主官代管。」

「叛變了?」

「不知道,我們羅家還沒有能力能了解到炎黃鐵衛的事情。」

羅野面露尷尬,現在的羅家實力已經大不如前,就算是以前羅家最鼎盛的時候,炎黃鐵衛的事情也不是羅家能夠插得上的。

吳謙看向窗外的天空,捏了捏拳頭。

「那麼自己算是什麼境界呢?」

京都機場外。

「刀皇前輩,您終於回來了,不是有人在網上發視頻看到您,我們都以為…」

「都以為什麼?以為我這個老東西死了是嘛?真是的,這麼多年了還是不會說話,呸呸呸!」

「是是是,前輩教訓的是,請問刀皇前輩,您是回鐵衛處所還是…」

「廢話!這京城的房子我買的起嗎?當然回處所了,走吧。」

「是是是。」

一位穿着華服的年輕人極度恭敬的領着老乞丐上了一輛汽車,隨後車隊向著在京城中心的炎黃鐵衛處所行進。

炎黃鐵衛的處所里,多少年來,這是氣息最為濃厚的一次,只是因為失蹤十年的八處主官的歸京。

裝修華麗的議事廳內,一張古樸的圓桌透露着年代感。

「沒想到那個老東西竟然還活着,這麼多年了,我還以為他死了呢。」

一位面容滄桑白髮白須的老者中氣十足的說道。

「池步,我倒是想知道你和老刀到底誰先死。」

「哼,秦鋒,你別看我樣子老,你信不信我把你們都熬死!」

說話的兩人分別是一處和二處的主官,一處的主官池步,修為已經達到了武聖,雖然看上去老態龍鍾,但是他的壽元還有不少,只不過他懶得用修為去保持年輕的樣子罷了。

二處的主官秦鋒,常年不在京城,全國各地到處跑,今天要不是因為八處主官的事情,他也不會出現,他的境界已經是武聖巔峰,就差一口氣就可以到達大宗師,雖然用修為把自己的容貌保持在了四五十歲的樣子,其實真是年紀比一處主官池步要大得多。

「對了阿建,櫻花國的那件事情你們跟的怎麼樣了。」

三處主官淳于修詢問六處主官阿建道。

「已經確定了,等着四處鶴道人的通知,隨時可以抓人。」

六處的阿建,沒人知道他全名是什麼,有的人叫他阿劍,因為他常年背着一把黑劍,但是大部分人都喊他阿健,有人傳言他便是炎黃鐵衛裏面最接近大宗師的人,也有人說他其實已經成為了大宗師,只是因為行走在暗處,所以沒人知道罷了。

「鶴道人,你跟櫻花國的隱者交流的溝通得怎麼樣了?」

「淳于修,你給的那些資料裏面好多都是很久以前的,更新資料不要摸魚啊。」

說話的這位鶴道人,就是炎黃鐵衛裏面第二位大宗師,雖然幹着是類似外交的活,但是實力確實實打實的硬。

「是,鶴道人,回去我就會叮囑他們加快更新資料的。」

「尹老頭還沒來嗎?」

三處主官淳于修四處張望,雖然他在六位主官裏面修為最低只有武尊境,但是他辦事的能力在整個鐵衛裏面跟六處的阿健兩人不相上下。

「找老乞丐我做什麼呀,你這是要打架嗎?」

老遠就聽到一聲傳音,聲音醇厚,內力十足,顯然老乞丐這是高姿態的回歸。

「還是老樣子,一點也不知道收斂。」

一處主官池步一臉嫌棄的盯着聲音來的方向。

鶴道人皺皺眉頭一個閃身,消失在大廳中。

阿健則是離開座位恭敬的守在門口。

其他幾位都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巍然不動。

忽然,外面傳來打鬥的聲音,聽起來動靜還不小。

十分鐘之後。

鶴道人有些生氣的走了進來。

老乞丐則是渾身鬆散的跟在後面。

「鶴道人,你不講究啊,十年了,剛見面就打架,還下狠手。」

阿健規規矩矩的給老乞丐鞠了一躬,老乞丐笑着點了點頭。

除了阿健和鶴道人,剩下的幾位主官在觀察了老乞丐的氣息之後,紛紛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麼…」

一處的池步還是忍不住,支支吾吾的說了出來。

「啥啊,不就是境界不如你們嘛,真是的,不服打一架?」

老乞丐不服氣的說著,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腳就放在桌子上,不顧眾人的眼神開始摳起腳縫起來。

「既然都到了,那就別愣着了。」

遠遠的傳來一聲,猶如洪鐘大呂,震懾人心。

「天劍真人!」

隨後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出現在了上座。

「尹小子,你算是回來了,你這十年可算是把池步給忙壞了。」

天劍真人淺淺一笑打趣得看着池步和老乞丐。

「我早就說了,這種活我幹不了,就算是現在我還是覺得池步那個獃子比我適合。」

「那你個壞東西回來幹嘛!」

池步咬着牙說道。

自己幫老乞丐收拾了十年的爛攤子,結果換回來老乞丐這樣一句,池步心裏十分不好受。

「哼哼,我跟你講,你還得繼續給我打工十年,別想跑。」

「你!」

池步氣得要死,兩人本來就是很好的朋友,說話之間沒有那麼多的虛情假意,老乞丐本身就逍遙慣了,這裡的工作老乞丐根本沒興趣,當年還是天劍真人強烈要求下老乞丐才答應掛名的,為此還特意把五處改成了八處。

「好了,尹道淼的回來,咱們鐵衛的實力又進一步的加強了,淳于修,關於櫻花國隱者的事情,需要儘快有個結果了。」

見天劍真人在這裡調停,其他人也不再做聲。

「我這裡只要鶴道人同意,立馬就可以讓阿健動手。」

「動手吧,他們這次確實想的太美了, 一面跟我談,一面搞小動作,也該給他們一點教訓了。」

「明白!」

淳于修得到了鶴道人的首肯,隨手掏出了一個玉牌,交給了天劍真人。

天劍真人的真氣透過玉牌看到了加密的信息之後又把玉牌還給了淳于修。

「阿健,這次你和尹小子去吧,讓他活動活動筋骨,不然他一個宗師境的主官,憑什麼讓手下人信服啊。」

「收到,還請尹前輩多多照顧。」

阿健算是尹老在鐵衛裏面最欣賞的人,沒有之一,阿健是天劍真人的養子,在櫻花國入侵**的戰爭中被天劍真人從糟了難的村莊里撿回來的,一直都當做傳人來教導。

「行吧,走咯」

老乞丐二話不說,桌子一拍就離開了,阿健跟其他幾位主官行禮之後跟着老乞丐離開了。

「鶴道人?」

「只強不弱,當時我懷疑他隱藏了氣息,對過招之後發現確實是宗師境,但是…如果要真的以命相搏,勝負還未能料啊。」

鶴道人臉上有些難堪的說道。

「這傢伙,一直就讓人看不懂。」

「咳咳咳……」

一處的主官池步聽到老乞丐實力強勁的消息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落榜藝術生小乞丐的擺爛修鍊人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