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見龍卸甲
見龍卸甲 連載中

見龍卸甲

來源:外網 作者:秦蒼穹宋憐星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蒼穹宋憐星 都市言情

龍戰於野,其血玄黃。一代武帥,護國保家。無論誰者,敢逆龍鱗?天下梟雄,一劍斬盡!展開

《見龍卸甲》章節試讀:

病房內,林雅癱軟在地,俏臉一片煞白,瞳孔美眸中……只剩下……無盡的驚駭,震顫,不敢置信!
她,被這個封號,給嚇住了。
縱橫中州疆土,諸侯之下,何人…敢自封為帥?
這。
是逆天啊!
「爹,那你在哪些方面…成為了第一啊?」女兒秦小鯉伸出小手,攥住父親的大手,有些不依不撓的問道。
七歲的年紀,心智剛開,剛上了小學一年級。有些事情,懵懵懂懂,所以好奇心特別重。
她既能理解,卻又不能理解透徹,所以很是疑惑迷茫。
「是跑步第一?還是跳繩第一?還是立定跳遠第一?」秦小鯉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問道。
聽到女兒這般,有些童稚的提問。秦蒼穹這般冰冷如山的人,竟也忍不住,浮現出一抹笑意。
什麼,成為了第一?
塞外風沙,群雄爭霸。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這七年,海外亂世紛爭,天下之大,唯有梟雄,方能封神!
他秦蒼穹,位列武帥!
賜封號——秦帥!
秦帥之名,響徹太平洋萬里!
秦帥之名,乃在億萬人之上!
太平洲以西,天榜之上,他若論第二,那…誰敢論第一?
秦蒼穹眸光平靜,撫摸着小丫頭的腦袋,緩緩說道,「你爹爹…第一的,是武力。」
「武力?」秦小鯉眨着可愛的大眼睛,「武力,是指武功嗎?」
小丫頭,涉世未深,而且心思童稚,並不太懂這些世俗的名詞。
「恩。」秦蒼穹緩緩點了點頭。
「它能,保護你想保護的人。」
秦小鯉似乎有些明白了,拉着父親的手,眼巴巴道,「爹,我也想學武功。」
秦蒼穹,淡然一笑。
「好,為父日後教你。」
秦蒼穹說著,牽起小丫頭的手,緩緩朝着病房門外走去。
當父女兩,跨出病房門口時,秦蒼穹微微側目回頭,淡淡掃了那癱軟在地的林雅一眼。
這一瞬間,林雅整個人驚恐顫抖,靈魂都彷彿被震顫一般。
她,做夢都想不到……當年,那個被判刑重罪,幾乎被逼走投無路的囚犯……此時此刻,竟會…封為一尊……神?!
「扶她起來。」秦蒼穹一聲喝。
手下花木蘭,立刻上前,一把將林雅強行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此時的林雅,整個人幾乎癱軟,連站都站不穩,若非花木蘭扶着,恐怕根本站不起來。
秦蒼穹眸光平靜,盯着林雅。
「帶我,去見…錢旭陽。」
林雅嬌軀顫抖,她知道…自己今日,糊弄不過。
於是只能連連點頭。
「我…我這就帶你去……」
三日前,宋憐星那個女人的案子……
今日,恐要翻案啊?!
此時此刻,林雅也唯有…將這個仇恨,分攤到錢旭陽身上。
希望,能借錢家在江南的根深蒂固,能讓自己…藉機脫身。
林雅此時,根本不敢有反抗的心理。
自從她親耳聽到,『秦帥』這個稱謂後,她便徹底放棄了反抗的打算。
疆土萬里,群雄之下。
這世間,又有何人……能被封為帥?
帥,天下萬里,封號至高!
武盟之帥,縱橫披靡,當世無疆啊!
這等人物面前,她林雅…根本招惹不起啊!
秦蒼穹就這麼,挽着女兒的手,一步一步,走出了醫院。
而林雅,被攙扶着…也一同被帶出了醫院。
當,剛一走出醫院時。
女兒秦小鯉,便被眼前的畫面…震住了。
醫院大門口,一輛輛…塗裝着迷彩色的特種越野車,形成一排排隊列。
車隊長龍,前所未有之震撼!
這…!
是有多少人?!
隨着秦蒼穹走出醫院大樓的那一瞬間。
前方,無數越野車隊,齊齊鳴笛,雙跳燈閃爍!
恭送,戰神上車。
秦小鯉拉着父親的手,站在醫院門口,小丫頭整個人…都有些害怕。
她第一次,見到這種龐大規模的陣仗。
這…讓年僅七歲的她,不知道如何應對。
而,一旁的林雅,則已經徹底被這一幕場面,嚇得俏臉煞白,雙腿身軀…都止不住驚恐顫抖!
這……這等場面,前所未有啊!
若非…被花木蘭攙扶着,林雅恐怕早已癱軟在地,連路都走不動了。
秦小鯉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四周那一片車隊長龍。
而後,又抬眸,望着自己父親。
「爹……這些車隊…是來幹什麼的啊?」秦小鯉這輩子,都沒見到過這麼多的人和車。
每一輛車,每一個人,都筆挺站立,猶如一枚枚兵刃一般,氣息震顫駭然。
秦蒼穹輕輕蹲下身子,一把抱起秦小鯉,讓她的視線,能夠看清前方那一片車隊人海。
他抱着女兒,緩緩說道,「他們,都是你爹的人。」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那一片人海,齊齊開口:
「參見小鯉殿下…!!」
聲震如雷,震徹蒼穹。
她,是西天王,軍神秦帥的女兒!
身負秦帥血脈,按炎夏古之尊禮,她便是公主殿下之身!
同樣享有金貴之權!
一人之下,億萬之上……!
被抱在懷中的秦小鯉,顯然被這一幕給嚇到了,俏臉有些煞白,害怕的躲進父親懷裡。
她不知道這群人口中的『公主』是在喊誰,此時的她,完全被嚇到了。
「小鯉,不要怕。」秦蒼穹輕輕安撫懷中的小丫頭,語氣鄭重,對其說道。
「記住,從今天你,你秦小鯉…便是他們的主人。「
「眼前這,千萬人馬,盡皆…任你差遣。」
聽着父親在其耳畔的話語。
秦小鯉整個人,都是有些發愣。
她微微抬頭,看了一眼父親的下額側臉。
不知為何,秦小鯉的眼眶…有些泛紅。
一滴晶瑩的淚,從眼眶落下。
這三天來,小丫頭丟失了母親,和哥哥走散……她一個人躲在病房內,幾乎是挨餓受凍,熬過來的。
還遭受林雅的羞辱毒打。
而如今此時,她終於找到了父親。
小丫頭的心緒…那些酸澀委屈,此時此刻……盡皆化作了淚珠,滴落而下。
秦蒼穹抱着女兒,緩緩鑽進了那輛掛着特殊牌照的越野車內。
林雅也被花木蘭拎着,帶進車內。
而後,四面八方,無數車隊。
齊齊跟隨護衛。
一輛輛特種越野車,形成一道隊列方陣。
浩浩蕩蕩,駛離而去!

《見龍卸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