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快穿之大人來自地獄
快穿之大人來自地獄 連載中

快穿之大人來自地獄

來源:google 作者:白雲亦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0003 奇幻玄幻 蕪希

0003小劇場1:【嗚嗚嗚…宿主…大人,我…我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千年了,我…真的…不想…再待在這裡了……】小劇場2:【大人…大人不會又把任務忘了吧…嗚嗚嗚……】………蕪希半闔着眼,姿態散漫衿雅…展開

《快穿之大人來自地獄》章節試讀:

「這位小姐,我們是他朋友,他們現在情況危急,要是出事了,誰都擔待不起。」陸秋眠他們雖然詫異,卻沒肯放手,出手想把人搶回來,但被攔住。

蕪希沒理會,給施流螢點了幾個穴,直接帶着兩個人去了最近的一個客棧。

「小眠兒,既然有人幫忙了,那就不關姐姐的事了。」紅漓勾着唇輕笑,饒有興味地看了一眼蕪希她們離開的方向。

他們一伙人靈力都基本枯竭了,打不過銀燭她們,少傅的人又不幫忙,陸秋眠他們只能幹看着人離開。

………

房間里,

【…大人,要不我花點金幣救活她?】系統空間里,0003看着施流螢已經進入假死狀態的數據,吸吸鼻子,猶豫着開口道。

不能傷害它家大人善良的小心心,只好它多燒點錢錢了,嗚嗚嗚……

聽見0003的話,蕪希頓了頓,隨意點了點頭,轉身借蓄靈石里的靈力去另一邊的軟榻上給黎御療傷了。

系統空間里,0003看着不斷減少的金幣,忿忿地又吸了吸鼻子。

它的統統朋友們果然沒說錯,統統商店都是燒錢的坑!哼!

等施流螢生命值穩定下來,他們第一次做任務得來的金幣也基本沒了。

【大人,您別難過,等我們完成這次任務就有錢了,蕪秋不會讓大人變成窮光蛋的!】不行的話,它還可以把它的工資一起給大人花!

「嗯。」蕪希沒在意0003的小心思。

………

休息了一會兒,等天亮時,蕪希才打開房門,讓外面那群人進來。

「汐兒的醫術還是這麼好。」她剛轉動着木質的輪椅出房門,花容又出現了。

一感應到她離谷,花容就馬上從天劍宗趕回來了。

「汐兒若想救他們,說一聲便好,不必親自來一趟。」他俯身為蕪希把脈,看向房間里躺着的兩個,繼續笑着說,眼裡閃爍着不知名的暗光。

「花谷主?」進去看到黎御他們都沒事,陸秋眠他們思量了一下打算出來向蕪希道謝,看見花容,略微詫異。

「原來是幾位尊者的弟子,昨日你們師尊還跟我提了你們,宗門比拼快開始了,你們怎麼還留在這?」花容似是才看見他們,溫聲開口。

「多謝花谷主關心,我們過幾日就回去,昨天多謝這位小姐相救,是我們誤會了,希望小姐不要介意。」陸秋眠他們對花容道了謝,又轉身朝蕪希道謝。

蕪希和黎御的事輕羅跟他們都解釋了,雖然他們還不太相信,黎御離開靈劍宗後,居然又找了一個師父,而且還是一個沒有靈力的普通人。

她不在意地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我們正好想尋花谷主一趟,既然碰上了,還請花谷主隨我們走一趟。」花容正準備帶她回去,就被兩個人攔住了。

白卿笑眯眯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半睜着眼看了看他和他旁邊的蕪希。

「原來是白大人。」面對白卿,花容的神情也認真了不少,他示意幾個手下把蕪希帶回去。

「這位姑娘也一起吧。」白卿看着他們的小動作,笑眯眯地開口。

「汐兒身體不好,我隨白大人走一趟就好。」花容的眼睛微眯,擋在了蕪希身前,拱手對着白卿推辭。

「無妨,說不定漓兒也可以替這位姑娘看看。」白卿無視花容的拒絕,看了一眼她的腿,對上她的眼神,笑眯眯地開口。

………

「請兩位照着這上面所寫的癥狀,出幾張方子,藥材不是問題。」白卿帶他們來到城內的一處院落,拿出幾張不同內容的紙出來,擺到他們面前道。

院子里不止有他們,似乎整個裕城的大夫都被他們找來了。

紅漓在一邊看着那些人寫的方子,臉色越發黑,不時冷笑兩聲。

「我說,你這法子半點用處沒有,浪費老娘時間。」紅漓拿着一沓紙張拍到白卿身上,不耐煩的走了。

白卿依舊看着那些人的單子,臉上沒有絲毫不耐,只要有一點點可借鑒的,那就有用……

寒幽果,七克,龍吟須三克………火異果七克,輔以蛟蠻血,融其克性,注少許靈力,煎熬為湯,搓丸,可解一切寒熱之症。

看到蕪希的方子時,白卿才微頓,眸子也眯了眯,這方子竟與阿漓的有幾許相似…

………

神醫谷後山,

四季輪換,冬去春回,後山的梨花又競相開放。

放眼望去,院牆之外,漫山遍野都是白里滲黃的顏色。

蕪希一身穿着梨紋白衣坐在輪椅上,從閣樓往下眺望,臉色又蒼白了不少,身後又換了兩個陌生的臉。

幾隻白色暗紋的蝴蝶帶着梨花的香味從遠處翩翩飛來,蕪希伸出一隻手,其中一隻便乖乖地停留在了她手中,不時煽動兩下翅膀。

………

黎都,

一席黑衣莽服的黎御與一身明黃龍服的小黎霖一同坐在首座之上,接受着台階之下,百官的朝拜。

不到一年,他就用蕪希教他的,把黎國恢復到了戰前的繁榮,抑或更甚。

下了朝,黎御把小黎霖送回了上陽宮。

「何事?」走出宮門,黎御才開口問道。

「那邊來信。」千影雙手遞上一封信。

………

神醫谷後山,

一簇熊熊的火焰燃起,迅速席捲整個後山,在黑夜裡格外醒目,發現的靈修迅速催動靈力試圖撲滅,火卻越撲越大。

火焰燃燒的焦味蔓延開來,攜帶着一股不起眼的異香。

山谷外,銀燭背着蕪希跑出這座山谷,馬不停蹄地往西北的方向去。

一直跑出山谷,銀燭才敢御劍帶蕪希進入寒幽山脈。

………

「咳咳咳……」雖然有靈符護體,但寒幽山脈的靈壓還是壓得她透不過氣。

蕪希接過銀燭遞來的手帕擦了擦唇上的血,又吞了幾顆葯。

越往山脈深處,靈壓越大,所遇靈獸的靈階也越高。

她們要趕在宗門比拼,組隊進寒幽山歷練之前,進入了山脈的中心地帶。

寒幽山脈的靈獸不如萬獸山脈的暴戾,大多數靈獸在不受到攻擊的前提下,看見靈修都會睜隻眼閉隻眼。

看見定期有大批靈修進山歷練,他們還會靈性地退守到山脈中心地帶,慷慨地讓那些靈修採藥。

寒幽山脈的中心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盆谷地帶,裏面花草叢生,四季如春,溫度卻比外面的雪峰要低上一兩百度。

怕蕪希冷到,0003忍痛用剛發的工資給蕪希買了顆禦寒珠,嗚嗚嗚嗚……我心愛的小錢錢。

禦寒珠不僅能防寒,還能操縱寒氣,和冰靈根差不多。

銀燭按蕪希的吩咐,斂着氣息小心地推着她往林子中心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