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涇暉日誌
涇暉日誌 連載中

涇暉日誌

來源:google 作者:妃尋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汐澤 申屠櫻

「櫻子,我看那些穿越小說里,只要發生意外就能穿越,對我怎麼沒用啊?」林汐澤嘆氣地從地上爬起來,面前的石頭都四分五裂了,自己什麼事都沒有,只能在原地和好朋友大眼瞪小眼「汐汐,咱別折騰了行么?」申屠柵可憐巴巴地看着這個不停作死的小女子,「你看看,上吊-樹枝斷了,撞樹-樹榦斷了,自殺-劍斷了,種種暗示還不夠明顯嗎?現在不是你回去的時機,不如安安心心待在這裡,等族長、長老的傷勢恢復再送你回華夏吧?」「櫻子,那我會少賺很多的,會打亂我給爸爸媽媽買地蓋房子的計劃的」林汐澤在幫忙好友申屠櫻的過程中誤入玄紫大陸,費盡周折都無法回家不過即來之則安之,也不能閑着啊,索性就在神屠一展所長,能跟櫻子掙得一份豐厚的嫁妝,也不枉來這裡一遭她將自己在華夏所學所長施展得淋漓盡致,畫畫,設計,DIY個性定製,連接超市,靈獸選秀,拉贊助,造勢……在等待開啟傳送法陣期間,隨着自身秘密慢慢被揭露,陷入命運的漩渦中無法瀟洒抽身離去,萬般求全、算計、妥協中反而將好友推向無底深淵混亂時空,蝴蝶效應,既然自己是一切的根源,就讓自己解決吧……展開

《涇暉日誌》章節試讀:

一片若隱若現的七彩霧色映得林中樹木青翠怡人,朦朦朧朧,如夢似幻,縹緲若仙,仿若置身於雲間一般。

一條歡快的小河從腳邊流淌而過,川流不息,清澈見底。

涓涓細流衝出斷崖時變成奔騰大浪,在山谷中發出震耳欲聾的回聲,水汽上升瀰漫聚集,陽光的折射下,形成絢麗的七色彩虹,觸手可及。

從下向上仰望瀑布飛流直下的壯觀不同,身處瀑布源頭,斷崖外的奇景更是美輪美奐。

窸窸窣窣的聲響從白霧深處傳來,從細小繼而轉為蠻力衝撞,大樹顫抖着向兩邊傾倒,一團陰影由遠而近,迅速放大。

林汐澤眯着眼睛努力鎖定聲源,只見一個淺藍色人影在前,一個龐然大物在後,都以極速沖向斷崖。

而自己,就在斷崖邊上。

「喂喂喂,別過來……」林汐澤來不及阻止,就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人影撞得橫飛出山頂,只能本能地死死拽住那一抹淺藍。

一條巨大的、石頭狀的尾巴帶着毀天滅地的灰暗和沙塵橫掃而來,緊接着是一條赤紅色、滿是粘液、帶着腥臭的分叉舌頭要將他們一同捲住。

林汐澤像八爪魚一樣緊緊抱着淺藍色身影,他無法施展身形,只能帶着她側身、迴旋,躲開危險又噁心的東西。

這邊剛躲開,那邊若干只壁虎一樣的生物從四面八方向他們彈射過來。

林汐澤只覺得抱着這人身體突然僵硬,兩個人失去重心,直接從高處向著瀑布盡頭墜下。

在砸進水中的一瞬間,林汐澤的胸口彷彿被鎚子狠狠猛錘,身體被無形的東西揉搓擠壓,巨大的衝擊力讓她頓時失去知覺,向深處沉下去。

昏厥之際,眼前出現一張臉,很普通,很粗糙,它以極快的速度膨脹、浮腫、變白,最後整張麵皮被暗涌沖了出去,露出另外一張臉。

濃眉星目,鼻子高聳,薄唇紅潤微揚,完美的下頜線雕塑一般。

特別是那一雙眼睛,尖而細,開闔之間神光內斂,眼尾處微微上挑,眼眸盡顯星光深邃,彷彿銀河流轉。

好美!

只一眼,便是驚艷……

「我們公司的有個藝人,有次錄節目,被對手把髮際線擦掉了,真是尷尬。」

「這算什麼,我們家藝人晚會唱歌時,音響出了問題,頓時變成車禍現場,粉絲一夜掉了好幾萬。」

「我們公司才搞笑呢,有個藝人走紅毯時鞋底破了,增高墊都掉出來,你們說哪個更搞笑?」

「哈哈哈…」

這裡是選秀節目錄製後台,林汐澤和其他公司的助理小姐姐們躲在一起吃外賣,聊起家藝人的糗事,雖然沒點名道姓,但都心知肚明是誰,幾個女孩笑得前仰後合。

「茲茲」手機震動起來。

林汐澤正吹着泡泡,冷不丁地被來電顯示嚇了一跳,「申屠櫻?」

這傢伙可失蹤了好幾年了。

「你好,請問是林汐澤嗎?這裡是醫院打來的,你認識機主吧?她在我們醫院裏急救,麻煩過來一趟吧……」

林汐澤跟其他助理打了聲招呼就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醫院,交了錢才見到很久不見的申屠櫻。

現在是七月,萬里無雲,烈日當空,一點風都沒有,39度高溫下,知了都叫得有氣無力,室外沒有七十也有五十多度,掉顆雞蛋都能烤熟。

而這傢伙居然穿着里三層外三層的長袖羅裙,腦袋上梳了個髮髻,還插着銀釵發簪。

林汐澤腦門上頓時飛過一群烏鴉,這傢伙該不是玩COSPLAY中暑才送醫院的吧?

回到林汐澤出租屋,申屠櫻一點也不客氣地葛優躺在沙發上,「汐汐,好熱,趕緊開空調,汐汐,有沒有汽水?汐汐,你不愛收拾屋子的習慣還沒改?汐汐……」

「申屠櫻,你失蹤兩年,一見面就指揮我干這,指揮我干那的,這樣你會失去我的。」儘管嘴上嫌棄,林汐澤還是第一時間打開空調,取了瓶汽水遞過去。

「汐汐,還是你對我最好,」申屠櫻接過來,緊緊地擁抱她,動容道,「汐汐,我好想你!」

「咦~好了好了,別肉麻了。」林汐澤只覺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哇,汽水,太爽了,咯~我兩年沒喝了。」申屠櫻猛灌一口,眼淚嗆出來,打了個嗝,「爽,太爽了,還是華夏好啊!」

「還是華夏好?難不成你穿成這樣從國外回來的?」林汐澤撇撇嘴。

「呃……」申屠櫻又灌了幾口,又打了好幾個嗝才滿足,「汐汐,你知不知道我這兩年去哪了?」

「直接說,不要賣關子。」

「我說我穿越去了一個叫玄紫大陸的架空的地方,你相信嗎?」申屠櫻悠閑地靠在沙發上,把長發甩到後面。

「你寫小說?架空穿越題材,現在的確很流行,書名是什麼?我給你打賞。」林汐澤挑了挑眉。

「汐汐!我說的是真的!」申屠櫻見她不相信,盤膝坐好。

「櫻子,你不修鍊了?改穿越了?」林汐澤眉頭微蹙,這傢伙還跟以前一樣,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當初還在大學時,申屠櫻就沉迷各種玄幻、修仙小說,荒廢了幾年的學業不說,最後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失蹤了,把校長嚇得半死,尋人、報警、登報都於事無補,後來因為她是孤兒,成年了,這事就不了了之。

「汐汐…」

「好好好,你繼續說,你,現在怎麼回來了?」林汐澤配合地問。

「說到這個就厲害了!」申屠櫻下意識地看看四周,神秘兮兮地說:「我是被族人選中回來找轉世伏矢魄的。」

「轉世,伏矢魄?」林汐澤都快把自己的舌頭咬掉了,心裏輕嘆一聲,看來還得帶這傢伙去看腦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存款夠不多。

「伏矢魄是玄靈王五極聖心中的一縷精魄,當年玄紫大戰時被神屠王和殤璃王生生從玄靈王眉心抽離出來的,置於玄紫大陸結界之外。最近族長感應到伏矢魄的異動,就把這個異常艱巨的任務交給我了。所以,我又穿越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