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來到92,奶爸的我竟然是光棍
來到92,奶爸的我竟然是光棍 連載中

來到92,奶爸的我竟然是光棍

來源:google 作者:油條大果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曉琪 都市小說 陳陽

陳陽來到九十年代,為了保護女兒,他依靠着自己學識和膽量,帶領一眾光棍摸爬滾打,生生把光棍村變成了鑽石王老五村,成為了無數富豪取經的天堂展開

《來到92,奶爸的我竟然是光棍》章節試讀:

陳陽苦笑了起來,「我老婆跑了,孩子生下來就跑了,其實我現在都記不清她長得啥樣了,嗯,我們是媒人介紹的,農村人。」

「啊?對不起!」

徐曉琪露出了歉意,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裏面卻很高興。

「那你就自己帶女兒?她多大了啊……」

兩個人坐在新華書店前面的長椅上,就這麼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陳陽也介紹了一下自己的情況,雖然沒有問徐曉琪,但是她竟然也說了自己的情況。

「你說讓茜茜來城裡上學?找託管,包吃住的?這可不行,茜茜太小了。」

徐曉琪突然站了起來,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也沒有辦法,現在沒有啥事業,也不能總陪着她,又不能因為這個,耽誤她上學。」

陳陽想到這個就有些頭疼,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分身乏術啊!

徐曉琪輕輕的咬了一下嘴唇,想了想說道,「你妹妹的倒是容易解決,去她以前的學校開個證明,可以平級轉到縣城四中,如果要是通過考試,還可以直接去初三。」

「真的啊?這麼簡單?人家不會為難吧!」

陳陽高興起來,雖然陳茜太小不好解決,可陳婉瑩的解決了也行啊!

「應該這樣就可以,我有個好朋友在四中當老師,如果有問題,我可以找她幫忙,你先去開證明吧!」

徐曉琪被他這麼一問,也不太確定了,但心裏面已經決定幫陳陽了。

「真是太好了,徐小姐……不,徐醫生,謝謝你,謝謝你了。」

陳陽高興壞了,果然是有人好辦事。

「曉琪,這位是?」

這時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陳陽回頭,就看到一個長相英俊的小夥子,看起來跟自己年紀差不多,二十七八的樣子,戴着眼鏡,挺斯文的。

「啊,這是陳陽,我爸的……合作夥伴,陳陽,這個是我們醫院的醫生,王時傑。」

徐曉琪似乎有些緊張,連忙介紹了起來。

「哦,原來是徐伯父的合作夥伴,呵呵,這是……買點書學習,不錯,不錯,孔子曰: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現在努力也不晚。」

王時傑瞥了一眼陳陽包里的初中數學,又看了看他身上的棉布衣服,上面還掛着不少的白色汗漬,笑着說道。

徐曉琪皺了下眉頭,露出了不悅,「王醫生,陳陽不是自己……」

陳陽自然也聽出來了王時傑的譏諷,本來還覺得這時代的人,應該淳樸一些,看來他還是太單純了。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句話應該是出自《樂府詩集·長歌行》,為宋代郭茂倩編寫,王醫生認為這是孔子親口所說,那可是古典文學的一大發現啊,不知道王醫生可有佐證?」

開什麼玩笑?想要用這些來調侃諷刺陳陽,他王時傑還真就沒有這個資格。

上輩子他為了更好的忽悠那些大老闆,沒少在這方面下功夫。

王時傑的臉一下子就綠了,他怎麼都想不到,眼前這個明明就是農民打扮的人,竟然會知道這些。

徐曉琪卻露出了會心的笑意,她越發覺得陳陽不簡單了。

「曉琪,我們不是約了一會兒去趙主任那邊嗎?你忘了嗎?」

王時傑不敢再跟陳陽說話,看向了邊上的徐曉琪。

「哦,差點忘了這事,我剛剛只顧着跟陳陽說話了,那好吧,陳陽,我有事情先走了,小妹的事情弄好了你去人民醫院找我,心內科。」

可能真的有些着急,徐曉琪邊說邊跟着王時傑離開。

看着佳人的背影,陳陽突然想到了一句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騎着二八大杠,三個小時後,再次回到了二道灣村。

把書和文具給陳婉瑩和陳茜,這一大一小兩個美女雀躍不已,反倒是邊上的趙翠雲唉聲嘆氣。

「陽陽啊,錢不能這麼花,婉瑩還有書呢,我都沒給她扔,茜茜還小,婉瑩教她就行了,咱家得存錢。」

趙翠雲把陳陽拉到了院子,嘆着氣說道。

「媽,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以前你都讓我們好好學習,現在咋變了?」

陳陽有些不耐煩,好不容易有的好心情,就要被破壞了。

「陽陽,那時候有你爸,咱家有兩份收入,做會計一份,種地還有一份,可現在不行了啊,媽真的干不動了,你還沒有娶媳婦。」

陳陽心裏一酸,他只覺得趙翠雲啰嗦,卻沒有想到她心理壓力這麼大。

「媽,放心吧,現在我能掙錢了,以後咱家肯定要出兩個大學生,這是三百塊錢,給你!」

陳陽掏出一沓票子,有好幾千,抽出三張遞給了趙翠雲。

「陽陽,你哪來的這麼多錢?我給你說,咱家就你一個男孩,你可不能做犯法的事情啊!」

趙翠雲沒有接,臉色都變白了,看着陳陽說道。

「好了,媽,我不會做違法的事情,你還沒有享福,小妹還沒有嫁人,茜茜也沒有長大呢,我怎麼可能違法?放心吧,我去找任老六他們,給他們送藥材錢。」

陳陽把三百塊錢塞到了趙翠雲的手裡,轉身離開。

路上,不少人跟他打招呼,這幾天,陳陽瘋了一樣的收購藥材,早就傳開了,大家都等着看他的笑話呢!

來到了任老六家裡,老遠就聽到屋裡有人在爭吵。

「老六,陳陽不會拿着錢跑了吧?他哪認識什麼人啊,這明顯就是拿錢要跑。」

「對,我也覺得不對勁了,聽說以前收藥材的劉四五,前兩天都把藥材拉回來了,人家不收了。」

「是啊,以前賣給劉四五,雖然賺的少了點,但是靠譜啊,這個陳陽瘋瘋癲癲的,唉,當初我就應該阻止你。」

……

聽着屋裏面的爭吵聲音,陳陽忍不住苦笑了一聲,他倒是不怨恨這些人不相信自己,只能怪以前的他太不靠譜了。

大步進了屋,任家的人還在吵着,可見到陳陽的那一刻,卻戛然而止。

任家老人楊淑蘭立刻換上了笑臉,「哎呀,陽陽來了啊?」

要說楊淑蘭跟趙翠雲還是遠房姐妹呢,那年代一個村的,都多少沾親帶故。

「大姨,呵呵,我剛剛聽到你罵老六了,咋了,又惹你了呀?還是擔心我跑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