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我靠美貌征服了病嬌大佬
快穿之我靠美貌征服了病嬌大佬 連載中

快穿之我靠美貌征服了病嬌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佑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明珠 現代言情

從小被人捧在手心裏的姜明珠死了,她以為自己馬上就要靈魂消散了,卻莫名其妙被一個自稱病嬌拯救系統的東西綁定了沒見過這架勢的姜明珠眼淚汪汪,為了繼續活下去認命的選擇完成任務陰鷙狠厲的狗崽子瞪着她,病弱太傅陰冷的圈住她的腰身,被始亂終棄的偏執總裁拿着手銬意味不明打量她……姜明珠嚇得淚眼朦朧,卻不想剛紅了眼眶這些人就慌了……展開

《快穿之我靠美貌征服了病嬌大佬》章節試讀:

劉嬸沉了臉,這狐媚子!

「明珠啊,你可別騙嬸,你不是最討厭小顧嗎,怎麼會和他一起回來?」

見她咄咄逼人,想要繼續深究的刻薄樣子,姜明珠抿唇,吶吶不知說什麼。

「我的乖寶,娘來了。」從人群外圍擠進來一個壯實婦女,抱着姜明珠不撒手,口裡還不住的心疼。

「娘看看,有沒有受傷?」陳翠花本來就擔心孩子,這一聽孩子回來了,火急火燎就找來了。

沒忘記劉嬸的話,眼睛一蹬,「我閨女心疼我,去山上給我摘果子解解饞,怎麼了!」

怒目圓瞪,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姜明珠感受着這個溫暖厚實的懷抱,眼淚簌的落下,「娘!」

「誒,乖寶,別怕,莫是不傷着了,娘瞧瞧。」

陳翠花拉着她的手,將人上下摸了一通,確定沒啥事,這才放下心來。

「娘,是顧瑾瑜救我回來的。」想到什麼,姜明珠趕忙開口道。

「都怪娘,把這茬忘了!」陳翠花轉頭對着低頭的顧瑾瑜,面色和藹了許多。

「這次又得多謝你了,一會嬸就把謝禮送你屋裡去。」

顧瑾瑜抬頭,目光掃過那人粉白的小臉,對上那雙晶瑩的眸子,喉頭動了動。

埋着頭,拉着野豬就走了,也不管這身後的一堆人。

一如既往的不想和他扯上關係,顧瑾瑜抿唇,面色越發陰沉,一個人孤零零的回了村子最後頭的家。

這邊還沒完,劉嬸雖然忌憚陳翠花的壯實身板,好不容易有機會找姜明珠的茬卻不想放過。

「你可別說夢話,誰不知道你閨女是個懶得,怎麼願意為你上山!」

掃過姜明珠空蕩蕩的白嫩小手,眼裡的鄙夷就快溢出來。

「好哇,你家那懶漢兒子看上我家乖寶,娶不上就詆毀,老娘撓死你!」

陳翠花一聽還得了?沉着一張臉就撲了上去。

哪能讓她們真打起來,姜明珠趕忙拉住親娘的手。

「娘,你別打架,受傷了我要心疼了。」葡萄似的黑眼珠就那麼心疼的瞅着你,把薑母看的心軟呼呼的。

「誒,娘的乖寶真孝順。」轉頭一張臉又沉下,狠狠唾了一口劉嬸,「我今天不跟你打,要是讓我逮着你在外邊說乖寶的壞話,老娘扒了你的皮!」

劉嬸也怕啊,這母老虎撓起人來疼的要命,看她撲上來,嚇得一哆嗦。

薑母卻不想繼續獃著給人白白看了笑話,拉着虛弱的姜明珠急匆匆地往家走,嘴裏還在念叨,「乖寶,今天是咋回事,小臉白的喲。」

姜明珠感受着手上粗糙卻溫暖的大手,輕聲道:「娘,到家再說。」

「誒,可不得回家補補!」

熱鬧源頭沒了,周圍看了番熱鬧的村民也都散了,露出不遠處大樹下的幾個人影來。

「秀娥,你瞧那姜明珠,瞅着像仙女似的,怎麼一個村姑長得那樣白凈。」一個女知青拉着張秀娥的手,言語不乏羨慕。

張秀娥也是個知青,她眸光閃了閃,自是知曉姜明珠的美貌。

也……知曉她和陳青的關係。

想到女孩漂亮的如同仙女似的面孔,眼裡閃過一抹嫉妒。

「也不知道怎麼就和顧瑾瑜一起下來了。」話語平和隨意。

「也是,兩人平常關係那般差,卻一起回來了,真是怪事。」拉着張秀娥手的女知青叫劉小翠,她心思單純,倒是沒發現這話里的不對。

張秀娥瞥了一眼感嘆的劉小翠,有些嫌棄,也失了講話的興緻。

「別說了,先回去吧。」

說完,拉着她轉身就走了。

劉嬸這次又沒討到好處,又差點被打,虛弱的走回家,一進門就看到自己的懶兒子在逗着雞玩兒。

「祖宗欸,可別動雞,娘還靠這幾下蛋補貼家裡呢!」

嚇得劉強一呆,無所謂的站起身,弔兒郎當的躺在炕上,還翹着二郎腿。

「真不知道你喜歡那姜明珠什麼,屁股也不大,小身板啥活都幹不了!」

想到今天受得氣,劉嬸心裏頭窩火,嘴裏念叨起來。

劉強聽到姜明珠的名字,眼睛一亮,「娘,你看到明珠了?」

聽到兒子格外有活力的聲音,氣的劉嬸一噎,狠狠瞪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兒子一眼,半點不說了。

沒等到動靜的劉強不幹了,「娘,你快說啊!」

「明珠,明珠,什麼狐媚子,我警告你,以後別打她主意!」

見兒子不以為意,劉嬸又道:「今天她和顧瑾瑜一起下的山,孤男寡女的,你趕緊歇了你的心!」

劉強坐起身,「和顧瑾瑜一起?娘,你可別瞎說,那兩人最不和了,不可能有啥。」

見兒子油鹽不進,劉嬸心裏的火一下子竄起來,拿着掃帚就過去抽他。

「讓你懶,讓你饞,你這死樣子哪家好姑娘看得上!」說著,氣越發大,手也硬起來。

「娘!」不知道自家娘發什麼瘋的劉強跳起來,飛一般跑出家門,也不管她在身後的呼聲。

不知道這邊的雞飛狗跳,姜明珠一回家就被一家子人圍了起來。

姜父姜鐵柱把旱煙放下,嚴肅的盯着,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看着她,幾個小的也圍在一旁。

陳翠花端了一碗紅糖水,放在小桌前,「明珠,快喝了!」

姜明珠早就渴了,端起來就喝了兩口,嗓子處的火氣終於下去了。

她放下碗,碗里還有大半,周圍有小孩子的吞咽聲。

抬眼一看,嫂子家的幾個小的渴望的看着那碗水,嘴巴緊緊抿着,時不時吞口水。

姜明珠有些臉紅,她忘記這裡不比從前了。

再一看,就見薑母嘴巴上都起皮了,心裏軟了一塊。

「娘,你也喝。」

「誒!娘的乖寶真孝順,娘不渴!」陳翠花哪裡肯喝,把碗推回來。

「你不喝我也不喝了。」姜明珠撅着小嘴,臉一偏,就是不看她。

把陳翠花心疼壞了,念叨着乖寶也不推諉了,端起來喝了一口,閨女這是心疼她哩,這水啊,比以前更甜了!

「快跟娘說說,怎麼就跑去山上了!」

想到正事,陳翠花沉着一張臉,擔憂的望着她。

「娘,我之前不懂事,你不答應我和陳青在一起,就說一起私奔。」說完這話,院里靜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