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世龍王
絕世龍王 連載中

絕世龍王

來源:google 作者:王二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景天元 李冰彤 都市小說

他,是最強龍神,絕世戰尊創建世界最強神秘組織龍神殿,統領四大煞神,十殿閻羅,十六判官,縱橫無敵偶然間,他看到女兒被欺辱視頻,更得知妻子被綁一夜間,五千強者,齊赴龍國!景天元命運坎坷,妻子與女兒是他人生最後的柔軟決不允許有任何人對他們不敬,更不會允許他們有任何損傷凡違者,殺無赦!龍神戰尊,天下無雙!展開

《絕世龍王》章節試讀:

車輛將大門擁堵,第一個跑下來的巡捕探長凌焦差點沒栽過去。

他幹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滿地糞便的現場,更沒見到如此慘烈的場景。

目測最少也有數百人,居然都倒了下去,顯然是被站着的那十幾個放倒的。

這……這還是人嗎?

凌焦心裏一陣發毛。

「凌巡探,你終於來了!」見到來人,錢大彪狂喜,「快……快來救我……」

巡捕是他找來的,本意是想給景天元他們按個罪名,畢竟光天化日的,有巡捕在也就可以把問題推給他們,順便還能洗地。

可哪想到這一舉動成了自保的砝碼,否則錢大彪以及錢渡兄弟必死無疑。

放眼看去,凌焦卻是一驚。

錢大彪是誰,他太清楚了。

錢銘鐸的弟弟,錢家絕對的重量級人物。

這次的事情,是署長親自安排下來的,聽說跟署長通電話的就是錢大彪。

迅速拔槍,對準景天元,厲聲大喝。

「把人放開,舉起手來!」

隨着他的喊聲,『嘩啦嘩啦』的聲音不絕於耳,巡捕們的槍口也都對準裏面。

『嗖嗖嗖!』根本不用多說,龍神殿諸將瞬間堵在門口,絲毫不讓。

「尊上!我去!」饕餮怒不可遏。

沒等景天元開口,錢大彪卻笑了起來。

「去啊,有本事就殺了巡捕們!」錢大彪一臉陰險,「你能跑了,你女兒也能跑嗎,野種的那個媽,叫李冰彤是吧,也能跑嗎!到時候,他們都是逃犯,我看你怎麼辦,哈哈哈哈哈!」

早有人跟他說過景瀟瀟被救的事情,雖然起初不知道是誰,可適才景天元的問話以及這份強大,讓他明白就是這些人做的。

馬上,錢大彪又大聲吼着。

「凌巡探,這雜碎的野種女兒就在樓裏面!」

「他要是敢拘捕,直接抓了那個野種,看他還怎麼折騰!」

這是在提醒,凌焦頓時大喜,分出一部分巡捕快速繞到後們,準備突擊進入。

「小子,乖乖投降,我可以保證不抓其他人!」凌焦又大喊,「否則,你女兒要是被亂槍打死,可別說子彈不長眼!」

一個巡捕,居然說出這樣喪心病狂的無恥之言,着實該死。

「瑪德,我先宰了你!」饕餮大怒,抬拳就想打。

「住手!」景天元忽然喝道,「不要嚇到瀟瀟!」

說著,輕輕一腳,將錢大彪挑起,飛過人牆,落在凌焦面前。

「我倒要看看,這譚城,究竟誰才是天!」

「我倒要看看,在這譚城裡,有誰能奈我何!」

因為女兒在這,他不願讓這裡變作槍林彈雨的戰場。

但要去到巡防署,那就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景天元看了一眼外面的巡捕,冷哼一聲卻未走出,而是轉身回了樓里。

女兒還在裏面,不能讓她擔心。

「爸爸!」

景瀟瀟玩的很開心,她沒見胡老師對自己這麼好過。

見到景天元來到門口,高興的撲了過去。

「胡老師教我唱歌了,還教我認字,還跟我一起做遊戲了!」

她只想跟其他小朋友一樣,平等就好。

「瀟瀟乖……」景天元身上的殺意消失無蹤,面對女兒時他有的只是慈愛,「瀟瀟先跟叔叔回家好不好,爸爸去接媽媽回來團聚!」

景天元知道,只有李冰彤的消息才能讓女兒高興離開。

「真的嗎?」景瀟瀟興奮的拍手跳起來,「太好了,瀟瀟一定乖乖等着爸爸媽媽回來接瀟瀟!」

景天元將女兒抱了起來,目光卻落在胡老師身上。

強烈的殺意再次充盈,直奔對方而去。

這個女人,早已落入必死名單。

「不……不要……」胡老師似乎知道即將面對什麼,恐懼的跪下,哭着連連磕頭,「我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殺我……」

拍攝的視頻,對李冰彤還有瀟瀟的辱罵,已經註定她成為孤魂,神仙難救。

「爸爸,胡老師為什麼哭?」景瀟瀟不懂這麼多,看到老師落淚卻有些着急,掙扎着跳下來,跑到胡老師面前,「老師不哭,瀟瀟給你擦眼淚……」

柔軟的小手,輕輕擦拭對方臉龐。

「爸爸,我還想跟老師一起玩。」景瀟瀟嘟着嘴,有些膽怯的問道,「我可以在這裡等你跟媽媽來嗎?」

胡老師似乎見到了希望,緊緊抱住景瀟瀟。

「瀟瀟爸爸,我……我給瀟瀟上課,我帶她玩,我給她喂飯,您……您就饒了我吧。」胡老師害怕的顫抖不已,苦苦哀求,「瀟瀟,你剛才不還說,想跟老師永遠在一起玩遊戲嗎?」

「爸爸……」景瀟瀟有些委屈,「小朋友們都跟老師一起玩過遊戲,我也想多玩會兒,好不好?」

景天元沸騰的殺意在女兒懇求的目光下逐漸平息。

這個女人該殺,可是女兒的願望,自己不能打破。

「瀟瀟救了你!」景天元冷冷開口,「我回來前,她如果掉了一根頭髮,我讓你看着自己被扒掉一層皮!」

終於看到生的希望,胡老師整個人都好像癱掉一樣無力。

「瀟瀟,等着爸爸,很快就回來!」

「嗯,瀟瀟一定乖乖的!」

安頓好女兒,景天元回到外面。

「所有人,不得追擊出手!」景天元冷冷說道,「混沌,看好瀟瀟!檮杌,還剩一個半小時,找不到冰彤的下落,所有人全部領罰!」

「是,屬下遵命!」諸將大聲回道。

混沌率先消失,前往瀟瀟所在。

檮杌也在隨後沒了身影。

其餘眾人,只能一臉陰沉的看着。

景天元為了女兒的人生,邁步走去,來到外面,這讓凌焦着實鬆了一口氣。

指揮兩名巡捕上前,意外輕鬆的給景天元戴上手銬送進了車裡。

「老凌,我得趕緊帶錢渡他們去醫院!」錢大彪看了一眼坐在車裡的景天元,獰聲道,「這王八蛋,好好收拾,但別打死了,明兒我親自招呼他!」

「放心吧!」凌焦笑道,「署長吩咐過,一切都聽你的!」

言罷,凌焦帶人呼嘯而去,而錢大彪則指揮着還能站起的小弟,忍着惡臭帶走了錢渡兄弟倆。

許久,諸將一直站在原地。

他們臉上的憤怒無盡,卻不能發泄。

如果不是因為戰尊的命令,剛才那些人早被殺的片甲不留。

「我不管,我要去救尊上!」饕餮忍受不住大吼,強大氣勁甚至連地面都在顫抖。

「你忘了尊上臨走前是怎麼說的嗎!」窮奇呵斥。

「難道就這麼看着尊上被抓,我們毫無辦法嗎!」饕餮咬的牙齒『咯吱』作響。

然而,還沒等窮奇回話,外面又一次傳來剎車聲音,這次只有一輛,而且只下來三個人。

最前那人身着制服,肩章繁瑣,竟是將級人物。

而且再仔細看,他胸前掛着一枚別緻的胸章,赫然是只有龍國十大戰神才能獨享的標誌。

這人,居然是龍國戰神之一。

而後面兩人,只看精氣神便知道定是高手,可服裝制式不過護衛而已。

「諸位兄弟,尊上呢!」

將級男子驚愕問道。

看到來人,饕餮等人頓時怒火點燃。

「韓永光將軍!」窮奇冷冷看着他,「你好大的威風!」

韓永光聽到這話,身上猛的一顫。

「窮奇兄,這是何意!」韓永光萬分不解,「我只是記掛尊上與幼主,想來……來看看……」

饕餮小山般的身軀突然出現,臉色憤怒,身周爆發出讓人窒息的冰寒氣息。

「韓永生,尊上救你性命,你卻恩將仇報帶人來圍,你良心讓狗吃了嗎?」說話間,饕餮一拳撞在對方胸口。

韓永光一口鮮血噴出,竟直接跪在地上,痛苦不已。

「敢對韓將軍無禮,找死!」那兩護衛大怒便想出手。

「住手!」韓永光伸手攔住,「他們是我的兄弟,我的恩人,就算殺了我都是應該的,滾回去!」

深深吸了幾口氣,韓永光抬起頭來。

「饕餮兄,還望告知究竟發生何事。」韓永光擦了擦嘴角鮮血,問道,「我收到尊上臨危的消息就動身趕來,此時剛到,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我呸,你個沒良心的混蛋,誰會信你!」饕餮大罵,「尊上剛被巡防署的人帶走,這是你的地盤,你敢說不是你派的人?」

聽到這話,韓永光全身一震。

「當年我在境外之地遇襲,多虧尊上與諸兄弟救下,給予治療,才讓我僥倖生還!」

「我龍國戰事,尊上更是拚死相助,不計得失!」

「無論於公於私,尊上大恩,粉身難報!」

「我寧願去死,也絕不敢對尊上不敬,又怎會命人拿他!」

韓永光激動說著。

「諸位兄弟放心,這件事我一定給你們個滿意的交代,否則寒光以死謝罪!」

寒光,是當初韓永光在龍神殿那段日子裏的稱號。

雖然沒有加入龍神殿,可眾位兄弟卻拿他當做自家人,直到他傷愈被召回。

此時說出此名,便是昭告與龍神殿諸人共進退生死。

言罷,韓永光不再多說,起身回到車裡,兩名護衛不敢怠慢,車子啟動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