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戀愛遊戲NPC
戀愛遊戲NPC 連載中

戀愛遊戲NPC

來源:google 作者:凶神惡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羅然 莫爾

遊戲NPC竟是我自己?!莫爾從小就自命不凡,不曾想那個宿命中的人告訴她,你,就一三流戀愛游戲裏,最沒存在感的背景板好傢夥,莫爾能怎麼辦,她本來對主角之位沒多大興趣,但是在喜歡上羅然後,選擇逆天改命,要讓自己當上主角不曾想,更大的挑戰與秘密還在後面等着她展開

《戀愛遊戲NPC》章節試讀:

莫爾一邊走,一邊默默消化羅然說的話。羅然也沒有打擾她,只是慢慢走着,微微偏頭看着努力思考的莫爾。

自己所處的世界其實是虛構的,大家都只是存在於一款劇情向遊戲。而自己,是這個遊戲中一個無關緊要的路人NPC,不過一個邊緣背景板罷了。而狄絲羽因為在設定里暗戀菠蘿的緣故,比自己還稍微好點。

羅然和菠蘿兩個人作為玩家在玩這個遊戲,攻略人氣校花肖百合和天才美少女蘇星這兩個女角色。

莫爾其實早就或多或少的對身邊的事物帶了一點點懷疑態度,她有時甚至覺得小說中的角色都比身邊的人複雜難懂一點,父母和狄絲羽都只是和自己保持着日常的交流,從來沒有交過心,對於他們來說這樣似乎就夠了,可是對於莫爾而言,這就是她孤獨的源頭。

好像有點兒能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看重夢裡的電子羊,為什麼會對羅然耿耿於懷了。她有些釋然的笑了。根本不是愛做白日夢,也不是對羅然產生什麼「莫名的情愫」,她只是孤獨太久了,周圍的人都不理解她,也沒有那個能力理解她,只能徒自急切地找個伴兒。

這麼想着,或許一向驕傲自負的她也沒有太難堪。

「你……覺得怎麼樣?」羅然打斷了莫爾的胡思亂想。她抬頭,注意到羅然的神情好像還透着一點點擔心。

她笑道:「沒怎麼,就覺得挺無聊的。」

「無聊?」

「我很早之前就覺得我身邊的人都怪怪的,也懷疑過世界的真實性,可能你會不信。」莫爾淡淡一笑。

對!就是這樣!莫爾,拿出你之前的自信與魅力!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我確實不太信。」羅然輕笑了一下,狠狠拆了一波莫爾的台。

「我信你的不太信,畢竟你根本不了解我,」 莫爾腳下差點被絆,她氣的牙根癢,但臉上還是故作不屑地一笑,「如果是別的什麼遊戲,我還想去爭一爭主角的位置,不過這種爛遊戲的主角,不做也罷。」

「爛遊戲?」羅然挑眉,居高臨下地看着自己,但莫爾完全不虛,畢竟自己好歹是玩過不少遊戲的。

「是啊,戀愛遊戲最重要的就是故事設計和女角色的人物設定吧,故事趣味性先不提,難道你不覺得肖百合和蘇星這兩個角色很無聊嗎?甚至還沒我……」

還沒我有意思。這句話極其自大,好在上頭的莫爾及時把它吞進肚子里。

「甚至還沒你有意思?」羅然的聲音冷不丁響起。

「呃……」莫爾低下頭,她的臉不受控制地燒了起來,也沒再吱聲。

喂喂喂,一個是校花一個是天才,你怎麼敢拿自己和她們比的啊莫爾?

「我贊成。」

……啊?她獃獃抬頭。

「肖百合蘇星的角色形象完全沒有你立體,你確實是我見過的遊戲角色里最生動的一個。」羅然目不斜視的向前走着,不知道是不是夕陽的緣故,莫爾總覺得他的臉好像有點紅。

被誇了,莫爾有點蹬鼻子上臉地問道:「所以你為什麼會玩這款爛遊戲啊?」

羅然側頭想了想,慢慢開口道:「我是被菠蘿拉來玩的,不過……」

「羅然!」這一聲打斷了羅然和莫爾的對話。莫爾看向聲音發源地,是蘇星,她已經站在咖啡店門口等候多時了,美好的笑容在夕陽里讓人很難不心動。

蘇星是多麼活潑好看的人,看着她清澈的眼睛,莫爾不禁為自己剛剛的「女主無聊論」感到羞愧。而且,這個場景……自己好像小三一樣。她悶悶地丟下一聲「下次見」就扭頭溜了。

羅然還沒反應過來,就只看見莫爾一溜煙兒遠去的背影了。這個傢伙……羅然苦笑着嘆了口氣,扭頭對蘇星說:「進去吧。」

點完甜品,羅然撐着臉看向櫥窗外,什麼話都懶得說。

「羅然,昨天籃球賽的事怎麼樣?」眼前的蘇星小心翼翼開口道。

「已經全部解決了,謝謝你的關心,請問還有什麼要問的嗎?」羅然把話說的客氣禮貌,讓人挑不出來什麼毛病,但語氣語速非常奇怪。這是當然嘍,因為他在過劇情。

蘇星好像又說了些關於菠蘿他們的事。羅然像平時一樣,頂着一張面癱臉。被莫爾這個傢伙一攪合,羅然對這些劇情興緻缺缺起來。

蘇星見他一副懶懶的樣子,試探着問道:「剛剛和你一塊走的是誰?」

「莫爾,我們班的同學。」

「你和她聊什麼呢?」

羅然一聲不吭,但好像什麼都說了一樣。蘇星等了半晌,最後只好怯怯地說:「抱歉,我就是看你們聊得開心,想知道聊了什麼罷了……」

羅然剛說完「沒事」,就跟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扭頭錯愕地看着蘇星。

蘇星疑惑地歪了下頭。

蘇星的設定是對感情無概念的天才,她是最不可能對八卦感興趣的,現在竟然會問出這樣的話,是不是有點人設OOC了?羅然汗顏,隨口道:「路上看到的,就一起走了,不過是籃球賽的事罷了。」

「好的。」蘇星不再多言,只是攪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羅然看着蘇星低垂的眉眼,也陷入了沉默,兩個人就這樣沉浸在各自的心事里。

回到家,草草收拾了一番,莫爾不停催眠自己,很快進入了夢鄉。

並不是昨天在夢裡迎來的清晨,今晚夢境里的時間線是黑夜從頭開始。莫爾揉揉眼睛,此時眼前的不是之前那個破舊的小區了,而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年頭的小學,她試探性地對裏面喊了聲「有人嗎?」

沒人應答。

這裡和那個小區一樣,空無一人,沒有生機。

莫爾往裡走了走,校園裡的操場跑道上已經長了不少雜草,單杠什麼的也搖搖欲墜,看的莫爾有點懷念昨夜裡的那個叫新起點的小區,那裡的健身設施雖然生鏽了,看起來很醜,至少還可以玩。

她正百無聊賴地走着,腳邊一個什麼東西絆了她一下。她低下頭,哦,是皮球,它正在雜草堆里睡覺。

「皮球,我來啦。」

皮球睜開眼,揉了揉自己的臉,看上去有點傻乎乎的。

「皮球,你吃草么?」莫爾抓起了一把雜草逗它。

「我是機器羊,不吃草。」

「你是機器羊,你還睡覺了呢。」

「我只是在待機罷了,少扯這些有的沒的,你想說什麼?」

「皮球,你到底是誰。」莫爾開門見山。

電子羊一愣,恢復了平時笑眯眯的神色:「你之前怎麼沒問過我這麼重要的問題呢?」

「因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看你不想回答……」

「也就是說現在,我不是唯一的朋友了嗎?」

被這麼一問,莫爾想到剛剛認識的羅然,有點尷尬道:「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我是誰不重要。」電子羊看着臉頰緋紅的莫爾平靜地說。

「你只需要記住,我會盡我所能地保護你,這就夠了。」皮球的聲音非常溫柔,讓莫爾有點恍惚。

說來也可笑,莫爾第一次感受到親人的溫暖,居然是在一隻齊腰高的機器羊身上。

不管是不是在游戲裏,你都好失敗啊,莫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