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九狼圖
九狼圖 連載中

九狼圖

來源:外網 作者:純銀耳墜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純銀耳墜

輕生死,持仗義,有酒有肉話傳奇。 我們是兄弟,生死在一起。 新書起航,哥幾個,走着。展開

《九狼圖》章節試讀:

小黑是真的着急了,和二棒槌兩人拉住了母親,衝出房間。
坐在的士上,母親嘴角掛着笑容。
「你倆別太慌張,沒事的,沒準是我多心了。」
眼瞅着母親嘴角以及鼻孔的鮮血流出。
「開快點,救人!!!」
小黑聲嘶力竭,瞬間陷入瘋狂……
——————
光澤區小商品批發市場。
小河正和老闆砍價。
兩個人高馬大的身影一左一右,手持匕首。
「兄弟,走一趟吧……」
ps://m.vp.
鯊魚遊樂城是光澤區最大的電玩城。
上下一共五層。
最頂層是辦公區。
依次往下,棋牌室,賭博機,遊戲娛樂層,桌球廳。
賭場在地下室。
鯊魚是光澤區最著名的「三個不能惹」之一。
鯊魚的辦公室內。
左右兩側聚集着十餘個描龍畫鳳的馬仔。
鯊魚體型瘦弱,個子很低。
滿臉橫肉,三角眼顯得格外陰狠。
「小河,認識我嗎?」
「鼎鼎大名的鯊魚哥,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廢話了,狗九這個人你知道吧?坤爺的左右手。」
「我知道,鯊魚哥。」
「那你覺得按照你們幾個的能力,能和我斗,還是能和狗九拼?」
「都不能,根本沒在一個層面。」
「我喜歡和明白人交流,那我們談個交易吧。」
「請鯊魚哥說。」
「你老實點,配合我,我把你和大河從這個事情裏面摘出來,保你們平安無事。日後還會給你們一份工作,讓你們跟着我干。」
「謝謝鯊魚哥。那您,需要我做什麼呢?」
「你家的人呢,都去哪兒了?」
「鯊魚哥,我真不知道,我們是分頭行動,出來買東西的。」
鯊魚拿出匕首,直接扎在辦公桌上。
「那好,你給王梟打電話,問問他在哪兒。」
小河環視四周,拿起電話。
鯊魚陰狠地笑了,言語中充滿威脅。
「小河,很多時候,生死一念之間,機會來之不易,一定要把握好。」
「放心吧,鯊魚哥,我知道該做什麼。」
電話接通,王梟非常哀傷。
「小河!怎麼了。」
「梟哥!」
小河眼神閃爍,坦然一笑。
「估計以後沒有機會和兄弟們再喝酒了,早知道,今天中午多喝點了。也不能和哥幾個一起擺攤,干正事了。早點認識梟哥多好。」
「你們不要再回光澤區。狗九把鯊魚買通了。鯊魚這畜生手上人命無數,比狗九還凶。」
「梟哥,我就C了他們馬了,欺負人是真沒夠。幫小河給兄弟們帶個好。我先走一步,來世再見。」
言罷,小河抬起手機,衝著正前方的鯊魚就甩了出去。
「鯊魚。我草泥馬!想碰我兄弟,先過我小河這一關!」
小河縱身一躍,撲向鯊魚。
整個辦公室內瞬間陷入混亂……
——————
光輝人民醫院。
急救室門口。
大夫站在王梟面前。
「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
小雅哭得已經不能說話,王梟眼神空洞。摟着小雅。
腦海里都是小河最後那番話。
看着老李頭的屍體被推出,他整個人陷入了一種莫名的狀態。
「都讓開,救人!大夫!救人!!」
熟悉的聲音。
黑山蛇和二棒槌推着一張病床狂奔。
眼瞅着已經陷入昏迷,吐得滿身鮮血的母親進入手術室。
小黑「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抬手照着自己臉上「啪,啪,啪」的接連幾巴掌,無比自責。
「梟哥,都是我不好,我沒照顧好媽,狗九那個畜生,在小河之前,給媽的葯裏面摻了毒藥!媽,媽剛,剛剛,吃了。」
二棒槌鼻涕一把淚一把,像個孩子,哭得極其傷心。
「媽那麼善良,到底哪裡惹到他們了。非要把人往死逼。」
手術室門口,亂作一團。
王梟幾乎靠着自己最後的意識,咬破了舌尖。
他很快冷靜。
「鯊魚把小河抓了。光澤區不能回了。」
小黑急了。
二棒槌也崩了。
「我們和他們拼了!!」
王梟拉住小黑。氣勢十足。不容置疑。
「你們兩個叫上大河去福源超市等我。一切等我安排。別添亂,知道嗎?」
小黑與王梟對視了幾秒,擦乾眼淚。又看向手術室。
「媽這裡有我呢。別亂,好嗎?」
「我等媽的結果出來再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手術室大門打開。
大夫摘下口罩。
「實在抱歉,我們已經儘力了。」
小黑滿身殺氣,抬手抓住彈簧刀。
王梟迅速按住小黑手腕,一指側面也要發瘋的二棒槌。
「二棒槌!」
這種時候,也就王梟能震懾住他倆了。
兩人的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去超市等我。」
小黑「啊!!!」的大吼一聲,轉身拚命奔跑。
二棒槌緊隨其後,一邊跑,一邊擦着眼淚,傷心欲絕。
王梟親吻了母親的額頭。
他根本哭不出來。
手機響起。
小黑的聲音傳出。
「梟哥,快跑,狗九和鯊魚的人都來醫院了,再不跑就跑不掉了!」
王梟連收屍都顧不上。
拉住小雅,奔向醫院後門……
——————
夕陽西下。
光輝城一幢廢棄的建築工地內。
一輛豪華SUV停下。
豐笑笑跳下車子,環視四周。
「梟哥。」
王梟領着李曉雅從側面走出。
「笑笑,這裡。」
「梟哥,啥事這麼著急找我,這是嫂子嗎?」
「這是我妹妹。」
王梟簡單明了。
「笑笑,我想求你個事。」
「行。」
「我還沒說啥事呢。」
「啥事都行,能辦到一定辦,辦不到想辦法也辦。」
麵包蟹眼神真誠,這卻也是心裏話。
王梟輕輕地咬了咬嘴唇。
「我需要一筆錢,五萬左右,還需要一輛越野車,性能要好。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還你,還能不能還你!」
「梟哥,你要幹嘛?」
「是兄弟,就別問。」
豐笑笑足夠敞亮,把自己老媽的車鑰匙,直接扔給王梟。
摘下手錶。
「梟哥,我平時大手大腳,沒攢下錢,但是這表,絕對五萬之上。」
「謝了,兄弟。」
「咱們之間還有啥謝的。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做什麼你都不要參與,我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你親力親為。」
王梟把李曉雅推到豐笑笑面前。
「去醫院幫忙給他爺爺還有我母親善後,具體的曉雅會告訴你!照顧好我妹妹,確保她順利完成學業,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豐笑笑產生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梟哥,到底發生什麼了?」
王梟張開雙臂,與豐笑笑擁抱。
「一定照顧好我妹妹。」
轉過身,跪在王大海當初被槍殺的區域。
「咣,咣,咣!」的就是三個響頭……
——————
福源超市。
老李頭的房間。
小黑面色陰沉,把一個黑色旅行袋,扔到地上,衝著王梟點了點頭,站到王梟身邊。
他們正前方是一張供桌。
三個牌位。
王梟的父母,還有老李頭。
兄弟四人手持三炷香,磕頭跪拜。
房間氣氛相當壓抑。
王梟扯開旅行袋,掏出單管獵槍,遞給二棒槌。
三把手槍,一人一把,分配子彈。
「梟哥,狗九和鯊魚都是老江湖了,平時為人謹慎,身邊防衛森嚴,咱們不可能把他們都處理掉的。搏命拼一個,或許還有機會。」
王梟表情平靜。
「我心裏有數,走。」
兄弟四人駕駛着豐笑笑的豪華SUV,東繞西繞,順利行駛進入一座小區……
——————
晚上九點。
光澤區霓虹閃爍,熱鬧非凡。
鯊魚電玩城人來人往,燈火輝煌!
兩個毫不起眼的身影,於黑暗之中穿行。
他們對於這邊的地形地勢極其熟悉。
直接來到鯊魚電玩城後方。
這裡空無一人,極其安靜。
王梟掏出登山槍,對準屋頂「咔嚓~」扣動扳機。
他身強體壯,攀爬速度極快。
小黑緊隨其後,十分靈巧。
兄弟二人跳上房頂,在甩棍上固定鏡片。透過窗戶逐個檢查下方房間。
片刻之後,兄弟二人對視一眼。
王梟一馬當下,雙手抓住房檐,用力一踹。
「咔嚓!」的就是一聲,玻璃碎裂,王梟徑直跳入鯊魚的辦公室。
此時此刻,辦公室內五六個人說說笑笑。
鯊魚的腿搭到桌子上,正在抽煙。
王梟速度極快,耗住鯊魚頭髮,匕首頂到了他脖頸。
「都別動!」
倆人身材體型相差懸殊。
房間內鴉雀無聲。
小黑緊隨而入,掏出手槍,對準眾人。
鯊魚不慌不亂,反而笑了起來。極度猖狂。
「你們倆膽子挺大,老子還在四處找你們呢,你們還敢送上門?」
王梟揮舞匕首,對準鯊魚兩條大腿,一腿一刀。
單手耗住其脖頸像是耗小雞子一般,用力後拽,把鯊魚的腦袋按在桌子上,匕首直接穿透他的手背刺進桌子。
「啊」的慘叫聲音傳出。
鯊魚另一隻手下意識的要動,王梟抬手扭住他手腕,毫不留情的用力一扭。
「咯吱~」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鯊魚痛苦哀嚎。
王梟毫不畏懼。氣勢磅礴。
「鯊魚,老子既然敢來,就什麼都不怕,別他媽的給老子裝輩分。」
「聽清楚,一分鐘之內,我要看見我弟弟,否則,老子就割下你的耳朵!現在還有五十秒。」
鯊魚滿嘴鮮血,卻依舊在笑,言語陰狠沙啞,充滿威脅。
「給他帶人!」
走廊外面堵滿了手持武器的馬仔。
王梟額頭的汗水嘩嘩的往下流。
鯊魚也是個狠角色。
「小兔崽子,你覺得你走得了嗎?現在鬆開老子,我還能給你們留一條活路。」
王梟扭動匕首,鑽心的疼痛,使得鯊魚瘋狂叫吼。
「老子要殺你全家!!!」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滿身鮮血的小河被扔到房間。
已經沒有人樣,奄奄一息。
儘管王梟和小黑之前早有準備,真正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不由得一顫。
小黑衝到小河身邊,無從下手,渾身上下幾乎就沒有好地方。眼圈瞬間濕潤。他咬緊牙關,背起小河。
門口的人依舊沒有讓開,吵吵把火,不少人手上也有槍。
王梟果敢狠辣,掏出手槍對準門口,毫不猶豫的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的三聲槍響,兩個身影先後中彈。
人群當中瞬間閃開一條出路。
王梟拖着鯊魚,槍頂住其頭顱。滿眼血紅。
「都他媽給我讓開。」
走出走廊,看着正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再次舉起手槍,所有人下意識躲閃。
王梟打頭,小黑緊隨其後,到達電梯邊,按動了電梯。
電玩城一樓已經堵死了。
電梯門打開,王梟他們甚至於連出都出不去。
「嘣,嘣!」的又是兩聲,兩個身影應聲中彈。
但是人群居然沒有散開,還有人衝著電梯內開槍,差點打到王梟和小黑。

《九狼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