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局中局:重生之染血救贖
局中局:重生之染血救贖 連載中

局中局:重生之染血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蘭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蘭芸 現代言情 盛友坦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抬手便可以翻手為雲覆手雨的商界魔王盛友坦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她也曾是三年前那個搶了妹妹未婚夫被萬人唾棄的女人而他只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用來報復他的家人的棋子當年她曾背負第三者的惡名離開,如今她也要那眾星捧月的男子背上亂倫的惡名只是她卻忘了將心收回來,只能跟着他一起沉淪展開

《局中局:重生之染血救贖》章節試讀:

今天應該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到現在她還嗅得到空氣中鮮花的香味,只是夾雜了苦澀的味道。

緊緻的蕾絲紗裙,那是她自己花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親手製作,手中的花束,禮堂的布置,甚至是哪被扔在腳邊皺了的請帖,無一不是她的心血。

不施粉黛便已清麗脫俗的容顏此刻那麼安靜,她一定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一個很長很長,怎麼都醒不來的噩夢。

是的,等她下一次真開眼,那個自己用盡心力愛着的男人一定會像往常一樣將自己抱在懷裡,輕聲細語。

上一秒,她明明還在心裏不斷的感謝上蒼,謝謝它終於要賜給自己一個完整的家。

蘭芸彎下腰撿起地上那張分外諷刺的請帖,哪裡的請客名單上寫着的正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林明,幸福在手,她不想再記恨,即便不再有任何牽扯,她也想就此了斷,他過他的日子,她有她的幸福。

可是這份禮還真大啊。
大到她喘不過氣來。

現在大概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蘭芸是一個恬不知恥的小三,還妄圖跟林家千金爭奪愛人,最後慘被遺棄。

上天甚至都沒有給她喘口氣的機會。

來電鈴聲打斷了蘭芸所有的思緒,是莫楠,她是負責去接母親過來的,莫非。

「喂?
莫楠!」
蘭芸覺得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母親的心臟不好,今天的事情她千萬不能知道。

可是更多的時候,是事與願違:「芸兒,剛剛林念吟跑來鬧了一場,說你是小三搶了她的未婚夫,蘭媽媽心臟病發,送醫院了,你快來啊!」

幾乎是顧不得思索,蘭芸收起手機,提起裙擺就衝出了教堂,忍了好久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上天,求求你仁慈一些,那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求你不要把她奪走,求你,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來跟你換。

母親是老毛病了,所以醫院的醫生也比較了解病情,蘭芸趕到的時候,病情已經得到了簡單的控制,可是醫生曾經不止一次的跟蘭芸說過,母親年紀大了,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下一次病發就不知道還能不能挺過來。

醫生有些詫異的看着蘭芸一身白紗裙,沒有多問,只是直截了當的告訴的她:「你母親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須儘快給她安排手術,之前的詳細情況也跟你說過,你儘快做個決定吧!」

本來這段時間,一直忙着蘭芸的婚禮,母親一直很高興,身體沒有大礙,醫生也介意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並不介意手術,還是靜養的好。

蘭芸點點頭:「好,我同意手術!」

同意手術就等於,她需要一筆高額的醫療費用。

看到蘭芸出來,莫楠迎上去:「怎麼樣啊!」

「莫楠,拜託你幫我照顧一下母親,我離開一下!」
說完看了母親的病房一眼就準備離開。

「芸兒!」
莫楠看着蘭芸憔悴的面容,猶豫了片刻:「先把衣服換了吧!」

蘭芸低頭,才愕然發覺,原來自己還穿着白紗裙東奔西跑。

是啊,今天本該是她的婚禮。

回家匆匆換了件輕鬆舒適的衣服,將烏黑的長髮紮起馬尾,去掉粉黛的面容更顯清秀脫俗。

蘭芸迅速的在腦海中盤旋了一便可以快速籌到錢的辦法,前幾天她報名參加了一場服裝設計比賽,獲得名次的人不僅可以得到出國深造的機會還會有一筆豐厚的**可以拿,蘭芸對自己的獎品有很大信心,獲獎名單的公布的就在這幾天,她決定去哪裡看一看,如果可以的話,說不定可以提前申請**。

蘭芸再一次看着鏡子中的自己,蘭芸你沒有時間悲傷,你現在必須和死神賽跑,你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挽救母親的生命。

服裝設計比賽的大廳堆滿了人,原來今天正是宣布比賽結果的日子,蘭芸想,這大概是她今天唯一開心的事情了。

從她走進大廳那一刻開始,就隱約感覺到了來自四面八方探尋的眼光,這樣的眼神絕對不是帶有任何讚許或是羨慕的。

「她怎麼還有臉來啊!」
微弱的聲音傳到蘭芸的耳朵里,討論聲一聲高於一聲:「是啊!
真不要臉!」

蘭芸走到前台接待的小姐哪裡:「您好,我請問一下,是不是今天公布成績!」

前台小姐抬頭看了她一眼,不耐煩的問:「怎麼你,沒有接到通知嗎?」

蘭芸搖搖頭,如果今天不是發生這樣的變故,恐怕她現在還沉靜在幸福的海洋中。

啪!
前台小姐將一包資料順手丟到地上:「你自己看吧!」

蘭芸看着被扔在腳邊自己的作品,不安再次湧上來。

她彎下腰撿起檔案袋,緩緩的打開『涉嫌抄襲,勒令退賽』八個大字躍然紙上。

不,這不可能:「我沒有抄襲,你們有證據嗎?
憑什麼說我抄襲!」

那明明就是自己幾天幾夜的辛苦畫出來的。

「真是可笑!」
剛剛就一直在旁邊竊竊細語的女子終於忍不住走上前來:「你沒有抄襲,難道你是想說,南大設計師抄襲你的嗎?」

蘭芸這才注意到,就在他們身後的公布欄中,第一名的作品真是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只是名字卻並不是自己。

不:「那明明就是我的作品,一定是她陷害我的!」

「你不要笑死人了,人家為什麼要陷害你啊!
剛剛還幫你求情,只要你退出比賽就好,不然像你這種並行惡劣的人,應該要退出設計界才行!」

蘭芸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走到前台小姐的面前:「我要求見評審!」

前台小姐看了看她,沒有說話拿起電話請求了一下上面的意見,然後掛上電話:「三樓!
會議室!」

蘭芸沒有猶豫的衝上三樓,似乎是早已料到她會有這麼一出申請,所有的評委包括這次第一名的獲得者都等在三樓。

蘭芸長舒一口氣,那是自己的作品,沒有人更能夠比自己了解哪些作品背後的意義!

可是沒有人等蘭芸開口:「請問蘭小姐,你要如何證明你沒有抄襲,這些是你的作品呢?

「這是我的作品,沒有人比我了解它們,我的靈感來自於!」

「女性柔美和剛毅的結合,在所有的人心中,女子都是水做的,所以理所當然的與柔美一詞畫上等號,然而在一路歷史的演變中,出現了不少的奇女子,她們擁有着堅忍不拔的性格,撐起了半邊天空,現在的時尚女性中更是完美的詮釋了這樣的形象!」
蘭芸就這樣聽着原本是自己的說辭,對方卻脫口而出。

這並不能代表什麼,接着對方還拿出了,作品設計時的草稿。

蘭芸只覺得那一刻腦海瞬間一片空白,她甚至已經聽不到對方還在說些什麼,她沒有任何證據,她設計從來不留草稿,作品敲定後,她就會把哪些丟掉。

她甚至不知道哪些人是何時離開的,也許在他們看來,這不過好像一隻脆弱的生靈最後喘息的掙扎,諷刺,嘲笑,或者是同情可憐,這樣的事情他們一定不是第一次經歷,也一定天真的以為,這個被抓了現行的小偷此刻一定羞愧難當,無言以對,又或者是少年無知,急於求成,才會走錯彎路。
他們會不會甚至還在覺得,他們只是讓她退出比賽是對她對么的仁慈。

但是,對於今天的蘭芸來說,卻是人生以來從未有過的黑暗。

短短的一天,上蒼就奪走了她原本可以幸福的所有權利,所有。

此刻天空的烏雲密布就如蘭芸的心情一般,只是她已不能像天那樣,乾脆痛哭一次,她覺得自己的眼淚膽怯的縮了起來,在這樣的日子裏卻不敢哭,因為那一定是最有效的催化劑,迸涌而出的那一刻也將是她毅力崩潰的時候。

不遠處的黑暗中,停着一輛黑色的轎車,車子的主人看着車外的一切,蘭芸吸引了她所有的目光,她是不是在哭呢?
雨水扑打在臉上看不清楚,一定沒有吧,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就像那個人一樣,想到了誰,男子的嘴角勾起溫暖的笑容,都是那樣倔強的女子,不管遇到什麼樣的事情,都始終抬着那倔強的頭顱,似乎從不會為誰,或任何事情而低頭,真好奇像他們這樣的人脆弱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查到夫人的下落了嗎?」

「報告盛少,一直在盯着呢!」

「她也任性的夠久了,總是隨性的離家出走,你說折了翅膀的鳥兒是不是才能乖乖的待在家裡呢?」

明明就是炎炎夏日,他卻覺得一襲冷風吹來,跟着這個男人有一段時間了,他總是能夠這麼溫柔的說出如此殘忍的話來,他明明就是愛着夫人的不是嗎?

也許這就是這個男子對於愛情的詮釋吧。

盛少轉身看了看車外,剛剛的女子已經不見了,他沒有再放在心上,他想該去迎接那離巢的鳥兒了:「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