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康醫生,你走開
康醫生,你走開 連載中

康醫生,你走開

來源:google 作者:依稀往夢似曾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知嬗 康鉞澤 現代言情

又名《分手後,我嫁給了隔壁鄰居》,《小青梅,今天你結婚嗎?》(毒舌心外科醫生+暴力女設計師,雙潔,天降亦是竹馬)容知嬗搬到新家的第一天,忽然就得知男朋友在千里之外出軌了……這樣的甘蔗男不分手,難不成還留着過年嗎?好巧不巧這時電梯門開了一隻白色薩摩耶直奔她而來……你,不要過來啊!哎呀媽呀,後空翻變成一字馬大劈叉我的腳,我的腳!嚶嚶嚶!放心,康醫生帥氣又多金……願意負責任親親小青梅,你想起我來了!結婚嗎?呃,不是,你要買保險嗎?來,來,來,咱們先簽署這些文件,再去看你異父異母的親哥哥!什麼,我簽署的那些文件不是買保險的,而是領結婚證的申請表!?不要,離婚,離婚,離婚!生氣暴走的容知嬗:康醫生,你走開!腹黑寵妻的康醫生:好咯,老婆大人!龍有逆鱗,觸之​即死!​二選一的時候別選我,我不做你的第二選擇別無選擇的時候也別選我,我不是你迫不得已的選擇!全程高能,甜蜜無虐作為作者親媽,不喜替身文,虐妻文,不是女主死去活來,就是男主法盲加腦殘所以自己寫文,勵志打造每一次的男主女主,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童話故事!展開

《康醫生,你走開》章節試讀:

容知嬗看着是個溫溫柔柔的漂亮洋娃娃,其實卻屬毛驢順性格,牽着不走打着走。

就因為被鋼琴老師說她不適合學習鋼琴而擰巴上,賭氣說啥都不願上古箏課。

後來陰差陽錯的改成學習跆拳道。

只是因為當時她氣得整個人都快炸開,被容爸非要拖着去到古箏教室後。

總覺得古箏老師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怪怪的。

她已經無法再次承受被拒之門外的痛苦跟羞恥感。

(古箏老師,我就只是看你這個小姑娘長得好漂亮,睫毛翹翹的……

難道,這也有錯嗎?!

嚶嚶嚶(ಠ╭╮ಠ )……)

賭氣跑出教室的容知嬗,看見外面一片空場地上。

幾個比她年紀略微要大些的男孩子們。

正拿着木板在那裡哼哼哈哈,一陣用力擊打。

她立刻衝過去,跟着有樣學樣的一陣哼哼哈哈。

直接打碎了木板,也打飛了拿着木板的師兄弟。

(不敢說話的小哥哥們,緊緊的相互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哪裡來的野蠻妹子,教練,我們好怕怕,救命啊!

(*꒦ິ⌓꒦ີ)°°°°°)

旁邊正在教授技巧的跆拳道教練厲仲旻卻一眼就看中容知嬗。

非要說什麼她骨骼清奇,好好培養,將來定是個習武的好苗子!

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你先忍着點兒,我把踝骨頭給你扳正回位……」

年輕男子把絲巾疊起來,塞到容知嬗嘴裏。

容知嬗雖然有些困惑,不過她儘管從沒被正過骨,卻也曾看見過練習時受傷脫臼的師兄師弟們,都是怎麼鬼哭狼嚎的被老隊醫按着正骨的。

所以也知道,為何男子非要堅持把絲巾塞到自己嘴裏。

於是她張口咬緊絲巾,雙手更是用力捏緊成拳。

然後看了一眼男子,毅然決然地點點頭。

表示,我已經準備好了!

來吧!

「得罪了!」

年輕男子拉着容知嬗膝蓋上**破口用力撐開,把她秀氣的腳,從襪子破口處拉扯出來。

容知嬗的腳秀氣漂亮,腳趾比較長,腳趾甲一個一個非常圓潤好看。

沒塗抹指甲油的腳指甲半透明,泛着珍珠表面一樣的瑩光。

脫臼的踝骨部分被男子的手掌溫柔掌握住,然後他順時針方向慢慢旋轉着。

然後,就衝著她陽光明媚的一笑。

容知嬗只覺得眼前彷彿出現了丁達爾現象:太陽撞破烏雲霧霾,萬千陽光正好漏下,燦爛耀眼……

「嗯?……啊!(-̩̩̩-̩̩̩-̩̩̩-̩̩̩-̩̩̩___-̩̩̩-̩̩̩-̩̩̩-̩̩̩-̩̩̩)」

容知嬗自我感覺自己並沒被男色所迷。

因為她的注意力,當時完全都放在他修長白皙的手指上,誰讓她是個不折不扣的手控。

對特別好看的手,她有着特別深的執念。

可能是小時候因為手被鋼琴老師無情地拒絕了吧!

自此,人生當中有了第一次挫敗體驗!

男子跟着又趁容知嬗不注意的時候,用力一拉一投。

就把她脫臼的踝骨骨關節,硬是給按壓回位。

其實脫臼複位半點兒都不疼,甚至有些時候幾乎沒有太大的感知。

疼痛的位置,主要還是腳背骨折的部分。

不過足舟骨骨折的地方,卻沒法可以手動復原。

然後就以兩個人肉眼可見的速度,容知嬗的腳背就跟發麵發糕一樣快速的腫脹起來。

「乖孩子,真棒!」

年輕男子伸手在容知嬗發頂上揉了揉,揉過後就有些尷尬的舉着手。

這本來是他平常獎勵Queen時,養成的習慣動作。

那啥,不好意思哈!

我剛才把你當狗狗了,哈哈哈,好尷尬啊!

容知嬗雖然覺得自己早上洗了澡才出門的,腳也一點兒都不臭!

等等,他剛剛不僅摸了她的腳,甚至還摸了她的頭!?

她怎麼可能會沒任何強烈的,想要反胃噁心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呢!

容知嬗壓根不知道,年輕男子內心裏此刻都在想什麼。

她只是看着自己的發糕一樣腫起來的腳背部分。

想着的卻是剛剛男子好像先摸了她的腳,才又摸了她的頭。

難道他就不覺得,這個舉動很噁心嗎?!

就連蕭宸宇作為她的男朋友,足足花了三年多時間,她才能勉強容忍他可以偶爾抱抱她,親親她面頰!?

「是我不好,出電梯的時候不該放開牽引繩!」

年輕男子繼續道歉,邊伸手去拍打了一下QUEEN又湊過來的,想要趴到容知嬗腿上的狗頭。

QUEEN這隻色狗,最近一段時間。

總喜歡撲倒年輕漂亮女孩子玩親親,尤其是露着大腿的女孩子。

剛才肯定是看見她露出來的大腿,一時興奮過度才急急忙忙衝過來。

「該把它宰了燉狗肉湯鍋!」

容知嬗也伸手輕輕拍開,QUEEN再次湊近試圖親她的狗嘴。

同時也白了一眼眼前的男子,心底里暗自腹誹。

什麼樣的人養什麼德性的狗。

「不好意思。QUEEN最近一段時間寄養在我三哥家裡,跟着學了些壞習慣。

不過你放心,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女狗狗!」

年輕男子趕緊解釋,QUEEN不要臉面,他還要臉呢。

「我也有責任……就不該穿這麼高的高跟鞋出門。」

容知嬗說到這裡時微微一怔神。

因為忽地就想起來。

今天一大早上剛起床時,姑婆打長途電話過來跟她說,讓她今天一定不要出門。

若是非要出門的話,一定要小心躲着些,避免有什麼血光之災,免得將來招小人嫉恨!

「啊,真的有流血!」

容知嬗看清楚自己**被撕破露出來的大腿內側,被牽引繩快速拉扯着劈叉落到地上時,剛好落到她自己的鑰匙上。

鑰匙上本來有個蕭宸宇前幾天送給她的水晶愛心吊墜。

此刻跌碎的水晶愛心,其中一片碎片直接插在她大腿皮肉里。

容知嬗隨手拔出指甲蓋大小碎片後,立刻驚呼出聲……

姑婆可是說了,如果不見血就沒事,見血的話想躲都躲不過。

見血必定會遇上桃花債!

話說,桃花劫,爛桃花什麼的她有聽說過。

桃花債又是個什麼鬼玩意?

想起剛才在電話里聽到自己男朋友蕭宸宇跟別的女人直播的一部島國大片。

可不是就是爛桃花嗎!

容知嬗的心情,瞬間就又不太美麗了!

蕭宸宇是她交往三年的男朋友,兩人已經開始談婚論嫁。

並且說好今年五一放假就回去訂婚,爭取年底時舉辦婚禮。

該死的蕭宸宇,我恨你!

容知嬗想到這裡,雙手握成拳頭。

恨不能現在就買張機票飛去漢城。

抓住蕭宸宇的衣領,再給他來上一記狠狠的過肩摔!

「嗯?」

年輕男子蹙眉,覺得眼前的女孩子好奇怪哦!

腳踝脫臼了,她沒吱聲。

腳背的足舟骨骨折了,也沒吱聲。

怎麼大腿上才扎一小片指甲蓋大小的碎片,滲透出來的一抹血珠卻讓她花色失容。

難道是……

暈血?

還是怕留疤?!

看起來矮墩墩的,一雙腿也不是那種又長又細的**。

況且還是傷在大腿內側。

就是留疤也不會被人輕易看了去!

至於嗎?!

這咬牙切齒地模樣,他都懷疑下一秒鐘,她會不會直接揮拳砸到自己臉上來?!

好像,也不至於這個苦大仇深吧?

「你懂什麼!」

容知嬗伸手撿起男子的真絲絲巾,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大腿內側的傷口。

然後就看見原本淡淡的胎記漸漸變色,眼眸跟着也變得凝重起來。

「這麼點兒皮外傷,應該不會留疤?」

等等,他看到了什麼!

在她大腿內側上,怎麼突然肉眼可見的出現了有一朵類似紅色山茶花一樣的紋身。

剛開始的時候或許並不明顯,這會兒因為沾上了血後。

花瓣的輪廓,變得更加的清晰可見。

似乎已經不是胎記,而是個實實在在的紋身!

而這個茶花紋身的形狀,卻讓他感覺到十分眼熟。

莫非,是她?!

「嗯?」

容知嬗同樣回以男子一個疑惑的目光。

她剛剛不過是感嘆姑婆的神棍說法,又一次被兌現。

那這個陌生男子,又在疑惑個什麼勁?!

難道也是因為看了黃曆,確認今天不適合出門,而執意出了門?!

想到這裡。

容知嬗就忍不住抬起頭終於去看了一眼對方。

好歹也該認清楚肇事狗的狗主人是個什麼模樣不是。

從側面看過去!

哇靠,他的睫毛好長啊!

高挺的鼻樑從側面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弧度。

眼眸清澈。

濃密的長睫毛投下三分陰影,勾勒出比國人更加深邃的眼窩。

他有着西方人的立體面部輪廓,東方人的精緻五官。

明眸皓齒。

好一位翩翩傲世佳公子!

年輕白皙的臉龐上生有一雙桃花眼,眉眼間稜角分明,展現出霸氣與溫柔共存的獨特氣質。

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更是無可比擬的,清風朗月般的俊秀。

眉眼間看上去跟電影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夜華君,居然有着那麼三四分相似。

而另外的幾分不相似。

則是因為他可能有混血血統,五官輪廓要比屏幕上夜華君,更多出了幾許異域風情。

他見容知嬗看自己,勾唇一笑,嘴角邊上有個梨渦,弱化了他自帶的凌厲高冷。

「……朗朗如日月入懷,皎皎如玉樹臨風,肅肅如松間徐濤,灼灼如岩下燦電……」

容知嬗忍不住下意識的低聲吟詠道。

「what do you mean?」

年輕男子素來知道自己因為長得好看,每次有女人悄悄打量他時,免不了都會露出含羞帶。

卻又總是看個沒完沒了的花痴模樣。

沒想到,這麼清新脫俗的小姑娘也是個俗人!

年輕男子很快有些不耐煩的蹙眉,恢復了一如既往的高冷!

腦子卻忍不住開始思考,這個女人她剛剛說兩句話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是誇他,還是……罵他?

而且只是隨便瞄了他一眼,就扭過臉!?

難道,他還不夠好看嗎?

為何她沒有跟別的女人一樣的露出花痴嘴臉。

他反而還覺得有些不太適應了呢?!

通常遇上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原因。

一是心有所屬,二是這女人是拉拉。

就是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屬於哪種情況?

才會對他這麼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大帥哥,視而不見?!

難道說,想故作姿態,玩欲擒故縱?!

還有,為何他總感覺。

她看着有點兒眼熟呢?!

莫非是什麼新晉的流量小花,刻意跑來這裡跟他演一出偶遇的戲碼!

不是他自戀。

而是這些年為了引起他的注意,很多女人用盡手段。

有御姐范的直接開車撞他的車想要製造車禍,可惜了他最喜歡的保時捷。

也有清純妹子,就比如像現在的這位。

故意摔倒在他面前,可惜被他直接當成腳踏墊,跨了過去!

甚至還有瘋瘋癲癲的,假借玩真心話大冒險之類,撲上來就非要親他的!

更不要說,還有那種給個好臉色,就敢以他女朋友自居的。

幾乎層出不窮!

容知嬗從年輕男子的眼眸看出來了他的那一抹不耐煩。

她亦同樣的也湧出來一絲不耐煩情緒,甚至還有了一種難以啟齒的煩躁不安。

因為姑婆說了,見血必然會牽扯上桃花債。

她這個人,最是怕麻煩。

尤其跟男人牽扯不清。

況且還是個這麼漂亮好看的男人。

總覺得今天這事兒,搞不好會沒完了?!

果然,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我在說你很帥,ABC嗎?」容知嬗聽說來L市發展的許多老外,都喜歡在蘭芷苑買房子或是租房。

以前她在曼妮的打雜事務所里打工時,就曾來這裡幫一個老外溜過好幾次狗來着。

「你能自己站起來嗎?還有沒有哪裡受傷?」

年輕男子作為一名醫生,非常懷疑剛才的劈叉,會不會讓她大腿上韌帶有拉傷。

「應該可以!」容知嬗勉強試了試,想要自己頑強的站起來。

劈叉對於一般的成年人可能會受傷,於常年練習跆拳道的她來說,就只是小意思。

那隻叫QUEEN的薩摩耶大狗,顯然還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經闖下了大禍。

依舊興奮的把前爪搭在航空箱上繼續扒拉,似乎對裏面的大貓鰲拜非常感興趣。

鰲拜是容知嬗兩年前撿的一隻流浪貓,是混血緬因貓。

黑臉棕毛綠金瞳色,臉部毛髮濃密。

因為跟徐錦江在《鹿鼎記》里扮演髯須濃密的鰲拜,十分相像,所以才被賜名為鰲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