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今天未婚妻也在撮合我真愛和情敵
今天未婚妻也在撮合我真愛和情敵 連載中

今天未婚妻也在撮合我真愛和情敵

來源:google 作者:今天的願望是暴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今天的願望是暴富 古代言情 秦清瑤

這次是純任務,和之前最後會有cp的情況不一樣非要說cp,系統才是真愛哦文案:當一個靠着自己的智商改變了原本命運的女配綁定了一個系統任務是幫助作為男配的小竹馬逆天改命獲得幸福一合計,這個也不難然後進入了世界,需要幫助的人是竹馬他的青梅是女主,女主的命運之人是男主,男主的未婚妻……是自己秦清瑤:今天也是苦澀的一天了雖然日子很苦,但是並不影響秦清瑤完成任務的努力展開

《今天未婚妻也在撮合我真愛和情敵》章節試讀:

竹馬的名字,叫段子峰。兩個人的稱呼雖然聽上去生疏,但是關係,倒是真的不錯。

例如秦清瑤坐下後,就聽見段子峰說道:「我已經點了一些你愛喝的茶,和喜歡的茶點。他這裡的茶葉很好,你慣來愛自己泡茶。我試試看,你有沒有進步?」

秦清瑤沒有拒絕。

兩個人帶來的小廝和宮女就站在不遠處。

這個世界的男女大防不算很嚴格,但是獨處,始終是不允許的。除非是未婚夫妻。例如封政勤和秦清瑤,就可以獨處。

至於茶藝,雖說原主的技能和秦清瑤不共享。但是秦清瑤因為職業,本身也學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技能。在茶藝這一技能上面,比起原主還好一些。

所以,秦清瑤笑着應了,然後就開始泡茶。

段子峰看着,露出幾分驚嘆:「一段時間不見,倒是越發的精進了一些。」

秦清瑤笑了笑,語氣之中帶着幾分輕鬆的熟稔:「我在宮裡,可是每日都勤奮的練習,就等着年節出宮,約你品茶的時候,讓你試試。」

「那我倒是要好好試試。」段子峰也笑,不過聽到秦清瑤提及了出宮,他心底壓着的的一個疑惑,也忍不住問了出來:

「秦姑娘,這非年非節的,你怎麼出宮了?」

可以感受到,段子峰語氣里真誠的關心。秦清瑤一邊露出幾分失落,心底卻是欣喜的,引到了這個話題,可太好了。

段子峰上道的可以。

秦清瑤心底誇讚,面上卻帶着幾分失落,而後壓着情緒笑着若無其事的說道:「我這不是快成親了,出宮和父母住一些時日。」

聽上去合情合理。

可秦清瑤的表情分明寫着,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說來也奇怪,段子峰竟然能讀懂秦清瑤表情的含義,他有些失笑。只覺得兩個人的關係似乎越發的好了些。

但是關心還是要關心的:「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秦清瑤嘆了口氣,落寞道:「我有些懷疑,我和表哥是否適合了。」

原主一直覺得,她和封政勤天造地設。反正記憶里充滿了詭異的自我欺騙。當初接收到記憶的瞬間,對比了剛來的時候的封政勤。

秦清瑤面不改色的將原主的記憶歸類為幻覺。

而段子峰,顯然也是經歷過原主的幻覺洗禮的。

聽見秦清瑤這樣說的時候,有些疑惑的開口道:「怎麼了,你不一直說你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彼此是最適合對方的嗎?」

秦清瑤嘆了口氣,簡單的說了一番,跟對方有口角的時候,突然發現對方眼神里的厭惡。然後就突然想明白了,過去很多事情,不過是自己自欺欺人。

將話說到了這個程度,也沒有面臨崩人設的問題。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秦清瑤也確信了一些東西,但是局還是要繼續下的。

特別是秦清瑤慢慢的,一邊和段子峰品茶,一邊用緩慢的調調,談及一些兩個人的過去,和自己的感悟。最終,段子峰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最後竟然是跟着嘆了口氣。

秦清瑤果斷的詢問道:「段將軍,你怎麼嘆氣嘆的比我還憂愁呢?」

「我覺得,你都想到了這個程度,而我,卻連心儀的對象是個什麼想法,都不知曉。」段子峰嘆了口氣,他甚至沒說,過不久估計自己要去鎮守邊關。

段子峰甚至不敢提及這個話題。

擔心挑破了,對方給了回應,自己卻不能陪在身邊。也擔心挑破了,對方不給回應,只能看着她另嫁她人。

「有些事情,你得讓對方知道。你或許有些擔心,但是不挑破,你跟她也就這樣了。挑破了,反而有不一樣的情況。何況,感情這種事情,若是郎情妾意,你們應該一起面對……」

話還沒說完,秦清瑤的心口抽疼,一下打翻了水杯。

突然出現的『宿主請注意,偏離人設』。

滾燙的水直接打到了秦清瑤的腿上,但是卻無法引起秦清瑤的任何注意。因為她的心臟實在是太疼了。

更可怕的是,在這樣的疼痛下,身體的應激昏迷的反應卻絲毫沒有作用。秦清瑤清醒的可怕。

段子峰幾乎是馬上反應了過來,扶着了秦清瑤才沒讓秦清瑤直接倒下,他動作避開了秦清瑤一些不方便接觸的地方,滿臉的擔憂:「秦姑娘,你這是怎麼了?阿福,去叫大夫!」

仍有一絲意識的秦清瑤連忙制止了,大夫能有什麼用!

宮女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呆了。

半晌才反應過來,連忙接住了秦清瑤,此時秦清瑤也算是從劇痛之中緩了過來。

「碧桃,給我去準備一身衣服。」秦清瑤用帕子壓着腿上的一小灘水劑,倒是感激這個杯子只有兩口的量。

只是燙傷是肯定的,但是今天的談話不能停。秦清瑤也就裝作只是弄**點兒衣服的模樣。

這樣狼狽,段子峰瞬間反應過來:「冒犯了,我和阿福去門口等,你處理好再喊我們進來就是。」

對於對方的體貼,秦清瑤點點頭。

她的確需要一點獨處的時間。

秦清瑤的第一次崩人設,她用了原主會用的語氣,模仿了原主的神態。說的那一番話。

一時間,秦清瑤甚至想不透,自己為什麼會崩人設。

畢竟,秦清瑤之前的,慢慢改變原主的一些行為模式的試探,是可行的。

如今只能大概猜測是,這樣的話語,並不是原主能說出來的?

不論是不是,秦清瑤得自己去論證。

剛剛的心疼程度,其實秦清瑤比起忍受不了,更多是因為突如其來而嚇到。只要有心理準備,她不會失態至此。

碧桃很快的買了一身成衣。

品味還不錯,和秦清瑤今天的妝容打扮還挺搭配。

「我自己換了,你去守着,這雖然是密閉空間,但是畢竟是個茶館,你幫我看着,我才安心。」找了個借口,避免對方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

不然大驚小怪也就算了,今天的談話還可能直接被打斷。

能夠做實驗的,只有門外這位任務對象。

秦清瑤跟別人,根本不用涉及這一塊的談話。所以不論是為了任務,還是長期考慮,秦清瑤肯定要把握機會把事情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