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黑化大佬太會撩
快穿:黑化大佬太會撩 連載中

快穿:黑化大佬太會撩

來源:google 作者:小趙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簡玥 駱錦書

【快穿,甜寵,1v1,女強,戲精,雙潔,救贖】你陪我長大,我帶你回家為了實現這句話,簡玥穿越系統空間做了將近上萬個任務,只為尋找回她夢中那個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系統讓簡玥教導尚未完全黑化的大佬向善,做一個積極陽光為世界做貢獻的好少年簡玥:明白!黑化大佬要殺人,簡玥第一時間遞刀嫉妒成性的廢柴要弄死男主,簡玥一個冰封術就將男主冰封五百年系統:宿主老大,那是男主啊男主!簡玥乖巧點頭:嗯,這不還沒死嗎?系統:……展開

《快穿:黑化大佬太會撩》章節試讀:

蕭依依是個重生者,也是前朝公主。

在上一世,她為了給死去的父王母后報仇,不惜出賣肉體,進宮選秀成了皇帝的妃子,就為了有朝一日能親手手刃仇人的兒子,為父皇母后報仇雪恨。

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快要成功的時候,龍錦突然橫插一手,將她強搶回了王府,將她禁錮。

讓她功虧一簣。

上輩子蕭依依遇到龍錦的時候,對方已經變成了以殺人折磨人為樂趣的大魔頭,不管她使出渾身解數都沒辦法讓他為自己效命。

她只能每天都做這個魔頭的舞姬,日日在他面前跳舞,解他煩悶。

而這一次,蕭依依打算反其道而行。

提前遇到龍錦,在對方還沒完全變成殺人狂魔前就讓他愛上自己,從而為自己效命。

要知道,上輩子的龍錦,可是連皇上都不敢輕易招惹的存在,只能眼睜睜看着她被龍錦帶走,像個懦夫。

只要她能掌控龍錦,那麼復興王朝,也就指日可待了。

如此想着,蕭依依走向迎面而來的龍錦時,腳步就開始愈發堅定。

她能做到的,上輩子這個人就對自己痴迷不已,這輩子也一樣可以。

望着越來越近的人影,蕭依依「一個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

「阿錦,我好痛啊…..」

嬌呼聲響起,卻不是蕭依依。

她怔然望去,只見一妙齡女子直接撲倒在了龍錦的懷裡。

簡玥看都沒看呆若木雞的女主一樣,嘟着嘴巴嬌滴滴的和龍錦撒嬌。

「人家腳崴了,好疼啊…..」

「把爪子拿開!」龍錦沉聲說道。

聽到這沉冽聲音的蕭依依身體瞬間僵直,她記得,每次龍錦都是用這幅面無表情的樣子去殺人,一刀一顆腦袋,鮮血順着刀背往下流,一直蜿蜒到她腳下。

與蕭依依的恐懼不同,簡玥是半點不在怕的。

龍錦的呵斥不僅沒讓簡玥鬆手,她反而抱的更加用力了。

「人家今天可是幫了你呢,你幹嘛這麼冷冰冰的,要笑一笑,這樣才好看嘛。」簡玥說道,還用手去摸龍錦的眉梢。

正大光明的與他調、情。

小七:要男人不要命。

它抽空去看了下龍錦對簡玥的好感度,發現竟然從一開始的0變成百分之五了。

這是個什麼原因?

男人都愛美女投懷送抱這一套?

小七不清楚,但龍錦心裏卻很明白。

這女人身上有令他十分着迷的香氣,只要一靠近,身心都會放鬆下來。

讓他不受控制的着迷。

等龍錦反應過來的時候,簡玥已經像上次一樣,掛在他脖子上進了王府大門。

而原來的女主,還傻乎乎的躺在地上,等着人來扶她起來呢。

…..

簡玥十分享受和龍錦在一起的時光,如果有尾巴的話,那估計都能搖出幻影來。

她獻寶似的將自己做得東西一一擺放在龍錦面前。

「胭脂鵝脯、佛跳牆、桂花乾貝、一品糕……」

桌上食品琳琅滿目,光是聞着香氣就讓人食指大動。

龍錦掀起眼帘,瞳仁中帶着明晃晃的質疑,「你做的?」

傳聞柳家三小姐可是連米和面都分不清。

「對呀。「簡玥點頭,絲毫不管自己是不是破綻百出。

「阿錦沒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我就都做了一些,供你挑選。」

簡玥雙眸晶亮,彷彿討龍錦歡心是這個世上於她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全心全意的對他。

那雙漂亮的眼睛裏,沒有懼沒有怕,也沒有嫌惡,只是單純的,希望他能開心。

龍錦心裏被什麼東西狠狠觸了一下,異樣感覺傳遍全身。

他拿起筷子,夾起一品糕送到嘴裏。

甜而不膩,淡淡香味在唇齒間蔓延開來,堪稱美味。

明明對這滿意的不行,面上卻還是那副冷冰冰的嘴臉。

「怎麼樣?好吃嗎?」簡玥問。

「一般。」龍錦答。

小七連忙提醒,生怕自家老大傷心:「老大,他騙你的,他喜歡的不得了,甚至想把那一盤全都吃完。」

簡玥:「多謝。」

小七:「嘿嘿,不客氣不客氣,我應該做的。」

內心:我靠!老大對我說謝謝了!我的系統媽媽啊,我們家祖墳是不是冒青煙了啊。穿越九千多個世紀,宿主排行第一的老大對我說謝謝了啊!

留光珠呢,趕緊記錄下來。

小七在簡玥腦海里忙的不亦樂乎,而簡玥一門心思只在龍錦身上。

在龍錦吃飯的時候,她就捧着小臉,笑盈盈的盯着龍錦瞧。

彷彿是得了稀世珍寶,少看一眼都會覺得是極大的損失。

一旁的江雲亭江雲海見不得簡玥的這副樣子,唯有龍錦,從頭到尾沒有半點不適。

到了夜晚,簡玥直直的跟着龍錦,一點也沒有要從他卧房裡離開的意思。

「滾出去。」龍錦說道。

「不要。」簡玥說道,反而離龍錦更近了。

在他面前吐氣如蘭,一雙眸子化作春水,裏面的勾引半點不加掩飾。

「阿錦,你多看看我呀,我又香又軟,抱着睡覺會很舒服的。」

「你試一下,我保證你要了還想要。」

小七:!!!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

別的不說,簡玥那張臉的確稱得上是絕色,眼波流轉之間,彷彿能把人的心魂都吸了去。

可龍錦是什麼人,絲毫不為所動。

「別讓我說第二遍。」龍錦嗓音森寒,簡玥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

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她只能悻悻放手。

將一個柔軟的錦囊塞到了龍錦手裡。

「阿錦,千萬千萬不要再丟掉了哦,不然的話我會很傷心很傷心的。」簡玥說道,衝著龍錦眨了眨眼,靈動而又狡黠。

她離開之後,龍錦望着手上那戲水鴛鴦的圖案,眉宇不自覺擰緊。

思付許久,最終還是將錦囊隨手放在了自己枕邊。

這一晚,是龍錦睡了大半人生中極為安穩的一覺,雖然夢裡依舊布滿血雨腥風,但他卻彷彿是個局外人一般。

跳出重重血海,獲得片刻寧靜。

感受到龍錦精神狀態的小七很是疑惑,明明自己沒有給老大開任何金手指,她到底是怎麼緩解龍錦的癥狀的?

小七發出疑問,簡玥道:「錦囊裏面是一些助眠和能夠舒緩心神的藥材。」

在見到龍錦的第一眼,簡玥就看出來了他長期睡眠不好,經常夢魘的癥狀。

對症下藥於她而言不難。

幾千個世界也不是白混的。

「這應該也不足以緩解龍錦的癥狀啊。」小七發出疑問,如果這些藥材有用的話,龍錦應該早就給自己準備了。

他可是攝政王,要什麼沒有?

「還有一縷我的發香。」簡玥眉眼溫柔的猶如潺潺泉水,緩緩流入人的心裏。

駱錦書最最喜歡的,便是簡玥的發香。不管再苦再累內心再多煎熬,只要摟着簡玥,他都能獲得寧靜,他曾說過,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縷香氣。

他也確實做到了。

除了這些,還有一件事,簡玥很是在意。

「阿錦他……有男性方面的隱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