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直播賣假酒,水太深把持不住
開局直播賣假酒,水太深把持不住 連載中

開局直播賣假酒,水太深把持不住

來源:google 作者:卡樂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卡樂雲 姜辰 都市小說

【爽文】+【系統】+【直播】+【搞笑】+【無女主】「家人們看過來,宮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這酒怎麼樣,聽我給你吹……」姜辰坐在直播間對觀眾們一通胡侃「主播,你不會是在賣假酒吧?」「我勸你一句,網上的東西都是虛擬的,你把持不住」「現在這些主播喲,為了一點點達不溜,臉都不要了」……觀眾們紛紛提出質疑姜辰嘴皮子都磨冒煙了,銷售額依然為零,為了證明自己賣的不是假酒,他只好親自喝了一杯,然後哐當一聲倒在了地上……一個機械的聲音響起:「恭喜宿主綁定最強直播系統,給你個抽獎的機會要不要?」展開

《開局直播賣假酒,水太深把持不住》章節試讀:

現在的情況完全出乎了姜辰的預料,自己挑明了是在賣假酒,不料下單的人卻越來越多。

「家人們,請理智消費,你們給的愛太沉重,我有點承受不起了。」

蘇月在一旁嘟着嘴說:「但願主任不會看這場直播,用銷售數據能把他糊弄過去。」

姜辰看着在線人數已向六千邁進,心裏樂開了花。

直播了一年多,何曾遇到這種盛況。

「傻缺系統,說好了觀看人數到一萬,你就得給我一萬塊錢哦!」

【檢測到宿主有辱罵本系統的行為,這一萬塊錢給不給就兩說了。】

「喂,你應該是個沒有感情的系統,要不要這麼小肚雞腸?」姜辰抱怨。

【一切解釋權歸本系統所有。】

「我親愛的好系統,你顏值勝過吳鹽祖,才華堪比周姐倫,我一時失言,冒犯到你,還望你多多包涵。」

好漢不吃眼前虧,姜辰主動認了慫。

對於很多人來說,一萬塊錢都算一筆大錢了,但對姜辰來說則不然。

一萬塊錢在他眼裡,那就是命。

男人為了錢低頭,不算喪失尊嚴。

死要面子活受罪,面子一點都不值錢,只有達不溜才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姜辰還在腦海中與系統鬥嘴,蘇月這邊已經興奮地嚷嚷開了。

「小主播,咱們的白酒已經賣了五十瓶了。」

姜辰聞言眼前一亮,按照之前與廠家定下的分成比例,他已經可以獲得五百塊的提成了。

開播一年半了,何曾享受過這種日進斗金的待遇。

「我買主播的酒不為別的,就沖他這份實誠。」

「當然如果能幫我要到旁邊小姐姐的電話號碼,就更是錦上添花了。」

「你小子色中餓鬼,隔着屏幕飽飽眼福就行了,最多浪費兩卷衛生紙。」

「我看主播跟小姐姐還挺般配,要不然你們搞個戀愛直播,怎麼樣?」

「從戀愛到生孩子,全程直播,不許省略中間過程。」

「我這個人熱愛學術研究,尤其是喜歡探究生命的起源。」

這波大節奏一帶,水友們紛紛起鬨,隔着屏幕當起了月老。

蘇月看着滿屏彈幕飄過,臉上的紅霞更盛,不自覺瞟了一眼身旁的姜辰。

這個小主播,相貌平平還有點土,但身材還算不錯,有點彭魚晏的意思。

姜辰當然也看到了水友們的話,乾咳了兩聲掩飾尷尬,目光在蘇月的大腿上掠過,又像做賊一樣快速收了回來。

「蘇美女,這周日你有空嗎?」

蘇月怔了怔,扭扭捏捏地說:「這周不行,我有個親戚要來,我得陪她。」

這一問一答,像導火索一樣,將直播間的氣氛推向**。

「主播真是硬核撩妹,一上來就這麼直接。」

「我就欣賞主播這種氣質,搞對象哪有那麼多彎彎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主播好慘,至少要憋一周。」

「也不一定,遇到麻煩了可以通過別的渠道解決嘛!」

「我勸你們做人要善良,不要搞歪門邪道。」

姜辰見蘇月和水友們顯然誤解了他的意思,連忙解釋說:「我說的是星期天,問你星期天有沒有空?」

「噢,這樣呀!」蘇月的語氣竟然有些失落。

「我們廠子周末都放假,怎麼了?」

姜辰笑着說:「今天我們合作這麼愉快,我想着賺到錢了請你吃飯嘛!」

蘇月眨了眨眼說:「這才賣了五十瓶酒,你也沒賺幾個錢,不如下次吧!」

她故意這麼說,就是為了刺激水友們下單。

果然不出所料,話音剛落,**又是幾個訂單。

「為了主播的幸福,這假酒我買了,就當提前喝你們喜酒。」

「酒不酒的倒無所謂,我就想探究生命的起源。」

「我買的不是酒,是小姐姐對主播洶湧泛濫的愛潮。」

「我受不了了,容我先去哆嗦一下。」

「雨下整夜,我的愛溢出就像雨水。」

姜辰連連勸阻道:「家人們,這假酒買回去可千萬別喝,不然腦袋裡說不定會響起奇怪的聲音。」

「什麼奇怪的**?」

「不是,我不是說**,我說的是**……焯,這什麼破輸入法?」

「說實話,我看到你身邊的小姐姐,已經腦補出了很多聲音。」

「你這麼一說我就有畫面感了,我得去看點藝術類音像製品。」

「兄弟你也愛好藝術?喜歡哪個國家的藝術家?」

「那還用說,當然是與我們一衣帶水的那個浪漫國度。」

姜辰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畢竟是喝了假酒才綁定的系統,希望別人不要遇上這麼倒霉的事吧!

「家人們,這假酒限量發售一百瓶,賣多了我良心過不去。」

一百瓶的提成也有一千塊了,姜辰不是貪心的人。

再說了,眼看着直播間觀看人數不斷上漲,系統的一萬塊獎勵已經在向他招手。

「就沖主播這份耿直,我就得買一瓶,將來傳給我女婿。」

「你女婿造了什麼孽?遇到你這種老丈人。」

「主播良心大大的好,順便幫我摸摸旁邊小姐姐的良心怎麼樣?」

「已經關注主播,期待你與小姐姐戀情的後續發展。」

「這周日的情況,一定要及時向大家彙報。」

「如果條件允許,最好形成一個八百字的書面報告。」

看着水友們調侃的話,姜辰被逗樂了。

蘇月見訂單不斷飆升,心裏的石頭終於落下,看來勉強能跟主任交差了。

很快一百瓶酒已經售空,姜辰說到做到,將商品下架。

「主播言而有信,我敬你是條漢子。」

「可惜我手慢了一點,沒搶到這麼好的假酒,讓我老丈人再多活幾天吧!」

「主播可要守住節操,不要像那些棒槌主播,把前進的道路越走越窄。」

「就是,最後夾在中間進退兩難,忙一身大汗,啥沒撈着不說,還交出去一梭子彈。」

蘇月見直播間里不少水友為沒買到酒而遺憾,忍不住問道:「現在大家這麼熱情,你怎麼只賣一百瓶?」

「因為這裡水很深,我怕把持不住。」姜辰淡淡地回答。

雖然都是水友們自願的,但賣假酒終究不算光明正大的事。

「男人就那麼怕水深嗎?」蘇月幽幽地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