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見鬼了,棺材板被天鵝崽崽掀翻了
見鬼了,棺材板被天鵝崽崽掀翻了 連載中

見鬼了,棺材板被天鵝崽崽掀翻了

來源:google 作者:藍月清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天 蘇芯

【萌寶+爽文+女強+空間+種田+微玄幻】九重天黑天鵝一族的寶貝疙瘩小蘇芯,一不留神,踩了「狗屎運」,回娘胎重造了她發現家人身上有濃郁的霉氣,怎麼辦呢?不怕,咱還有天鵝族的天賦神通,她揮揮手把霉氣一收嘿嘿一笑,這麼好的資源可不能浪費了,她一甩手送仇家一大把的霉氣仇家收到「禮物」從此過上了出門踩狗屎,喝水被嗆,吃飯被噎的水深火熱生活……蘇家人身上沒有了霉氣,今天上山,遇到漁翁得利的好事明天出門遇到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那日子是越過越紅火!咦?那個壞傢伙,特討厭,她小手一揮,一群愛吸血的螞蟥扒上仇人的雙腿於是,田野上空飄蕩着仇人殺豬般的慘叫聲嘿,那個傢伙身上的桃花運也太旺盛了吧?沒事,咱有招,她揮揮手把某人身上的桃花運一收從此,路上的母狗遇到那個人,直搖尾巴繞道走……讓某人納悶極了,他怎麼會從一個花見花開的帥哥,變成了一個連母蚊子都不靠近的人呢?不經意的一滑腳,改變了黑天鵝蘇芯的命運且看活潑可愛的小天鵝崽崽,在凡間是如何活出屬於她的精彩人生!展開

《見鬼了,棺材板被天鵝崽崽掀翻了》章節試讀:

蘇光絕望地閉上了雙眼,兩行清淚飛奔而下,雙唇抖了抖,艱難地吐出兩個字:「保——大!」

他一個堂堂七尺大漢一屁股坐在地上,左手插入發間,使勁揪着自己的頭髮。

右手捂住左邊胸口位置,心臟一陣陣發疼,疼得他面色發白。

他淚流滿面,在心底一個勁兒道歉:

「對不起,孩子,若是可以,爹爹寧願用這條老命來換你的命。

「可是爹無能啊!今生對不起了!」

聽着大夫開門走進屋裡的聲音,蘇光似乎也聽到了自己心碎成幾瓣的聲音。

他咬牙爬起來,抬腳想往裡沖,卻被一隻有力的胳膊拽住了。

「老大,冷靜點,你進去只會礙手礙腳,半點忙也幫不上。」

老爹的話,讓蘇光一下子泄氣了,他雙手捂住臉,跪到地上低聲嗚咽,像一隻受傷的小獸。

在娘子和孩子面臨生死之際,他一個只會種田的農家漢子卻束手無策。

除了苦苦哀求各路神佛保佑娘子和孩子,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幹啥。

蘇芯迷迷糊糊眯了一會兒,感覺小腳被人推了一下,頓時清醒。

有一雙大手在外使勁推她的身子。

她也憋得慌,乾脆跟隨外頭那人的動作,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轉了一個身,頭朝下……

深深吸了幾口氣,那些氣體進入五臟六腑後,並沒有讓她舒坦,反而非常難受。

她迫切想要逃離這個狹小的空間,使勁蹬一雙小短腿,還是沒法出去。

這個空間中瀰漫著不少死氣,再呆下去,非得被憋死不可!

靈光一現,她想起了黑天鵝一族,有個鮮為人知的天賦神通。

她艱難地擺動着那雙麻桿似的小手,兩手之間形成了一套古老而複雜的手訣。

漸漸地,小空間里的死氣越聚越多……

由於空間有限,她一雙小胳膊無法靈活動作,不消片刻,便酸得抬不起來了。

濃郁的死氣包裹着她的小身板,累得直喘粗氣,只是呼吸到肺腑的只有死氣。

難受!非常難受!

她心底默念《聚氣訣》的功法。

那些彷彿有靈性似的死氣,一個勁兒往她小嘴裏鑽。

它們像是一把烈火,洶湧地躥入咽喉,迅速蔓延到了五臟六腑……

在四肢百骸里橫衝直撞,那恐怖的溫度帶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席捲着全身。

這沒完全發育好的小身板,實在太脆弱了,她不停抽搐。

想咬牙,卻只咬到了光禿禿的唇瓣,她不得不加快速度運轉功法。

緩緩將死氣引導向奇經八脈,艱難遊走九九八十一圈後,徐徐匯聚到丹田之中。

丹田**有一粒芝麻大小的東西,它不停地吞噬着周圍的死氣……

不多時,小空間中的死氣被吸收殆盡,蘇芯才鬆了一口氣。

突然,一個大力推了一下她的腳底板,實在憋得慌,她借力用力一蹬……

「太好啦!孩子終於出來啦!」羅潔雙手接住了一個渾身髒兮兮的小娃娃,忍不住歡呼。

顧恆聽到呼聲,狠狠地鬆了一口氣,專註捻動着手中的金針,不敢分神。

「總算出來啦!」蘇老太太也鬆了口氣,立馬把一塊鋒利的破瓷片放燭火上仔細地烤了烤。

感覺太燙,使勁吹了吹,動作利索,一下割斷了臍帶。

扔了瓷片,立刻抓了一小把艾絨堵在傷口上,冒出來的血珠瞬間被艾絨吸收了。

她隨手把血淋淋的胎盤,丟進乾淨的木盆里,用一根棉線,輕輕把小傢伙身上那一小截臍帶綁住。

羅潔立刻用乾淨的濕帕子,給小傢伙擦臉。

然而,無論怎麼擦,小娃娃的臉色,還是黑紫黑紫的。

她定睛一看,頓時被嚇得差點兒魂飛魄散,瞪大了一雙渾濁的老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以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猛眨眼,定睛再瞧……

小娃娃確確實實是渾身青紫,就像是——死胎。

她滿目驚恐,打了一個激靈,托着小傢伙的雙手不停顫抖:

「我滴天吶,這娃娃好像早就……」斷氣了。

只是,她又不敢把心底那三個不吉利的字說出口……

蘇芯終於逃離了那個讓人窒息的小空間,心底忍不住歡呼:

「總算活過來了,再不出來,真怕會被活生生憋死。」

她剛呼吸了兩口清新的空氣,聽到那蒼老而沙啞的驚呼聲。

微弱的神識,飛快掃描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

這一瞧,她不由驚呆了!

「那個渾身青紫,死氣裊繞的小傢伙,不會就是本寶寶吧?」

縱使娘親再三教導,乖寶寶不要說髒話,她也忍不住想爆粗口啦!

這、這——本寶寶一隻粉雕玉琢,冰肌玉膚,水靈靈的天鵝崽崽。

如今,竟然變成了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娘誒!這也太丑了吧?

比當初破殼而出的天鵝崽崽還丑!

想哭,真的把本寶寶丑哭啦!

「什麼?小娃娃怎麼啦?」蘇老太太剛才只顧着忙,沒來得及看一眼呢。

她湊過來,一瞧那渾身黑紫的小娃娃,心臟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瞥了一眼小傢伙的性別,沒帶把的,她心底閃過一絲失落。

隨即又鬆了一口氣,孫女也好,只要是活着的就好!

「你會不會說話!」蘇老太太氣呼呼瞪了穩婆一眼,動作輕柔從她手中搶過小傢伙。

羅潔猛眨眼睛,小娃娃真的特別像已經死去多時的死胎!

她揉了揉眼睛,再看,孩子的胸膛沒有一絲動靜。

鑒定完畢,貨真價實的死胎一枚!

她微微一皺眉,低聲嘀咕:「我接生二十年了,這模樣的,分明是死胎。」

蘇老太太看小娃娃沒哭,沒半點反應,心下一慌,一手倒提着她的雙腳,抬手朝着那青紫色的小屁股拍了下去……

蘇芯本來就渾身難受,猛然被倒提着,頭朝下,更是呼吸困難。

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

啪嗒一下,那沒多少肉的臀部,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

這是——被打屁股了?

她不由又驚呆了!

本寶寶竟然——被、被打屁屁啦!!!

她下意識張了張小嘴,想叫停,小屁屁又傳來了更加重的疼痛感。

她頓時氣岔了,憋着一口氣堵住了嗓子眼,上不去,下不來!

不由自主翻起了白眼……

蘇老太太一連拍了兩下,小娃娃都沒半點聲響。

她一顆心瞬間沉入了谷底:「大夫,你快看看小傢伙,她不會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