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江羽溫亦歡庄小賢
江羽溫亦歡庄小賢 連載中

江羽溫亦歡庄小賢

來源:外網 作者: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江羽說,千萬別跟我比。論醫術,我醫術蓋世,妙手可回春。論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無人及。什麼,你說你的未婚妻有傾國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這樣的未婚妻,我有九個!展開

《江羽溫亦歡庄小賢》章節試讀:

事實證明和韓瓊糾纏並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江羽執意步行下山,韓瓊則開着車慢悠悠的跟着,她人脈很廣,經過了好幾輛車她都認識,別人問她在做什麼,她就直接說送韓穎未婚夫下山。
最終,江羽認慫,上了韓瓊的車。
「大姐,有必要搞得人盡皆知嗎?」
韓瓊一腳油門踩下去,用得意的語氣說道:「早晚的事。

「我說了,我是來退婚的。

「等你見了穎兒就不這麼想了。

「關鍵我們身份懸殊,我高攀不起啊!」
「別妄自菲薄,你可是鍾老神醫唯一弟子。

「我很窮。

「沒關係,我們韓家有錢,你安靜的做個小白臉就行!」
「開什麼玩笑,我不吃軟飯!」
「我可以出資給你開個醫館,我相信以你的醫術,自食其力肯定不是難事。

「不聊了!」
江羽膀子一抱,靠在座椅上開始閉目養神。
他真搞不懂韓瓊的腦迴路。
按理來說,自己一個窮酸小子拿着婚約上門,應該被橫眉冷對才是,可韓瓊似乎熱情得有些過分了!
你好歹是韓穎的姑姑啊,沒必要把侄女兒往火坑裡推吧?
大概過了十分鐘,車速突然慢了下來,江羽睜眼,發現韓瓊的臉頰在冒冷汗,面色有些發白,一隻手在輕輕揉着小腹。
「我看你這樣,咱也別去吃飯了,你找個地方好好休息吧。

作為神醫,江羽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韓瓊的病因,很常見的痛經。
「沒關係,你去幫我買點布洛芬。

她把車停在一個藥店門口,靠在座椅上,表情十分難受。
「只吃止疼葯不行,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看過很多家醫院了,都治不好,每個月都這樣,你趕緊去幫我買葯吧。

江羽不在說話,下車進了藥店,五分鐘後打開駕駛室的車門。
「下車。

「葯呢?」
「別忘了我也是大夫,我可以幫你治療。

在江羽的攙扶下,兩人來到藥店旁邊的一家酒店。
韓瓊的臉色愈發難看,她一個當姑姑的,和侄女兒未婚夫進酒店算怎麼回事?
可她太難受了,也很想能有張床可以躺一躺。
江羽扶着她進了房間,韓瓊躺在床上,捂着小腹,身體蜷縮着,臉上儘是冷汗。
「江羽,你還是……你幫我買點止疼葯吧。

「我都說了我是大夫,而且你的痛經應該是好幾年的頑疾了,你總不希望每個月這麼疼一次吧?」
言外之意,他能治好韓瓊的病。
「你……」
「你不是說相信我的醫術嗎?」他將從藥店買來的銀針簡單消了毒,隨後說道,「把外衣脫了,露出小腹。

「脫,脫衣服?」
韓瓊很是為難。
「別瞎想,我要給你進行針灸,你見過什麼針灸是隔着衣服的嗎?」
說實話,韓瓊並不是很相信江羽的醫術,他實在太年輕了,換作鍾老神醫的話,她肯定二話不說一切照做。
「你真想這麼一直疼下去?」
韓瓊實在忍受不住了,她覺得動彈一下小腹都跟刀繳似的。
「你……幫幫我吧。

她聲音微弱,有氣無力。
經得當事人首肯,江羽迅速的脫下韓瓊外衣,捲起貼身的t恤,露出那平坦光滑的小腹。
她雖然三十多歲了,但保養得很好,肌膚和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差不多。
作為醫者,江羽心無雜念,立刻開始行針。
「恩……」
一針落下,韓瓊嘴裏立刻發出輕吟聲。
她咬緊了嘴唇,很難為情。
針尖剛刺入皮膚的時候很疼,可很快便有一種舒適的暢通感,讓她有些情不自禁。
江羽輕聲說道:「中醫常說痛則不通,通則不痛,痛經一般都是因為氣滯血瘀,經血不暢引起的,你一開始不引起重視,久病成疾,需要慢慢的疏通。

說話間,已數針落下,韓瓊的疼痛明顯得到緩解。
「你是不是能夠徹底治好我的痛經?」
「當然,用我們伯岐山獨家針法和推拿,我保你七個療程痊癒。

「啊……你做什麼?」
韓瓊突然一聲驚呼,因為她的小腹感受到了實質性的觸摸。
「都說要配合推拿了,你放心,算起來你也是我長輩,我不會對你有非分之想的。

「什麼意思,姐姐我入不了你的法眼嗎?」
江羽的話讓韓瓊很不滿,雖然她年紀是大了些,但依舊是天雲市炙手可熱的女人好吧!
「當然不是!」江羽立刻轉移話題,「姐,我幫你治好頑疾,你也幫我個忙行吧?」
「和韓穎婚約的事兒嗎?」
「沒錯。

「你放心,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幫你的,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一言為定!」
江羽心情大好,更加賣力了,他的獨門手法讓韓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適。
針灸推拿過程持續了十五分鐘,韓瓊的疼痛全消,紅光滿面,甚至眼神里還帶着一絲意猶未盡。
「姐,不是我說你,你也該找個男朋友了。

江羽把銀針扔進垃圾桶里,韓瓊穿好衣服,沒好氣道:「你什麼意思啊?」
江羽道:「有時候,陰陽調和也是很重要的,中醫里就有一種陰陽學說……」
「得得得,別跟我說教,先把你自己的事處理好再說!」
她橫了江羽一眼,江羽忙應和道:「行,先處理我的事!」
「我給穎兒打個電話,今天你倆先見個面認識認識。

「姐,我看這就不必了吧?」
「你別有壓力,韓穎不是嫌貧愛富的人,有我幫你出謀劃策,我保證讓她喜歡上你!」
「啥?」江羽當時就不高興了,「姐,出爾反爾可不太厚道。

「不是你讓我幫你的嗎?」
「我是讓你幫我退婚,沒讓你撮合我倆啊!」
「退婚?絕不可能!」
韓瓊的堅決把江羽的嘴都氣歪了:「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婚是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告辭!」
「你要是敢走出這個門,我就讓你下半輩子都在監獄裏度過。

「威脅我?不好意思,我不吃這一套。

「是嗎?酒店有監控,如果我報警,說你給我下了葯圖謀不軌,你覺得你會安然無恙嗎?」
「你要不要這麼卑鄙?」
江羽憋屈啊!
韓瓊是被他攙扶進來的,只看監控的話,他還真就有理說不清了!

《江羽溫亦歡庄小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