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醬油穿書生存指南
醬油穿書生存指南 連載中

醬油穿書生存指南

來源:google 作者:潯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穆念慈 許小念

許小念是一個酷愛金庸武俠小說的女大學生,有一次許小念在圖書館看書的時候忘記了閉館時間,一個人被遺忘在了圖書館更為離譜的是,許小念在圖書館過夜的時候穿越到了金庸的《射鵰英雄傳》里成為了書里的醬油角色穆念慈想和玉樹臨風的楊康談戀愛嗎,快點進來吧展開

《醬油穿書生存指南》章節試讀:

正當我和楊康在房中你儂我儂的時候,一個陰森可怖的聲音飄了進來:

「楊康,說好了每晚送一個人給我練九陰白骨爪,怎麼今晚遲遲不見音訊?」

楊康猛然一凜,鬆開了抱住我的手答道:「師父,弟子今日突然遇到了些狀況,所以…」

話音未落,只見一個黑漆漆的身影從窗口飄了進來,我仔細看了看是一個蓬頭垢面的女人。

原來這就是楊康第二個師父,桃花島主黃藥師逐出師門的弟子,梅超風。

書里說這貨偷了黃老邪的九陰真經卻不會練,活活把自己練成了今天這副鬼模樣,老公還在大漠被郭靖失手殺死了,想想也是可憐。

「哼!你說的大事就是這個女人?」梅超風不滿地看了一眼楊康,又用不耐煩的眼神看了一眼我。

「師父,你聽我解釋…」楊康慌忙給梅超風跪下:「娘親今晚找到我,與我長談到現在,弟子真的不是故意妨礙師父練功的。」

「那她呢?她是誰?在你房中做什麼?」

梅超風眼睛雖然看不到,但是似乎房內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梅老前輩,晚輩穆念慈,是桃花島主黃藥師前輩的粉絲。」

梅超風可是本書前三分之一戰力的天花板,這樣的大腿該抱還是得抱啊,於是我再次發揮了一個醬油的馬屁精神。

「粉絲?粉絲是什麼?」梅超風皺了皺眉,但是面色卻緩和了許多。

「粉絲就是超級崇拜黃島主的人,崇拜他的武功,崇拜他的音律,崇拜他的為人…」

楊康一臉迷茫地看着我,梅超風卻開懷大笑起來:「不錯,我師父就是這般人中龍鳳額,無人可及其萬一。」

這時,屋外突然一片嘈雜:「有刺客!有刺客!」

梅超風則輕描淡寫地說道:「我見你遲遲未來,就隨便找了一個你的手下練功了。」

楊康定了定神,對外面喊道:「這裡沒事,你們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然而另一個熟悉的聲音卻飄了過來:「小王爺,這刺客用的功夫可是桃花島的九陰真經,您要是有個什麼閃失,我可沒辦法向王爺交代。」

這個時候,楊康貌似還沒有在這群蝦兵蟹將中取得很高的威望,而這個故意搗亂的人就是西毒歐陽鋒的親兒子歐陽克。

楊康略微沉吟了一下,在梅超風耳邊悄聲說道:「師父,我知您武功高強不怕這群人,但他們畢竟是父王的座上賓,能不起衝突就不起衝突。」

梅超風不屑地看了一眼楊康,飛身而起坐在了床上,而床的帘子又一次放了下來。

與此同時,歐陽克一腳踹開楊康的房門,卻睜大了眼睛看着楊康懷裡千嬌百媚的我。

「小王爺…對不起,屬下魯莽了。」

隨即又沖我露出壞壞的微笑:「穆姑娘,別來無恙啊。」

「楊公子,我還是更喜歡小王爺這樣的男人。」

看着歐陽克猥瑣的眼神,我故意親了親楊康的臉,心想你這廝以後趕緊斷了泡我的念頭。

只見楊康的耳朵都紅到根了,還是要假裝正色道:「**一刻值千金,還請歐陽兄成全。」

「是是,我開的不巧了。」

歐陽克陪着笑臉走了出去,我卻看到他臉上露出不甘的神情。

待人都走遠了,梅超風才悠悠地感慨了一句:「年輕真好啊。」

「聽說梅前輩年輕的時候可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美人,若不是受世俗禮法所困…」

瞧我這馬屁,差點拍馬蹄子上了。梅超風當初與黃老邪之間有過曖昧,但是黃老邪卻沒有勇氣接受這份感情。於是梅超風誘惑了陳玄風偷走了黃老邪的九陰真經,引發了一系列慘劇。

「然後呢?」

楊康倒是對自己師父的情感經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梅超風嘆了口氣說道:「總之,你要好好珍惜穆姑娘這樣的女人,如果被我發現你辜負了她,我就打斷你的腿!」

「徒兒…知道了。」

楊康一臉不悅地看着我,心想平日里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師父怎麼瞬間對初次見面的我如此上心。

「念慈,我這徒弟其實對女色沒什麼興趣,他能有喜歡的人為師也很開心。只是這孩子平日里沒什麼真正的朋友,看似光鮮亮麗,實際上活的很是孤獨。希望你多和他說說話聊聊天,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未免台太過辛苦。」

沒想到書里最了解楊康的人,居然是梅超風。也難怪他放着全真教的牛鼻子不要,只承認自己的師父是梅超風。

「梅前輩的教導晚輩記住了我,希望梅前輩早日領會九陰真經的奧義,得償所願。」

梅超風走了好一會,楊康還纏着我追問桃花島的事情:「我師父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如果你是大金國血統純正的小王爺,會娶我嗎?」

我思考了片刻,問道。我想知道同樣是面臨道德禮法的束縛,楊康會怎麼做。

「會。」楊康毫不猶豫地說,「雖然這樁親事會遭到所有人的反對,我依然會想方設法給自己喜歡的女人一個名分。」

「如果讓你在皇位和我之間選擇,你選擇哪個?」

我可能真的是瘋了,居然問出這種問題,這和問自己男朋友先救老媽還是先救女朋友一個道理。

「江山和美人,就不能兼得嗎?」

楊康自信滿滿地看了一眼我,這個世界上沒有我楊康做不到的事情。

太過自信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尤其還是在你不是男主的前途基礎上。

不過能與他心心念念的江山平起平坐,說明這貨心裏還是有我的。

「念慈,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

楊康輕輕地攬住我的肩,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阿康,有我在,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我心中默默地說道,沒想到穿到了書里,我依然和穆念慈一樣無法自拔地愛上了楊康。為了他我居然放棄了一直以來抱緊大腿不鬆手的念頭,還妄想改寫這本書的結局。

我是不是也過於自大了?我會不會為自己的天真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