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被堵門催債,我反手選擇不還
開局被堵門催債,我反手選擇不還 連載中

開局被堵門催債,我反手選擇不還

來源:google 作者:是小貓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是小貓呀~ 都市小說 錢無歸

一覺醒來,錢無歸穿越靈氣復蘇之初的平行世界,結果剛穿越過來的他就被人催債上門,然而卻意外覺醒了理直氣壯系統叮!檢測到宿主被人催債,請做出以下選擇(1,選擇欠債還錢,獎勵男男男女女女混合六打2,選擇欠債不還,獎勵宿主大金磚)看到這兩個選項,錢無歸果斷選擇了選項2,然後邪魅一笑,直接對着催債的人問道:「你們知道我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嗎?」(叮!檢測到宿主已經選擇了第二項,獎勵已提前發放,請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一次理直氣壯,否則,獎勵將會被收回)我錢無歸憑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恭喜宿主,成功理直氣壯,大金磚時效延長至永久……展開

《開局被堵門催債,我反手選擇不還》章節試讀:

「卧槽,打野你在搞什麼啊快支援下路啊!!!」

「那個射手馬可波羅,你到底會不會玩?」

「卧槽,這草叢怎麼有人!」

「啊,妲己不要殺我,我是主播!!!」

「那個鐘馗,你鉤子能不能鉤住?」

「喲呵,還敢還嘴,你在狗叫什麼?」

最終,伴隨着名為「失敗」的兩個大字緩緩地出現在公屏上,坐在屏幕前的錢無歸不知道是因為氣急攻心還是因為其他原因,直接就暈了過去。

而就在自己暈過去之前,錢無歸嘴裏還在不斷地叫喊着:「不要斷我一連勝啊!」

……

2048年,平行世界,藍星,江海市,百爛中學。

百爛:意味着像百花綻放一樣燦爛美麗,而不是像菜雞一樣得擺爛……

關於這所學校的名字寓意,基本上在每次周一的升旗儀式上,校長都會強調一遍,這也就導致了,關於百爛的真正含義,這所學校的老師和學生都認為雀氏是醬紫。

至於真相到底是什麼,對於處於局外的人來說,那是誰也不知道。

而作為局內人,每次在召開老師大會時,看着校長那自信滿滿的演講,老師們都只能無奈地攤攤手╮( •́ω•̀ )╭並表示:咱們啊,也不敢說,咱們啊,也不敢問。

………

「錢一天,憋睡了憋睡了,快起床了……「

突然,正在沉睡中的錢無歸聽到不知從哪裡傳來了一陣對自己的呼喊聲。

對於現在的這位不知道於無邊無際的黑暗空間之中遊盪了多久的王者戰術大師的錢無歸來說,這聲呼喚就像沙漠之中行走了很久的人,在口渴之極的時候發現了一汪清泉一樣,甘甜可口。

而在這黑暗中,錢無歸的意識順着這聲音的來源尋去,突然在不遠處發現了一絲光明,見此,錢無歸的意識直接飄了過去。

……

而此時,百爛高中位於102的高二教室里,錢無歸慢慢地感覺到自己好像睡著了一般,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突然,一絲光線緩緩照射在了錢無歸的眼皮上,而感受到這光線的照射後,錢無歸緩緩醒來。

醒來後的錢無歸看着這周圍熟悉的桌椅教室,以及那一張紙熟悉的後腦勺,特別是自己面前的那顆在陽光的照耀下正閃閃發光的大光頭,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錢一天」,是在錢無歸經歷了他的封神一戰後,其他人給他起的外號。

曾經的錢一天由於打了一日的王者農藥,後來被因為這農藥的毒性太強,因此被送進了醫院。

然而,醒來後的錢無歸感受到醫院這比自己家還多一G的網速的WIFI,卻是更加興奮了。

而也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後不久,有一位學校里資歷較老的老師對錢無歸做出了這樣的評價:

「如果這個小伙幾能把用在磕農藥上的精力和時間用在自己的學習上,也不至於來到這個如同百花綻放一樣燦爛的中學。」

「我不是正在寢室上號來着嗎?我只記得那把輸了過後,我就直接腦袋一暈,感覺眼前有點發黑、意識有些喪失。」

此時的錢無歸還在整理自己的思路,絲毫沒有預料到接下來將要發生的危險。

然而,此時的錢無歸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直接站起身來大叫了一聲:「卧槽,難道是我猝……」

結果還沒等錢無歸說完自己的話,結果就見到自己眼前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小點,隨後這個小點在自己的眼前迅速放大,如同蛟龍出海般,向著自己所在的位置飛射過來,感受到這頗具微笑性的大殺器,他下意識的伸手一抓。

「啪嘰!「

只聽見一聲猶如石塊入泥的聲音響起,並且伴隨着周圍一聲聲大吸一口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聽到這聲音的錢無歸轉頭看去,卻頓時發現自己周圍的人都正在用一種驚訝又帶着幾分詫異的眼光正在盯着自己……的鼻孔處?

而此時,身為錢無歸同桌的夏唯怡看到錢無歸的動作,再加上周圍同學異樣的目光,頓時感覺有些無地自容起來。

說著眾人的眼光看去,可以看到,此時的錢無歸臉上是一抹自信的笑容,不過其保持着抓筆的那隻手卻懸停在了半空中( ͡° ͜ʖ ͡°)ツ

然而,這原本看起來非常和諧卻又帶着幾分帥氣的畫面,卻被這主人公那鼻孔處插入的粉筆打破。

感受到自己鼻孔處傳來了一股潮濕而又帶點溫度的感覺,再加上一些疼痛,錢無歸終於是確定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於是不由得嘀咕道:「我去,我居然沒有在做夢,我真的猝死了,而且好像還穿越了?」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感受了一下自己鼻孔處的酸爽,當事人表示:這不比老譚酸菜更更夠味兒?

如是想着,錢無歸又把那隻下意識伸出去的手迅速地抽了回來。

接着,又在眾人的注視下,試圖掩耳盜鈴,用書擋着自己的臉,然後慢慢地嘗試着想把自己鼻孔處的粉筆取下來。

一邊取一邊還說著:「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然鵝,卻因為鼻血的潤滑作用地緣故,嘗試了幾次三番以後,錢無歸也沒有準確地拿捏這粉筆頭。

旁邊的夏唯怡見狀,本想說一句:「無歸啊,你拿捏不住的。」

結果,就見着錢無歸不知道從哪裡抽了一張紙出來,然後直接用這張紙包裹住了粉筆並將其抽了出來。

見此,夏唯怡想說出來的話也卡在了喉嚨中。

不過,對於一名話癆來說,夏唯怡只覺得卡喉嚨的感覺太不舒服了,總感覺不吐不快,於是還是對着錢無歸說了一句:「你猝不猝死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社死,那是肯定的。」

聽到這話的這時候才悠悠轉醒的錢無歸這才突然反應過來,剛才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件可以流傳千古的「光輝事迹」。

於是偷偷地用目光打量了一下任課老師,卻發現,自己的這位任課老師正用一種盯上獵物似的眼光看着自己。

見此,錢無歸剛要暗道不好,結果就聽見上面的任課老師突然出聲道:「無歸,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

聽聞此言,雖然錢無歸表面上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其他的反應,而且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但是心裏卻已經開始害怕了。

「叮鈴鈴~」

一陣下課鈴聲響起,此時的錢無歸才終於有了一點時間來梳理一下自己的經歷。

而就在這時,錢無歸卻看到自己的同桌突然神秘兮兮地湊過來對着自己說道:「無歸啊無歸,今天被人面蛛盯上,你怕是有好果子吃了,我就在這兒提前祝你好運吧。」

教師原名任綿竹,作為錢無歸所在班的班主任,因為總喜歡斤斤計較,被她盯上的對象總是會經歷一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嚴刑拷打。

而另一方面,這位「獵物」還會遭受到各種針對,而獵物們就像被黏在了蜘蛛網上一樣,因此,她周圍的一些人團結一致地給她取了這樣一個外號。

聽到此話,錢無歸頓時瞪了同桌一眼,問道:「你瞅啥?」

聽到這話,作為同桌的夏唯怡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回瞪了回來回了一句:「瞅你咋滴」

或許是因為少年時錢無歸性格的溫和帶點逗比,再加上兩人關係很熟的緣故。

夏唯怡直接和錢無歸開起了玩笑。

下課以後,錢無歸順着這具身體的記憶,找到了任課老師的辦公室,果不其然,在見到任課老師後,錢無歸直接被教育了一頓。

然後,就是熟悉的「友好交談,並且當事人直接被要求寫1000字的檢討書。

本來交代完這些錢無歸就可以離開辦公室了,結果因為錢無歸太過於禮貌,走的時候直接說了聲人面蛛再見,於是又被拉了回來在檢討書上又加了1000字。

錢無歸:我淦……

再之後,當事人也不敢講什麼禮貌了,直接拿起自己的檢討書就溜了。

放學回到家,錢無歸看着家裡這一切熟悉的布置,一磚一物,心裏不禁有些感慨起來,不由發出了一聲嘆息。

錢無歸原本是個孤兒,由於從小經歷了許多困難,因為現在的錢無歸心智都比同齡人成熟很多,在許多別的同齡人都被溫暖的被窩封印住時……

頂尖的食物,常常只需要使用最為普通的製作方法,一天之計在於……早,剛從床上起來的錢師傅準備—-做個早餐。

咳咳……言歸正傳,在許多別的同齡人都被溫暖的被窩封印住時,錢無歸已經破開了被窩的封印。

隨後就靠着早些時候,自己在以前居住的孤兒院了解到的手藝,做好了油條,取麵粉,倒油,放麵粉,下鍋,開火,一氣呵成。

雖然剛開始的錢無歸出來時生活非常艱辛,不過還好後來的他運氣還算不錯。

最終錢無歸機緣巧合之下在這裡找到了一處租費便宜卻又和諧的地方。

而由於其自身擁有者相貌像讀者大大們一樣俊美絕倫的外貌。

如同刀刻斧鑿的臉頰,看起來有稜有角俊美異常,自身帶着一种放盪不羈的氣質,也許是瀟洒,也或許不是。

仔細看去,你能看到他的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星目,遠遠看起來有種丹鳳眼的感覺,而其鼻樑,看起來也很高聳立體。

靠着立體的五官,再加上少年錢無歸和善的性格,來到此處以後不久,這位初入人世的青年便很快地和周圍的鄰居們搞好了關係。

雖然自己本身經歷比較困難,但在以前的孤兒院的資助再加上鄰居們的幫助下,錢無歸自己的小日子倒還能過得去。

然而,作為21世紀的敢於見義勇為的錢無歸在看了網上所說的扶倒地老奶奶會傾家蕩產的事情後,滿臉不信,于是之後恰好有一個機會,錢無歸難得地見義勇為了一次,結果……

就這樣,為了還上老奶奶的醫療費,無奈之下錢無歸咬着牙開始到處掙錢,白天就去工地搬磚,早晨還可以買早點,晚上則是當主播,誰能想到……

「咕~~,咕~~,咕~~」

突然,一陣陣聲音響起,正在思考的錢無歸突然聽到從哪裡傳來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第一反應就是以為是自己鬧鐘響了,於是趕緊拿出了看了一眼,結果卻發現手機上一片平靜。

於是,他又嘗試着朝聲音來源尋去,終於發現,原來是自己的肚子發出了不滿的抗議。

還好沒有人,不然錢無歸覺得今天自己可能會再次社死在這兒,雖然……自己已經社死過了。

考慮到自己現在比較飢餓,錢無歸就準備出門去找點食物充饑一下。

想到此,錢無歸便直接向著家門走去……

然而,就在在伸手觸碰到門把手的一瞬間,一莫名其妙的危機直覺,瞬間籠罩在了錢無歸心頭。

當事人只感覺自己好像如果打開了這扇門過後,就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一樣,於是錢無歸伸出去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不過,感受到肚子里傳來的飢餓感,咬了咬牙,錢無歸還是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門把手上。

「嘎吱~嘎吱~嘎吱~」

就在錢無歸慢慢地把房間大門打開後,卻頓時看到了一張,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想見到的臉,於是錢無歸當機立斷直接又把門給關上了。

「嘭!」

「嘭!」

隨着錢無歸的關門,頓時兩道聲音先後響起,一道是門關閉的聲音,而另一道則是門撞到臉的聲音。

而隨着這兩聲的響起,門外的人頓時懵逼在了原地,其中一個人臉上卻是露出了憤怒的表情(ꐦ●д●):

「錢無歸,你TM給老子出來,再不出來的話,信不信我拆你家啊?」

而就在錢無歸聽到這一聲來自地獄的吶喊之聲之後,還是咬了咬牙,選擇了開門。

結果,就看到了一張令他狂笑不止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