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假戲真做
假戲真做 連載中

假戲真做

來源:google 作者:衛子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晴 現代言情 程景寒

安晴被不爭氣的繼父坑慘了,背上了一千萬的巨債,現在包括追債的人在內,都在找逃跑的展開

《假戲真做》章節試讀:

安晴氣的發抖,同樣是被人佔便宜,她寧願眼前這個人,只是心裏卻好不甘心,憑什麼?
「安晴,識相點,對大家都有好處的。」
程景寒諷刺道。
他的手再次伸向安晴時,她放開了捂住衣領的手,停止了掙扎,只是眼淚終究不爭氣的掉了下來,但是就像程景寒說的那樣,她反正是要被人睡的,如果註定要被人糟蹋,那她掙扎又有什麼用呢!
反正,她自我安慰的想着,眼前這個男人他不僅皮相好,而且也有錢。
說不定把他服侍好了,到時候,那一千萬就不要還了。
「知道識相就好。」
程景寒見安晴停止了掙扎,還算是滿意的。
伴隨着他話落,一雙帶有薄繭的手開始剝她的衣服。
安晴忍不住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顫抖和害怕,可儘管如此,她還是強忍着想要推開他的念頭,由着他胡來。
「不要緊張!」
程景寒察覺到安晴顫抖的厲害,擁住她,安撫她道。
他的唇,也在緩緩朝她湊過去。
安晴看着那張薄唇,心裏一萬個不願意,可是卻不能拒絕,只能接受。
她覺得十分屈辱,卻又無可奈何。
她只能閉着眼睛,希望都能早點過去。
程景寒擁緊安晴,忍不住呢喃道:「茹慧......」 安晴一瞬間清醒過來,他喊的誰?
他摟着她,卻把她當成別的女人,安晴在心頭冷笑一聲,整個人麻木的接受着這恥辱的一切。
事後,程景寒佔盡安晴的便宜總算還知道把她抱到床上休息。
躺在深色大床上,兩人俱已疲憊不堪,也很快都沉沉睡去。
早上醒來時,安晴身側已經沒有了人影,再一看時間,居然已經接近中午,她翻了個身,全身都痛的要命,她在心裏暗自把程景寒全家問候了一遍,然後爬起來去穿衣洗澡。
浴室里現在還一片凌亂,昭示着昨晚他們多瘋狂,程景寒昨晚只把她抱進了房間里,別的都還沒處理,安晴可沒他那麼厚臉皮,等着保姆來收拾,她紅着臉胡亂把房間收拾了一番,然後洗了個澡。
她下樓時,保姆阿姨杜媽正在打掃房間。
見到她起來,忙笑着迎過來道:「小姐起來了?
午餐我給你準備好了啊!」
安晴看着杜媽的笑容總覺得那笑有些莫名的意味,昨晚動靜那麼大,杜媽不可能不清楚,安晴想到這裡脖子上、臉上也染上了一層粉色。
「謝謝杜媽。」
安晴低聲道了謝,然後走進餐廳坐下來,準備食用早餐時。
「小姐?」
杜媽走了進來,手裡拿着什麼東西,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怎麼了?」
安晴抬頭看着她道:「有什麼您就說吧?」
「那好,小姐,這是先生出門前讓我給你的。」
杜媽有些尷尬的拿出來,手心裏居然是一盒避孕藥。
「嗯,我知道了。」
安晴錯愕了下,然後把葯接了過來。
這樣也好,她想,省得她還要出去買葯來吃。
「小姐,如果可以,你還是讓先生避孕吧!
吃藥對你的身體不好。」
杜媽想了想,加了一句道。
同為女人,杜媽不忍安晴受苦。
「我知道了,謝謝杜媽提醒。」
安晴微笑道。
心裏卻想,讓程景寒避孕嗎?
他會願意嗎?
不過即使他不答應,她也不能懷他的孩子。
安晴當著杜媽的面把葯吞了,然後才開始吃午餐。
吃完午餐,她走到陽台給那些她來到程家時,因為無聊而種下的那些花花草草澆水。
給花草澆完水,安晴本想回家去一趟,可是管家卻在這時找了過來,站在陽台上對着她喊道:「安小姐,先生找你。」
「他在哪兒?
找我幹什麼?」
程景寒不是出去了嗎?
怎麼他還在家裡?
安晴心裏想到昨晚,就忍不住膽怯,他找她幹什麼?
「他現在三樓,有事跟你說。」
管家面無表情答道。
安晴有片刻的怔愣,然後反應過來點頭道:「好。」
她進房間洗了個手,跟着管家一路上了三樓。

《假戲真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