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推理›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

來源: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推理

標籤: 懸疑推理 梁蛟 程冬冬

展開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試讀:

追梁嘉年的時候,我給他的女神剝芒果。
我芒果過敏,他說不剝就滾出去。
追梁霆的時候,在昏暗的卧室,他握着我的手喊其他女人的名字。
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傷害到我。
我從沒在乎過。
一切都是為了潛伏反擊。
1.梁嘉年說他想吃芒果,我頂着驟風急雨跑了好幾條街給他送。
門一打開後,我才知道,想吃芒果的不是梁嘉年。
是梁嘉年名義上的妹妹,他和梁霆捧在手心的女神——梁珍珍。
梁嘉年看到我渾身的雨水後,他有些嫌惡地挑了下眉,沒說一句讓我進來。
我乖巧地把芒果遞給他,他用兩根手指捏着塑料袋,彷彿碰我一下都嫌臟。
何必呢,他也沒少碰過我。
不過是在梁珍珍面前裝樣子罷了。
我看着屋內溫暖的燈光,梁珍珍穿着純白色的棉質睡衣,頭髮如海藻,溫柔地向我笑。」
讓這個姐姐進來吧,她淋雨了,進來喝點熱水,不然容易感冒。」
」她配嗎?」
梁嘉年俊美的面容流露出了一絲不耐。
他一向很反感我和梁珍珍見面。
他怕梁珍珍發現我和他的關係。
梁珍珍又勸了一句,梁嘉年給了我一個眼神讓我進來。
外面的雨和風都很大,大得我知道自己沒辦法騎小電驢回學校了。
我只好小心翼翼地脫掉鞋進入房間。
梁嘉年看到我濕透的鞋子,和赤足踩在地上的水痕,眯着眼睛,有些不悅地說道:」這麼大人了都照顧不好自己,淋成這樣。」
他說完後又快速低聲補充道:」把我家地板都踩髒了,你擦乾淨再走。」
梁珍珍淺笑着打開袋子,撒嬌讓梁嘉年給她剝。
梁嘉年卻突然勾起一個惡意的笑容。」
我不想沾手了,讓她給你剝。」
我愣了下開口道:」我芒果過敏。」
」你又不吃進去,只是用手剝一下能怎麼?」
梁嘉年不耐煩道。」
如果我拒絕呢?」
我盯着梁嘉年的臉,一字一句地問他。」
那就滾出去。」
梁嘉年目光一沉。
他從來沒想過我會拒絕他。」
永遠不要來找我。」
梁嘉年的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深色沉沉,帶着明顯的怒意。
這句話太清楚不過了,梁嘉年不會那麼容易被我哄好,我苦苦經營了這麼多年,我不能在這個時候放棄。
我沉默下來,沒再多說什麼,伸出手指把芒果一點點剝開。
從始至終,梁珍珍都含着笑容沒說一句話。
2.從梁嘉年家出來,我就去了醫院。
手上起了些紅疹,越撓越刺痛,去醫院開了些葯。
回家後收到了梁嘉年的微信消息問我:」沒過敏吧?
你哪裡那麼嬌氣。」
我拍了個手的照片便沒再回復了。
適當的乞憐不需要多說,過了一會兒梁嘉年的消息便轟炸過來,又打了很多電話。
我都沒有接,理由就是過敏昏睡了沒看到。
我躺在床上,想着剛才的事情。
我知道梁珍珍想給我個教訓,梁嘉年即使對我表現得很不耐煩,卻還是讓濕淋淋的我進屋了。
別的女人沒這種待遇過。
梁珍珍明白這點,所以她故意給我下絆子。
沒有人能奪走梁家兄弟對她的寵愛。
梁家的第三個孩子是個女兒,生下來就早夭了,梁父從未婚先孕的女大學生手裡抱養了梁珍珍來安撫梁母。
梁家兄弟,梁霆和梁嘉年自小就寵這個妹妹。
三人青梅竹馬,情深意重。
梁珍珍既是他們的妹妹,也是他們無法正大光明得到的愛人。
我對他們三個的虐戀沒有興趣,我只記住一件事情。
梁珍珍害死了我媽媽。
我是單親家庭,談起媽媽和我,就是沾賭的父親逃了,媽媽獨自一個人帶我長大的故事。
我們雖然貧窮,卻像是萬千家庭一樣溫暖。
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要早出晚歸地上班,她在飯店洗盤子端菜。
飯店老闆是好人,會給她剩菜,她總會帶回來先讓我吃。
我問她為什麼不吃。
媽媽托着腮幫子,溫柔地對我說:」媽媽不餓。」
怎麼會不餓呢,我吃了幾口就說飽了,媽媽就會把剩菜湯倒在米飯里,吃得很香。
在貧窮的生長環境里,媽媽牽着我稚嫩的小手一同度過溫暖的歲月。
即使每次交學費都是五塊二十塊湊的票子,即使一件衣服洗洗補補穿三年,即使為了省錢,我每天都帶冰涼的午餐去學校。
媽媽硬生生把我供到了重點高中。
過年的時候,媽媽自己都穿了三年的舊衣服,卻還想着給我買新衣服。
我們去批發市場,我挑了最便宜的棉服,我說我特別喜歡。
五十塊錢的棉服,顏色老氣,我卻捧着愛不釋手。
媽媽給我付了錢後,我看見她背着我偷偷地擦了下眼淚。
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地讚美着棉服。
我把棉服捧到眼前,用臉輕輕蹭着衣服說:」好喜歡。」
媽媽沒有說話,良久後,她低聲地說了一句:」你要是投生到有錢人家當小孩就好了。」
我從來沒想過當有錢人家的小孩,我從來不後悔當媽媽的孩子。
讀高中後,我上晚自習,我回家比媽媽晚。
但是我永遠都記得我家破舊小樓里明亮的燈光。
在明晃晃的燈下,是媽媽站在廚房給我熬綠豆湯。
她會把燙傷的手藏在背後,會永遠對我露出溫柔的笑容。」
幺兒,學習累了吧?」
最疼愛我的媽媽,我唯一的親人被梁珍珍撞死了。
3.梁珍珍小時候驕縱愛玩,她過生日的時候,和一群富二代去玩飆車。
她玩飆車的地點是天井公路。
那條公路一到晚上人就不多了。
那天下起了瓢潑大雨,雨水噼里啪啦的,我回家後發現媽媽不在家。
平時她都會回家比我早的。
我一想到媽媽騎着電瓶車,穿着雨衣在夜晚搖搖晃晃,我就忍不住擔心。
我也慌慌張張穿了雨衣去尋媽媽。
我聽到了震耳欲聾的引擎聲,隨後伴隨了急促的剎車聲。
我突然停下腳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視力很好,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我媽媽,我最愛的媽媽。
她像是一隻飛鳥被猛地拋上了天空,然後又墜落在地上。
我立刻捂住了嘴巴,我快步地向媽媽的方向衝去。
那輛撞了媽媽的紅色跑車停在了媽媽面前,車窗搖下來,我清楚地看到了肇事者的臉。
那張白皙的臉上有驚慌失措,有無助,最後都匯聚成了陰狠。
梁珍珍毫不猶豫地踩下油門,跑車伴隨着轟鳴的引擎聲壓過媽媽的身體揚長而去。
那個夜晚,雨又急又猛,豆大的雨珠兜頭直下,砸到我的身上。
我撥打了 120 和 110 後,抱住媽媽嚎啕大哭。
地上流了好多的血,雨水沖刷着血跡,沖刷出了點點滴滴的白色的奶油。
白色混着紅色,刺激着我的眼球。
媽媽的手上一直緊緊握着粉色的絲帶。
我才恍然明白,今天是我的生日,媽媽走天井公路去那家我一直饞得不行的蛋糕店。
她想給我個驚喜,給我買一個生日蛋糕。
是我不好,我太饞了,我不該老說那家蛋糕店,媽媽才念着給我買。
漆黑的夜晚,急救車的藍光閃爍,媽媽被送過去急救。
我在外面握着那根粉色的絲帶等了好幾個小時,哭得渾身發抖。
最後醫生推開門,對我搖了搖頭。
我媽沒搶救過來!
我報警,我口齒清晰地說出了肇事者和車輛,但是沒有用。
那條路沒有監控,大雨沖刷了所有的罪證,那輛跑車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梁家太有錢了,有錢的他們可以不負任何代價撞死一個人。
沒有任何人幫我,我一個高中生,我拿什麼和梁家斗。
後來,我再見到梁珍珍是在這個城市最高大廈的 LED 屏幕中。
梁珍珍 18 歲的成年禮,她穿着亮晶晶的裙子,好像是書里的公主。
屏幕上是花體字,寫着:」祝小公主永遠開心,永遠快樂。」
署名就是梁霆。
我和梁珍珍的生日是同一天。
她生日的那天,我失去了最愛的媽媽。
我再也沒過一次生日。
高中畢業後我奔波在城市的每個角落打零工賺大學學費。
梁珍珍出國了。
萬家燈火,只有屬於我的那盞燈滅了。
4.後來,我改了名字,微調了一下,和高中時候的我已經看不出來是同一個人了。
我有意地接近了梁家的兄弟兩人。
一開始我其實想直接刀了梁珍珍,但是後來我想,這樣不行。
日日夜夜,我都想起媽媽流着血躺在地上的模樣。
想着媽媽粗糙的大手包裹住我的小手,我們在夕陽下行走。
我說:」媽媽,等我將來考上好大學有了本事,咱們就住大房子,你就不用上班了,你天天去跳廣場舞,就像是張玉媽媽一樣。」
」媽媽等着呢,等着幺兒有出息。」
我不能把自己的一輩子都放在監獄裏,沒有人給媽媽掃墓。
梁珍珍奪走了我的溫暖,那我也會奪走她得到的愛。
我成績很好,考進了梁嘉年所在的大學,以一個貧困生的身份高調示愛梁嘉年。
梁嘉年認為我是拜金女,是妄想飛上枝頭的醜小鴨,他無論怎麼侮辱我。
我卻始終掛着溫柔的笑意,用真誠的語言告訴他:」我喜歡你。」
我演了一場王子救醜小鴨的戲碼,從校外找了幾個小混混幫忙,讓梁嘉年去救我。
在梁嘉年夜跑的路段,幾個男人圍住了柔弱的女生。
梁嘉年一開始不打算管的,我早就知道他性格桀驁,我讓小混混故意激怒他。
小混混一句:」看什麼看,還不快滾。」
梁嘉年的拳頭就沖了過來。
我花了很多錢給那些演戲的混混,也多虧了他們,喜歡梁嘉年這個事情看起來那麼順理成章。
梁嘉年也很喜歡聽這個故事。
他心情好的時候,會不厭其煩地問我:」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
潛台詞就是讓我講講當初他怎麼救下我,我是多麼崇拜他的事情。
我含着笑,忍住不耐,告訴他我是多麼地佩服他,敬仰他。
他白皙的臉頰上會飛上一團紅暈,咳嗽幾聲偏過頭去:」沒見過世面的小窮光蛋。」
5.我不僅接近梁嘉年。
大二暑假,我特意去應聘梁霆的家政阿姨。
剛看到我的時候,梁霆愣了一下,但隨即又沉穩下來。
我實在太面嫩了。
我花了很多錢找人才走到梁霆面前,我使出了渾身的本事營造了一個父母雙亡,家境貧寒,兼職掙學費的女大學生人設。
這不是編的,這是真的。
梁霆不是被我矇騙的暴發戶,他靜靜地聽完了我的故事,還遞給了我一張紙擦眼淚。
從始至終,他沒有憐憫,舉手投足只有雍容華貴和不怒而威。
然後他拒絕了我,讓我以學業為重。
我沒有灰心,又找了個機會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看到我的時候,我一個人搬着兩袋大米、兩桶油跌跌撞撞地往小區走。
梁霆一開始沒想理我,我卻直直地看着他,眼眸閃亮,聲音歡悅:」老闆好呀。」
他沉默了一下後,敷衍地問我在幹嗎,我揚起歡快的笑容說:」我代購,這一趟能賺 5 塊錢呢。」
梁霆的富裕生活里,他想不到會有人為了賺 5 塊錢拎這麼多東西。
有某種情緒從他的眼眸中流轉,但是很快又消失殆盡。
後來我才知道,那一刻梁霆想起了梁珍珍。
如果不是被梁家收養,梁珍珍就可能和我一樣受苦了。
那天他鬼使神差地同意了我當他的家政保姆。
我追了梁嘉年三年,當梁霆的保姆當了整整一年,在第二年即將開始的時候。
梁珍珍在國外談了一個男朋友後,梁霆喝了一些酒。
往日平靜的潭水終於有些翻滾和渾濁。
梁嘉年就像是一隻雄獅,懷抱里都是清冷的雪松味道。
他低聲問我:」我只是哥哥對嗎?」
他握着我的手,輕聲一遍又一遍地喊着梁珍珍的名字,低聲訴說愛意。
我的眼淚啪嗒啪嗒地掉,我握着他的手帶着哭腔說:」我是梁珍珍,我在。
你不要難過了好不好?」
其實我內心沒有波瀾,我只是裝出一副為了愛情委曲求全的模樣,回應了他。
梁時的眸子黑漆漆一轉,壓在了我的身上。
他沒有什麼憐愛,甚至帶了懲罰的味道。
三十歲的男人總要一些發泄點,愛而不得的痛苦,工作的壓力,最後都靠我紓解。
事後,他冷淡地站在窗前抽雪茄,安靜地注視着窗外。
他沒有回頭,只是聽到了我壓抑喉嚨里的哭聲,壓低聲音說了句:」記得吃藥。」
他會給我錢,我把那些錢都放在了衣櫃的底層。
我努力扮演着一個情竇初開、笨拙暗戀的窮學生。
我悉心照顧梁霆的生活起居,學習菜譜,變着花樣給他做飯。
陪梁嘉年踢足球的時候,我坐在觀眾台給梁霆用毛線打圍巾。
他們都認為我深愛他們甘之如飴,但從始至終,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復仇。
6.因為沒有接梁嘉年的電話,第二天梁嘉年就怒氣沖沖地找我來了。
他插着兜在宿舍樓下等我。

《困獸女孩:開槍吧,我不哭》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