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陳青衣拍拍手掌,正色道:「這兩個問題至關重要,直接關乎楓葉行動的成敗與否!」 「青衣兄,到底是什麼問題,竟如此重要?」 無智小和尚不禁皺眉,如果楓葉行動不能順利進行,將可能會導致他們天門的謀劃落空,自己一定會吃不了兜着走的! 陳青衣微微搖頭,嘆道:「我們所有的行動,都是基於一個前提,葉先生和風大小姐是情投意合、互相愛慕的,如果只是葉先生苦苦單相思的話...」 不用陳青衣把話挑明,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人家風大小姐根本就不喜歡葉先生,那大家所做的這一切不就是一場鬧劇嗎? 「婉姐姐肯定是喜歡葉大哥的,我早就看出來了!」 雷武發出聲音,周圍眾人面露狐疑之色,他們先前都沒聽說過葉新與風清婉之間有什麼關係,你雷武遠在秦州,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們不相信我?我跟葉大哥、婉姐姐都認識上百年了,還能騙你們不成?!」 雷武拍着胸脯保證,眾人盡皆愕然,認識上百年?還能不能再扯一點? 這個第五境的黑小子,怕是修鍊太猛,導致走火入魔,思維不正常了吧。 「你們...」 見到周圍人像看傻子一樣的表情,雷武有些羞惱,他剛準備繼續爭辯,就被優優一把揪住耳朵,拉到一邊去了。 李小狼和夏天不由相視一眼,雷武的話語雖然很是荒誕,卻讓他們心中一凜,想到了很多東西。 他們的上司風清婉,為何會與葉新相識對他們來說一直是個謎,似乎就是在三年前的玉龍之變,很多事情才有了微妙的變化。 玉龍之變中,葉新、風清婉等人究竟經歷了什麼?優優、雷武等人,又與他們有着什麼樣的牽扯呢? 答案不得而知,或許只有幾位當事人才清楚了。 「阿彌陀佛。」 無智突然宣了一句佛號,面露微笑,開口說道:「關於這個問題,諸位無須擔憂,請看大屏幕。」 無智從懷中掏出一隻小巧的紅色手機,鼓搗了一番後,播放出一段視頻。 眾人面面相覷,這麼小的手機,哪有什麼大屏幕?!還有,你一個小和尚,為何會用如此性感的紅色?! 雖然覺得無智好像有些變態,但眾人還是湊到近前,好奇地看向紅色小手機。 手機屏幕中,是幾名男女喝酒吃燒烤的畫面,應該是其中某一人的視角。 身邊坐着一位小和尚,醉醺醺的啃着大腰子,滿面紅光,吹着牛比,好像正是無智大師。 另一側,兩名絕美的女子喝着啤酒,一人紅衣古風,一人白衣若仙,均都雙眼迷離,異樣的風情令眾人不禁心中蕩漾。 而兩位大美女中間,還坐着一名年輕男子,赫然就是葉先生! 曹旺旺等人心中一凜,紅衣女子不就是他們曾經的教官,蘇小涼蘇教官嗎?! 而那名白衣女子,在場所有人都猜到了,應該就是帝族大小姐,風清婉了! 由於手機屏幕太小,眾人紛紛瞪大了眼睛,不想錯過每一個細節。 李小狼和夏天也好奇地湊了過來,風大小姐喝醉的模樣,他們可都沒有見過。 畫面中,葉新醉眼朦朧,突然猛灌一大口酒後,一把抓住風清婉的手。 眾人心中一震,葉先生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喝啤酒都能喝醉了,還做出如此這般舉動? 李小狼和夏天則是倒吸一口涼氣,李洪威和數名認識風清婉的帝都豪傑更是心底發寒,如墜冰窟。 他們不由想到三年前那個腥風血雨的夜晚,那是帝都所有家族心中的噩夢。 一夜之間,血流成河。 趙家公子想邀請風清婉跳一支舞,藉著酒意抓了風清婉的手,卻因此被滿門盡屠,受到牽連的家族更是不知凡幾! 他們緊緊盯着無智的紅色小手機,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但令人詫異的是,可怕無情的帝族大小姐,卻沒有抽開自己的手,而是就那樣任由葉新抓在手中。 「為何,還要來找我?」 葉新的雙目泛紅,直視風清婉的眼睛,一字一頓。 隨即,風清婉抽回自己的手,有些踉蹌的站起身來,深深呼吸了一口氣。 眾人看到這裡,大氣都不敢出一聲,誰都看出來了,風清婉和葉新之間絕對有事! 「我後悔了,所以來了。」 風清婉帶着笑意,但葉新卻已趴倒在桌上,不省人事。 畫面到了這裡,進度條已經走完,視頻結束。 所有人回過神來,舒了一口氣後,心中仍有着諸多疑惑。 葉先生和風大小姐的對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呵呵,諸位同道,雖然葉先生和風小姐都沒有明說什麼,但相信大家都能看出來,風大小姐是愛着葉先生的,對不對?」 無智笑着收回手機,眾人下意識跟着點頭,不錯,這段視頻雖然僅僅只是一個片段,但足以說明葉新和風清婉之間是有着不同尋常的感情存在着。 「既然如此,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了。」 陳青衣的目光抬起,看向酒吧的深處,緩緩說道:「葉先生是否...會上龍虎山呢?」 聽到陳青衣的話語,一眾天之驕子愣在原地。 說了這麼多,葉先生會不會上龍虎山可還是個未知數!如果葉先生本人都不去,那這楓葉行動不就是個笑話嗎? 眾人的目光也不禁看向酒吧的深處,隱隱中有着些許期待。 此時的葉新正閉眼躺在一張寒意繚繞的冰床之上,床邊除了木子沁,還站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 漆黑如墨的華貴禮服,曼妙動人的完美曲線。 女子的目光微抬,露出一雙神秘而深邃的紫色眼眸,嘴角微翹,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小沁妹妹,葉先生只是會在這裡睡上一覺,不用太擔心哦。」 纖細冰冷的手指划過木子沁的脖頸,讓木子沁瞬間汗毛豎起,身體猛地一縮,後退幾步,警惕地看着面前的妖魅女子。 「你到底是誰?!剛剛開口讓我們進來的小女孩在哪裡?」 「咯咯...小沁妹妹,不就是姐姐我...剛剛叫你進來的嗎?」 妖魅女子發出輕笑,令木子沁渾身一顫,這女子怎麼可能是剛剛的小女孩,說話聲音根本都不一樣! 一個純凈空靈,一個妖異魅惑,同一人怎麼可能反差如此之大。 「看來小沁妹妹...還不相信姐姐哦,姐姐名叫魔琳兒,正是這間酒吧的老闆娘。」 妖魅女子嘴角含笑,轉身側躺在一張紫羅蘭藤椅上,完美的曲線展露無遺。 優雅地端起一杯猩紅色的烈酒,紅唇輕啟,如血一般的液體緩緩流入口中。 待杯底見空,魔琳兒媚眼如絲,抬起手指將嘴角殘留的液體輕輕抹去,而後睫毛顫動,緩緩閉上,掩去了紫色的雙眸。 「小沁妹妹,姐姐先睡了哦。」 木子沁眸光閃動,她深深看了一眼藤椅上側躺着的妖魅女子,緊繃的身體漸漸舒緩開來。 「葉新哥哥...」 手臂撐着小腦袋,木子沁趴在冰床邊上,輕聲呼喚,但卻沒有叫醒葉新。 此時的葉新,呼吸平穩,恬靜祥和,安然熟睡的像個孩子,讓木子沁不忍心打擾。 ...... 「賣包子咯,新鮮的大肉包子...」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天靈靈,地靈靈,人間算卦我最行...」 熙熙攘攘的街頭,葉新環顧四周,有些摸不着頭腦,這是哪兒? 周圍的一切,陌生而又熟悉,彷彿曾經來過,卻又如何也回憶不起半點印象。 葉新怔怔然待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相公,發什麼呆呢?說好陪若兒去文昌閣賞詞的,不會反悔了吧?」 溫婉如水的女子出現在面前,葉新不禁錯愕,訝然道:「小婉?」 「哼。」 女子聞言別過頭去,故作生氣地說道:「都成親三年了,連自家娘子的姓名還總是記錯,真是傻蛋相公。」 「娘子名曰伊若,伊,若,相公記住了嗎?」 溫婉女子用手帕擦了擦葉新額頭上的汗珠,然後展顏一笑,如盛世的百合花綻放。 「伊若...」 洶湧的記憶突然湧入腦海,葉新的身體猛地一震,難道這裡是... 「那個,伊若...姑娘,我的名字是...」 「相公,今日是又犯了失憶症嗎?叫人家姑娘就罷了,連自己的名字也都忘了。」 伊若淺笑着抬起葉新的手,如削蔥般的白嫩手指輕輕划過葉新的掌心,寫下一個名字:醉雪。 葉新的呼吸一窒,久違的記憶蕩漾在心頭。 這裡是大宋世界,是自己和風清婉墜落死亡山谷後進去的神奇夢境! 不,這不是夢境,這很可能是真實的世界! 在得知風清婉覺醒縹緲心經的記憶後,葉新已經不認為這段經歷是虛無縹緲的一場夢了! 縹緲心經正是得自於大宋世界,風清婉覺醒了縹緲心經的記憶,那就證明這大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 「相公,又發獃啦?哎,相公的失憶症最近時常發作,也不知道薛神醫什麼時候才能將相公徹底治好。」 伊若抿着嘴唇,微微搖頭嘆氣,葉新的心中恍然,彷彿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一段離奇的境遇之中,自己化身名為醉雪的男子,而風清婉則化身名為伊若的女子。 醉雪本是四海為家,浪跡天涯,三年多前來到這揚州城,在瘦西湖畔與揚州刺史家的大小姐伊若一見鍾情,兩人相識、相知、相愛,醉雪便停在了揚州城。 如今一轉眼,已然成親三年,在這個大宋,自己不是葉新,而是醉雪! 「哎呀,文昌閣詞會的時辰快要到了,相公快隨我去。」 伊若慌忙拉起醉雪的手,加快腳步向文昌閣的方向走去,今日可是一月一次的文昌閣詞會,諸多才子佳人聚首,賞讀詞曲,不能錯過。 聽說,東坡居士又出了新詞,真是令人期待。 「天靈靈,地靈靈,人間算卦我最行...」 算命的吆喝聲響起,醉雪和伊若兩人匆匆而過。 破舊的幡布隨風飄蕩,盤坐於地的邋遢老者眸光微抬,搖頭輕嘆:「好一對璧人,卻不屬於我大宋,可惜,可惜...」 醉雪驀然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算命的老先生。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