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道穹心
極道穹心 連載中

極道穹心

來源:google 作者:南城盜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城盜夢 奇幻玄幻 林奕

一陰一陽謂之道,這是一片只屬於道氣的大陸道者林集,都在追求極道亘古歲月,卻鮮有極道者少年林奕,心懷極道穹心「若深淵在側、天道臨傾,爾如何為之?」林奕答:「臨淵而行,踏天而歌,雖逆天忤地,吾往矣!」「踏天尋道戰崑崙,疏狂穹心破仙門」展開

《極道穹心》章節試讀:

「憑什麼?」大堂之內,林奕怒髮衝冠,整張臉都在宣洩怒氣,顯然是氣得不行。

憤怒已經讓他忘記了眼前這個風七公子是何等的背景,換句話來說,倒是林奕初生牛犢不怕虎,根本沒見識過世面,恐怕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林奕也敢反駁。

見面前這個鄉野村夫還敢反駁自己,風七沒有生氣,反而是有些興趣得再次打量起林奕來,「憑什麼?你說憑什麼?」

「購買東西,不就是講究先來後到嗎?你以為你是哪家公子,有錢就可以不顧這些?還惡語相向,這就是你的為人?」林奕充斥着怒氣的說完這些,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哈哈哈哈,天真的小子,有趣的小子,還真是個鄉野村夫啊。看來你還不知道本少的大名,這麼告訴你吧,在這青浦鎮,乃至潯州城,我想要的東西,才不需要講什麼先來後到。」

「小子,見你粗布短衣,又如此天真,真不知道你大人是怎麼教你的。」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哪有什麼規矩,你……懂了嗎?」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風七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奕,幾乎是用威脅的語氣。

四目相對,林奕握緊拳頭,表情不善。

「怎麼,想打我?我仔細觀察了你的全身,沒有任何道氣涌動,看來……你應該是先天無道關吧,這你如何動我?」風七囂張跋扈的開口道。

聽到這話,林奕完全是綳不住了,剛想進行下一步動作,突然,身旁一個茶杯竟炸裂開來,成為一堆齏粉,無影無蹤。

林奕大吃一驚,輕絨也是嚇了一跳。

「看到了嗎?小子,你若是還不走,只會和這茶杯一樣?見你天真,就先拿茶杯給你打個樣。」風七面色不改,還是先前那副紈絝的模樣。

韻娘一直在一旁看着,先前也幾次幫林奕擋住風七的刁難,只是為了如意草堂,身份有些尷尬。現如今,見風七如此過分,韻娘也沒有在乎那麼多了,怒氣湧上眉梢,芳容輕輕扭動,對風七大喝道:「風七,真當我們如意草堂是你家嗎?」

明顯的感受到韻娘的怒火,風七一變乖乖鼠的模樣,恭聲說道:「韻娘,不要生氣。」

「只是今天這株冰續草,我是一定要拿走的。」

風七一臉玩趣,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指着那在櫃架上的冰續草,說道。

「你……」林奕剛想開口,卻被一道柔和的聲音打斷了。

「好,風七公子若是看上了如意草堂這冰續草,支付銀琅,拿去便是。」韻娘這樣開口,打斷衝動的林奕。

「還有這小子身旁的這位美麗的小女孩,真是……讓本公子感到驚艷啊,可是你為什麼要跟着這個臭小子呢?」

風七目光似是注意到了輕絨,輕絨那小小的年紀卻暴露出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姿色,讓風七這樣的紈絝子弟兩眼發熱。

風七不止是口頭上說著,還走到輕絨的面前,輕絨很害怕,但是此刻像是本能的反應般開口:「請你不要靠近我。」

然而風七這樣的貨色哪會在意這樣無畏的反抗,抬起邪惡的手就要摸向輕絨的無暇的臉頰,就當正要觸碰到那潔白如玉的肌膚之時,一隻手襲來,將他的手打開。

正是林奕的手。

氣氛一下子變得焦灼……

「大膽!」兩名侍衛大聲喝道,並且想要上前來將林奕拿下。

然而,風七卻是揮了揮手,示意不用。

他饒有趣味的看着林奕,嘴角流露出一絲玩味,「很好,很好。」

說著,他還鼓起掌來。

林奕不動聲色,臉上毫不畏懼。

然而這樣焦灼而又緊張的氣氛卻是讓韻娘坐不住,她急忙開口:「風七公子,你這想怎麼樣我管不住你,可是這是在如意草堂,就算是你們宗主來了,恐怕也要給點面子吧。」

聽到這話,風七情緒才是漸漸緩和,然而看着林奕着急而又憤怒的樣子,他大笑一聲,說道:「小子,要有實力才行啊。」

聞言,林奕低下頭,看向自己的手掌心,那掌心處,有指甲扎進而流出的鮮血,他苦笑了一聲,將自己的張狂淹沒。

「這株冰續草我拿走了,你可有意見?」風七再次囂張氣焰已經燃到了極點,或許他更想看到林奕憤怒而又無能的樣子。

「風七公子,冰續草在這裡,你拿着趕緊走吧。」韻娘早就被這種氣氛弄得頭疼,也對這風七實在不感冒,實在是太過於紈絝和張狂了些。

所以她蓮步輕移,急忙取來冰續草,秋水眸子中有寒意流轉,將冰續草遞向風七身旁的兩位僕人,打發他們走。

「韻娘這是……要趕本公子離開啊。」風七自然是看得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急忙裝作很委屈,開口道。

「難道……是為了這個小子?」風七手指指了指林奕。

就在韻娘剛要開口,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樓下傳來,很快,一位侍衛穿着打扮的青年就來到了二樓,他呼吸急促,顯然是有要事。

「七公子……」他放慢呼吸,沒有管理額頭上的汗珠,對風七恭敬的喊道。

「何事如此慌張?」風七負手問道。

他一個眼神示意這件事很重要,這裡有外人,他上前一步,將頭伸向風七的耳旁,輕聲開口……

「什麼?那我二哥……」如同雷擊一般,風七猝然大叫,瘋狂跺腳。

「走!」風七拂袖,轉身就要離開。

就當正要離開之時,風七還轉身對林奕說道:「小子,今天你運氣還真是好,暫且先放你一馬,但是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說到這裡,他眼神轉移到一旁正牽着林奕衣服一處小角的輕絨的身上,瞬間變得猥瑣,「如此年紀就有沉魚落雁之姿,但是就是眼睛不好,為什麼要跟着這個小子呢?」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希望下次,會很愉快。」留下這樣一句話,風七招手,示意離開。

在風七一行人走了之後,韻娘和輕絨才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慢慢的挪動身姿,坐在了凳子上。

「這幫人真是可惡,那個風七囂張跋扈,渾然不講道理。」輕絨坐在凳子上面,環臂抱胸,一臉氣鼓鼓的模樣,很是可愛。

「這就是青浦鎮的地頭蛇,剛才的那個風七,是風雲分宗的七公子,在整個小鎮上,甚至是潯州城,都是無惡不作。」韻娘柳眉微蹙,愁雲慘淡的說道。

林奕仍然在那裡站着,一言不發。

許久之後,他才開口道,「韻娘,這個冰續草,可否還有存貨?」

「真是對不起啊林奕小兄弟,剛才主要是忌憚這風七背後的勢力,無奈只好將答應你的冰續草拱手讓給了他。」

「既是為了如意草堂,也是為了小兄弟的安危。」

「不過這冰續草,明天好像也會有一株,不知明天小兄弟來拿怎樣?」

經過了剛才的事情,韻娘早就一改嫵媚動人的姿態,此刻無比正經。

思索再三,林奕緊促的眉梢終於是稍微緩和,淡然開口回答道:「好,那我明日來取,還一樣韻娘為我留着。」

「一定一定。」韻娘笑着開口道,那一笑傾城的模樣,倒是讓林奕失神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那我今日便不再叨擾,明日再來。」說罷,林奕拱手便轉身離開。

待林奕走了以後,充滿葯香的二樓,韻娘一人獨坐在凳子之上,風姿動人,紅唇微分:「真是個有趣的小……男人呢……」

這邊,出了如意草堂的林奕和輕絨正在大街上漫步着,看着林奕仍然一臉的愁雲慘淡,輕絨急忙安慰道:「奕哥哥,不用擔心,也不用跟那地痞流氓生氣,這冰續草也還有。」

林奕笑了笑,定住身子,看了看眼前這個小可愛輕絨,抬起手在她的俏鼻上颳了刮,「還是輕絨好。」

「先回家吧。」林奕如釋重負,坦然放鬆,開口道。

只是林奕那臉上的愁雲,似乎並沒有消散,或許別人看不出來,但是林奕自己卻是知道,始終有一件事壓在他的心裏。

如果說像剛才那樣被人羞辱,不敢還手,只能忍氣吞聲讓林奕感到無盡的委屈,這些林奕都還可以接受。

但是……先天無道關顯現……

要知道,在這個十二歲的小男孩清秀而又不張狂的身上,可是懷着一顆……極道穹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