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空降熱搜:頂流愛豆明戀我
空降熱搜:頂流愛豆明戀我 連載中

空降熱搜:頂流愛豆明戀我

來源:google 作者:霧草林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君逸 現代言情 蘇瀾

娛樂圈姐弟戀互相救贖文【雙向奔赴】姐姐呆萌沙雕又細膩,弟弟又奶又撩偏執腹黑小狼狗少年明目張胆的愛戀,眼裡洶湧的愛意,藏也藏不住姐姐,我努力靠近你,你敢不敢,不顧一切奔向我?我們約定頂峰相見,人海相依展開

《空降熱搜:頂流愛豆明戀我》章節試讀:

而田導也注意到林君逸嘴裏含着的糖果,她過來提醒道:「小逸,沒有完成任務前,不可以吃東西哦,糖哪裡來的?」

林君逸眨了眨眼睛,指着蘇瀾,「姐姐給的。」

導演立馬看向蘇瀾,「蘇瀾,你又偷偷藏零食了?回去後,所有零食上交!我要搜身的這次。」

林君逸也太壞了,出賣恩人!

蘇瀾看了林君逸一眼,林君逸剛好此時也看向蘇瀾,他臉上掛着狡黠的笑,眼睛都在發光,毫不避諱的和蘇瀾對視。

蘇瀾移開眼,解釋道:「導演,弟弟他低血糖,還好我有糖,不然等會他暈過去了,你就等着他粉絲罵死我們節目組吧!」

導演愣了一下,林君逸有低血糖?這倒是她沒有了解的,她趕忙關切地問林君逸,身體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吃點東西什麼的。

林君逸搖頭,「我現在感覺好多了,沒事的導演,有問題我會跟你們說的。」

「那就好,不舒服一定要說啊!」

導演說著,又看了蘇瀾一眼,「除糖果之外的零食,全部交出來!等會回去就交!」

蘇瀾絲毫不怕,「交就交,誰怕誰!」

呵,節目組一定不知道她把零食藏哪裡了的!

到了地里,導演開始分配工作。

「你們就都去插秧好了,挑禾苗的事,就交給他們自己來弄,插秧比較簡單。

好了,現在自由組隊,也是分成兩隊,在兩個稻田裡幹活,誰插的秧苗多又好還快,就算勝利,勝利的,回去後有大獎勵!」

一聽到大獎勵,蘇瀾眼睛都亮了,什麼大獎勵?冰西瓜?雪糕?

而導演剛說完自由組隊,林君逸就表示,「我跟姐姐一組。」

導演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點頭道:「好,林君逸和蘇瀾一組,你們還可以選一位隊員。」

秦雯麗立刻看向蘇瀾,蘇瀾舉手,大聲道:「雯麗姐姐,你願意跟我們一組嗎?」

秦雯麗優雅的走過來,笑道:「樂意至極。」

於是,隊伍就這樣分好了,他們要往田埂里走去了。

兩個隊伍需要幫忙的田是挨着的,村民告訴他們,這一塊田,是八分多的地,黃紫芸他們那一塊,是七分的地。

他們站在田埂里,導演催促他們快點下地,黃紫芸皺着眉,為難的看着渾濁的水田,不敢下去。

陳澤俊看了看其他人的幹活姿勢,忽然對黃紫芸道:「紫芸,你可以跟她們一樣,站在田埂上往田裡丟禾苗的。」

黃紫芸眼中一喜,隨即問導演,「可以這樣嗎?」

田導演點頭道:「可以。」

剛剛下地踩了一腳泥的蘇瀾聽到這話,猛然回頭,臉上的詫異和後悔,簡直不要太明顯!

還可以這樣的?為什麼不早說!

導演扭過頭,假裝沒看到蘇瀾怨念的表情,臉上的笑容卻出賣了一切。

秦雯麗皺着眉,小心翼翼的下地,對蘇瀾道:「沒事的瀾瀾,站上面丟也丟不了多少,最後還是要下來插秧的。」

蘇瀾這才好受了點,她看着美麗優雅的雯麗姐踩在水田裡,然後仔細的看着水田,不住地問蘇瀾和林君逸,她身邊有沒有蟲子什麼的,她害怕。

蘇瀾忍不住生出了一絲憐惜的感覺。

「雯麗姐,我要是你老公,我看到你這樣,我要心疼死,嗚嗚嗚,這麼漂亮的姐姐,姐姐我給你問問有沒有水鞋吧!」

秦雯麗是真的害怕,她點頭道:「好,你快去問問!」秦雯麗說話聲音都顫抖了,因為她看到了不遠處有一條蟲子正漂浮在水裡,她頭皮都發麻了。

蘇瀾轉過頭,站在田邊,大聲問道:「導演!有沒有準備水鞋啊!這光腳踩進來,太不安全了!」

導演遺憾地說道:「沒有,放心吧,沒事的,大家都是這樣插秧。」

秦雯麗臉色蒼白,堅強的拿起一捧插在地里的禾苗,顫聲道:「沒事的,忍忍就過去了,我們快開始吧,他們那組已經開始了。」

而林君逸,已經默默的拿起禾苗,開始插秧了。

蘇瀾三人苦逼的在那裡插秧,有老農過來看了看他們,然後教了他們技巧,以及位置間隔什麼的,他們就做得更好了。

插秧這活是簡單,就是費腰。

林君逸很快就插好了一排,然後第二排的時候,他就在那一頭開始插秧,正好和蘇瀾碰上,蘇瀾也快插好一排了。

忽然,蘇瀾踩到一個柔軟的東西,她頭皮一下就炸了,瘋狂尖叫道:「蟲子!有蟲子!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糙漢如她,也是會怕蟲子的啊!

蘇瀾崩潰的大叫,手忙腳亂的把手裡的禾苗塞給旁邊的林君逸,然後飛快的想上岸,瘋狂的亂打自己的身上,正好給她看到自己手上居然 有一個白蟲子,蘇瀾徹底破防了,哇哇大哭,狂喊救命。

林君逸趕忙拿手裡的禾苗幫她掃掉手上的蟲子,蘇瀾眼淚嘩嘩的流,林君逸心裏一軟,忍不住柔聲安慰道:「沒事了姐姐,蟲子被打跑了。沒有蟲子了。」

林君逸自己也很害怕蟲子,太噁心了那玩意,他完全理解蘇瀾此時的崩潰。

蘇瀾淚眼汪汪的看了林君逸一眼,對上林君逸帶笑的眼眸,她又扭過頭去,擦掉了眼淚,同時心裏想,玩了,這下那些黑子又可以黑她了,說她做作,平時營銷的自己多大膽多女漢子,結果碰到一條蟲子,就被嚇成這樣,虛偽。

蘇瀾強忍住害怕,心臟還在不聽話的狂跳着,好久都不能平靜下來,她不說話了,硬着頭皮繼續插秧。

秦雯麗也好不到 哪裡去,時不時一聲尖叫,崩潰大喊她不幹了,她要上岸去跟黃紫芸一樣丟秧苗。

黃紫芸聽着蘇瀾和秦雯麗的慘叫,在田埂上笑得開懷無比。

秦雯麗真崩不住了,她往田埂間走去,哽咽的對林君逸道:「君逸弟弟,辛苦你了,我和瀾瀾還是去上面丟秧苗吧。」

蘇瀾搖頭,「我沒事了雯麗姐姐,我還可以再堅持一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秦雯麗忽然又尖叫一聲,指着水裡道:「蛇!有蛇!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