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
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 連載中

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

來源:google 作者:糖甜寶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佑佑 現代言情 糖甜寶貝

【全程修羅場蘇爽炸+甜寵+男主/全切片瘋批+小黑屋不斷+女主經常被嚇哭+男主見女主哭更有勁了】由於反派學會了人格人裂,一個人分裂成四五六個,主角打不過,寧佑佑被迫綁定了【治癒-消滅反派團】,第一次穿,就遇上了反派top1難被攻克的本,原以為自己會死得很慘,卻沒想到反派人格們一個個喜歡她喜歡得要命,對她各種黏但這種喜歡卻不是純粹的,而是病態的,一個個都想將她鎖起來,獨佔,瘋狂寵愛一號人格:「你救了我,我就是你的了」二號人格:「摸我,抱我,親吻我,只屬於我」三號人格:「你哭的樣子,我特別喜歡」四號人格:「除了我,你還想去誰身邊」還有最終boss:「獨屬於我,我把全世界都給你」展開

《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章節試讀:

燈啪嗒一聲開了,體育館驟然全亮。

所有人都帶着尾音地啜泣。

結果突然又是一聲尖叫聲,眾人朝尖叫方向看去。

就見一個女生飛快抓住另一邊的人,躲在這人的身後,指着她剛剛所在位置的旁邊位置,雙眼通紅:

「那裡,白曉曉不見了!」

這個女生便是寧佑佑兩個塑料姐妹中的另外一個,叫做程雯,白曉曉跟她撕破臉後,程雯也直接無視了她,組隊也跟着白曉曉去了。

周圍又是小聲的尖叫以及啜泣聲。

一個熄燈,人憑空消失了。

「會不會是跑去哪了?」有人問。

「顯然不在場內,不然早出聲了……而且,突然熄燈,那麼恐怖,誰敢亂跑啊。」

幾個人默默將視線轉向正坐在寧佑佑身邊的姜尚宇。

「……」

「人家關係好……」

這話,鬼都不信。

下一秒,又一個男生叫道:「老師,柏西,柏西好像也不見了。」

眾人看去。

男生指着個籃球筐堆積的角落:「剛剛,柏西在這的。」

柏西消失,眾人第一反應便是看向林雨嫣,畢竟林雨嫣喜歡柏西,幾乎是全校人都知道的事。

只見林雨嫣像是難以置信般怔愣住了,緊接着,眼淚一顆一顆落了下來,下一秒,她捂住臉,痛苦地啜泣起來,肩膀一抖一抖的。

她身邊的唐青立刻抱住了她,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許如雲嘆了口氣,紅了眼眶,但她作為老師必須鎮定下來。

「這一切都是命,我們沒有辦法,最重要的,就是穩定好情緒,大家互相牽着手,先休息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響應這句話。

話音剛落,體育館又啪地滅了燈。

瞬間又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中。

同樣的尖叫聲響起,但所有人也都下意識地緊緊抓住身邊的人,似乎生怕自己落單了就被鬼抓了去。

寧佑佑同樣,不受控制地抓住了姜尚宇的手臂。

等稍微冷靜下來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又把手鬆了開,卻被姜尚宇勾着抓住了。

雖然姜尚宇抓着她,在此刻讓她感覺到安全感,但她還是嘴硬道:「你幹嘛,別抓着我。」

姜尚宇回答:「老師說了,抓緊身邊同學。」

寧佑佑哼了聲:「你不會是害怕吧?」

姜尚宇靜默一瞬,回答:「是,我害怕。」

寧佑佑一愣,莫名臉紅:「那就讓你抓着我好了…..」

又問:「你幹嘛跑過來,你不會要在這睡吧。」

姜尚宇沒有回答,卻又好像回答了:「你說呢?」

寧佑佑扣了扣手指,她竟然覺得有點害羞,比起身邊兩個不熟的女生,無論是原主還是她,都是跟姜尚宇更熟的。

好半響小聲說:「那你也不能跟我睡。」

姜尚宇很聽話:「我不睡。」

寧佑佑還真就躺了下去,而她的手腕還被姜尚宇抓在手裡,帶着極強的存在感。

臉頰的熱度慢慢淡了下去。

她根本睡不着,也不知道過去多久,感受到姜尚宇真的就一直坐着,她忍不住開口:「姜尚宇,你也睡吧,反正我臉皮厚,現在活着比什麼都重要,你可不要沒休息好,明天一下子被鬼抓住了……」

姜尚宇沒說話。

寧佑佑不說了,直接躺平,忍不住問系統。

【柏西,死了嗎?】

系統都比寧佑佑困【不會,他只會進化】

寧佑佑瞬間瞪大眼睛【進化什麼意思?】

【就是,更強】

寧佑佑扁了扁嘴,開玩笑地說【難不成邪惡值還會爆表?他都98%了,總不能超過100%吧】

系統扣了扣鼻子【就知道你會這麼想,他原本邪惡值198%呢,你救了他,他降了100%,所以才是98%】

寧佑佑剛要哭出來,系統阻止了她【再告訴你一件事,說完再哭】

寧佑佑很想捂住耳朵說「我不聽我不聽」,但還是被迫開口【說!】

【柏西的邪惡值是所有反派人格中最低的,就是怕嚇到你,才給你傳送到了最好說話的反派面前,封頂1000%呢】

寧佑佑直接給嚇哭了。

但很快,她又想到【還有三個反派呢,難道不是所有人都在這了】

系統表示【我也不知道,如果碰到了,會自動彈出提醒】

寧佑佑直接埋頭啜泣。

她感覺自己太可憐,太無助了。

又感受到此刻握着自己的手掌,她突然就覺得姜尚宇都變親切了,如果是和邪惡值能達到1000%的反派相比的話。

又想到了什麼,寧佑佑忍不住開口:「姜尚宇…….」

她感受到姜尚宇看向她。

「今天的那封信,是誰找到的。」她問。

其實原本,無論是誰找到都是一樣的,無論是姜尚宇還是成凱,也就那樣。

但如果是因為怕她哭把她拉走的姜尚宇,還有黑暗中第一時間來找她的姜尚宇,她突然就覺得沒法一樣了。

畢竟此刻,至少唯一能說上話的,就是他了。

「我。」姜尚宇回答。

頓時不知什麼情緒紮上寧佑佑的心口。

寧佑佑咬了下唇,腦子亂了一圈,最後她有些難受地閉上了眼睛。

最後決定,要去找餘風,只有餘風的金手指能救姜尚宇了。

結果第二天,寧佑佑一覺睡醒,姜尚宇不見了。

寧佑佑先是認真掃視了一圈周圍。

沒見到人。

便直接大喊了出來:「姜尚宇!」

所有同學都看着她,她還是繞着體育場里里外外跑了一圈:「姜尚宇!」

沒有人。

姜尚宇不在體育館內。

寧佑佑又跑到許如雲面前:「老師,您見到姜尚宇了嗎,姜尚宇有跟您說他去哪了嗎?」

寧佑佑渾身都在發抖。

那封信里的內容,寫的是【可以幫我找到我的頭顱】嗎。

是一個被校園霸凌的女生,在被霸凌的過程中,被意外弄死了。

剛好那段時間學校附近出了個專門砍人頭顱的連環殺人犯,幾個學生便決定模仿這個殺人犯,將這個女生的頭砍了下來,藏在了學校的某一處。

屍體則丟棄在了荒郊野外。

這封信是個陷阱,如果你找到了頭顱,她就會將你認定為殺她的兇手,把你以同樣的方式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