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舊時明月路
舊時明月路 連載中

舊時明月路

來源:google 作者:姒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她是人人得而誅之的魔教妖女,偏偏愛上了正道的武林尊主真心錯付,就是滿盤皆輸……展開

《舊時明月路》章節試讀:

  「放了我,君無琊,否則你會後悔的……」
  
  顏歡張開乾裂的唇,氣若遊絲,她雙手被捆高吊在地牢里,渾身的血早已染紅了原本的琳琅羅裙。
  
  「放了你這個魔教妖女?做夢!」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握着劍站在前面,渾身散發著寒意。
  
  「我懷了你的孩子……」
  
  「你還想騙我!」
  
  顏歡吃痛地低吟:「我沒有……」
  
  君無琊垂眸在她微微鼓起的腹部掃過一眼,眼神冰冷。
  
  「我不管你肚子里的孽種是誰的,快招出你們教派其他餘孽!」
  
  君無琊美如冠玉,說的話卻極不近人情。
  
  顏歡看着眼前江湖人稱無琊公子的武林尊主,他俊美如玉,白衣勝雪,冰冷攝人,滿眼都是對邪魔外道的不屑。
  
  可笑從第一天見到君無琊起,她的心就控制不住地落在了這天下無雙的白衣公子身上。
  
  她一心想要對他好。
  
  她想。
  
  只要她做得足夠多,他會明白,她並不是他們口中的魔教妖女。
  
  她竟然傻到以為,他和那些滿嘴禮義廉恥的偽君子不一樣。
  
  但是如今的一切都在證明,是她錯了!
  
  顏歡唇邊咳出一抹血。
  
  「你率領武林人士殺上我教,屠了滿門還不夠嗎?剩下那些提前逃走的不過是毫無縛雞之力的老弱幼小,你連他們都不肯放過?」
  
  君無琊面無表情:「凡是魔教中人,都該殺!」
  
  「我們不是魔教!我們日月教來到中原,從未傷害任何百姓。是你們看不慣我們,把我們當成異類,打成魔教!
  
  我顏歡對天發誓,我從未害過一個人的性命,我甚至捨命救了你……」
  
  顏歡凄聲道:
  
  「你遭敵人埋伏身受重傷,是我把你從圍困中背回來;
  
  你武功全失癱倒不起,是我日日夜夜為你輸送內力;
  
  你中毒眼盲,也是我用心頭血煉製蠱葯為你醫治……」
  
  顏歡唇邊溢出血:「到頭來,你卻趁我虛弱的時候殺上日月教,這就是你的正派俠義嗎?
  
  君無琊,你枉為武林尊主!」
  
  「夠了,滿嘴胡言!」
  
  君無琊冷冷打斷她的話。
  
  「顏歡,你以為我會上你的當嗎!像你這樣的魔教妖女,裙下之臣不知多少,你會冒着危險救我?簡直可笑!
  
  救我的人明明是你的侍女柔兒,你不用再白費心機騙我了!」
  
  柔兒?
  
  顏歡這才看到她的侍女姜柔兒躲在牢房欄外,一臉無辜,楚楚可憐。
  
  顏歡不敢置信:「姜柔兒!當年你無處可去,我才收留你,你竟然背叛我!」
  
  姜柔兒咬唇,故作害怕:「柔兒不敢,這麼多年,柔兒在你身邊為奴為婢,從不曾有半分違背……」
  
  「你!」
  
  顏歡恨不得殺了這個忘恩負義的侍女。
  
  姜柔兒立刻發抖,滿臉恐懼:「君公子,柔兒怕……」
  
  「別怕,有我在,她沒辦法再傷你了!」
  
  君無琊伸手攬過姜柔兒,把人抱進懷裡。
  
  但當他看向顏歡,眼中只剩下冷意,「都到了這時候,你還敢威脅柔兒?果然是無可救藥的女魔頭!」
  
  顏歡還沒站穩,便被一道渾厚可怖的內力鎖在半空中。
  
  一道劍氣直接劈下,隔空打在顏歡身上她咬着唇沒有喊叫出來。
  
  但又一劍落下,顏歡再也控制不住,叫出聲。
  
  「啊!」
  
  親自執刑的君無琊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一劍又一劍,顏歡痛得連叫都叫不出來了,比這更痛的是,她的心上人如此薄情寡義……
  
  她豁出去殺進重圍,差點死掉才把君無琊救了出來。
  
  他昏迷不醒,重傷難遇。
  
  教中長老都說,他沒救了,顏歡還是不肯放棄,徹夜為他運功。終於,他醒了,可是眼瞎了,身體殘廢。
  
  她怕他接受不了,不敢說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只好說自己是日月教一個小侍女。
  
  君無琊答應,無論她是誰,是什麼身份,都是他的妻。等他傷好復了仇,回來就娶她。
  
  他們就此私定終身。
  
  君無琊傷好離開那天,她才發現,她已經懷上了君無琊的孩子。她就等啊等,盼啊盼。
  
  卻只盼來這滿是寒意的劍光……
  
  當他知道她是日月教聖女顏歡,無論她再說什麼,君無琊都不信了。
  
  「咳!」
  
  顏歡喉間一腥,吐出血。
  
  她滿身都是刺目的紅,像是要把體內的血都流盡,君無琊看都沒看一眼,一甩劍花,顏歡重重地滾落在地。
  
  她眼前一片模糊。
  
  只能依稀看到君無琊摟着姜柔兒站在她面前。
  
  腹部劇痛席捲全身,她本能朝君無琊看去:「孩子……放過我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
  
  君無琊看着顏歡拚命地護住肚子,心裏驟然揪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