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隱於世/龍隱於世
龍隱於世/龍隱於世 連載中

龍隱於世/龍隱於世

來源:google 作者:零度可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小茹 徐白芷 現代言情

他失憶五年,流亡海外,一步步成為權勢滔天富可敵國的龍神殿主人如今恢復記憶,回到家鄉,卻發現老婆和女兒被當狗虐待……展開

《龍隱於世/龍隱於世》章節試讀:

「龍神大人,屬下已經調查清楚了,徐小姐這五年並未改嫁,並且還給您生了一個女兒!」

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不見長相的人跪在一個滿臉冷肅的年輕男人身前,畢恭畢敬地說道。

「什麼?給我生了一個女兒?」

年輕男人不怒自威的臉龐上終於微微有些動容了。

「屬下斗膽拍了一張照片,請龍神大人過目。」

黑袍雙手遞給年輕男人一張照片。

年輕男人接過來,只看了一眼,鼻子一酸,晶瑩的淚花便盈眶了。

像,太像了,和自己簡直長得一模一樣!

「她們娘倆現在在哪裡?」

年輕男人深吸一口氣,顫聲問道。

「徐小姐帶着大小姐一起去了在雲龍山別墅區居住的徐雲天家裡,似乎遇到了些困難,屬下已經命人去查了。」

黑袍人小聲說道。

「行了,你先退下吧。」

年輕男人揮了揮手就朝着雲龍山別墅區行去了。

年輕男人叫葉晨,五年前,他被人敲悶棍,裝進麻袋扔進了海里,大難不死被海外的僱傭兵組織救下,醒來後就失憶了,加入了僱傭兵。

短短五年,他就從一個普通的僱傭兵成長為了領頭人,創建的龍神殿更是成為叱吒全球的第一財閥和私人勢力。

就在昨天,他恢復了記憶,記起了遠在夏國的妻子!

當晚立刻就趕回了夏國。

驚喜的是,妻子這五年並沒有拋棄他,並且還給他生了一個女兒!

……

雲龍山別墅區。

「大嫂,求求你了,小茹身子骨本來就弱,如果再把骨髓捐出去,真就沒命了,你能不能幫忙說說情?不管怎麼說,小茹還得叫你一聲伯母呢!」

一個面容姣好的女人拉着一個臉色蒼白的小女孩,看着坐在她身前的一個滿臉刻薄的女人,苦苦地哀求道。

「求我也沒用啊,需要小茹骨髓的可是何家家主何玉良的小女兒,在南州就沒有何家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更何況何玉良最寵愛他的這個小女兒!」

蔣紅艷一臉不在乎的說道:「不過,你們也是命好,何家願意出一百萬買骨髓,說起來你們還賺了。」

「大嫂,這個錢我們不想要,我們只想要小茹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

徐白芷看着刻薄女人,顫聲說道。

「沒事,我知道你現在對她有感情,畢竟養這麼多年了,就算是個小貓小狗也不舍的。」

蔣紅艷淡淡地說道:「不過時間會沖淡一切的,這對你來說未嘗不是一個解脫呀,難道你還準備帶這麼個拖油瓶一輩子嗎?」

「媽,我想養狗狗,你看電視上人家都有小狗狗,我也想有一條,好可愛呀!」

蔣紅艷身旁坐着的一個看電視的小男孩,看着刻薄女人撒嬌的說道。

「不行,康康,小狗會咬人的,不能養,太危險了。」

蔣紅艷皺眉說道。

「不嘛,我就要養,你不讓我養,我就絕食!」

徐康康撅着嘴,哼道。

蔣紅艷突然看着徐白芷身旁站着的葉小茹,眼珠子一轉,笑道:「康康,你看這樣行嗎?讓小茹趴在地上給你當小狗,你玩一會過過癮就算了。」

「好呀,讓小茹當我的小狗!」

徐康康猛地點了點頭,一臉期待地說道。

葉小茹有些畏懼地縮在了徐白芷身後,心裏怕極了。

徐白芷有些生氣地看着蔣紅艷,說道:「大嫂,不行,我絕不同意讓小茹當小狗,小茹是我女兒!」

「看你小氣的,不就是讓小茹扮演個小狗嗎?這有什麼啊!」

蔣紅艷撇了撇嘴,不悅地看着徐白芷說道:「就你們這態度,原本我還準備幫忙給何家求個情的,我看也免了吧!」

聽到蔣紅艷要給求情,徐白芷動容了,咬着嘴唇說道:「大嫂,真的嗎?你真的願意幫着給何家求情嗎?」

「原本是準備幫忙的,但現在沒這個想法。」

蔣紅艷搖了搖頭。

「大嫂,康康不是想有個小狗嗎?這樣,我來扮演小狗行嗎?」

徐白芷是死都不願意讓女兒去當狗的,她寧願自己去當!

「不行,你太大了,不好玩,我就要小茹來當我的狗!」

徐康康一臉驕橫地說道。

「康康,小茹身體不好,讓嬸嬸替小茹好不好,康康最聽話了。」

徐白芷一臉哀求的看着徐康康,說道。

「不行,你一邊去,就要小茹當我的狗,任何人都不行。」

說完,徐康康就看向了蔣紅艷說道:「媽,我就要小茹當我的小狗,如果你滿足不了我的這個願望,以後我永遠都不叫你媽媽啦!」

「好,康康,你別說這種話,媽滿足你還不行嗎!」

蔣紅艷看着徐白芷說道:「徐白芷,聽到了嗎?趕緊讓你那賠錢貨給我寶貝兒子當小狗,只要我寶貝兒子玩高興了,我就答應去何家求情!」

「大嫂,我不同意,你兒子是你的寶貝,我女兒也同樣是我的寶貝!」

徐白芷很是生氣地反駁道。

憑什麼讓我女兒給你兒子當小狗,自己什麼氣都能忍,但她絕對不願意讓女兒受丁點委屈!

「媽,沒關係的,不就是當個小狗嗎?小茹願意!」

葉小茹展顏笑道。

只不過她的笑容有些苦澀,眼眶微紅,淚水不停的在裏面打轉。

說完,葉小茹就不等徐白芷反對,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小茹是我的小狗,我是你的主人,你要聽我的話!」

徐康康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根繩子,直接就拴在了葉小茹的脖子上。

徐白芷氣瘋了,剛準備制止,蔣紅艷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你要是敢打擾我兒子的興緻,我是不會幫你們的,現在讓我兒子好好玩,我就會幫忙求情!」

徐白芷目眥欲裂,憋屈得渾身發抖,抬起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自己的臉上。

「媽媽,你別打自己,小茹覺得這樣也挺好玩的呢!」

葉小茹偷偷抹了把眼淚,心裏都委屈死了,但她還是趕緊懂事地安慰徐白芷。

徐康康一臉壞笑地牽着葉小茹走到桌子前,他從上面拿起一個乾巴巴的饅頭,撕了好幾塊扔到地上,對着徐小茹說道:「小狗,快點吃,主人賞給你的食物。」

葉小茹不想吃,但她不得不吃,趴在地上,一口一口地把地上的饅頭吃了,滿嘴都沾滿了泥。

「哈哈,小狗你扶穩了,吃飽了,就要帶着主人玩啦!」

說完,徐康康就岔開腿坐在了葉小茹的後背上。

葉小茹本身就很虛弱,哪裡撐得住徐康康那肥胖的身軀,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徐康康一個踉蹌也摔了下去。

「啊,疼死了,我的屁股都要摔爛了,媽,疼死啦!」

徐康康坐在地上,哇哇地就哭了起來。

「你個死丫頭,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讓你個死丫頭當我寶貝兒子的狗是你的福分!」

蔣紅艷看到徐康康摔倒了,心疼壞了,趕緊走過去把小男孩扶了起來。

「小茹,你沒事吧,都是媽不好,沒攔着你,都怪媽沒用。」

徐白芷哭成了淚人,抱着葉小茹,自責得恨不得一頭撞死在牆上。

「兒子,快讓媽看看,沒事吧?」蔣紅艷擔心的問道。

徐康康撇着嘴,哭道:「疼,媽,我摔的好疼,你給我報仇!」

「死丫頭片子,真是找死,竟然敢摔了我兒子,還不趕緊過來給我兒子跪頭謝罪!」

蔣紅艷一臉猙獰的看着徐白芷和葉小茹,吼道。

「大嫂,這不能怪小茹,是康康非要坐小茹身上的,小茹這麼虛弱怎麼撐着住,而且我家小茹也摔倒了。」

徐白芷生氣地看着蔣紅艷,蔣紅艷真的是太過份了!

「你家小茹一個連爹都沒有的野孩子,也配和我家寶貝兒子相提並論?」

蔣紅艷一臉囂張地冷哼道:「我數到三,如果不跪下,哼,別說我不僅不會給何家求情了,我還會把這件事告訴奶奶,奶奶要是知道她的寶貝重孫子因為你家的賠錢貨摔了,哼,你們全家都會被逐出家族!」

「伯母,別為難我媽,我跪,我給你們跪下道歉!」

葉小茹虛弱的從徐白芷懷中掙脫出來就給徐康康和蔣紅艷跪下了。

就在這時,哐當一聲,房門被一腳踹開。

一個年輕的男人從門外緩緩的走了進來。

幾人都轉頭看去。

徐白芷看到朝屋子裡走來的年輕男人,整個人都顫了一下。

「葉……葉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