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可言樂安
可言樂安 連載中

可言樂安

來源:google 作者:胖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可言 袁樂安

袁樂安因為心裏問題,導致不能說話,從國外回到過世媽媽的母校,讀書,遇到了蘇可言,兩人相識之後成為朋友,慢慢的成為戀人,然後生活在一起展開

《可言樂安》章節試讀:

到了學校之後,袁樂安就發現蘇可言,哈欠連天,就問他:「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回來太晚了,沒有休息好?」

蘇可言點點頭。還對袁樂安說:「我要是上課睡著了,你就戳我 一下,或者打我一下都行。」

袁樂安笑着點點頭。

果然,不出所料,蘇可言在上英語課的時候,睡著了。老師也看到了這個情況,就叫蘇可言回答問題,蘇可言都沒有聽到,還是袁樂安使勁拍了拍蘇可言,他才醒了。

蘇可言站起來,袁樂安給他指了指要讀的位置,然後飛快的寫了一個字,讀。

蘇可言就讀起來了。英語老師看到他們兩個這樣,也沒有說什麼,就說道:「坐下吧,注意聽講。」

蘇可言坐下之後,對袁樂安說:「真的睡著了,我真的太困了。明天不能這麼晚了。」

袁樂安比划著說:「要不,今天放學,你先去看下媽媽,然後趕緊回家。」

突然,下課鈴聲一響,下課了。蘇可言一聽下課鈴聲,就立刻趴到桌子上,繼續睡覺了。

上午的課,差不多,蘇可言都是在睡覺的,有老師過來問,袁樂安就替蘇可言說:「老師,他有點不舒服,昨天晚上拉肚子,一晚上沒有睡。」

然後,老師們和同學們都紛紛的來關心蘇可言了,蘇可言看着袁樂安,無奈的說:「你這個借口,真的是。。。有點爛。」

袁樂安委屈的比划著手語,說:「我從小就不會撒謊,這是第一次,為你撒謊。我也是無語了。」

中飯,蘇可言獨自去了食堂,幫袁樂安打飯回來,他們一起在教室吃的飯。尚珈幫着袁樂安,去了一趟廁所,蘇可言倒是感激萬分,因為這個上廁所,蘇可言倒是真的沒有辦法去幫助袁樂安的,因為他實在是不好意思進女廁所。

宋初和蘇可言一起去打飯,宋初幫尚珈打飯,打完就一起回來了。四個人在教室吃飯,倒也是挺開心。

尚珈八卦的心燃燒着,然後對蘇可言說:「你是不是和袁樂安住一個小區。」

「你怎麼知道?」蘇可言一臉懵逼的看着尚珈。

「昨天,我去老師辦公室,聽到班主任給醫務室那個老師打電話,問袁樂安的情況,然後醫務室老師電話裏面說的。」

「哦哦哦。這樣啊。「蘇可言恍然大悟的感嘆道。

「不止是一個小區,還是對門,鄰居。」宋初趕緊補充道。表情那是一臉得意,彷彿在向尚珈示威。

尚珈一臉驚訝,:「啥,對門。」

袁樂安用力的點點頭。

「對門咋了,又不是一個門,一家子。」尚珈看到宋初的表情,故意這麼說了一句。

宋初聽到這話,彷彿像泄了氣的皮球,表情立刻變了,就說:「按說,我這個新聞,比你那個具有爆炸性啊,你咋這麼輕描淡寫的。切。」

「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尚珈翻了一個白眼給宋初。

大家樂呵呵的笑成一團。

「所以,你是因為和袁樂安住了對門,所以你激動的,拉了一晚上肚子,然後白天上課一直睡覺。」尚珈說完這話,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一點也不斯文。

宋初看到尚珈這樣,一副嫌棄的表情,說道:「大姐,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

尚珈聽到這話,用手擦了一下嘴上的油,直接抹到了宋初的衣服上。

「大姐,這是油,我的天啊。」就聽到宋初在一陣陣嚎叫。

袁樂安,趕緊拿出紙巾,遞給宋初。宋初立刻報以一個溫柔的手語:「謝謝。」回復給袁樂安。

尚珈看着宋初這樣,就對袁樂安說:「樂安啊,我們準備學習一下手語了,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直接看懂你說什麼了,還能給你當翻譯,多好。」

宋初立刻不停的點頭。

蘇可言看着宋初,說:「學吧,我也學呢,你這學了這個手語之後,也許以後還能耍帥呢。」

宋初立刻撩一下自己的劉海,驕傲的說道:「本公子,還用耍嗎,本來就帥。」

宋初這話,倒是沒有誇大,他和蘇可言都是大帥哥,陽光帥氣,兩個人是發小,從幼兒園開始就在一個班了,一直到現在。學習上,宋初卻總是排名第二,因為蘇可言是排名第一。現在宋初變成了排名第三,因為尚珈變成了排名第二。

尚珈立刻接話說道:「宋大公子真帥,只不過就是千年老二,現在是千年老三了,我看,樂安學習也很好,你要變成千年老四了。」

說完,大家笑成一團。

對於袁樂安而言,她從小沒有什麼朋友,因為不能說話的原因,之前在M國,所有的課程都是家教在家裡教授的,接觸的也都是家裡的這些人,偶爾出去,都是達叔一定在旁邊的。她沒有過上學的經歷,沒有過和朋友們一起的經歷。

「昨天我去醫院了,我媽病了,我去看了 看,回來就晚了,再寫作業,就更晚了。」蘇可言解釋道。

宋初一看蘇可言說話的表情,立刻就說:「你小子沒說實話。我跟你一起長大,還不知道你嗎。」

蘇可言瞪了宋初一眼,「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

「我昨天去送外賣了,我需要錢,沒錢了,我媽住院是真的,我爸又來要錢了,再這樣下去,房租要交不上了。」

袁樂安立刻比划起來手語:「昨天的醫藥費,我給你,我可以出的,我家有錢。」

蘇可言說道:「不用,本來就是你為了救我才受傷的,醫藥費我出。」

宋初看着蘇可言說道:「我覺得吧,你還是拿着你的醫藥費吧,她家有錢。」

「她家有錢是她家的呀,那我得給她付啊。」

「她家真有錢。」尚珈說道。「昨天不是樂安受傷了嗎,然後今天我去辦公室交作業聽到老師們在說,今天一早,校長就收到了幾千萬的捐款,說是讓咱們學校改善教學樓的,改善體育設施,體育館什麼的。」

蘇可言和袁樂安一起興緻勃勃聽尚珈繼續說下去。

宋初是裝出來一副很想知道的樣子。

尚珈,清了清嗓子說:「這筆捐款的神秘人就是樂安的哥哥,早上直接有穿西裝的人,來找的校長,然後她哥哥直接打視頻跟校長溝通的,溝通之後,當場就把錢打給學校了。」

「校長還問了一句,為什麼要捐款呢。他哥哥說,他媽媽也是這個學校畢業的,另外,他妹妹袁樂安,昨天在這個學校被弄傷了,所以,他捐錢,幫助學校,修理一下校舍。」尚珈繼續說道。

聽到這話,蘇可言看向了袁樂安:「你還有哥哥呢,昨天去你家,沒看見你哥哥呢。」

宋初立刻拍打了蘇可言的腦袋一下,說道:「你腦子傻了啊,人家的哥哥在M國呢,你昨天去,怎麼看見。」

蘇可言立刻反應過來了:「哦哦哦。忘了忘了。」

袁樂安比劃手語道:「這個事,我還不知道呢,但是聽這些話,像是我哥哥說的。可能是達叔告訴我哥哥了。」

「所以,人家真有錢,你就別晚上送外賣掙錢,白天在這睡覺了。」宋初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