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龍尊一怒
龍尊一怒 連載中

龍尊一怒

來源:外網 作者:蘇淵江雲煙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淵江雲煙

姐姐癌症,雙手被廢,公司被搶,妻子還將改嫁豪門,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因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龍尊一怒》章節試讀:

第3章已經是個死人蘇淵以最快速度衝到姐姐病房去,卻見姐姐正在化療,不禁微微一愣。
自己沒錢繳費,怎麼還給治療了?蘇淵攔住了護士詢問緣由,護士道:「你賬戶里不是剛打進來10萬塊醫療費嗎?」
哪來的10萬?蘇淵怔住了。
不過事到如今,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等護士離開後,蘇淵悄悄進入病房。
看着面色慘白,陷入昏睡的姐姐,蘇淵心如刀割。
他努力控制好情緒,並運轉氣息,逐漸撫平氣海。
之前被馬勝強行打斷判生,導致蘇淵氣海出了一些紊亂,不知道會不會帶來一些負面效應。
蘇淵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把左手放在姐姐額頭上。
姓名:蘇晴。
年齡:27因:長期勞累,通宵加班,劣質食物,體內毒素積累達到人體極限。
果:誘發淋巴癌症,全身感染。
二級判生。
為什麼是二級?蘇淵也沒多想,立即動念頭。
光圈轉動,第一層光圈被渲染成金色。
緊接着,第二層光圈也出現金光,逆時針緩慢蔓延……僅達到三分之一,徹底停下來。
此時,蘇淵已經力竭了。
顯然,憑藉蘇淵目前的實力,無法完成二級判生。
蘇淵堅持不住,累癱坐在地上。
光芒沒入蘇晴體內,她的面色恢復紅潤,呼吸變得緩慢而均勻。
蘇淵再次檢查,鬆了口氣。
雖然病灶還在,但情況明顯好多了。
看來病情越糟糕,需要級別也就越高。
雖然老爺子看似比姐姐嚴重,但本質只是中毒,加上年紀大了,拖延久了,才一命呼籲。
論起本質因素,是要比癌症低一級。
可若想徹底治癒姐姐,還是需要二級判生。
很快,姐姐醒了。
「你哭的樣子可真丑,以後哪還有女孩子會喜歡你呀。
」姐姐看着蘇淵眼眶通紅的樣子,故作輕鬆嬌嗔道。
想着抬起手,擦掉蘇淵眼淚。
她沒想到,自己真抬起手了。
難道是迴光返照?蘇晴心裏稍稍不舍,更多卻是如負釋重。
她很清楚蘇淵為自己付出了什麼,若非蘇淵多次以死相逼強迫她治病,她早自尋短見了。
自己死啦,就不用給這個傻弟弟增添負擔啦!「以後姐姐不在了,你要好好的哦。
」蘇晴歪着頭笑道。
蘇淵哭笑不得。
姐弟連心,他猜到姐姐在胡思亂想。
於是找到醫生給姐姐做了全面檢查。
醫生覺得沒必要,蘇晴病情已經發展到四期,即便用上世界上最好葯也活不過三個月。
結果檢查報告出來,醫生都傻眼了。
甚至驚動醫院幾個大佬,捧着片子直呼奇蹟。
雖然癌症還在,但以情況來看,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翌日,醫院再次安排檢查,以便進一步確診病情走向。
蘇淵看來這着實沒必要。
他擁有閻羅手,沒人比他更清楚姐姐的病情。
不過為了讓姐姐安心,就再做一次。
蘇淵讓姐姐坐着,他去取號。
回來看見四個男的圍着蘇晴,其中一個高瘦黃毛動手動腳,是陳淦!昨晚陳淦帶幾個人喝酒,喝多撞到電線杆了。
早上起來頭疼,來醫院拍片子,排隊時認出了蘇晴。
判生後,蘇晴肌膚雪白,臉色紅潤,除了長期住院,有點瘦以外,簡直是個美人。
哪怕穿着病號服,也擋不住她的美麗和溫柔。
「難怪王向東對你念念不忘,長得還真是好看,瞧瞧這皮膚白的跟牛奶泡過一樣摸起來一定很滑溜。
」陳淦眯起他猥瑣的眼睛,肆意掃過蘇晴全身,眼底充滿了慾望。
「你還欠醫藥費吧?跟我走一趟,只要你陪我老大睡一覺,你的醫藥費我出了。
」雖然陳淦想一人吃獨食,但他也不敢搶王向東的女人。
不過王向東舒服完了,不就該輪到他了嗎。
蘇晴性子柔弱,不願意惹事生非,低頭要走開。
陳淦一個挪步,擋在蘇晴面前。
「不答應?」
陳淦步步緊逼,獰笑道:「昨天你弟弟找我老大借錢,被我們給收拾一頓,你要不順我心意,嘿嘿,他小命可就難保了。
」蘇晴俏臉慘白,腳步異常沉重,停止了後退。
她怎麼樣都行,可唯獨不能看着弟弟受委屈。
見拿捏住了蘇晴的命脈,陳淦無比得意。
「這才對嘛,好好伺候我和老大,以後有你好日子過。
」陳淦滿臉猥瑣笑容,幾乎快流出口水,伸手去捏蘇晴臉蛋兒。
忽然,憑空一腳將他踹倒。
「誰,誰敢壞老子好事!」
陳淦爬起來看見蘇淵,勃然大怒道:「原來是你這個廢物!看來你還沒長記性,今天我好好教你做人!」
說罷,陳淦向蘇淵揮下拳頭。
在陳淦眼裡,蘇淵是一個雙手被廢的廢物,根本不是自己對手。
下一刻,陳淦的拳頭被一隻手輕鬆握住。
猶如被鉗子卡住,無法前進半分。
而這隻手,正是蘇淵。
陳淦臉上得意消失,猶如見了鬼一樣,失聲道:「你的手好了?!」
好比一個瘸子,突然站起來8秒百米衝刺,太讓人震驚了。
蘇淵眼裡閃過殺意。
他一直將姐姐視為逆鱗,昨天那件事他還沒算賬,陳淦又來欺辱姐姐。
或許陳淦有勢力,可蘇淵管不了這麼多了。
任何敢欺辱姐姐的人,都要付出代價!陳淦掙脫不開,從褲腰裡抽出甩棍,往蘇淵腦袋砸過去:「去死吧!」
不等他砸下來,蘇淵手臂一用力,捏的陳淦手骨作響,疼的他『嗷嗷』慘叫,一頭冷汗,跪在地上。
三個跟班一聲吼,撲了上去。
蘇淵輕巧避開,一拳一腳,將這三個人輕鬆打倒。
蘇淵練過散打,加上他修鍊乾坤藏,力量和速度得到增幅,對付他們簡直輕而易舉。
「你!」
陳淦和他手下都懵逼了。
一個打四,演電影啊!「陳淦,你們搶走我公司,我可以既往不咎。
可你敢欺負我姐姐,你算什麼東西!」
蘇淵一把抓住陳淦脖子,腦子浮現之前的種種,內心生出一股極端殺意。
彷彿要扭斷陳淦的脖子,才能緩輕心裏的不快。
陳淦臉色憋成了醬紅色,迎着蘇淵冰冷眼神,內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死亡恐懼。
「放開我…別殺我,我求你別殺我!」
陳淦抓着蘇淵的手,雙腳胡亂的踢,眼看要翻白眼了。
姐姐連忙抓着蘇淵的胳膊道:「快鬆開,殺人犯法的!」
蘇淵一怔,腦海清明許多,鬆開了手。
殺一個陳淦,賠掉自己後半生,顯然是不理智的。
不過……蘇淵抬起右手,隔空拍在陳淦額頭。
浮現五層光圈,不過是黑色的。
右手死!姓名:陳淦。
年齡:25因:欺男霸女,作惡多端,18歲猥褻同校女生,21歲霸佔房屋,逼死親屬……果:腦部輕微受損,器官多處受損,壽命43歲。
這個王八蛋還有十幾年的活頭?一級判死。
蘇淵念頭一動。
黑色光圈浮現猩紅光點順時針轉動,第一層黑色光圈被渲染成了深紅色,充滿血腥死氣。
陳淦壽命被修改25歲。
與此同時,蘇淵加入指令,無限放大陳淦當前病狀。
一星期後他頭部整日頭疼欲裂,直至三個月後暴斃。
黑紅光芒沒入陳淦體內,陳淦捂着額頭慘叫,癱在地上。
蘇淵送開手,冷聲道:「滾吧。
」陳淦捂着額頭,被三個跟班攙扶起來,丟下狠話:「你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弄死你!」
蘇淵不屑一笑。
陳淦,已經是個死人了。
入夜,蘇淵和姐姐吃完飯,坐在公園聊天,是林初墨打來的。
蘇淵去一邊接了電話,傳來她冷冽聲音:「你去哪了,怎麼還不回來?」
「我在醫院照顧姐姐。
」蘇淵語氣和神色變得不自然。
林初墨『哦』一聲,不熱不冷道:「明天你跟我去景德山莊,穿的好一點,我不想丟臉。
」「去那幹什麼?」
「華東第一大族江家家主江王大病痊癒,我們林家要去道喜送禮。
」「可是,我要照顧姐姐……」嘟嘟――蘇淵話還沒說完,電話被掛斷了。
晚上蘇淵為了誰來照顧姐姐而發愁的睡不着覺時,一大清早三名高級護工站在面前。
「我們是林初墨小姐派來的高級護工,三對一專門照顧病患,您姐姐一切生活需求交由我們照顧就好了。
」蘇淵怔住了。
忽然他想到賬戶上多出的10萬塊錢。
除了林初墨以外,沒人會給這麼多錢。
她怎麼會知道自己缺錢?難道她一直在暗中關注姐姐的病情?這時候,林初墨打來電話,清冷道:「上午九點前,我必須看到你站在景德山莊的大門口!」

《龍尊一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