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師姐逼我現身,然後被嚇哭
開局師姐逼我現身,然後被嚇哭 連載中

開局師姐逼我現身,然後被嚇哭

來源:google 作者:無風起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離 蕭靈樞

【史上最沙雕、最殘忍的小說,如果覺得不適,請自行停止閱讀!記住:這是沙雕書!】【本人的腦洞很大,麻煩諸位忍一下!】江離明明帥到沒朋友,為何剛見面就把宗門聖女嚇哭?他修為低下,為何所有大佬一見面都跪在地上求放過?這一切,都要從他掉入糞坑的那一刻說起……【再牛逼的簡介也無法形容本書的優秀,請移步正文】展開

《開局師姐逼我現身,然後被嚇哭》章節試讀:

寒風乃是刑罰堂大長老的親傳弟子,聽見有人不樂意,當即呵斥道:

「你懂什麼!我親眼所見蕭靈樞來找江離,還滿臉期待讓他扔什麼東西。

她可是本宗聖女,何時拿正眼瞧過任何一位男弟子?

你們仔細想想,江離小兒資質低下,除了帥一無是處。

可帥又不能扔出來,結合前不久的流言,我們可以很輕易推斷出她想讓江離扔的東西是什麼。

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大便!」

隨從們還是很不情願。

偷大便這種事情,想想就覺得離譜。

有機智的小夥伴眉頭一挑:「韓師兄,大便有什麼稀奇的?咱也能造呀,根本不需要來泔水司偷!

依我看,咱不如各回各家,然後……你懂得。」

「你懂個屁啊!」寒風暴跳如雷,「你特么的是不是沒有腦仁?

蕭靈樞是誰?是聖女!

難道她會對普通大便感興趣嗎?一定是某種不一般的大便,說不定真的能隱身。」

隨從們本來頭腦就不太靈光,聽完更糊塗了。

能隱身的大便?我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所以韓師兄的計劃是?」

韓風冷笑起來:「江離小兒仗着自己能扔一些詭異的大便,竟敢不把我放在眼裡。

這口氣不出,我實在是難消心頭之恨!

你們想想看,他修為低下,連須彌戒指都買不起。

如果真有那種詭異的大便,肯定隨身攜帶。

不對,沒有如果,他一定有!

所以你們的任務是偷偷潛入他的卧室,趁他睡着,把大便偷走!

這樣一來,不但他無法再吸引蕭靈樞,我也能找到理由當面在蕭靈樞跟前扔大便了。

江離小兒想在宗門比試的時候大展宏圖?簡直是痴心妄想!

我們直接偷走他的大便,看他還怎麼囂張!」

眾人長舒一口氣。

還好還好,不是要去掏糞坑。

糞坑雖然大,但這次整個宗門的低階弟子都來了,站都站不下。

若是勉強去擠,倒也能擠的進去。

不過能不能掏到大糞就兩講了。

這些低階弟子一副家裡人去世的模樣,真因為大糞打起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有隨從想要拍馬屁,立刻笑道:「還是韓風師兄腦子好啊,不像那群白痴,大冬天去掏大糞。」

韓風思索一番,點了點頭:「你這句話倒是提醒我了。

江離小兒雞賊的很,肯定也意識到自己手中的大便很驚人,不想讓別人知道。

一粒米如果想要讓別人找不到,藏在米堆中是最好的選擇。

一坨大便如果想要別人找不到……」

「那就把它藏在糞坑之中!」

所有人眼睛一亮,然後嚎嚎大哭起來:「師兄,我們真的不想去掏糞坑啊!」

「你們是白痴嗎?」寒風憤怒地吼道,「誰讓你們去掏糞坑了!你們難道不會高價回收嗎?

本人這些年給了你們那麼多靈石,是時候付出回報了!」

眾人還是有點不太放心:「但現在宗門吵的沸沸揚揚,說聖女喜歡看人扔大便。

以她的絕世容顏,這群低階弟子怕是不會輕易將大便賣給我們。」

寒風冷笑連連:「本人乃是刑罰堂大長老的親傳弟子,誰敢不給我面子?

今天他們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

還不趕緊去!」

「收到!保證完成任務!」

所有人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江離可恥地睡著了。

身為一個靈根不佳的弟子,修鍊什麼的,根本沒有什麼卵用。

還是睡覺來的舒服。

因為睡着之後肯定不會生氣!

他正夢見自己將系統打得親媽都不認識,就感覺什麼人在戳他的脊梁骨。

卧室,刑罰堂的諸多弟子把江離團團圍住,急得直撓頭:

「怎麼辦?他似乎睡著了。」

「屋子裡找了一圈,沒看見大便啊。莫非真的能隱身?」

「關鍵是如果它能隱身,咱也看不見啊!王林,你主意多,現在該怎麼辦?」

王林乃是寒風的頭號狗腿子,立刻想到了主意:「你們誰帶瀉藥了?」

眾人臉色大變:「莫非你想……不太合適吧?咱可是正經修士!」

「有什麼不合適的!完成不了韓師兄的委託,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王林似乎做了個艱難的決定:

「你們想啊,江離小兒沒有須彌戒指,那他是怎麼做到當著聖女的面扔大便的?

總不能一直拿着大便吧?

那多不雅!

所以答案只有一個——他自己現場生產了一坨!」

噗!

眾人噴出一大口老血。

當著聖女的面產大便?這是人乾的事嗎?

王林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兄弟們,無論他究竟把大便藏在了哪裡,都不重要!

寒風師兄有意教訓他,如果咱給他喂點葯……」

眾人連連點頭,看着熟睡的江離,又恨又氣:

「說得對!長得帥就算了,竟敢用這麼下作的手段吸引聖女的注意。」

「就是因為他,咱才來偷大便的。一旦傳出去,咱就別做人啦!」

「他必須吃藥!看他還敢不敢囂張!」

剛掰開江離的嘴,他就醒了過來,面露不解之色:「諸位師兄這是在幹什麼?」

王林撓了撓頭,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我說我們是來疏通下水道的你信嗎?」

「諸位師兄乃是刑罰堂的正式弟子,自然一言九鼎。不過……」江離瞳孔微縮,「泔水司似乎沒有下水道。」

「是嗎?」王林持續撓頭,「那這就有點尷尬了。」

江離點點頭,話鋒一轉:「你們是不是來掏糞的?」

王林眼睛一亮,頭點的跟打夯機似的:「對對對!我們就是來掏糞的,你真是個小機靈鬼!」

江離哦了一聲:「所以你們在還等什麼呢?去晚了可是連湯都撈不到了。」

所有人哭喪着臉。

完蛋!

即使萬般不願,也要去掏糞了。

這可如何是好!

平靜而又正常的一天就這麼接近尾聲。

子時。

繁星點點,皓月當空。

夜未央。

江離還未躺下,門口突然熱鬧起來。

那些掏糞的少年們將他的住處團團圍住,神情悲憤無比:

「江離!你給我們出來!」

「我們好心幫你掏糞,你竟然做出此等喪盡天良之事!」

「今天不給個說法,誰也別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