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假太監:我要一步一步做到最高
假太監:我要一步一步做到最高 連載中

假太監:我要一步一步做到最高

來源:google 作者:水嫩白豆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奉聖夫人 韋曉寶

一覺醒來,韋曉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大明天啟朝剛穿越就被抓了要宮刑,還好認了魏忠賢做乾爹,被送到奉聖夫人身邊做了假太監在宮裡討好皇帝,伺候后妃,韋曉寶立下了一個誓言:他要幹掉自己的偶像魏忠賢提領東廠做大明九千歲,他要一步一步一步做到最高!展開

《假太監:我要一步一步做到最高》章節試讀:

到咸安宮三天了,韋曉寶靠着花言巧語哄得客氏很是開心,客氏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小嘴抹了蜜的太監,經常給韋曉寶一些賞賜,不過韋曉寶要的可不是這些,他想要的是權力。

客氏的作息,韋曉寶已經摸得一清二楚,白日里去乾清暖閣伺候小皇帝,夜裡回到寢宮讓韋曉寶伺候她,當然,客氏空閑時,整天里都是韋曉寶甜言蜜語哄她開心,放在二十一世紀,可以說韋曉寶是十足的舔狗。

這日夜裡,客氏從暖閣回來,有些疲累,吩咐韋曉寶為其沐浴更衣後,便直接躺在軟榻上讓韋曉寶為其按摩。

而韋曉寶身為一個男人,此時緊張得早已滿頭大汗,哈着腰小心翼翼。

客氏身披一件輕紗,慵懶的躺在床榻上,見韋曉寶磨磨蹭蹭的,忤在那半天不過來,不免微怒道:「小寶,你還不過來!」

韋曉寶心裏叫苦,這真是難為他了,只好硬着頭皮道:「奴才……奴才這就來了……」

韋曉寶上了軟榻,忍常人所不能忍,艱難的用現代按摩手法給客氏捏肩揉腿,客氏很是享受,直呼舒服。

按摩完後,韋曉寶立即下了軟榻,如獲大赦,長舒了一口氣,額上滿是細粒汗珠。

本以為已經完事了,韋曉寶正欲離開,卻被客氏叫住:「小寶,先別走,過來陪我說說話。」

韋曉寶一陣叫苦,不敢違背客氏,只好來到軟榻前,哈着腰恭敬道:「夫人有何吩咐?」

客氏坐起身子,撩起幔帳,拍了拍旁邊位置,嫵媚笑道:「小寶,過來坐。」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這時候的韋曉寶哪裡還敢坐客氏旁邊,那豈不是引火上身嗎?

「有什麼不敢的,本夫人讓你坐你就坐,過來坐吧。」

「是,奴才遵旨……」韋曉寶如履薄冰,戰戰競競的坐在客氏身邊。

客氏見狀好笑道:「小寶,平日里你都活潑得很,今個兒是怎麼了?畏畏縮縮,難道本夫人今個很可怕?」

韋曉寶坐如氈尖,有苦難言,說道:「不不不,是是奴才身體有些不舒服……」

客氏見他臉色緋紅,緊低着頭,心如明鏡,嫵媚的俏臉笑吟吟道:「若不是害怕我,你坐那麼遠干甚?」

韋曉寶緊張道:「奴才,奴才……」

客氏噗嗤一笑,倒覺得此時韋曉寶蠻有趣的,忍不住逗他一逗,自主靠近韋曉寶,伸出玉手探了一下韋曉寶臉蛋,「哎喲,挺燙的,是發燒了吧。」

韋曉寶立即往另一旁縮了縮身子,「奴才,奴才無事,奴才無事……」「咯咯……」

客氏嬌笑了起來,雙手忽然捧住韋曉寶的臉龐,轉過來和她對視,盯着他看了一陣,朦朧的媚眼有些迷情,隨後居然苦笑了一下道:「真是個俊俏兒,你要不是一個太監多好啊,一定能更好的伺候我。」

韋曉寶心驚,早已亂了陣腳,不知她這話是何意思?不過韋曉寶為了小命,還是不敢輕舉亂動,而客氏也沒繼續動作,躺在榻上睡了,讓韋曉寶坐在床邊為她扇涼。

次日清晨,韋曉寶被臉上的一縷秀髮弄醒,睜眼一看,只見客氏側卧在自己身旁,一手支着下頷,柔情似水的看着他。

韋曉寶大驚,回想起昨夜太累就在奉聖夫人床上睡著了,立馬跪伏在地惶恐道:「夫人饒命,奴才該死,夫人饒命,奴才該死……」

客氏見地上驚慌的韋曉寶感覺好笑,對這個小太監更加喜歡了,不由想要捉弄一番,佯怒道:「狗奴才,竟敢睡在本夫人榻上!」

韋曉寶一時摸不透客氏的心思,以為她真發怒了,嚇得腿都軟了,「夫人饒命,夫人饒命,奴才昨晚為夫人扇涼太累了,一時沒注意就睡著了,罪該萬死,還請夫人饒奴才一命……」

客氏噗嗤一笑,白了韋曉寶一眼,沒好氣道:「瞧你那個熊樣,本夫人又沒說怪罪你,小寶,起來,回床榻上來!」

韋曉寶鬆了口氣,小命是保住了,起身坐在床榻旁,客氏起身趴在韋曉寶懷裡,溫柔如水道:「小寶,你雖然殘缺之人,但你很討我喜歡,讓我都有些愛上你了哩,日後你就宮裡陪伴我一輩子,我們作一對假夫妻,我可許你一生榮華富貴,可好?」

韋曉寶見好時機已到,連忙說道:「奴才願意伴夫人一生,只是奴才從小就有一個願望,想在宮裡當個官哩。」

客氏抿嘴笑着,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指頭,在他額頭上輕輕戳了一下,嗲聲道:「小滑頭,原來是想討官做,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對我好對我忠心,我一定能讓你做大官的,只要你令我滿意,就是魏忠賢那個位置,我也可以讓你坐。」

韋曉寶惶恐道:「夫人言重了,奴才就是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窺覷乾爹的位置啊……」

客氏噗嗤一聲,笑道:「你倒是挺忠心的,剛才也不過是說說而已,魏忠賢那個位置我不敢保證,不過讓你當一個司禮監隨堂太監,本夫人還是能辦到的。」

「奴才謝夫人!」其實韋曉寶心裏當然想取代魏忠賢的位置,然後權傾朝野,但是現在還不現實,不能操之過急,只要和客氏搞好關係,學魏忠賢除掉魏朝一樣幹掉魏忠賢也不是不可能。

客氏用中指抵住韋曉寶的嘴唇,湊近他耳邊,吐氣如蘭道:「別夫人夫人的叫了,以後沒人的時候叫妾身寶貝兒!」

韋曉寶愣了一下,「奴才遵旨。」

客氏笑道:「在沒人的時候不用自稱奴才,小寶,叫我一聲。」

「親親寶貝。」

「咯咯,你的小嘴真甜,本夫人真是愛死你了。」客氏妖艷笑道。

自從有了韋曉寶,客氏整日與他溺在寢宮,就連小皇帝那兒都很少去了,客氏是每天快活似神仙,可韋曉寶不耐煩了起來,如此下去,他最多就是這輩子錦衣玉食,可離他的千秋霸業夢就越來越遠了,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