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軍寵羨人:聽說你很拽
軍寵羨人:聽說你很拽 連載中

軍寵羨人:聽說你很拽

來源:google 作者:南風如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琬 現代言情 陸辭

某天,俞隊長剛執行任務回來,便聽到她的下屬在八卦:「這個新調來的陸辭看起來很強啊!」「就是就是,這戰鬥力應該絲毫不遜於隊長,這次,我們的春天終於要來了!」「終於有人能剋制她了,感謝天,感謝地!」俞琬不屑地冷哼一聲,轉頭便看見那個男人迎着光走來,眼裡是藏不住的笑意「聽說你很拽啊?」「怎麼會,以後還請俞隊多多指教」既是初次見面,也是久別重逢這是一個高傲歡脫戰鬥力爆表女隊長和腹黑桀驁只寵一人的忠犬弟弟一路成長、一路撒糖的故事展開

《軍寵羨人:聽說你很拽》章節試讀:

「不好意思哈兄弟們,本人這次還是略勝一籌。」

俞琬早就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了,正坐在石獅子旁邊百無聊賴的數旁邊的花瓣,看見幾人跳了起來,邁着優雅的腳步走到他們面前笑嘻嘻地說。

「厲害啊俞隊,你可真是一點都不給我們這幾個男人機會啊。」寧常哭喪着臉說。

俞琬拍了拍寧常,一臉嚴肅地說:「兄弟,你們這次輸給我的原因之一,就是你們這些所謂的大男子主義,覺得我肯定不如你們,這是你們最大的誤解之一!」

「我沒有這樣想過啊,我一直覺得你很強。」

陸辭嘴角淡淡揚起弧度,充滿笑意的眼睛看着俞琬。

「我還想問你呢,跟二隊人處的怎麼樣。」

俞琬輕輕錘了一下陸辭的肩膀,加深了陸辭眼中的笑意。

「挺好的,都是一群有趣的人。」

寧常看陸辭這張快笑出花的臉不知為何一種怒意直上心頭,好傢夥在他面前表演變臉呢?!

「對了,陸辭剛加入我們利劍軍團大家庭,我們給他辦一個歡迎會怎麼樣,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他的。」

寧常咬牙切齒地說,還特地加重了「招待」二字,讓沈安皺着眉看了他一眼。

「可以呀,正好團里已經很久沒有舉辦聯歡會了。」

俞琬笑着拍了拍寧常的肩膀,「沒想到你還有這個覺悟,可真是難得啊,那我就把這次的歡迎會交給你了。」

「放心,有我在沒意外。」

寧常飽含深意的眼神看着陸辭,誰知道後者只是瞥了他一眼,一點多餘的眼神都沒給他,頓時氣的快炸了。

「寧常,時候不早了,你快別站這浪費時間了,我都好久沒happy了!」

沈安說著就拉着寧常走了,後者用幽怨的小眼神盯着陸辭,走了很遠才轉過頭。

「行了,怎麼回事啊,對人家陸辭意見這麼大?」沈安抱着胳膊說。

「你懂這種感覺嗎,我覺得我們好像是上輩子的仇人,或者他就是殺我的那個兇手,我怎麼看他怎麼來氣!」

「行了,你這都快神志不清了吧,我們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快跟我一起念:唯物主義!」沈安笑着說。

「別打趣我了,我就是單純看他不舒服好了吧,走了。」寧常面無表情地捶了他一下,轉身就要走了。

「幹嘛去?」沈安疑惑地問道。

「給我的仇人準備歡迎會!」

寧常揮了揮手,黃昏下的背影好像是那個大冤種一樣,讓沈安在原地笑了很久。

--

「陸辭,還行嗎?」俞琬看着他倆離開的身影,笑着抬頭問陸辭。

「什麼?」

「寧常和沈安啊,他倆怎麼樣?人挺好的吧。」

「嗯。」陸辭點點頭,「不過感覺還是你最好。」

「那還用你說啊!」俞琬哈哈大笑,「突然想起來件事,你多大來着?」

這就問到陸辭唯一的痛處了,他扭過頭說:「挺大。」

俞琬耳朵一紅,突然發現自己的話有點歧義,連忙說道:「我說的是年齡。」

「我說的也是啊。」陸辭靈光一現,有些不自然的咳嗽兩聲,不情願地說:「二十三。」

「周歲?」

「虛歲。」

「哈哈哈-」俞琬笑了起來,「沒想到你這麼小啊,你周歲二十一?」

陸辭點點頭,這真的是他最不想提到的事了。

「別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了年輕人,你這也算年輕有為了,我今年都二十四了,還只想往小的說,果然是老了啊。」俞琬不禁感慨道。

「哪裡老?」陸辭皺着眉頭看着她。

俞琬沒想到陸辭會突然嚴肅起來,愣了一下,笑着摸了摸他的頭說道:「那肯定不老啊,就覺得你這年紀可以叫我姐了,感慨一下嘛。」

陸辭沒有替他被摸的頭平反,用無辜的眼神看着俞琬,小聲說道:「那我以後可以叫你姐姐嗎?」

俞琬點點頭,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臉,「我可一直都想要個你這麼乖的弟弟呢,只是你不能在公開場合這樣叫我啊,我們軍團還是有規章制度的,要注意影響。」

陸辭笑着點點頭,任由俞琬揉捏扁挫,一副任君採擷的樣子,深得俞琬心意,拉着自己剛得來的便宜弟弟就去訓人了。

「尚峰,你這腿不行啊,撐住!別抖!」

「和尚,你看你腦袋都反光了,表情能不能別這麼猙獰,一點也不出家人。」

「喬治,實在不行你也去踩泥巴吧看你這氣喘得真有內味了。」

「你們好歹看看人家徐峰,怎麼都是一批進來的人家就能每次都臉不紅心不跳神態自若呢。」

俞琬一個個指點問候了一下順便帶了一波仇恨值,趾高氣昂地看了看陸辭。

便宜弟弟本弟貼心的遞了水杯,慰問持續嘴炮輸出的姐姐後豎起了驕傲的大拇指。

俞琬踮腳摸了摸上道弟弟的頭,讓陸辭認真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把頭髮留長一點,手感或許會更好一點,自己這寸頭實在有些扎手了。

「呦-這不俞隊嗎?」

說話聲音是個清亮的女聲,打斷了陸辭的思考。

「七七--」俞琬笑着走了過去,一下就掛在了那人的身上。

陸辭擺上了臉,這個名字有點耳熟,讓他迅速拉起了一級警戒準備--姐姐的好朋友自己該以什麼形象出現。

「行了,大夏天的熱不熱。」

林七笑着把俞琬拉下來,沖陸辭這邊揚了揚下巴,「這是那個陸辭?」

陸辭本辭糾結了一下,還是一副沒什麼表情的看着林七,微微點點頭。

「挺高冷一小伙啊。」林七小聲對俞琬說。

「哪有,他挺可愛的啊。」

俞琬笑着拉過陸辭,開始互相介紹,「陸辭,這是我好姐妹,女隊隊長,林七。七七,這是我弟,陸辭,也是二隊隊長。」

「你什麼時候有的弟弟?」林七一頭霧水地說。

「別管什麼時候。」俞琬豪氣地拍了拍林七的肩膀說,「只要你記住,我的就是你的。」

陸辭這可就不答應了,正措着辭呢就正好聽見林七也擺着手說:「算了,我可消受不起,我親弟弟我都避之不及,這輩子算是被『姐姐』這個稱呼PTSD了。」

陸辭心裏默默點頭,正好不用他找理由了,他又不是真喜歡給人當弟弟。

「七七,今晚給陸辭辦歡迎會,你也來吧?」

「哼--我最近的麻煩事可多了,心煩。」

俞琬注意到林七情緒是有點不對,就對陸辭說:「你先回宿舍休息吧,我們晚上見?」

陸辭也不是個沒有眼力見的人,看見人家女孩子之間想說悄悄話,也就乖巧地點了點頭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