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歡
狂歡 連載中

狂歡

來源:google 作者:文武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文武羊 林無言 都市小說

說個笑話!廢柴也想拯救世界!不,我不想,我只想躺,別理我看似弱小的林無言獨自狂歡,等待着,等待黑暗將他吞沒……螻蟻也有撕裂世界的勇氣?展開

《狂歡》章節試讀:

太陽照常升起,生活還將繼續。

天府之都地處西南藏於內陸,有着厚重的文化沉澱,同時保持着充足的活力,包容開放!

五月的天府,舒服的讓人不想動彈,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溫柔的風,陽光明媚溫濕度恰到好處,天時地利人和,安逸——理所當然成了天府之都的標籤。

這座美麗城市一個普通老小區里,林無言靜靜的躺着呼吸均勻,陽光穿透窗戶肆意的落在他的臉上,現實世界帶着溫度的撫摸快速將他喚醒。

四肢扭動在床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林無言坐了起來,精神抖擻絲毫不見疲憊。簡單的整理了下床鋪,洗漱後走到客廳從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麵包放到餐桌上安靜快速的吃着。

他強迫自己什麼都不要想,因為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精神出現了問題,如果是自己的精神問題還有辦法解決,如果不是他的問題,接下來將面臨什麼則完全不可控了。

快速吃完早餐,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快到11點了。同時一條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全國解封!意料之中,世界也該回到正軌了。

回到卧室換上運動裝,準備到旁邊的濕地公園跑步,他要好好出身汗。林無言表面平靜,實際上他心裏壓力非常巨大,畢竟不管昨晚的事情是真是假,他的處境都會很難。之所以會突然去跑步,正因如此。

經過強烈刺激後,精神受傷的人會下意識開啟自我保護,及時適當的發泄情緒,減輕自己的壓力。

剛要走出卧室他不自覺的轉身看了看窗戶眉頭微皺,隨即搖了搖頭,快步出了門去。

外面天氣很好,林無言的心情也好了些許,慢慢加快步伐,邊走邊熱身,很快來到了濕地公園。

因為不是周末,公園裡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老人,幾乎每個老人都有套獨門招數,五花八門的鍛煉方式,讓林無言好好開了下眼界。

小小的公園竟然卧虎藏龍,有拍手快走的鼓掌聲之響亮一里之外都能聽見,有倒退着走路的步伐之迅捷不亞於專業快走運動員,還有把幾十斤重的鐵鞭甩得虎虎生風的猛人林無言看了都覺得害怕。

個個都是奇人,林無言一個普普通通年輕人混在其中,多少有些格格不入。索性把跑步的圈子擴大,繞過這些老神仙。

跑了兩圈下來,暢快太舒坦了,是一種甩掉包袱的快感。林無言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隨意的在公園裡遊盪並沒有目的地。他知道問題一直存在,也必須解決,能多放鬆一會兒沒有什麼壞處。

林無言漫無目的的閑逛,眼看時間過了飯點,公園裡也沒什人了。摸了摸肚子扁扁的,早上的那點東西撐了這麼久,也該吃飯了。

往外走的路上看見公園一角,長凳上有個人筆直的坐着,身前鋪了塊紅布上面寫滿了黑色的字,無聊的林無言不出意外的靠了上去。

走近一看,一米見方的紅布上寫着密密麻麻的毛筆字。

上排書「看手相 算八字 看風水 治雞眼」。

下排接着「測字 占卜 合八字 選吉日 點痣 治痔瘡」。

「提醒久困英雄,指引迷途君子」寫在兩邊。

一個四十來歲男人筆直的坐在紅布後邊的凳子上打瞌睡,林無言在他面前站了這麼久,他也毫不知情睡得還很香。

看着算命先生沒有醒的意思,林無言重重的咳了兩聲,算命先生像是嚇了一跳,身子明顯晃了晃,隨後神色從容的擦掉嘴角的口水,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小兄弟要算點什麼?普通的10元一次!50元體驗精品套餐!祖傳手藝,算不準打五折!」聽着算命先生一本正經的推銷林無言真忍不住笑了,還好心理素質過硬,沒笑出聲,看上去只是微笑。

算命先生看到林無言的微笑,心神大定這下穩了今天終於要開張了,隨即用出他苦練良久的專業技能,露出八顆牙齒的職業微笑。

「小兄弟你我能在這茫茫人海中相遇定是有緣,精品套餐給你打八折,珍惜機會啊!你要知道精品每天只有一份,全是我的心血啊!必須透支我大量氣運為代價,一般人要打折想都別想!」算命先生看着林無言只是笑,什麼動作都沒有,有點着急了。

林無言本來就是出來減壓的,剛好遇上這個開心果,真是求之不得,破點財都無所謂。假裝為難道:「老哥,我是很想信任你,你這一點都不專業啊。電視里那些算命先生個個仙風道骨,一嘴的文言文,雖然我大部分聽不懂,但是能感覺到他們很厲害。還有別人順口溜一串一串的,你這啥也沒有。」

聽完林無言的吐槽,算命先生面不改色心不跳,故作高深的解釋:「小兄弟,時代變了!風水早就和世界接軌了,什麼文言文啊,順口溜啊,都是我不用的東西早扔了。我現在追求的是返璞歸真,不玩那些虛頭巴腦的。」一邊說一邊偷偷觀察林無言,看到這小子微微點頭,更來勁了爭取一把拿下。

接着又道:「有什麼仙風道骨?那都是包裝出來的,真正有本事的不會在意這些浮於表面的東西。你別看我年紀不大,我這可是家傳的秘術,雖然家道中落了祖上也是出過高人的。言盡於此,小兄弟自便!」說完馬上筆直坐下,閉目養神起來,魚兒不上鉤他也沒辦法了,過猶不及太殷勤對方反而容易懷疑。

林無言見算命先生突然閉口不言不再理自己,明白該上鉤了不然對方沒法玩。於是裝着猶豫的樣子「大師,我先算個十塊錢的吧,請你好好給我看看。」

只聽見一聲嘆息,「小兄弟我知道你肯定有所顧慮,你這面相很複雜,10元的算力有限如管中窺豹,也罷我就為你算上一算。」算命先生一本正經的說完,然後摸着稀疏的的鬍鬚開始打量起林無言。算命先生名叫張力,原本在一個叫歷城的小城混的還算滋潤,前些日子狠狠的敲了兩個大媽一筆,誰曾想大媽的兩個兒子不是好惹的主。

那天他在自己固定算命攤上興緻勃勃的給小姑娘看着手相,一群人氣勢洶洶撲了上來,二話不說掀了他的攤子,其中一個年輕男人指着張力吼道:「你個不長眼的騙子欺負到我媽頭上了,我媽聽了你的話一周都不敢出門,孫子也不接飯也不做了。一天天的躺在床上,前天還把脖子給睡落枕了。我問了半天才知道是你在背後搗鬼,說我媽大禍臨頭啥都不能幹不能外出。剛剛我專門跑上山花大價錢請張半仙算了算,結果我媽屁事沒有。」

也不等張力狡辯,大手一揮:「兄弟們給我砸,一樣東西都別剩下。」

最後是張力好說歹說好話說盡,賠了一萬塊錢,免除了皮肉之苦,吃飯的東西一樣沒留下,名聲也臭了。不得已跑了出來,到了大城市幻想破滅了,這裡的人都鬼精鬼精的根本不上當。來了都半個多月了還沒開張,兜里的錢已經見底,眼看着馬上沒飯吃了,實在不行只能找個廠子擰螺絲。

他家祖上確實有過高人,到了他爹這裡基本廢了,只留下幾頁紙的秘術。本來憑藉這幾頁紙他們家還是可以舒舒服服的,可是老兩口早早的去了西天,也沒啥家底給他,張力為了生計學了個皮毛就到處給人算命。

開始時還會老老實實算,吃過幾次虧後經驗也豐富了,能騙則騙輕易不算,反正吹上天他都能圓回來。一晃幾十年過去了,要說他一點真本事沒有也不可能,只是習慣已經養成他也想活的久一點,好死不如賴活着拼了命讓別人好過太虧了,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張力仔細的打量林無言,畢竟是開張爭取弄個開門紅,算肯定是不會算的。

一、眼前這年輕人氣質平淡動作幅度適中沒有侵略性,可以得出可能1不是管理者。

二、再者看他衣服鞋子乾淨整潔比較新但是牌子一般,可能2不是富二代生活還過得去。

三、今天不是節假日,他一個人在公園鍛煉時間早過了飯點明顯心裏有事,可能3是感情或者工作出了問題。

四、手指修長皮膚細膩白皙,肯定不是干粗活的是在室內工作。

五、經常坐辦公室的人脖子和腰肯定有問題,這小子身體形態正常身體健康,從肌肉的形狀看得出有健身的習慣,生活品質不錯。

六、氣色較好整個人看上去還算輕鬆,家庭沒問題父母出事的概率非常低。

條件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排列組合加推理了。很大可能是感情有問題,工作出問題的幾率也是有的,到時候也可以在這上面繞一繞。

張力一分鐘之內就已經有了大致路數,這混了幾十年江湖的功力可見一斑。為了吊一弔胃口還故意拖延了兩分鐘,期間手指掐個不停,還真有點高人的影子。

林無言也不急,蹲在紅布前研究起毛筆字來,字寫得不錯有點功底,只不過內容就不敢恭維了。

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張力收起雙手負在身後,起身背對着林無言走了兩步:「小兄弟,我已明了,你有不小的問題,不解決可能會遺憾終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