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龍帝
絕世龍帝 連載中

絕世龍帝

來源:google 作者:新版紅雙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宣 奇幻玄幻 林霜華

血濺白衣,渡一翻輪迴,掀千年情緣有恨亦有愛,情仇兩相起九天星辰變,乾坤亦在游莫問誰人變九天?眾生知曉,攜劍者是也展開

《絕世龍帝》章節試讀:

見夜宣態度堅決,虞妃就沒有再說什麼。

坐在馬車內,夜宣閉眼打坐修鍊着,鎮獄龍象真經全速運行,煉化着凝元丹的藥效。

另外他的氣血比之前強橫了很多,丹田內麒麟戰魂,四蹄不斷奔騰,如果之前是柔弱纖細,現在是威風凜凜!

氣血之力強了,是因為夜宣這段時間吃着氣血丹修鍊。

靈魂是根,夜宣有着深厚的靈魂之力;身軀是本,所以他強化着氣血之力。

馬車不斷前行,進入小城休息的時候,夜宣和虞妃也是十分的低調。

夜宣是一路行走,一路修鍊,他也給虞妃了一些氣血丹。

修鍊者使用了氣血丹會強化身軀內的氣血之力、強化武魂,尋常人使用有着強身健體的功效。

趕路的途中,夜宣也逐漸了解現下的天下形勢。

林霜華建立了神武皇庭,掌管着九天十地十八州的大趨勢,雖然還有一些頑固的勢力進行抵抗,但處於了地下,不能明着抗衡。

離開了東元王城二十天,夜宣和虞妃出了東元王國疆域,他的修為進入到了凝元極境。

有着凝元極境的修為做基礎,夜宣的劍法威能出來了。

「九兒歇歇,先喝杯茶!」宿營地內,看着夜宣修鍊完劍法,虞妃對着夜宣招招手。

「母親的氣色也好了很多。」坐下之後,夜宣笑着說道。

「王宮內的生活,太壓抑了,沒人能瞧得起我們母子,出來了反而輕鬆很多。」虞妃開口說道。

「九王子沒有覺醒武魂的時候,王宮內的人都歧視我們,王妃的壓力也大。」竹葉弄了一些吃食過來,她是虞妃的貼身近人,跟親人差不多。

「都是我的問題,竹葉,以後不要稱呼我九王子,喊我夜宣就好。」夜宣對着竹葉說道。

「也好,那竹葉就稱呼公子。那座王宮太沒有人情味,因為公子不能覺醒武魂,他們什麼都搶,就連王妃為公子定下的未婚妻,都被太子搶走。」竹葉開口說道。

「竹葉,那都是過去的事。」聽了竹葉的話,虞妃的臉色變了,她擔心刺激到夜宣。

「是竹葉多嘴了。」聽了虞妃的話後,竹葉躬身道歉。

夜宣詫異了一下,「母親,還有這樣的事情啊?說來聽聽,放心吧!我不會受打擊的。」

「都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是東元王國秦相國的女兒秦瑤,之前母親與秦相談好,為你和秦瑤定下婚約。那一年你覺醒武魂失敗,柳王后以你是廢材為由,強行取消了這門婚約;你覺醒武魂失敗,秦相也很失望,自然是願意取消婚事,與太子聯姻更能穩固秦家的地位,太子加入了流星殿,有着遠大前途。」看到夜宣的情緒沒受影響,虞妃就說了一些事。

隨後夜宣也知道了,虞妃不希望他去歸元山的理由,因為秦相女兒,有着東元天才之名的秦瑤就在歸元山修行。

「都是一些瑣事,沒有什麼大不了。」夜宣笑了笑,對他來說,沒有婚約是好事,有婚約那才是真正的困擾。

「公子,都是因為大將軍戰死,虞家人沒再入朝堂,他們才敢欺負人,虞大將軍在的時候,不管是誰,都不敢這麼做,都不敢欺負王妃和公子。」竹葉有些生氣的說道,她是替虞妃和夜宣氣憤。

「這些事情都不要緊,九兒能修鍊就好,竹葉以後不要稱呼王妃了。」虞妃的心情也沒有受到影響,兒子能修鍊,這就是最大的好事。

離開了東元王國一個半月,夜宣修鍊到凝元極境巔峰的時候,也到了歸元山區域。

歸元山在東華郡國的疆域,東元王國是東華郡國的下屬國,兩者的層次差距很大,東元王國這樣的下屬國,東華郡國有十幾個。

進入歸元城後,虞妃和竹葉都很興奮,因為歸元城比東華王城繁榮繁華了太多。

找了一家客棧,夜宣帶着虞妃和竹葉住下了。

夜宣思考着一些事情,接下來他打算進入歸元山。

「九兒,沒有推薦,想加入歸元山很不容易。」虞妃開口說道,她對於兒子的未來有擔心。

「加入歸元山的途徑,並不是只有推薦這條路,除了推薦之外,他們有人在各地尋找人才,另外想要加入歸元山者還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闖歸元路,闖過了歸元路,就是歸元山的弟子。」夜宣開口說道,對於歸元山他很了解,除非是這千年中有了改變。

「九兒,你怎麼知道這麼多?」虞妃有些詫異的看着夜宣,因為一些事她都不知道。

「一些書中有記載,您和竹葉最近就住在客棧內,我再出去調查一些消息。」夜宣開口說道。

一些事情他沒辦法和虞妃說明白,只能用書來解釋,另外他要進入歸元山,那麼就要對虞妃和竹葉進行一些安排。

跟虞妃交流了一下,夜宣拿出筆墨,寫了一些東西,然後離開了客棧,一些事情別人不好解決,但他可以。

出了客棧後,打聽了一下,夜宣找到萬寶樓的所在區域。

萬寶樓是流傳了千年大勢力,在各個城池都有分部。

進入萬寶樓內,夜宣拿出了凌素素給他的貴賓令牌。

看到夜宣的貴賓令牌,萬寶樓的夥計客氣的接待,隨後去通知管事,貴賓的接待他不夠資格。

歸元城萬寶樓的管事是一白髮老者,看到夜宣後,其眼內出現了詫異的神色。

他檢查過了,貴賓令牌是真的,可這麼年輕的人擁有貴賓令牌有些不可思議。

「老朽白牧,請問公子有什麼需要?」老者開口了。

「白老,我想跟萬寶樓做一些交易。」夜宣開口說道。

看了看夜宣,白牧帶着夜宣到了會客室內。

「公子需要做什麼交易?」進入會客室後,白牧開口了。

「這是一本刀法典籍,白老看看價值。」夜宣將自己書寫出來的兩張紙推到了白牧身前。

看着身前的兩張紙,白牧愣了一下,換做其他人,他會直接將紙甩回到夜宣臉上,兩張紙你說是刀法典籍?可夜宣是萬寶樓的貴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