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修羅場:渣皇的快樂你不懂
快穿修羅場:渣皇的快樂你不懂 連載中

快穿修羅場:渣皇的快樂你不懂

來源:google 作者:康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康靖 系統

這世上有一種人,他們為愛瘋,為愛狂,為愛哐哐撞大牆康靖就是穿成這些人,她的任務就是要別人為她瘋,為她狂,為她哐哐撞硬牆康靖:牆是一定要撞的,但虐渣場也得安排上等等,這穿成女的就算了,怎麼還有穿成男的到底是幾個意思啊!戀愛腦公主渣男主:公主既然愛我,為什麼不能把夏國的皇位給我康靖: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才要搞廢你,關押你一輩子,不然怎麼體現我愛你呢?戀愛腦皇子渣女主:靖哥哥,雖然我愛你,但誰讓你就是個炮灰皇子,所以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康靖:沒關係,虛情假意誰不會,論飆戲,她康靖怕過誰最後渣女主被關進大牢,還在自我感動她的靖哥哥還是愛着她的雙生花渣王爺:靖兒,為了本王的野心,你就進宮當皇上的寵妃吧!康靖:格局小了吧!當什麼寵妃呢,要當就當垂簾聽政的太后展開

《快穿修羅場:渣皇的快樂你不懂》章節試讀:

康靖把夏季廣安排到正殿的偏房居住,一切衣食住行都是按照最好的給。

哦!對了,還非常貼心的把夏季廣前世心愛的女人,也就是那個叫菲語的宮女給提升到二等宮女,專門給夏季廣用。

系統已經懶得說什麼了。

它能說什麼,就這麼個腦袋有坑的宿主,它說再多也是枉費。

按照系統的思維邏輯,那自然要從根上杜絕夏季廣和菲語接觸,直接把那個女人給弄死,而不是故意把她放到夏季廣身邊。

唉!不想了,不想了。

系統自閉的進小黑屋去,不然它怕會被康靖給活活氣報廢掉。

隔天早上,康靖把夏季廣帶到上書房來。

前世原主也是把夏季廣帶到上書房來,不過為的只是取樂,讓她的那些兄弟輪流欺負夏季廣,給她取樂玩的。

可現在換了康靖,那情況自然就不一樣了。

「皇姐,你怎麼把夏國的質子帶到上書房來,」九皇子目光鄙夷看着夏季廣,「一個夏國來的質子,有什麼資格踏入上書房。」

「怎麼著,你對我有意見。」康靖把腳翹到課桌上問道:

「哪有,」九皇子嚇了一跳說道,「皇姐,天地良心,弟弟對你只有敬仰,怎麼敢對皇姐有意見呢?」

「那你們呢?」康靖看向其他皇子,「我的脾氣你們都知道,那就是我的東西我欺負可以,可別人要是敢……」

「嘿嘿!」

有些話不用說的太明白啦!

不然不就沒意思了不是嗎?

「哼!」這是大皇子發出來的聲音,「康靖,這裡是上書房,不是你耍橫的地方,馬上把這個玩意給攆出去,不然我可就要去告訴父皇。」

身為康國的皇子,那性子自然是驕傲的。

別人怎麼怕康靖大皇子不管,可身為皇子的驕傲,讓他沒辦法容忍一個夏國質子踏入皇子的學堂。

「嘖嘖!」康靖看着大皇子說道,「我說皇兄,你這都已經十三歲了,再過兩年就可以選王妃了,怎麼還跟個小孩子似的,就知道會告狀。」

「哦!我知道了,你是仗着自己的母妃是皇貴妃嗎?」

「不過你可別忘了,皇貴妃上面還有皇后呢?而且最主要的是,你母妃又不是特別的得寵。」

「康靖,」大皇子怒了,「我看你就是目中無人,欠收拾。」

「碰!」

康靖直接把課桌給踢倒,人從椅子上站起身:「我就是目中無人了,你能拿我怎麼著。」

「小夏子,把我的皮鞭給我。」

是的,小夏子是康靖給夏季廣取的外號。

夏季廣把身上的皮鞭遞給康靖,隨之人就站到康靖身後。

一副事不關己高高舉起的樣子。

「啪!」

康靖把皮鞭往地上狠狠一甩:「皇兄,也別說妹妹欺負你,給你時間去找把趁手的武器,我從一數到十,要是皇兄還找不到趁手的武器,那就別怪妹妹手裡的鞭子欺負人了。」

「哼!」大皇子高傲的抬起下巴,「收拾你,還不需要用武器。」

大皇子自認為身手還是可以的,畢竟他的騎射可是所有皇子當中最厲害的。

再加上他年長康靖幾歲,因此也就更沒把康靖放在眼裡。

其他皇子趕緊讓開,個個興緻勃勃的等着看熱鬧。

反正無論是大皇子倒霉,還是康靖倒霉,這都是他們樂意看到的。

因此勸和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們巴不得康靖和大皇子往死里幹才好呢?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話一落下,康靖就揮舞着鞭子向大皇子打過去。

大皇子本能的想躲開,然後再趁機向康靖近身攻擊過去。

只不過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康靖的鞭子那是能讓大皇子給躲過去的嗎?

「啊啊啊!」

沒一會時間,大皇子就被康靖給收拾得哇哇大叫,那場面簡直不要太慘了。

「這是在幹嘛?」大學士湯永望剛到上書房,差點沒被氣死了去,「公主,你怎麼能對大皇子動手,你這樣簡直就是目無尊長,要知道大皇子可是你的兄長。」

老學究都是那樣的,像康靖這樣毆打哥哥的行為,在古板的老學究眼裡,簡直就是不可原諒。

「啪!」

康靖往大皇子身上又打了一下,才把鞭子收起來:「那又怎麼樣,難道做哥哥的能欺負妹妹,而做妹妹的卻不能反抗什麼,只能任由哥哥欺負不成。」

「湯大學士,如果這是你認為的理論,那本公主有理由懷疑,你是否能擔任教導皇子皇女的責任。」

康靖惡劣嗎?

她當然是惡劣的,可那又怎麼樣呢?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她竟然想當女皇,那就必須什麼惡劣的手段都用上。

別以為她只是在欺負大皇子而已。

呵呵!把她想的也太簡單了。

「你…你……」湯大學士一大把年紀,還真的是要被氣死了,「去,去把皇上請來,今天這件事要是不給老夫一個交代,那老夫這大學士不當也罷。」

其實不用湯大學士說,上書房的太監早就去找皇上了。

不但去找皇上,還順便去稟報皇貴妃,畢竟被打的人可是大皇子。

夏季廣目光閃了一下。

這個康靖公主看來比他想像中的還囂張跋扈,連朝中大臣也不放在眼裡。

她這是仗着有皇帝的寵愛,所以才敢這樣任性妄為嗎?

嘴角微微嗤笑了一下。

在皇家哪有什麼真正的父子,父女親情。

夏季廣敢肯定,康靖公主很快就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皇兒,皇兒,」皇貴妃很快就到了,而當她踏入上書房看到兒子的慘樣,簡直都快要瘋了,「皇兒,你怎麼樣,你別嚇母妃啊!」

皇貴妃把兒子從地上抱起來護在懷裡,就憤恨看着康靖:「公主,大皇子到底做錯了什麼,以至於要讓公主以下犯上,把自己的兄長打成這樣。」

「貴母妃這話我可不敢苟同,」康靖說道,「明明是我和大皇子在一起切磋,是大皇子輕敵不想用武器跟我切磋,所以怎麼能說我以下犯上呢?」

「還是說,貴母妃覺得大皇子輸不起。」

「嘖嘖!」康靖看着皇貴妃懷裡的大皇子,「皇兄,要是早知道你是這麼輸不起來,那皇妹剛剛說什麼也不敢和皇兄切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