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厲北琛溫寧
厲北琛溫寧 連載中

厲北琛溫寧

來源:外網 作者:厲北琛溫寧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厲北琛溫寧 玄幻魔法

未婚夫和繼妹聯手綁架,她在逃跑途中慘遭欺辱,失去清白。涅??回來的溫寧發誓要報仇!她卻懷孕了,孩子的父親找上門來:嫁給我。渣我來虐,錢你來管,我給你用,還有,我要和你三胎!溫寧望着這個神秘男人:先生能不能先把你的面具摘下?後來溫寧怒不可遏:原來是你,死對頭!男人寵溺霸道:老婆別動胎氣。溫寧......展開

《厲北琛溫寧》章節試讀:

在設計綁架將她殘忍『殺害』的第十一天,他們居然偷偷來領證了。
真巧啊!
溫寧狠狠頓在那裡,窒息的痛楚將她淹沒,剜心鑿骨的恨,眼底迸濺出寒意。
過往種種猶如利劍諷刺——
寧寧我一定會娶你,你馬上就是許太了。
寧寧你是天才,再幫思柔畫一次稿,珠寶大賽她一定要奪冠!
婚禮之後我們再領證,放心我不會背叛你。
婚禮後?他要她死!
緊掐的掌心被身旁的男人鬆開,他高大佇立,冷清地問她,「需要給你幾分鐘嗎?」
溫寧抿着慘白的唇,搖頭。
有工作人員客氣地把他們帶進去。
證件到手只花了兩分鐘,溫寧看了眼坐在椅子上忙碌工作的沉冷男人,再看了眼結婚證,他那一欄姓名只有一個L。
霸道,冷漠,敷衍。
她結了個寂寞婚?看來領證只是對她約束和應付老太太。
他對她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嫁給了誰?
這時,溫寧陡然看到門外,許逸和溫思柔走進另一個辦證間,溫思柔拿了包去廁所。
她櫻唇勾起一抹冷笑,對L說道,「我要去辦點事。」
助理森洋看着少奶奶冷冽纖細的背影,低頭問詢男人,「先生?」
男人的視線未離開工作,只蹙眉,「去保護她。」
衛生間里,溫寧從包里拿出口紅擰碎和水,塗滿了紙,她塞進一個格子間里,便冷冷一笑離去。
民政局大廳外,溫寧讓司機停一下車。
靜靜等待不過幾秒,台階上驚慌的滾下來一道嬌柔身影,她不顧形象的鬼叫,「姐夫!」
許逸朝她跑過去。
溫思柔花容失色地抖出一張糊満血的紙,「你看…配陰婚的八字,寫着溫寧的血字!它突然出現在我的包里,是溫寧嗎,她回來索命了嗎!」
許逸也被那張血紙嚇得後退兩步,他擰眉扶起溫思柔,「胡說。她死都死了!鎮定點,別被狗仔拍到。」
「姐夫,我好怕啊……」溫思柔眼神陰霾,慘白下臉。
望着那對抱在一起四處張望的狗男女,溫寧冷笑用手機咔嚓拍下。
手掌被踩穿的傷口,刺痛無比,她瞳孔泛出血色。
耳畔響起繼母說過的話:「狠什麼,溫寧本就是你養來給思柔擋災的賤命!」
是嗎,多心如刀割的真相,她今後就成為溫思柔的災難!
溫寧看了眼下午的殯葬新聞,嘴角冷笑,小前菜上了,大戲馬上會接着登場。
血海深仇,她要一筆一筆的討,她要拿回屬於她的一切!
她把疼的痙攣的手縮回來,「L先生,可以開車走了。」
突然慘白小手被大手握住,身旁的男人從工作中分了一絲心,問她的手,「疼嗎?」
他過於低沉的嗓音,令溫寧猛地一滯,幾乎在一瞬間,一直強忍的眼淚就要衝破防線。
「別哭!給你揉一下。」他擰眉,真的揉了一下,動作很輕,那側臉沒有情緒,氣息溫涼又沉厚。
溫寧獃獃的看着這個矜貴的男人,他強勢道,「你要做什麼我不管,給我保證你的肚子安全!」
「我答應你!」本就是交易,溫寧不設想他會幫她復仇,何況他還懷疑她目的不純。
而她很需要一個安身之處,這場婚姻是她的權宜。
「送少奶奶。」他下車了,很忙,沒有說目的地。
溫寧望着他西裝挺拔的背影,對司機道,「請送我去明陽殯儀館!」

而此時,殯葬館的貴賓休息室,雲萍將那張血紙撕了冷笑,「用口紅搞得惡作劇而已,嚇誰呢?」
溫思柔還有點瘮,「可我們給她配陰婚的事沒有別人知道啊!」
雲萍不屑地道,「就算她公司的人都歸附了我們,她還是會有一兩個蛆蟲朋友。雕蟲小技罷了。」
「哼,殯葬馬上就開始,你爸會當著媒體宣布她的所有繼承權歸你,這世上再也沒有溫寧這個人!」
「她死透了,絕對不可能再回來。」溫海篤定!
溫思柔又恢復了鎮定,臉上露出勝利的得意。

下午兩點,殯儀館人山人海。
溫家是榕城有名的豪門,誰都知道有個名動榕城,18歲經商,天才又美貌驚人的溫大小姐。
她死了。還死相難堪,足以轟動這場葬禮!
溫寧眯着眼在路邊打公用電話,就算她現在一無所有,還記得一些相熟的媒體。
她把司機買來的血漿藏進衣服,戴上墨鏡,將手掌的紗布取落,走進殯儀館大門。
嘴角冽笑,她回來了啊!
哀樂響起,溫寧一眼看到正中間那口空蕩蕩的棺材。
「曾經風光的第一名媛,沒想到是這個下場。」有人唏噓,
「沒看新聞嗎,她被情夫姦殺!表面清純,早聽說她風流成性,談生意全靠上床,她綠了許逸,還打壓繼妹!」
「可不是,我就在瑞天珠寶工作,親眼看到大小姐睡男股東,她還處處刁難二小姐。」
「你們別說了,」溫思柔委屈地掩淚,「姐姐死了,我很難過,她逼着我畫稿據為己有的那些事,我都可以原諒她……」
「如此跋扈,欺辱妹妹,這簜婦死的也好。」路人憤怒道。
溫寧靠在角落,冷笑地攥緊拳頭。
「你們都住口!」一道憤怒的女聲衝來,「溫思柔,你反咬一口,明明是你盜用寧寧的設計稿,她死了你還造謠她,你心可誅啊!」
溫寧一僵,祝遙遙,她最好的閨蜜也來了葬禮。
溫思柔眼角划過陰狠,朝那名員工使了個眼色。
那員工立馬拖住祝遙遙,「你和溫寧是一丘之貉吧,還敢在這造謠二小姐?拖出去。」
祝遙遙勢單力薄,很快被打倒在地,她卻只望着靈台痛哭,「寧寧,我知道你死的冤啊……」
溫寧眼角艱酸,死擰拳頭,她會翻盤,遙遙。
追悼會開始了,溫寧披頭散髮,趁沒人注意,迅速鑽入花圈裡。
溫海站在主台上,潸然淚下,「愛女已死,可活着的人還要繼續,根據小寧生前的遺囑,她的公司資產遺產,她全部自願交給妹妹思柔……」
棺材突然動了一下!

《厲北琛溫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