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覺醒吞噬武魂
覺醒吞噬武魂 連載中

覺醒吞噬武魂

來源:google 作者:帝劍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白 林紫兒

林白少年天才,本是能風光無限,成為新一代的至強高手,沒想到天妒人怨,被自己的族人展開

《覺醒吞噬武魂》章節試讀:

林白與三叔一路從內院走出來。
沿途上,不少族人都看見了叔侄二人,以往的尊敬變成了嘲笑。
「快看,那不是林白嗎?
我們林家的第一天才。」
「什麼第一天才,那是我們林家的第一廢物!」
「哈哈哈,是啊,黃級一品武魂,林家立足靈犀城數百年都沒有出現這麼廢物的武魂!」
耳旁傳來的族人嘲笑聲,讓林白心如刀絞。
林家,外院。
林躍在此地有一所宅院,叔侄二人暫時到此地落腳。
回到屋內,林白急忙盤膝坐下,檢視體內的武魂。
林白的劍武魂,從劍體到劍柄,漆黑如墨,就好像是一團黑暗物質打造而成的劍。
「吞噬劍魂!
天下萬物,無物不吞,無物不斬!」
「雖為黃級一品武魂,但論潛力遠勝神級武魂!」
「可通過吞噬妖獸體內的氣血之力,快速突破自己的修為境界。
「 當林白全神貫注溝通武魂的時候,突然這個時候,劍武魂上給出了武魂的介紹。
這簡單的三句話,徹底讓林白傻了!
「原來我的武魂,並不是普通的劍武魂,而是吞噬劍魂,而且還可以通過吞噬妖獸體內的氣血之力來快速提升修為!」
「哈哈哈,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
「林紫兒,你沒想到吧,你施展秘法奪走我的靈魂之力,卻讓我得到了堪比神級武魂的吞噬劍魂!」
「你等着,我們的仇,我們慢慢來算!」
林白攥緊拳頭,目中泛起仇恨目光。
旋即,林白從懷中取出幾個藥瓶,這是他隨身攜帶的丹藥,並沒有被林傑收颳得去。
取出丹藥,運用吞噬劍魂煉化,很快便讓林白的傷勢癒合。
短短一天的時間,便讓林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吞噬劍魂將丹藥完美煉化,不僅僅讓林白的傷勢痊癒,而且還讓林白的修為突破至「武道三重」。
武道境界劃分嚴苛,從低到高:武道九重,真武境,玄武境,地武境,天武境,神丹境…… 「才短短一天時間,吞噬劍魂就讓我就突破到了武道三重。」
「果然不愧是堪比神級武魂的吞噬劍魂啊!」
林白眼神火熱的說道。
「如果不是父親留下來的修鍊資源被林泰岳和林紫兒霸佔了,我依靠那些修鍊資源,短時間之內,我便可以突破至更高的境界!」
言語至此,林白臉上難掩落寞神情。
正當這時。
一個僕人對着屋內喊道:「林白,你快去救救你三叔吧,你三叔在長老閣都快被打死了!」
屋內林白驟然睜開眼眸,急忙衝出來,抓住那個僕人問道:「我三叔怎麼了?」
那僕人說道:「你三叔在長老閣大喊大鬧,辱罵長老,被執法堂的人當眾群毆,快被打死了!」
「該死!」
林白臉上浮現怒色,疾步走向長老閣而去。
…… 長老閣。
林泰岳端坐在主位上,一臉譏笑地看着下方的林躍。
「林躍,你到長老閣來,所為何事啊?」
林躍笑着拱了拱手,說道:「大長老,之前林鐸大哥離開家族前,曾經將一筆修鍊資源交給家族保管,言明等林白覺醒武魂後,再交給林白使用!」
「現在林白已經覺醒武魂,還請家族將那筆修鍊資源交給他。」
三叔被廢后,在家族裡一直深居簡出,對外界的事情知之甚少。
所以他並不知道那筆修鍊資源,已經被林泰岳和林紫兒霸佔了。
林泰恆劍眉一豎,哼了一聲:「那筆修鍊資源,家族已經決定交給林紫兒使用了。」
「什麼!」
林躍難以置信,問道:「為什麼啊?」
林泰岳說道:「林紫兒乃是天級五品武魂,我林家未來的支柱,家族已經舉全族之力培養林紫兒,所有修鍊資源優先為林紫兒提供。」
林躍說道:「可那些修鍊資源是林鐸大哥留給林白的啊。」
林泰恆冷笑道:「那又如何?
林白一個廢物,那些修鍊資源給他也是浪費。」
林躍勃然大怒,咬牙切齒道:「我侄兒,不是廢物!」
林泰恆猖狂笑道:「黃級一品武魂還不是廢物?
林家立足靈犀城數百年來,就從來沒有出現一個黃級一品武魂。」
「林白的存在,簡直是我林家百年以來最大的恥辱!」
「要不是念在同根而生,老夫真想一掌殺了他!」
林泰恆的幾句話,讓林躍血紅了眼,指着林泰恆怒罵起來:「林泰恆,你這個狗東西,霸佔我林鐸大哥留下來的寶物,難道你就不怕林鐸大哥回來後殺了你嗎?」
林泰恆面色怒氣,怒吼道:「敢辱罵長老,來人,給我打!」
護衛一哄而上,將林躍打翻在地。
林泰岳目光冷冽,冷聲說道:「林鐸,離開家族數年,音訊全無,死沒死都還很難說。
況且,我女兒覺醒天級五品武魂,他林鐸不過地級武魂,就算他回來了,我也不會懼他!」
林躍沒有修為,面對修為高深的護衛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三拳兩腳之下,林躍身上便是傷痕纍纍,口吐鮮血。
但他卻沒有求饒,反而吼道:「林泰恆,你這個奸詐小人,霸佔我林鐸大哥留給林白的寶物,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把修鍊資源,還給林白……」 「林泰恆,你將修鍊資源還給林白!」
林躍怒罵連連,讓林泰岳氣得七竅生煙。
「給我打!
狠狠打的!」
「把這老廢物的舌頭給我**,我看他還怎麼罵!」
林泰恆怒火衝天的吼道。
正當這時。
一聲怒吼,從長老閣外傳來。
「都給我滾開!」
林白沖入長老閣,將毒打林躍的護衛全部擊退,護住三叔。
「三叔,你沒事吧。」
瞧見三叔渾身是傷,林白擔憂的問道。
林躍滿臉悲憤的說道:「林白,林泰恆這個狗東西,竟敢霸佔林鐸大哥留下來的修鍊資源!」
林白心如刀絞,暗暗攥緊拳頭,心中藏着焚天的怒火,卻無處發泄。
實力!
這一切都是實力!
若是我有足夠的實力,林紫兒豈敢偷襲我,吸走我的靈魂之力。
若是我有足夠的實力,林泰恆豈能霸佔我父親留下來的修鍊資源。
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沒有實力的武者,在這個世界裏,豬狗都不如!
林白強壓怒火,他知道如今的實力還不夠,不是與林泰恆和林紫兒決戰的時候。
林白咬着牙,說道:「三叔,我發誓有朝一日我們失去的東西,我都會親手拿回來。
他們給我們的屈辱,我會百倍償還,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聽見林白的誓言,林泰恆不屑一顧,反而覺得有些可笑。
區區一個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也敢口出狂言讓他們發出代價?
此刻。
林紫兒從偏殿內走出來,冷笑道:「我倒想知道,你一個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能讓我們付出多麼慘重的代價?」
林白咬牙切齒的瞪着林紫兒,冷聲道:「自然是性命的代價!」
「哈哈哈。」
林紫兒和林泰恆聽見這話,都放聲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不屑和鄙視。
「你區區一個黃級一品武魂的廢物,也敢大放厥詞?」
林泰恆狂笑道。
林紫兒蔑視的盯着林白,嗤笑道:「林白,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我覺醒天級五品武魂已經被『滄海雲台宮』注意到了,兩個月後靈犀城收徒大會後,我就會前往滄海雲台宮修鍊。」
「到時候,你我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林白目光如刀:「你沒有那個機會了!
兩個月,靈犀城收徒大會上,我必取你性命!」
林紫兒感受到林白的挑釁,臉上浮現出一抹冷色,「既然你這麼不知死活,那我就賜你一死。
兩個月後的收徒大會上,你不殺我,我便殺了你!」
「等死吧!」
「三叔,我們走。」
林白扶起三叔,往家中方向走去。
林紫兒望着叔侄二人的背影,冷聲說道:「爹,吩咐下去,讓武技閣和兵器閣禁止給林白任何武技和兵器!
沒有修行資源,我看你怎麼和我斗!」
…… 回到家中。
林躍氣憤的攥着拳頭,目光閃爍凶芒:「我真是萬萬沒有想到,林泰岳和林紫兒這對賊父女竟敢如此膽大包天,敢強行霸佔林鐸大哥留給你的修鍊資源!」
「哼哼,要是林鐸大哥還在家族裡,一根手指頭都能碾死林泰岳!」
林白神情落寞,腦海中浮現出父親的影子,輕聲呢喃道:「是啊,爹,你在哪啊……」 為三叔處理好傷口後,林白說道:「三叔,林泰岳和林紫兒的事情,你不必多管,我自己來處理!」
「三叔,你放心,我不會因為我是黃級一品武魂就自甘墮落。
我定會努力修行,兩個月後,在收徒大會上,讓林紫兒和林泰岳都付出代價!」
瞧見林白鬥志滿滿,林躍頗感欣慰,笑道:「我在你身上看見許多林鐸大哥的影子,三叔相信你能做到!」
「三叔,我去修鍊了。」
林白說了一句,便向著屋內走去。
回到房間里,林白立刻盤膝坐下,運轉吞噬劍魂開始修鍊。
吞噬劍魂運轉,一絲絲吞噬力量迅速擴散全身,汲取天地之間的靈力。
時間慢慢過去,轉眼間過去兩天時間。
但林白的武道修為卻沒有絲毫突破的跡象,依舊卡在「武道三重」。
「太慢了!
沒有修鍊資源,那怕擁有吞噬劍魂,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林白從修鍊中蘇醒過來,低眉垂眸,略一沉思。
「不過吞噬劍魂可以煉化妖獸氣血來修鍊,可是我要從何處去尋找妖獸氣血呢……」 林白思來想去,突然,他眼中一亮。
靈犀城周圍,妖獸最多的地方,無疑是青靈山脈了!
「林白,出來吃飯了。」
門外傳來三叔的聲音。
林白起身走出屋去,來到院中,坐下準備吃飯。
卻發現三叔身形躲閃,一直用左臉對着林白,似乎有意不讓林白看見他的右臉。
「三叔,你怎麼了?」
林白直覺告訴他,三叔是遇見麻煩了。
「沒事,沒事,快吃吧……」三叔笑呵呵的說了一聲。
林白面色微沉,起身走向三叔,看見了他的右臉,上面有一個猩紅的五指印!
「三叔,是誰打了你?」
林白怒目圓睜,身上浮現出一股殺氣。
 

《覺醒吞噬武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