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妻重生後裴總真香了
嬌妻重生後裴總真香了 連載中

嬌妻重生後裴總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不是鹽酸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桐月 裴旭景

【重生,1vs1雙潔,真香預警,非典型追妻火葬場前期酸甜,後期甜甜甜】蘇桐月前世愛了裴旭景9年,她本以為真心可以換取真心,卻低估了男人對她的絕情懸崖一躍,蘇桐月想不到竟因此獲得重活一世的機會於是她痛定思痛,決定這一世不再當那戀愛腦的大冤種開上網紅甜品店,當上百萬粉絲美食主播,遠離男人,專註於事業的蘇桐月迎來她的人生高潮,卻不想本該厭她如棄敝履的裴旭景這一世突然轉性了……「桐桐,明天能來給我送飯嗎?」「老婆,有空和裴先生去看個電影嗎?」「老婆,……」蘇桐月心裏直覺不對,忙收拾好行李準備跑路,卻被某個男人堵在了門口,「裴太太,這是,想去哪?」……展開

《嬌妻重生後裴總真香了》章節試讀:

裴氏集團

執行董事辦公室

裴旭景此時坐在老闆椅上看着幾份文件,一絲不苟的樣子禁慾勾人。

「扣扣」

「進。」

「Boss,蘇諾小姐有事找你。現在在會客室等着。」凌森恭敬地說道。

「讓她進來。」裴旭景邊在文件下籤下蒼勁有力的名字,邊淡淡的下達指令。

片刻,蘇諾踩着高跟鞋走進辦公室,坐在沙發上。美目看着坐在老闆椅上處理工作的俊美的男人,眼裡閃過勢在必得的自信。

「找我什麼事?」裴旭景放下文件,抬起頭掃了一眼蘇諾。

「哦,旭景,這是蘇氏為昨天的合作項目做的方案,我拿過來你看看。」

裴旭景接過文件,從容地翻看。

「對了,旭景,今天下午我碰到桐月了,我關心了她幾句,結果她竟然說我想搶裴太太的位置,並且還說過不了多久會將裴太太的位置拱手相讓。」說到這,蘇諾面露擔憂。

「我想桐月那天是真的誤會我們的關係了,旭景,你要不要和桐月談談,千萬別因為我傷了你倆感情。而且,妹妹不像我,小女孩性子嘛,總會鬧點脾氣,哄哄就好了。」蘇諾知性的建議道。

裴旭景手上動作一頓,挑了挑眉,呵,那個蠢女人的小把戲還要玩到什麼時候?

拱手相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懂事了,真以為他裴旭景是她想得到就得到,想丟棄就丟棄的?

蘇諾看着裴旭景的面色越來越陰沉,以為她的這番話讓他心裏更加厭惡了蘇桐月,正準備再說些什麼,被越想心越煩的裴旭景打斷了。

「對於那個女人的事我沒興趣,方案你可以直接拿去給凌森交接工作。」

「嗯,那好。」蘇諾知道裴旭景這是在下逐客令,將原本要說的話噎了回去。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那旭景,我就先走了,工作不要太累,注意休息哦。」說完施施然地站起身,朝裴旭景溫和地笑笑。

走出裴氏集團,蘇諾臉上掛着得逞的笑容。

————

晚上九點,蘇桐月和夏沫吃完晚飯後回到御苑別墅。

不知道是輕微腦震蕩後遺症的原因,還是晚飯吃火鍋時喝了點啤酒的原因,蘇桐月直覺得腦子有點暈乎乎的,有種不真實感。

她甩了甩頭,往樓上她的卧室走去。

打開卧室門,蘇桐月自然地走進浴室,準備洗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睡一覺。

蘇桐月走到鏡子前,打算先卸妝,順手去拿卸妝油,卻拿到了一隻潔面乳,她的潔面乳不是這個顏色的啊,蘇桐月心裏嘀咕。湊近一看。

多效煥膚,男士潔面乳,男,男士潔面乳?蘇桐月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忙將潔面乳放回原處。

靠北,她誤入裴旭景的房間啦。

蘇桐月趕緊往門口處走,細白的手握住門把手,正準備拉開,發現門外面有某種力量同時往裡使。

蘇桐月一時不察差點被門撞到,忙往房間里後退了一步,卻不小心絆到了自己的腳,眼看自己就要摔倒,下意識地伸手一抓。穩住了身體,卻發現嘴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蘇桐月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臉瞪大了雙眸。腦子一片空白,一時忘記了反應。

裴旭景先是征愣了會兒,待反應過來臉黑了黑。移開薄唇,看着女人獃獃看着他的樣子,心裏暗罵了句「蠢女人」,涼涼地開口:「看夠了嗎?把你的爪子收回去。」

蘇桐月這才反應過來,趕忙撤回摟着裴旭景脖子的手。

想到剛剛的意外之吻和自己的糗樣,蘇桐月紅了小臉,用手背擦了擦紅唇,

裴旭景看着蘇桐月擦唇的動作,眼神暗了暗。她這是什麼意思?嫌棄他?她敢嫌棄他?

「咳咳,那個,我不是故意……唔」蘇桐月還想跟裴旭景解釋一下情況,就被裴旭景翻身抵在門板上堵住了唇。

裴旭景含着蘇桐月的嘴唇吮了吮,而後舌尖挑開她的齒關,霸道的登堂入室,纏着她的小舌與之共舞。

濕熱的吻在蘇桐月快要喘不過氣時才草草的結束。

裴旭景看着蘇桐月大口喘氣的樣子,心情好了很多。蠢女人,連換氣都不會。

「你不要臉,你臭流氓 。」蘇桐月通紅着小臉,強壓下心裏的悸動,氣呼呼地罵道。

「你跑到我的卧室里不就是想要這個嗎?」裴旭景嘲諷道。

「我是不小心走錯了,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啊。你以為你是什麼天仙啊?我現在可不稀罕你了。」蘇桐月氣極。

裴旭景低頭看見蘇桐月玉頸上掛着的戒指,只當她是死鴨子嘴硬。

「是嗎?蘇小姐如果沒有脖子上掛着的東西,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拱手相讓?她捨得嗎?

蘇桐月順着裴旭景的視線看去,看到了一枚素雅的婚戒,怔了怔,她都忘記脖子上還掛着個婚戒了。

結婚時蘇桐月和裴旭景連婚禮都沒有,婚戒更是托助理臨時買的。

婚戒比蘇桐月的無名指大了一圈,儘管這樣,那時的蘇桐月還是愛惜的緊,擔心婚戒容易掉,找了條銀鏈串了起來戴在脖子上。

蘇桐月下意識地看向裴旭景左手的無名指,果然還是白白凈凈啥都沒有。蘇桐月記憶里就沒見過裴旭景戴上過。

蘇桐月撇撇嘴 ,從脖子上摘下掛着戒指的項鏈,扔向裴旭景的懷裡。

「我才不稀罕要,裴先生自己好好留着吧。」說完,推開裴旭景的胸膛,快步走出房間。

裴旭景望着蘇桐月纖細的身影,神情變得複雜起來。

蘇桐月回到自己的卧室,卸妝洗澡護膚,一通下來腦子清醒不少,然後穿着睡衣坐在電腦面前,打算做個甜品店市場,商圈和選址的調查。

其實,蘇桐月前世也開過甜品店 ,不過那是為了吸引取悅裴旭景,讓裴旭景看到她的變化。因為那時候蘇桐月三天兩頭就往裴氏集團跑。

裴旭景煩躁不已,冷冰冰地對蘇桐月說:「難道你的腦子裡除了愛情什麼都沒有嗎?」

只不過,因為那時關注點大部分還是在裴旭景身上,甜品店因為管理不善,不到一年就倒閉了。

蘇桐月想,這次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了,她要好好地將甜品店做大做強,以此實現經濟獨立,然後買房搬出去,和那個臭男人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蘇桐月在電腦上敲敲打打,寫出了一份策劃。她選出甜品店幾個選址,打算後天去看看,然後敲定店面。

蘇桐月大致估算了一下前期開店的投入,大概20W~30W的樣子。

蘇桐月想起父母生前為她存的儲備金,嗯,應該足夠了。

《嬌妻重生後裴總真香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