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站住別跑,我來了
快穿:站住別跑,我來了 連載中

快穿:站住別跑,我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雕雕要長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川 現代言情

女主沐川穿梭在各個小世界救贖本來可以有明媚人生的人,讓他們擁有自己的幸福有人問:「你為什麼不捨得忘記她了」澤低下頭,聲音黯然的,說道:「他是我在廢墟中遇見的光啊!」怎麼能夠忘記呢展開

《快穿:站住別跑,我來了》章節試讀:

而此時溫老爺子和溫老爺子一直在樓下,一直用雙眼緊盯着那扇門。因為沐老爺子害怕沐川走丟一直在尋找,現在就只剩下溫澤的那一間房沒有找過。他趕緊找到溫老爺子,聽說了原因經過的溫老爺子,就在樓下和沐老爺子倆個人面面相覷。

沐老爺子遲疑的開口說:「老溫,川川她會不會在溫澤的房間里啊?」

溫老爺子也很遲疑的開口說:「應該,可能,大概,也許,會吧……」

而此時的房內……………………………

沐川也很想要走,因為她還需要搞清楚溫江的來意和他說的意思。

就遲疑的開口對溫澤:「那我能先下去了嗎?你還有什麼其他的事嗎?」

沐川看了看溫澤。

卻發現溫澤看都不帶看自己的。

她emmmmmmmm。。。。。

她只好自己走到了房間的門口。

但在此期間溫澤一次頭都沒有抬過。

沐川默默的打開了房門,她能怎麼辦呢?她總不能和溫澤計較吧。你說是吧?

就這樣走了出去後,偶遇了沐老爺子和溫老爺子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而現在這兩個人的視線齊刷刷的看向他。

沐川嘗試開口問了問:「怎麼了嗎?」

這還能怎麼了呢?她從溫澤這個人的房間里出來就是一件很新奇的事。

沐老爺子掩飾性的咳嗽了一聲。開口道:「川川,你和阿澤是在同一個房間里嘛?」

沐川看了看沐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是啊,爺爺,我和溫澤在裏面做題了。」

沐老爺子和溫老爺子倆個人尷尬的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道:「做題啊,做題啊,做題啊,那挺好,挺好,好………」

說完,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里都充滿了疑問。

「什麼題?」

「什麼題?」

「你不知道我怎麼知道?」

「那不是你孫子嘛,你怎麼不知道?」

「那他還不是你的外孫嘛?你怎麼不知道???嗯??嗯???」

「嗯???嗯???嗯什麼嗯?川川不是你孫女嘛?你不能問問川川嘛???」

「哦,對哦~~~」

沐老爺子又尬笑了幾聲,問到沐川說:「川川啊,你們是做什麼題啊?」

沐川一臉無畏地說道:「高數題啊。」

沐老爺子看了眼沐川,低着頭神神叨叨說道。

「高數題啊,好啊,好啊……」

溫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得得看了眼沐老爺子,只想把這個老東西頭撬開來看看。

溫老爺子狠狠的看了看沐老爺子,繼而轉過頭,微笑的看着沐川,說道:「川川,能不能告訴爺爺,阿澤就是有什麼情況嘛?就是……嗯………就是他有沒有特別的舉動啊???」

沐老爺子一聽見溫老爺子說爺爺兩個字,瞬間就不答應,剛想開口打斷他,「溫老頭,你這樣可不厚道了啊。。。」

話還沒說完,溫老爺子趕緊捂住沐老爺子的嘴。」得了,得了,你別說話,行不行啊??」

沐川看着樓下倆位老人,下了樓和他們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當然隱藏了一部分關於溫江的出現。

溫老爺子聽了,連忙拍手說道:「好啊,好啊。」

溫老爺子踢了踢還在愣神的沐老爺子,說到:「你看看你,有什麼用啊?還沒有我們川川乖巧,懂事勒。」

沐老爺子一聽溫老爺子講話,頭就疼,拉着沐川就走,一邊走一邊說:「我呸,死溫家,我才不稀罕來勒」。

「尤其裏面的死老頭,又老又丑又胖。哼哼哼。」

……………………

車子上,沐老爺子一遍又一遍的問到沐川問題。來來回回就是那幾個問題。

「阿澤,沒有什麼事吧。」

「阿澤,沒有什麼特殊情況吧?」

「沒有什麼特殊的什麼行為吧?」

「阿澤有沒有傷害你啊?」

沐川一遍又一遍的回答:

「沒有。」

「真的。」

「放心。」

「不會的。」

………

沐川希望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回答,可以能夠安撫老人的不安與擔憂。

而回到家的沐川,不禁『呼』了一聲。

今天又是勞累的一天。明天繼續加油啦!!!

但是在臨睡前,她還是需要系統去幫她查查原主的情況和真實身份,以及男主對他的一絲絲友好。剛開始可以認為是原主以及系統的功勞,但後來也絕對不可以僅僅是因為題目不會做而來找他。她可並不敢認為這是她自己人格魅力的優秀,畢竟她可不是原本的沐川啊。

也不是溫澤本人,沒有辦法了解屬於溫澤的那一部分自己所有的全部的回憶。

哎,真讓人傷心……

原來是在溫澤很小的時候,他的媽媽便帶着溫澤來看望她的妹妹,哪怕她不是很稱職的妻子,不是很稱職的媽媽,但是他是一個稱職的姐姐。

幾乎妹妹沐愉所有的事宜他都有參與,包括她和別的男人愛恨情仇,怎麼怎麼樣。

就在她知道她的妹妹和那個男人的孩子生下來的時候,是一個沒有生命的孩子。她想的想法,第1個時間,不是想要告訴妹妹怎麼怎麼接受這個事實,而是想讓妹妹怎麼怎麼樣才可以擁有一個孩子來安撫自己,並且來挽回一個男孩子的心。

她的第1個想法是想告訴妹妹她的孩子還活着,她可以勇敢的去追求她的愛情,而不是像她一樣婚姻裏面充滿了悲劇。

就這樣瘋魔的想着。一下子看見了妹妹喜歡的男人站在病房門口。經過多方打聽才明白,原來她妹妹喜歡的男人正陪着另一個女人在外面生孩子,焦急着,等待着他們幸福的將來。

這一下子刺痛了沐愉姐姐的心。這和他的愛情是何其的像,何其的悲哀,何其的無恥,何其的下流,何其的不堪入目。

她看着這個男人因為孩子的出生高興的手舞足蹈,而她的妹妹還在醫院裏,躺在病床上,還未蘇醒。她恨啊。憑什麼啊。為什麼啊?

然後就把那個女人的孩子弄成了妹妹的孩子,把他她們兩個孩子的身份互換了一下。

溫澤的媽媽硬狠狠的想着:既然我妹妹不好過,那你們也不能好過。

而她也未曾注意到一直跟在她後面的溫澤。小小的溫澤看見了一切的過程,她看着自己的母親做了壞事。

在他的心目中她的母親一直都是高傲不可攀。

他害怕極了,但是直覺告訴他,他不能背離母親的意思,要不然母親會離開他的。

在他的心中,她母親彷彿是一位公主,永遠是在舞台上閃閃發光,跳着屬於她自己的魅力。而他一直以來都是他媽媽的絆腳石。他不配做他媽媽的孩子。他不能沒有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