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繼室難為,夫君好霸道!
繼室難為,夫君好霸道! 連載中

繼室難為,夫君好霸道!

來源:google 作者:青衫洛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沐雲 陸澤言

江沐雲本是小小的知州之女,原以為可以自由自在過一生沒想到卻遭遇姐姐英年早逝,祖母的算計,讓她的人生就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展開

《繼室難為,夫君好霸道!》章節試讀:

雲州的農曆十月已經略有寒冷,並伴隨時不時的濕漉漉的北風更讓人覺得陰冷。

此時雲州江家的三小姐江沐雲正百無聊賴的躺在踏上看話本,而丫鬟春燕正在一旁給她搖爐子,試圖趕走寒冷。

「不用添了,你也歇着吧!」江沐雲雖說是高門大戶的小姐,但她並不是苛刻下人的主子。如今天氣寒冷,似有雨來,自個都懶得不想動,更別提一直給爐子添碳的春燕了。

「小姐,婢子不累,搖爐子反而更加暖和了呢。今個兒天氣實在是冷得慌,多添點也能讓您暖和會兒。」春燕跟着江家三小姐已有十年光景,她知道小姐是寬厚之人,但她不能因此忘了自己的本分。

「夏禾呢?怎麼今日一直未曾照面?」春燕和夏禾一直在她房內伺候,今日未見夏禾倒有些奇怪。

「回小姐,夏禾今日去夫人那裡幫忙了。」

「母親那裡?母親缺人手嗎?」沐雲覺得有些奇怪,平日里可未曾見過母親從她這裡調人手,相反,還會經常派人過來照顧她。

「具體婢子也不太清楚,一大早夫人房裡的人便過來喚了她過去。不過奴婢猜測是夫人要夏禾一起趕製冬衣呢!」說著,春燕語氣也輕快起來。

「說的在理,夏禾的女紅手藝一直無人能出其右,想必母親是相中她的手藝了。」

「是呢,不過這幾日有的她忙了,小姐可要有段時日見不到她了,到時候小姐可不要茶飯不思啊!」她們二人陪小姐的時日最多,如今夏禾第一次離開這麼長時日,估計小姐有些不習慣呢!

「你這丫頭,還打趣我,看來是我對你太縱容了。」沐雲見春燕取笑她,也不惱,反而佯裝生氣的撓痒痒。

「啊哈哈,小姐婢子錯了,以後再也不敢取笑您了,啊哈哈!」春燕被撓的連連求饒,最後主僕二人笑作一團,好不歡樂。

沐雲記得三歲那年,母親把七歲的春燕和八歲的夏禾帶到她面前,告訴她以後她們二人會陪着她,負責照顧她,如今十年過去了,名義上,她們是主僕,而實際上,她們的感情已經如同姐妹一般。

江沐雲作為雲州知州的三女,不光容貌清秀可人,性子也溫婉敦厚,府內其他房中的婢女知道她待下人向來寬厚多有照拂,便心生羨慕,幾次想入她房中當差,都被她以春燕夏禾二人已經照顧夠好為由推辭了。

對此,春燕和夏禾如今已是府中丫鬟羨慕的對象,也被人高看一眼。二人也是感恩的人,知是因為三小姐的看重,所以更加忠心的服侍她,畢竟跟着三小姐的機會是旁人求之不得的。

「母親也真是,來我房中要人也不提前說一聲,一點不擔心我。」沐雲幾日未見母親了,前幾日母親房內林媽媽就說夫人冬日來臨前要安排府內各項物資,所以近些時日都太忙,無暇見她,這讓她着實有點傷心。

「小姐,婢子剛剛沒說錯吧!夏禾這才剛走,您都開始想她了,唉,就不知道下回夫人要是把婢子借去,不知我的小姐可會如此惦念呢?」春燕覺得她要吃醋了,夏禾一走,小姐就念叨。

「你們都一樣,如果母親把你借走,我也會想你的。母親這段時日可真忙啊,我都已好幾天未見她的面了,也不知道母親是否會想我?」沐雲有點傷感。

「小姐,可不許亂想,夫人最疼的就是您,哪次有好東西不是早早安排您這呢?夫人每年這時候都是最忙的時候,等過了這段時日,就可以清閑下來,到時候小姐可以天天和夫人在一起。」春燕知道小姐是想娘親了,奈何夫人每年這時候都特別忙,要準備府內過冬的物資,還要準備小姐的生辰。

「小姐,再過半月就是您的生辰了,到時候夫人肯定會好好陪您。」

提到生辰,沐雲嘴角微微上揚,是了,母親生辰的時候都會陪着她,還有父親,祖母。

想到這裡,沐雲也不再想無法見母親的事,反而有點自責自己不能幫母親分擔。母親作為知州夫人,執掌一府中饋,把各房的事宜安排的面面俱到,成為父親背後的女人,如此辛苦的情況下,依然沒有提出讓她來學習當家,就是希望她能夠再快樂幾年。

這個生辰一過,明年就是她的及笄之年,到時候就要和母親學着掌家,這樣就能幫母親分擔一些了吧!

「沒想到都到生辰了,時間過得真快!」沐雲喃喃低語。

「是啊,小姐又長一歲,明年要及笄了呢,到時候大少爺估計也會回來呢!」

「是呢,哥哥之前還說了呢,等我及笄的時候要回來呢,哥哥已經出去兩年了,也該回來了。」本來輕鬆的心情又有點沉重。

「小姐,婢子不該提的,又讓您傷心了!」春燕有點自責,明知道小姐和大少爺感情深厚,還提此事。

「不怪你,是我想哥哥了,哥哥說了好男兒志在四方,他是去實現他的抱負去了,我應該為他高興才是。」估計是天氣的原因,沐雲覺得自己老是暗自傷神。

「小姐明白就好,大少爺志向高遠,若他日掙得功名,也是老爺夫人和您的依靠呢,再者,大少爺畢竟在親家老爺那裡,總會得到照拂的。」江府雖然說是官家,卻只有大少爺一個男丁,想要傳承下去,勢必大少爺得有功名在身。

「倒是我想岔了。」這些年沐雲讀書識字的時候,春燕一直守在旁邊,沒想到如今已有如此見解了,倒是令人欣慰。

「夏禾回來了?」沐雲聽到外面似乎是夏禾的聲音,有點奇怪,怎麼不在母親那裡幫忙來?

「婢子聽聲音也像,這就去瞧瞧。」說罷,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小姐,夏禾回來了。」一小會功夫,春燕笑嘻嘻的掀開帘子進了內室,後面跟着夏禾。

「夏禾,母親那邊已經忙結束了嗎?」春燕滿臉笑容,而夏禾卻表情有點凝重,讓沐雲有點不明所以。

「小姐,夫人那邊還沒忙完,不過……」夏禾吞吞吐吐,一時沒說出口。

「不過什麼?」幾時夏禾這樣過?

「大小姐沒了!」說完夏禾立刻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