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亂唐江山賦
亂唐江山賦 連載中

亂唐江山賦

來源:google 作者:月望天涯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上官倩兒 軍事歷史 李昀

帝國斜陽晚,盛世堪淪落天寶九年,盛極一時的大唐帝國呈現出衰敗之象,皇帝驕奢淫逸,弄臣獨攬朝綱,本打算在嶺南道安心度日終此一生的廢王李昀在這危機重重的時刻重返大唐權利中樞,是為由盛及衰的大唐延續國運,還是順天應命還天下一個盛世太平?爾虞我詐,如履薄冰馬革裹屍,揚我國威才子佳人,悱惻纏綿皇圖霸業,夢幻一場這就是即將步入亂世的大唐,一個風雲際會、群雄並起的大唐展開

《亂唐江山賦》章節試讀:

收租的過程極為簡單,似乎都是約定俗成了的事情一般,城外的村寨邊早有人在等候。

見馬車緩緩駛來,先是朝着老張頭躬身行禮,隨後將兩袋不知道裝了何物的麻袋扔進車廂,拍拍手撣去灰塵轉身離去。

李昀這時候也終於明白,為何老張頭只駕了一輛馬車便能將所有的租子收齊,卻原來每個村所繳的納貢只有這麼區區兩袋子。

去往下一個村子的路上,老張頭開始解釋:「整個鄂王府封地內雖有着千餘住戶,卻並非每一戶都租賃府里的田地,他們大多靠海吃海,以打漁為生,加上封地未經開墾,大多都是荒山,好在府里的人口不多,幾個村子所繳的納貢也足夠每個月的口糧了,只不過平日其他的吃穿用度,卻還是需要家裡自行想法子解決。」

也就是說,家裡餓不死人,但缺零花錢唄。

坐在馬車上的李昀一聲長嘆,自己這個所謂的小王爺做得還真TM憋屈。

兩人一車漸行六七里,側前方出現的一片紫色竹林吸引了李昀的目光,遙見到這一片自己從未見過的植物,李昀立即提起了幾分興趣。

老張頭正在全神貫注地駕車,示意並未對李昀的驚訝太過在意,他只是稍稍瞥了一眼李昀所指的方向:「那是甘蔗林,是朝廷用以製作白糖的原料。」

聽了老張頭的解釋,李昀很是不好意思地咧了咧嘴角露出一絲略顯尷尬的笑容,他當然是認識甘蔗的,但因為離得稍遠了些,再加上發生在自己身上直到這一刻還無法理解的怪事,他便下意識地以為那一片紫意盎然的林子是什麼後世絕跡的植物了。

又指了指甘蔗林後面足有十米有餘的高大喬木,上面結滿了青色果子:「那些又是什麼?」

「那是荔枝,聽說長安城大明宮裡的貴妃娘娘最喜此物,聽說聖上為搏貴妃一笑,不惜八百里加急從黔南將新鮮的果子運回長安,這兩年來也不知累死了多少匹良駒,唉……」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么。」李昀摸了摸光滑無比的下巴,全然不顧老張頭的驚愕,低聲念出了杜牧的這一句流傳千古的諷詩。

接下來的路途上,李昀雙手抱胸穩坐在馬車上沉默不語,他時而雙眉緊蹙時而嘴角含笑,全身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完全未曾在意不時將頭轉過來看自己一眼的老張頭。

今日的收租頗為順利,老張頭帶着李昀在城外的幾處村子裏轉了一圈,便算是完成了任務,看着只有十來只七成滿的袋子橫七豎八地堆在車廂里,一絲欲哭無淚的酸楚在李昀的心頭慢慢滋生。

老張頭說封地里的租子只夠維持府里的日常生計,這話果然是一點也沒說錯。

罷了,既然自己如今已經成了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小王爺,那就得擔起應有的責任,不說讓鄂王府重回大唐的權力中樞,至少也得讓自己的日子過得稍稍舒坦一些吧。

這一路走過來,他倒是看到了不少的商機,不過想要將機遇化為實質的利益,李昀還需要一番仔細地謀劃,其他的暫且不提,只說曬鹽一道,雖然成本低廉,前期卻需要動用大批的民工開墾鹽田,究竟如何運作,他得好好運籌一番。

伴隨着一聲嘶鳴,棗紅馬在鄂王府的門前停下,靈兒便從府內閃現了出來,朝着李昀行禮時,她那略顯蒼白的小臉上滿是擔憂之色:「小王爺,梁司馬今日送來了本月的供給,此刻正在前廳內與管家姑姑議事。」

「今日才是初一吧,這老色胚來得好早。」李昀忽的一聲冷笑,伸手理了理自己的着裝,隨即大踏步跨進府門,走出了一副不可一世的霸道步伐,看來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樣。

「參見鄂王殿下。」

前廳外,兩名衙役裝扮的男子見李昀快步走來,立即抱拳行禮,腰間的一柄制式唐刀被兩人重重一拍,發出一陣輕微的嗡鳴。

得到下屬的提醒,廳內果然傳出了一陣匆忙起身的窸窣聲響,等到李昀邁着小短腿走入廳堂,一位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躬身行禮:「下官參見鄂王殿下。」

梁司馬的舉止倒是合乎禮節,只是那不陰不陽的態度令李昀很是不爽,單是看對方嘴角的淺笑便知他對自己這位小王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尊重與敬畏。

「配發供給這等小事,還勞動梁司馬親自送來,梁司馬如此體恤民眾,當真可謂百官之典範。」

李昀貌似恭敬,實則話中夾槍帶棒,若是換做其他人,梁生縱然不會當眾翻臉,臉色也不會好看到哪裡去,只是面對這人畜無害的小豆丁,梁司馬還真的升不起任何不滿的情緒。

唯一令他感覺詫異的是,以往的鄂王李昀不善言辭形同痴兒,怎的如今卻似乎有些伶牙俐齒起來了?

「小王爺言重了。」梁生面朝長安方向拱了拱手,「聖上既然將鄂王府安置在了穗州城,下官作為這一任司馬,自然需要盡職盡責,不敢有半分懈怠。」

李昀一聲冷笑,若非從靈兒口中得知這位梁司馬的真正意圖,他還真以為面前這位是個勤政愛民的好官了。

見李昀面帶淺笑不說話,隱隱透出好走不送的意思,梁生的心中升起一絲煩躁。

須知道他如此勤快,還不是對面前這個風韻猶存的美嬌娘存了壞心思,而翠娘礙着自己把控着府里的月供對他若即若離,那異樣的舒適感就好似有根羽毛在撓自己的腳底板一幫令他欲罷不能。

明知道對方只是虛以為蛇,他卻依舊樂此不疲,因為翠娘帶給他的心癢難耐可是家裡的黃臉婆從未有過的體驗。

原本打算趁着二人獨處好好溫存一番,如今被這平日里連話都說不周全的廢王打擾了雅興,礙於雙方的身份有別,梁生並不打算與李昀計較,而是重新面向翠娘:「本月的朝廷供給已經送到,本官這便告辭了,至於本官剛剛的提議,還請翠娘子好好考慮一番再給本官答覆。」

翠娘的面上帶着笑意,心中卻是一沉,這算是梁司馬的最後通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