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龍婿逆天
龍婿逆天 連載中

龍婿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瀟洒吟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瀟洒吟贏 聶天行 都市小說

一個出身低微的男人,為救妹妹性命,十萬塊錢出賣自己,受盡了磨難與屈辱,後因機緣巧合,經過不懈拼搏,終於登頂人生巔峰展開

《龍婿逆天》章節試讀:

第0010章 電燈泡的意思

劉韻清老公周文華,是海城一個三流家族,周氏家族大公子,研究生畢業後,放棄了鐵飯碗。

致力家族振興,有自己的主張,先給別人打工。

周文華沒有聽從家族的安排,應聘到蘇氏家族。

從酒店經理做起,一直到負責所有酒店的總裁,進入到了蘇氏家族的核心管理層。

劉韻清在大學裏學的專業,就是酒店管理。

那是大學生鳳毛麟角,劉韻清的美色和學識。

被周文華一眼相中,兩人走到了一起,卻被家族一致不看好,他們不需要外地人。

當知道蘇家主把說服,聶天行的事交給劉韻清去辦。

她本來和蘇若曦的關係就特別好,兩人是校友。

拿到聶天行的照片後,第一時間就給了蘇若曦。

一個星期後,蘇若曦約劉韻清喝咖啡,談聶天行的事情,她想先了解一下情況而已。

「清姐,這個聶天行看上去好小耶!」

「還沒二十歲吧?是不是太小?這樣合適嗎?」

「今年十九歲了,不小啦,和你同一年的吧。」

「更加令人驚奇的是,你們兩個人的生日,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這是不是天降奇緣?」

「那些無聊的話,你也當真?不知他文化怎麼樣?」

「海城醫專的肄業生,其它的我就不知道。」

「唉,這個也無所謂,反正就是個花瓶。」

「我也不會對他有什麼感情,隨他吧。」

劉韻清有些遲疑了,她知道這些富家小姐的秉性。

「若曦妹妹,你該不是鬧着玩的吧?這個聶天行是海城人,恐怕有麻煩,要不換一個吧?」

「這恐怕不行,他是我爺爺看上的,不能更改。」

「算了,就他吧,我爺爺也不知道怎麼了。」

「忽然間就給我,找了個上門女婿,真鬱悶!」

「而那個聶天行,他的目的只不過是求財,我能滿足他的這個,要求不就沒事了嗎?」

劉韻清秀眉緊蹙,蘇家也只是一個三流家族。

可蘇若曦的語氣,怎麼跟十大世家的公主一樣?

「我也不知道你爺爺,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但畢竟事關你的清譽,你可要謹慎行事。」

「不然,我這樣做,給妹妹帶來了困惑。」

「豈不是枉費了我的一片心意,我也過意不去。」

「這個我心裏明白,還是清姐姐對我好,說實在的,他一個農民工,做什麼也不會有出息。」

「做上門女婿是個不錯的選擇,你說是不是?」

「當然,他現在還跟我表姐她們一起。」

「在你家工地上搬磚,就算是打一輩子工,又能賺到什麼錢?做上門女婿是不錯的選擇。」

「我還給了他五千塊錢,去買身像樣一點的衣服。」

「哦哦,還真讓清姐費心了啊,不過,這個錢不用你出,我馬上轉給你,費心就行了。」

「若曦妹妹不要這麼生分,五千塊錢還跟我客氣?」

「又不是什麼大事,我是讓他定下心而已。」

蘇若曦也只是口頭一說罷,誰能把她當真?

「既然清姐這麼說,我就不客氣了,我記着清姐的這份情,我的心裏肯定有數的。」

劉韻清在蘇若曦身上,投資五千塊不多。

自然要周文華加倍掙回來,羊毛出在羊身上。

劉韻清說,「我知道,在金錢方面,你們家應該不會虧待他,他現在年紀還不大呢?」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誰也說不好以後的事。」

劉韻清到了這個時候,就估計幫不了聶天行了。

她不能得罪蘇若曦,得罪聶天行,無所謂。

蘇若曦註定是家族利益犧牲品,一個有知識的現代女性,在愛情方面,怎能沒自己的主張?

她當然也有意中人,家族制約了她飛揚的情思。

「只要他聽話,我也不會虧待他的。」

「我家裡準備他五萬,我再用私房錢給他三萬。」

「在海城,這個價不低,他這方面應該不虧了吧?」

劉韻清一下懵了,八萬塊很多嗎?

「若曦妹妹,既然這樣,就叫你家裡再給他加到七萬吧,說起來也好聽一點。」

「你家也不在乎這點錢,他不就是圖這個嘛。」

「也行,十萬,價雖然高點,我也願意出這筆錢。」

劉韻清一直對蘇若曦,招上門女婿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難道蘇家有什麼難言之隱?

「若曦,怎麼回事?這都什麼年代了。」

「你爺爺怎麼突然來這樣一出?你真願意?」

蘇若曦也不傻,但她出身在這樣的家族裡。

她不願意思考,大家族的女孩,不都這樣嗎?

「韻姐,你是不理解哦,你沒有辦法知道,無法理解身在大家族的痛苦,哪怕是有一絲可能。」

「我也不會放棄,絕對據理力爭,但有用嗎?」

「弄得不好,還要連累父母親人,何必呢?」

劉韻清心裏嘆息了一聲,大家族的各種變態規矩。

讓她在周家吃盡了苦頭,可怎麼也無法改變。

「若曦妹妹,出身大家族還真苦了你。」

蘇若曦蹙着眉,「還能怎麼樣呢?這就是命吧。」

「是啊,我也為你抱屈,這要花上十萬,如果你們兩個生活不好,豈不是給你添堵?」

「那不是我好心辦了壞事嘛,這真有點烏龍。」

「韻姐你別多心了,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怪你。」

蘇若曦已經到了,差點崩潰的邊緣,哪怕是一根稻草,也會緊緊抓住,可她沒有這個勇氣。

劉韻清心裏也明白,她也不太敢觸及她傷心之處。

兩人各懷心思,話不投機,匆匆告別。

蘇若曦和劉秀清,在咖啡館裏,輕易地就談妥了兩個人婚姻大事,對他們而言,小事一樁。

在她們的心裏,根本就沒把這事,當成大事。

這不過就是一筆,十萬塊錢的生意而已。

這麼小的生意,她們還會特別上心嗎?

她們只是在談一樁,附在婚姻表面上的交易。

這個交易,是蘇若曦拿十萬塊錢,買聶天行。

省城城的三月,正是氣候特別適宜的時候。

除了雨水多一點外,空氣十分清爽,那時候還可以看得到藍天白雲,繁華的都市一片祥和。

在一個星級酒店的包房裡,氣氛有些沉重。

劉韻清做局,請聶天行、蘇若曦、紀秀雲吃飯。

聶天行和蘇若曦第一次見面,卻看不出蘇若曦,有半點高興的樣子,滿臉的萬里冰封。

不愧是海城的第一大美女,這是他一輩子。

見到過最美的女人,沒有之一。

一頭烏黑的**浪頭髮,除了臉色白得,有點病態之外,火辣辣的身材,至少有一米七。

一雙大長腿,令男人們血脈賁張。

蘇若曦見到聶天行後,也感到很滿意。

聶天行看上去年齡不大,可以說是長得很清秀,一副眼鏡使他看上去很斯文,很有內涵。

也很有氣質的樣子,只是有點顯瘦。

他沒有那種大家族,男人不可一世、趾高氣揚的紈絝習氣,更沒有那種痞氣,帶出去對得起觀眾。

蘇若曦的心裏,已經感到這個算是還不錯。

女人就算要一個花瓶,也要找個像樣一點的花瓶。

飯後,劉韻清給表姐使了個眼色,兩個人借故走了出去,過來人知道電燈泡的意思。

蘇若曦肯定有話要問聶天行,這是必須的過程。

他是個有主見的女孩,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劉韻清只想搞好和蘇家的關係,其他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