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斬前塵
劍斬前塵 連載中

劍斬前塵

來源:google 作者:白茶與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野 許瑩瑩

天生惡疾的李野死而復生,卻得知想要活命,必須九死一生,以手中劍披荊斬棘,尋求一線生機無獨有偶,與自己相伴多年的佳人為給自己續命,即將下嫁他人孤身一人的李野將如何救人救己,這一劍,從何而來,去往何處展開

《劍斬前塵》章節試讀:

背後惡寒襲來,逼得李野不得不放棄刺向龐天闕那斬草除根的一劍。

只好轉身躲開灰衣劍客伸出的手掌,劍刃劃開劍客袖口,二人就此分開,站定後李野沉聲問道

「前輩如此趁人之危,有違高手風範吧。」

灰衣劍客看向被割裂的袖口,如喪考妣般看向衣服,神色滿是心疼,打了個哈欠後,慢悠悠說道

「小孩子打架,點到為止就好,喊打喊殺的,像什麼樣子?」

眼見這劍客沒有敵意,李野也獲得一絲喘息機會,趕忙調理氣息,恢復傷勢,反問道

「點到為止?可他龐天闕招招奔我要害,若不是我更勝一籌,他何曾想過要點到為止?」

中年劍客看向身後倒地不起,有出氣沒進氣的龐天闕,攏起袖口,沉聲道

「他身後有龐家,身旁有我,莫說今日攔路的是你,就算是鏡州高手齊出,我也能保他全身而退。

你呢?你有什麼?若真讓你殺了他,可曾想過後果如何?是被龐家追殺至天涯海角,最後死無全屍?還是你那義妹被扔進花樓,受盡**?含冤而死?」

中年劍客表情愜意,可嘴上卻咄咄逼人,看向李野,繼續說道

「想要保護他人,手中劍不單要夠利,還要夠穩!你初出茅廬,劍鋒太利,若不會藏劍於鞘,難成大器。」

劍客話未說完,便被襲來的劍鋒打斷,救人心切的李野此刻也顧不得眼前劍客到底是何方神聖,只知道今日,無論是誰都不能帶走許瑩瑩。

中年劍客雙指併攏,夾住止戈劍尖,跟隨劍勢一路後退,看着持劍年輕人如此急躁,劍客搖了搖頭,彈指撥開長劍,雙指朝天舉起,自上而下劃落,振振有詞道

「開局!」

平地之上,發出轟隆聲響,地面更是龜裂開來,縱橫交錯,宛如棋盤。

李野腳步加快,閃轉騰挪,朝那負劍不用劍的劍客襲去。

十丈、五丈,再到十步,五步,眼見劍鋒將至,李野身形陡然停滯,隨即向後倒飛出去,只見中年劍客雙指橫移,說了句

「落子!」

九天之上,似有神將吶喊,氣勢滾滾如天河倒灌奔涌而來。

李野每步踏出都是腳尖剛剛落地,便立刻躍起,不敢作絲毫留戀。

身形尚未站定,先前腳印便被不明氣機擊中,向地面塌陷三丈不止,形成道道深坑。

隨着腳步加快,落子速度也愈發迅猛,當李野披荊斬棘終於來到劍客面前,長劍就要刺向那人面門之時,卻聽見中年劍客三度開口

「斬龍!」

霎時間,一道威勢突如其來,從天而降,背上似有千斤重擔,意圖將李野壓倒在地,動彈不得。

回頭望去,先前落子,蜿蜒盤旋,形似蛟龍,李野所處正是棋局正中,龍頭所在。

深陷棋局的李野壓制住喉嚨內湧上的一抹腥甜,頂住漫天棋子,握緊手中劍,胸腔之內,那顆不滅劍心更是瘋狂跳動,調轉劍勢,刺向天空。

「我讓你落子,百劍破局!」

止戈劍朝前,一息之內,刺出百劍有餘,每劍祭出,便有一枚棋子碎裂崩塌,百枚棋子眨眼間消散於無形。

脫胎於無缺老人的一劍碎星,李野雖不能做到一劍破萬法,但正如那老者所說,唯意不可折。

本已是瓮中之鱉的局中卧龍竟以一種玉石俱焚的態勢為自己求得一線生機。

李野更是在百劍破局後,整個人倒飛出去,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當百劍刺向天空時,繞是一臉雲淡風輕的中年劍客也瞪大雙眼,暗自加重力道,有心試探眼前年輕公子到底能在斬龍棋局中堅持多久。

直到自己向天借來的百餘棋子被盡數擊潰,劍客才堪堪收回氣機。

搖了搖頭,走到李野身旁,雖是筋疲力竭,可仍是緊握手中劍,掙扎想要起身。

負劍而不用劍的劍客大手一揮,氣旋散開,將二人包裹在內,旁人竟聽不到絲毫聲響,竟是傳音入密的功法。

平靜說道

「龐家在鏡州底蘊雄厚,依的是背後古宗之一的天頂丹宗,此次前來便是為丹宗甄選傳承聖女,按照宗規,從選定聖女到接受傳承,尚需兩年光景。若當真有心救你妹妹,這兩年便是你唯一的契機。」

「兩年,兩年之內,我可保你義妹安然無恙,但我也斷然不會為了她去與天頂丹宗為敵。若你真有心救那妮子於水火,便去錘鍊手中劍,以手中劍劈開一條明路。別怪我沒提醒你,天頂丹宗高手如雲,若你只會方才那一招,恐怕連宗門都見不到,就魂歸九天了。」

話已至此,中年劍客放開氣場,稍有好轉的李野掙扎坐起身來,胸口處起伏不定,問道

「無緣無故,為何要幫我?」

中年劍客也不啰嗦,看向衣衫襤褸的李野,一把扯下被止戈劃破的灰衣,丟了過去,徐徐道

「為何?我也不知,你就當,我不忍江湖百年好不容易出來的劍道苗子就這般折損於我手上吧。

衣服贈你了,下次見面,記得還我件新的。給你一柱香,與你那義妹好生道別。」

說罷,中年劍客便不再多言,不理會愣愣出神的李野,也不管倒地不起的龐天闕,就站在一側,閉目養神。

一炷香後,馬車緩緩駛離李家門庭,一同離去的除了囂張跋扈卻被打的不省人事的龐天闕,還有那愛穿雛菊黃,哭的梨花帶雨的許瑩瑩,沒了灰衣卻甚是聒噪的中年劍客。

掙紮起身的李野當然不會知道,當那架馬車漸行漸遠,車內劍客伸出右手,雙指之上,徐徐浮現細如髮絲的細小傷口,滲出殷紅鮮血。

中年劍客自嘲一聲,笑道

「娘的,被個初出茅廬的小子一劍破了護體罡氣,丟人啊。」

李家門前,連番作戰後的李野,看向手中灰衣,內側用金絲娟秀縫製有「尚方」二字,仔細觀瞧,錦緞之上有靈氣流轉。

嘗試將靈氣置於布料之上,凌空出現一個靈氣凝結而成的人像光影,正站起身來,施展拳腳。

李野先是一陣好奇,隨後神情嚴肅。

「這人像好似在運轉功法!」

最後乾脆跟着人像,推行筋脈,運轉靈氣,施展開來。

一套功法施展完畢,靈氣人像盤膝而坐,慢慢消散又重新合攏,於半空中出現星光十六字。

「極北以北,劍開雪山。」

「欲見機緣,紫雲峰現!」

回過神來,早已是皓月當空。

李野收斂靈氣,閉目凝神,感悟消化今日與龐天闕和中年劍客一戰,思來想去,打開香氣彌散的精美藥盒,取出裏面晶瑩剔透,散發靈氣的九轉玄龍丹。

許瑩瑩音容笑貌猶在耳畔,思慮片刻後,李野拿起丹藥,一口吞下。

集合天地靈氣的丹藥在腹中彌散開來,奔向身體各處竅穴,彌補李野這十多年來的靈氣虧空,本已乾涸如枯井的丹田之中,竟也收穫源頭活水,不多時便積攢成一道小溪。

正當李野感覺渾身舒爽的同時,強烈痛感襲來,體內出現無數力道瘋狂撕扯筋脈,彷彿要將肉身撕扯粉碎。李野趕忙運轉靈氣抵禦疼痛,咬緊牙關,與那不明力道進行較量。

許久過後,痛感消失,李野睜開雙眼,身體之上竟流淌出黑血,不知從何而來。站起身來,只覺得前所未有的輕盈放鬆。

「這便是龐天闕所說的淬體境么?武道修行倒真是有趣,也虧得那枚丹藥了。」只不過,審視丹田之後,李野仍是開心不起來。

雖然陰差陽錯得了無缺老人的不滅劍心傳承,算是為自己續了一命,只是肉身之上,受衡天律令影響而產生的腐蝕依然存在,好在有不滅劍心守護,才沒讓腐蝕跡象進一步惡化。

「本源體魄,天生靈氣,命定精魂,伴生氣運,說得輕巧,要找齊這幾樣稀世珍寶,難上加難。兩年,還有兩年時間,一切還未成定局,瑩瑩,等着我!」

李野自嘲一聲,早知自己修行如此艱難,當初還不如直接死了來的輕巧。話雖如此,可他仍是站起身來,研習劍法,累了便繼續打坐練功。

不是因為別的,只因在某地某處的某個院子里,那嬌艷欲滴,宛如雛菊的女子,在等着他!

朝陽似火,李野身負行囊,將止戈劍收入劍鞘,換了一襲黑衣勁裝,大踏步朝着北方走去。

昔日,有白衣公子,一心求死,向死而生。

今日,有黑衣劍客,為救伊人,孤身北上

《劍斬前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