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警花的貼身高手
警花的貼身高手 連載中

警花的貼身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警花的貼身高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羅耀 陳錦南

完成無數不可思議任務的殺手之王羅耀,退役歸隱,不甘平凡,在警局玩起了潛伏!大小案件,強弱罪犯,在他這個犯罪頭子手下統統有來無回!展開

《警花的貼身高手》章節試讀:

  薛妍兒實在忍不住,感覺身下坐如針氈一般,拉下臉來,對陳錦南沉聲道:「姓陳的,少丟人現眼了好不好,坐在你邊上,我都覺得好丟人。」

  陳錦南見薛妍兒嫌棄的樣子,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問道:「妍兒,怎麼了?」

  「飛機上能刷卡嗎?白痴!」薛妍兒白了陳錦南一眼說道。

  陳錦南聽了之後一愣,見周圍的人都在笑自己,不由十分尷尬。心中卻是大恨:臭娘們,老子真是熱臉貼冷屁股,有什麼好拽的,總有一天……

  心下這麼想,表面卻沒有表露出來,陳錦南討好的說道:「妍兒,我也是為了保護你嘛,這萬一有個劫機什麼的……」

  「砰。」他的話聲剛落,一聲槍響突然傳了過來。

  所有人都驚了起來,不過乘客們最先反應過來的不是尖叫,而是目光齊齊得瞪向了陳錦南:果然是烏鴉嘴,簡直比得上《人在窘途》里的牛耿了,怎麼就這麼嘴賤呢?

  「砰!砰!」

  四個頭上帶着面罩的男子走進經濟艙,有點奇怪槍聲怎麼沒在第一時刻引起鬨亂,當下又連續開了兩槍。

  「啊……」

  乘客們終於慌亂了起來,一些膽子小的女性更是嚇的尖叫了起來。

  「女士們,先生們,請安靜一下。」

  這時,廣播里突然傳出一個渾厚的男性聲音:「請允許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黑熊,當然了,這只是個代號,接下來,我很不幸的告訴各位,你們被打劫了!」

  這個叫黑熊的聲音從廣播里傳來,語氣很柔和,聽起來像和朋友在聊天一邊,不過很明顯,劫匪已經第一時間控制了飛機。

  經濟艙里四個劫匪每個人手裡拿着一把黑星手槍,控制了經濟艙的各個方向,慌亂的人群被黑洞洞的槍口指着,一時間也不敢亂動。

  羅耀隨意掃了一眼,這批劫匪看起來很有經驗,明顯是老手,雖然偌大的經濟艙只有四個劫匪,不過他們的站位十分的巧妙,顧及了每一個角落,沒有一絲的空擋。

  很快,那個黑熊的聲音又從廣播里響起:「當然了,我也很慶幸的告訴各位,你們遇到了一群有素質的劫匪,我們只是求財,只要你們好好配合,我保證不會傷害任何人,並且保證飛機按時抵達。」

  「切,劫匪還裝什麼紳士,真虛偽。」薛妍兒倒是沒有太過慌張,聽了廣播後,還小聲的諷刺了一聲。

  「噓……」見薛妍兒還這麼大大咧咧的,陳錦南十分的緊張,連忙示意她不要說話。

  「切,膽小鬼!」薛妍兒鄙視得看了陳錦南一眼。

  羅耀看了一眼神色慌張的陳錦南,用腳尖踢了他一下,笑道:「小白臉,你英雄救美的機會來了!」

  陳錦南聽到羅耀的話嚇了一跳,看了劫匪那邊一眼,見他們朝這邊看過來,頓時暗忖不好。

  「不許說話!」一個矮個子的劫匪朝把槍口對準了陳錦南,冰冷的眼神瞪了他們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好好好,我們一定配合。」陳錦南嚇了一大跳,連忙擺着雙手,連聲說道。

  「很好!」也不知道是讚許陳錦南的配合,還是穩定的局勢讓那個黑熊十分滿意,廣播里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很感謝大家的配合,接下來,請大家講身上所有的財物,用你前面的嘔吐袋裝起來,放在自己的面前,我們會有專人來收。」

  黑熊的聲音頓了一頓,語氣突然轉為冰冷的說道:「請聽清楚,是所有的財物,請盡量不要做一些令我們不滿的事情,雖然我們不想殺人,但是,也不介意殺雞敬猴。」

  冰冷毫無感情的言語令人心悸,羅耀暗自感嘆,這個叫黑熊的不去做演員實在太可惜了。

  接着,黑熊的語氣又突然一轉,紳士十足的說道:「好了,朋友們,現在就開始吧,請快點準備好你們的財物,很快我們的人就會過來收取的。」

  黑熊的聲音剛落,乘客中便有人拿起嘔吐袋,將自己身上的現金,首飾等東西放了進去。

  不一會從門外又走進來兩個劫匪,每個肩膀上背着一個大背包,一人一邊開始收取乘客們擺在面前的袋子。

  乘客們都相當的配合,雖然倒霉遇上劫機的,不過不幸中的大幸,遇上一群「有素質」的劫匪,只要不丟了性命,一點錢財又算得了什麼。

  飛機控制室里,黑熊放下手裡的話筒,咧嘴一笑,露出了滿口的黑牙。

  「怎麼樣了?」微微轉頭,他朝着身後的人問了一句。

  「都已經搞定了。」旁邊一個手下連忙上前來說道:「飛機已經設置了自動巡航,炸彈安裝完畢,已經啟動,一個小時後爆炸,降落傘除了我們用的,已經全部銷毀。」

  手下報告了一個個令人心驚的消息,飛機上的乘客們還在以為只是花點錢財消災而已,卻不知道,死神即將降臨。

  「呵呵……很好,又是一次完美的演出,實在太令人興奮了。」黑熊露出滿口的黑牙,大笑了起來。

  「你的東西呢!」

  劫匪很快就走到了羅耀這邊,不過顯然羅耀這一身民工打扮直接被他忽略了過去,冰冷的目光直接看向陳錦南。

  陳錦南連忙將自己的袋子遞了過去,不過因為他的現金已經全給了羅耀,自己的那個袋子里只有一隻歐米茄鑽石手錶和一隻手機。

  雖然單是那隻手錶就價值20多萬,不過劫匪顯然不是很識貨,看陳錦南一身名牌,穿的光鮮亮麗的,只是拿出這麼一點點東西,顯然十分不滿意。

  黑洞洞的槍口緩緩地對準了陳錦南的腦袋,那名劫匪顯然很懂得用氣勢壓迫別人,手指慢慢地撥開了保險,冰冷的眼神另陳錦南心裏發寒。

  「別,別,別,我真的沒有了,不信你看。」陳錦南連忙掏出錢包,拉開對着劫匪說道。

  「山鳥,快一點,黑熊在催了。」這時,另外一邊的人已經收完了財物,兩個劫匪拿着兩個大袋子走去了控制室。

  「知道了,我馬上就來。」

  這個劫匪雖然應了一聲,不過明顯不想放過陳錦南,在他身上搜了一下,果然沒有什麼收穫,頓時心中十分的不爽,舉起槍托在陳錦南身上用力砸了起來,邊砸邊罵道:「王八蛋,沒錢穿這麼漂亮幹嘛,我最恨愛裝逼的了,混蛋!我叫你裝……」

  「哎呦!哎呦……大哥,別打……有錢……大哥別打了,我知道誰有錢……」陳錦南一手抱着頭,一手指向羅耀:「他,他身上有錢,我的現金,有兩萬多全給他了。」

  劫匪收回手,看了一眼旁邊穿着像民工一樣的羅耀,用槍指了指他道:「他說的是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