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重生:遇狂霸軍少強娶
離婚重生:遇狂霸軍少強娶 連載中

離婚重生:遇狂霸軍少強娶

來源:google 作者:紀不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玥 現代言情 龍淵

女主流着血淚死不瞑目,如果可以重來······權貴少爺要強娶,她該怎麼辦?家人朋友反對,他仍然強娶!她說我比你大9歲,他說這不是理由,不答應就強娶!她說我離過婚,他說不在意,依然要強娶!她說我不能生孩子,他說這不是關鍵,必須強娶!他說非她不行,她糾結,他說結果只有一個——強娶!這強娶來的小姐姐老師,得之不易,必須寵成小公主!展開

《離婚重生:遇狂霸軍少強娶》章節試讀:

但一看出身定也是不凡,穿着考究不說,身上沒有一般富家子弟的那種弔兒郎當、目空一切、眼高於頂的紈絝氣息,反而站的筆直挺拔,一股熟悉的軍人氣息,讓他頗有好感。

特別是那個為首的少年,有着上位者的冷靜睿智,表情淡定,眼神銳利,剛才看着周圍人群的時候,彷彿看着一群不知死活的螻蟻。

這群人看着雖然也不簡單,但還是比較為擔心他們,畢竟王副局長親自出馬了,不知道剛剛他給的暗示他們能不能懂!

真是焦心,你說這些公子少爺的大半夜的不好好在家睡覺,打什麼架呢!圖個啥呀?

他剛才給葛雲使了個眼色,先把亂說一通的群眾驅散,眼珠朝王副局轉了下,提示這小子一會長點心,見機行事,葛雲朝師父點了下頭,表示省得。

王副局長官威十足的朝剛把人群勸走的周樹說:「眼力見還不錯!叫幾個把這群打人的小子銬回去,給你們所長打個電話到所里待命,這次證人、證詞、犯人齊全,速度結案吧。」

「啊!這就定案了?」葛雲有些懵逼,驚訝的問出了聲,他正好站在王副局長的旁邊。

王副局長看了看一臉驚訝的葛雲,從他警號下面的名牌卡上看到了他的名字:「葛雲!初生牛犢,好樣的!不過有什麼問題回你們所里再說吧!」還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葛雲被剛才王副局長那猶如毒蛇般的一眼給嚇着了,動了動被他拍過的肩膀,心情不美麗起來,看來自己今天要被喝一壺了,哪叫自己嘴欠,剛才師父還警告過他的。

雖然有些害怕,可是他想不通啊!這個案件沒有經過調查,沒有經過對雙方當事人的問詢,反而把群眾的議論當作證詞,還要求馬上結案,這是什麼神操作,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朝中有人?

周樹一看事情要糟,為了自己徒弟,也讓那幾個少年少受些罪,立馬主動上前向龍淵他們走去,卻聽到那個中年人對其中一個少年說:「肖少,一會你們協助小少爺把林老師的事情處理好後,務必把小少爺送回家,警局這裡我跟他們去一趟。」

「龍伯,我不想這件事對林老師有任何影響!」龍淵也看出來了,今天必須要有人去一趟警局,才能把事情處理得好了。

「是!我知道了,放心吧!」說完龍伯主動跟着周樹朝他們的警車走去。

一旁那個開路**說:「王局的話沒聽清楚嗎?全部帶走!」

「警官,不用吧!我一個人去就行了。」龍伯語氣溫和的對他說。

「少啰嗦!」只見那個**一警棍打在了龍伯的肩膀上,「嘶!」龍伯根本沒有一點防備,被打了個結實。

「我艹,你TM找死啊!」吳笛氣的爆粗,但是對象是個**,他還是冷靜的沒有動手,只是朝那個**走近了一步。

結果那**像被人大力推倒般重重跌倒在地上,馬上哀嚎起來:「啊,襲警啊!局長,快救我啊!」

實在讓人沒有想到**也碰瓷,這一操作差點閃瞎了葛雲的眼。

「MD,真是吃了豹子膽啊,我們隊長你都敢打?」另一個**氣沖沖的揮着警棍跟吳笛對峙着。

更讓葛雲沒想到的是,**還會倒打一耙,今晚他總算是開了眼界,這一操作也讓龍淵他們幾人有些上火了,都圍了上來。

面對龍淵他們的挑釁,王副局長很生氣:「馬上給我全部抓起來,帶回派出所!」說完坐進了車裡,打電話安排去了。

林玥和趙歡從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哪裡見過這個陣仗啊!更是被那兩個**的操作給弄得不知所措,這麼明顯的誣陷他們都敢做出來,表示他們對這次的事情有恃無恐。

林玥很是擔心,幾個少年都是為了她才走到這個境地,於是拿出老師的擔當,挺身而出:「這件事是我引起的,我跟你們去吧!跟其他人都沒有關係,你讓他們走!」

「少廢話了,全都得去。」周樹和葛雲立馬走上前來到龍淵身旁,很兇的大聲對他們說道。

葛雲錯步站到了周樹的旁邊,周樹藉著葛雲的遮擋小聲對龍淵說:「你們都跟着去吧!大家有個照應,盡量坐我們那輛車,還有趕快聯繫家裡人,這事不能善了!」

說完又放大聲音說道:「快走,你小子還敢打**,啊?厲害了啊!咋不上天啊!」

眾人一聽周樹說的話,趙歡夫婦急的不行,其實林玥更着急,不過她已經打定了主意,到了警局她一人把全部責任都會攬下來,她不能讓這些來幫她的人受到牽連。

於是小聲對大家說:「龍淵,肖少白你們幾個一會到了警局,什麼都別承認,就說看到老師被追着,打抱不平而已,知道嗎?」

趙歡對老公陳俊說:「玥兒你先別急!老公,快給你舅舅打電話,叫他想想辦法,他們還是小孩子,可不能扯進去啊!玥兒明明就是受害者,那些**也是陷害!」

陳俊的舅舅是稅務局的一個副科長,應該還是有些關係的吧,這個時候也只有找他了,這幾個少年和那中年人可都是了為幫林玥呢!趙歡還不認識龍淵他們。

「好,我馬上打電話。」陳俊一邊往車子那裡走,一邊拿電話正準備給舅舅打電話,卻不想電話被衝上來的**奪走。

對同伴們說:「你們趕緊上來銬了!他們在串供,打算找關係,看!還想溜呢!」

現在沒有了旁觀的人群,這些**開始無法無天的隨意給人定下罪行,今天這事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這些個刁民還想整啥幺蛾子出來!

一個**拿着手銬走向吳笛,準備給他上銬子,「草,你拷個試試?」吳笛從小到大可沒受過這樣的對待和羞辱,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暴脾氣可上來了,準備開揍。

「怎麼你不服啊?想得個妨礙公務罪,再加上剛才的襲警,你小子想在裏面呆多少年?」周樹上前抓起吳笛的手讓人銬上去,龍淵此時也給他使了個眼色,他不再掙扎,憋屈的被人銬了,這可成了吳笛一輩子的痛。

「林老師,我們會沒事的。」龍淵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對林玥說,強大的氣場不怒自威。

「對!一會你們什麼都別說別干,不然會幫倒忙,一切交給我們!」龍伯一臉嚴肅的對林玥三人說,對自家小少爺點了下頭。

「走走,快點都趕緊的上車。」葛雲此時也忙活着把龍淵他們趕上車,沒有收他們的手機,他和師父這會可是看出來了,這幾個少年一直隱忍着沒有爆發,如果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上前把龍伯口中的小少爺給銬了,事情肯定會很大條,很快的他把車開動起來,還朝龍淵們揮揮手,示意跟上他的車。

跟王副局一起來的那些個**雖然有人撐腰,有些自大,但還是極有眼力見的,那幾個少年的氣場太強大了,他們有些不敢上前去銬人,有人出來給台階下,馬上也一窩蜂的爬上了車。

上車前還要求周樹二人把那輛車給看牢,別中途跑掉,於是周樹他們只好要求龍伯和吳笛坐到他們車上。

周樹直接來開龍淵的車,這一操作讓一臉懵逼的肖少白和莫沖兩兄弟無語的看了三秒鐘的一片烏黑的天空,他們這是為了啥?他們又是誰?今天晚上算是陰溝裡翻船了?

「滴嗚……滴嗚」警笛聲在深夜安靜的街道上,格外響亮!第二天人們紛紛猜測這是哪裡出了大案子了,這麼大的陣仗。

林玥一行被帶回了警局,早已在門口等着的所長大人熱情的接待着王副局長他們,而王副局長特別交待這個案子由周樹和葛雲二人馬上辦理結案事宜。

聽到這個,葛雲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被穿小鞋都是小事,可是連累自己還有5年就退休的師父跟着背鍋了「啪」狠狠的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

「師父,對不起,連累您老了,我這嘴真欠!想揍死自己!」葛雲自責不已。

「得了吧,這事今天沒有你這一出,也是一樣的結果,不過你小子要學會做事!走,看看他們去!」周樹知道王副局他早已想好自己的退路和背鍋人,就是他們兩師徒倆,所以在他們兩師徒送龍淵他們一行人來這裡根本沒有顧忌的加以阻攔。

反正在路上明裡暗裡都給龍淵他們提示了,其它的他也愛莫能助,周樹對這樣的事司空見慣,對於結果也瞭然於胸,事情出在自己的轄區,只能認命,不能怪任何人。

想來那幾個年輕人應該也是關係不凡的,因為就只見其中一個少年打了電話短短的說了兩三句話便掛了,然後他們就坐在車裡閉目養神起來,一點沒有慌亂和緊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這渣渣王副局長給幹下去,周樹對這一點還是有些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