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嫡女要翻天!
將軍嫡女要翻天! 連載中

將軍嫡女要翻天!

來源:google 作者:白弦之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弦之上 苗亦若

一朝失足千古恨,苗亦若莫名其妙穿到了另一個時空同名同姓還長得一模一樣,就是這性子,天差地別苗亦若表示很心累,原身居然是個廢材小姐?自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管你人設不人設的既然來了,那就要再次讓自己站上一方之巔!一時興起,顧念着情分,幫了他一把,他怎麼就好像賴上了?好好的天才,啥都厲害,怎麼就是不會說話?【東西收到了,謝謝】【我千里迢迢送來,拿到手就趕人?沒良心的丫頭】【那請你進來喝杯茶?】【女子閨房男子不能進,姑娘自重】【你是在說我水性楊花?】這男的不能要,嘴太笨了!【丫頭,這世界上除了我,沒人配得上你】【你爹選的人不靠譜,你母親當年可是誇過我,沒有比我更靠譜的了】【我就是想跟着你,又不搗亂】好好的高冷男神呢?怎麼成話癆了?說著說著就不對勁了,自己怎麼好像被套進去了?說好的合作呢?怎麼牽上手了?不是說要設個大局,怎麼還告白了?!苗亦若表示,好像,也不討厭,如果非要選個人,那他也的不錯噠展開

《將軍嫡女要翻天!》章節試讀:

一個不過九歲的丫頭,得到了萬年都沒人能得到的鳳槃訣?不愧是我看上的丫頭,就是厲害啊。

小老頭一頭扎進了一個角落,撅着屁股就開始翻箱倒櫃。

翻了半天終於找到一本足足半人高的書,上面大大地寫着三個字:百科全書。

說實話小老頭現在很慌,自己難道是傳送還是什麼步驟的時候大意了出了意外?怎麼玄幻的世界的場景也混進來了啊啊啊啊!

完球,不會時空混亂了吧,這個世界最離譜的也只有刀法劍法或者是輕功,怎麼還能飛啊啊啊!

冷卻孜孜不倦地翻着,這說明書相當於當下時間能知道一切的世界史書,本來可以直接大數據查的。

可是現在宿主才等級一,連打開搜索引擎的資格都沒有啊嗚嗚嗚。

苗亦若不眠不休的練了一個晚上,天空大亮的時候才停下,虛空的身子慢慢落下,回到原來的位置,睜開眼睛,重重呼出了一口氣。

一晚上沒睡,累是累了些,但自己的身子已經有了功底,雖然還不及自己以前的十分之一,但好歹殺雞的力氣是有了。

房間窗門緊閉,但苗亦若周身確衣角翻飛,眼波里流轉着瑩瑩流光,整個人輕飄飄的,這是之前練功的時候沒有的感覺。

苗亦若也覺得很新奇,這世界好像非常適合自己這套功法的修習,簡直是事半功倍,身連體里的慢性中毒都去了大半。

一身舒暢,心情好了不少,一夜修習的疲憊也如數散去,轉轉頭,苗亦若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OS:以往那小老頭早該出來鬧騰了,今天怎麼這麼安靜?外面沒有,那就是在識海?

想着就閉眼進了識海,就看到一個頂着熊貓眼的小老頭攤在一大本書上,像丟了魂一樣。

苗亦若走過去看了一眼,裏面寫啥的都有,冷池聽到動靜,猛地抬頭:「丫頭,你身上的功法是鳳槃絕對不對?」語氣帶着肯定和期待。

鳳槃決是什麼東西?苗亦若第一次聽到這個詞,一臉迷茫:「什麼鳳槃決?你說我練的這套功法?」

冷池有些激動:「是的!我找了整整一個晚上,足足六個時辰啊,終於找到了,我敢肯定,你的這套功法,就叫鳳槃決!」說著指了指一頁紙。

內容不多,只是簡單地介紹了,鳳槃決是一套上古功法,相傳是鳳凰的心頭血幻化而成。

它幻化的不只是一套功法,而是傳承,當年上古神獸大戰冥界幽獸,兩敗俱傷,最後龍,鳳,凰,麒麟司獸合力封印了冥界四大幽獸。

但也因此修為散盡,最終只保住了幾縷生氣,護住了心脈,陷入沉睡。

自那之後天下太平,鳳槃訣就是鳳凰心脈里最重要的心頭血幻化而成。

因為幽獸只是被封印,還沒消亡,為了以防萬一,他們需要繼承人,每一個上古神獸都用自己的心頭血造了傳承,傳承給自己承認的繼承人身上。

也就是說,苗亦若就是那個被上古神獸鳳承認的傳承人!

冷池下巴都要驚掉了,苗亦若則是一臉懵逼。

冷池OS:這丫頭是個什麼牛鬼蛇神,為毛鳳那種神獸為了找傳承人都飛去了現代?

所以,至少在現在這個時空和苗亦若原本生存的時空里,只有這丫頭得到了鳳的承認?也就是說,是億萬里唯一一個?!

冷池像個木頭一樣凍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而此時的苗亦若心裏只有一個想法:自己得了傳承?不會又多了什麼任務在自己身上吧,我只想回去啊喂!

苗亦若覺得很無奈,罷了,既來之則安之吧,還能怎樣,現在要琢磨着,這麼讓自己的號召力提高一下。

自己還是個小孩子,拋頭露面的活不太適合,那就只能用不露面的方式,方法倒是不少,先用哪個呢?

苗乾儒和苗亦軒不能長久地呆在府里,過了頭七就該啟程回邊疆,必須有個可以震懾二房的身份才行。

這普天之下,最大的靠山,就是皇家,但是皇家現在很明顯的在針對將軍府,要怎麼得到他們的信任呢?

恐怕需要兩個身份,最近皇宮裡除了什麼大事嗎?自己信息閉塞,沒有頭路啊,然後眼角餘光看到了還在呆愣的小老頭。

對哦,自己是有系統的人,於是看向冷池:「小老頭,最近皇宮有什麼我可以撿漏的嗎?例如不治之症之類的?」

冷池對小老頭這個稱呼已經免疫了,緩過剛剛震驚的餘韻,努力挽回形象:「咳咳,我找找啊。」

說著手就在虛空一點:「倒是還真有,太后這幾年身體一直不好,一直稱病不出,好像有彌留之際的徵兆。」

「太后?這麼大的事情居然一點風聲都沒有?既然這幾年都有這種癥狀,怎麼一直沒治好?」苗亦若若有所思。

冷池蹺着二郎腿:「皇家的水可深着呢,幾個月前太后突然病情惡化,請了所有太醫都沒用,聽說太后的寢殿偶爾還鬧鬼,皇后就請了幾個道士。」

「稱太后是被鬼纏身,不能聲張,否則會招來其他鬼,你也知道,皇家的江山,都是用無數的血肉堆積起來的,多少都是信奉鬼神這套的。」

說得嘴巴有些干,抿了一口茶水:「皇上就半信半疑的按照那道士說的做了,沒想到太后還真的好了不少,只是依舊沒辦法出門。」

苗亦若挑了挑眉,軟軟的臉蛋配上這個動作,顯得又痞又可愛,冷池這個顏黨瞬間被萌到了,捂了捂自己的小心臟。

「我沒猜錯的話,這些個鬧鬼,道士,作法什麼的都是皇后搞的鬼吧。」苗亦若語氣猜測,但也帶着肯定。

小丫頭要對皇后出手?那還真巧,自己也是呢。

在講到太后的事情苗亦若就從識海裏面出來了,因為冷池只有自己能看到,聲音也只有自己能聽到。

對於看不到房間里苗亦若和人對話的樣子,只是聽聲音,可以理解為看着資料自言自語,。

正聽着,男子突然眼神一凜,看向了黑暗中的一處。

右手輕抬:「虛一,去解決了!」

立刻有人回應,虛一:「是。」

黑暗中兩個黑衣人輕手輕腳的靠近苗亦若的院子,在半路就被虛一給打暈了,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過了一會後,虛一回到鍾離修身邊:「主子,都處理了,說是江姨娘授意的,需要屬下一併去處理了嗎?」

男子:「不用,這丫頭不是喜歡有人幫她的,就留給她自己料理,一個翻不起風浪的人罷了。」說話時依舊盯着苗亦若房間的窗子。